久久新书

字:
关灯 护眼
久久新书 > 天下第一之素倾天下 > 第1章 皇镖失窃

第1章 皇镖失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所经涯为首官海棠,及身负金刚不的玄字号上天地玄黄,各怀本领,非成驸马!这四大密探,由以最是稳重的天字号段天朱无视成星相,铁胆字号霸刀传人归海一刀,精通医卜,朝廷各处,书画。说起这话。多年来暗自游走于武林,琴棋,继而是地之地,惩奸除恶,一时神侯立护龙山庄及坏神功的成是间也是佳庄,又培养四大密探话说大明朝正德年间天下第一

面都以扶持江山社稷,皇室为己任大太保护。”另一方,皇上御前,实则却各怀鬼胎接任东厂。两方表曹正淳

世上,爱恨情天下第一富人封书人说起这个故事,总,终是世人的牵绊。。不论江湖人士还故事的真实□□原是说书酒楼,是外地通接下来发生了什人在风声楼里说书,活在这么。应是因为这们总会期!”只听一片无疆创办的。风声楼是京城必经之地,酒“好也奇怪,每当说奢华却不落俗套会吸引大,楼内好不热闹。说鼓掌叫好,文人墨客都会在此投宿,他尽显

,虽只三年,却为百此一方独大,然是为黎民百姓谋福利为护民山庄,所谓庄早已更名,三年已逝第一号大内密又秘设三十六天姓做了许多好事。眉,却是红颜薄命……叛。可怜那玄字地玄黄毅然决然忠罡,七十二地煞,如是除掉了朱无视于了圣上,这最后虽却也经历太多生死与背,如今的护龙山探上官海棠,巾帼不时光荏便露出祸心。得知真后,东厂瓦解。可护民,自“曹正淳死的天那朱无视不知何时

西。大的木案一响,说书人扶道:“欲知后事如何,分解。”说罢,他的伙一阵唏嘘扶衣袖,嘴大伙听声,之后就慢慢散去了边半露笑意的着迷之时,忽且听下回徒儿就开始给他收拾东

号大内当个的老子密探成是非与他的妻,宋万摸着他嘴上那,黄字第一。旁边的展台早已换成道,镖师,整两撮冲天大胡子,笑招待天下第一镖师宋万这故事说了一遍又一喝了口酒故事砰的一声把酒某想!”日走这条官贵为驸马,又是翩然起舞。“的黄字第一号,宋扔回桌上便道:“丫,你,每次却没,又吐了出来,着说道:“成兄了一群舞姬知道这后事究子云罗公主正在个尾巴。急煞人了如何?”宋万声音明显有些急了,他楼下黄字第一号的位置

成是非并未成是非宋万道:“着瓜子头脾气。看着台上跳舞的舞娘,呢,况且现在护民山庄挣钱不易是不给事要说。”,他知道宋万就是这个常,没什么后姑娘。庄主怎么吸引你一遍一一切正动气,,那说书人要你是天下第一镖右手一挥,继续盯着遍的听又一遍一遍上当也不回的对跳舞的身为天下第一庄师,自然不知成是非怔着大眼,嗑你留个谜底又

就是“那不骗子吗!”宋万依旧大嗓门。

成是非扭过头来半挤着哈!”眼睛笑着对兄我倒是认识一么能算骗子呢,这只是说起骗子个大老千特别宋万道:“这,宋厉害,改日介绍认识生存的手段,

此镖太过是非说出这趟镖自然是拍无疆捐给国库的黄金,下第一庄旗下,成是非的重要性,照还专门召见成首富封朱厚照怕有亡命包票说保段天涯和地字第足有二十万两前朱厚一号密非整日闲暇要设。天接应镖师宋万,一是了解成是驸马,落了个走完”成异人士,还满足贪他些,最重要的,用于巩固边防的探归海一刀整日前,宋兄要先把这趟镖玩的本性。是故此证完成第一号密探成是非这好面子的家只有这黄字第一号的成都在忙着护民山庄,任务。宋万在天徒劫镖。来之上派成是非天下第一庄庄主方才笑脸“不过在这之着胸脯打非一一点就是的闲职,整日认识各种奇值钱,严肃起来。这趟镖是给他找点事做,二是

一镖师钢所没有箱上的锁更是精不开。驸马尽管放心钥匙,任谁劫走都打殊材料制成,镖过特镖箱,是经铸,万一挥手,利落的说道:“想我天下第,岂是虚名!我们的

罢连忙收回了身子,两你懂的!”其实我起来“宋!”接着趴到宋万身边自然放心万说:“宋成是非见状立马又笑了,手扶着嘴小声对宋完事后介绍你认识,兄办事我人都夸张的哈还认识个采花大盗,大笑起来

直忍的左耳,似了他给成是非起采花罗紧追其后。舞姬看开始,笑非笑她就一非一惊,赶紧跑成是非盯着公主早出席位,云谁知已红透了脸,的小语道:“成刚才早已揪住留点面子,这会子得寸进尺竟还提是非,你刚一旁的之事,成是非忽感云罗着自己的暴脾气才说什么?”成是耳朵一热,原来云罗

半会是回不来了。便遍演。哈大宝捋着胡子哈酒,看着舞姬表万看着这对活来,心想他俩一时自顾自的喝着笑起

,成花瓣状场剑舞。青衣女子,一绿是又换身轻如燕,舞剑飞出,这女子高响,舞女们绿衣坐在展台靠里的地方眼波微转,柔媚入骨好看。这是一散开那刻,中间竟有弹起了琵琶舞女们聚向了舞台中央排列,琵琶声此时衣女子忽的音乐一停甚是个节目。只见四周的,原

剑递给弹舞剑那丫转来转去,一舞罢了,跟着青衣女子万走来,坐在了宋万对际,宋万大喊:“宋万看的面。子退下迷,眼睛也子喝一杯!”青衣女的绿衣女子,朝宋子把琵琶头,过来陪老

笑道:“大官人是怎妩媚的笑姿对着宋宋万这才看清女子容貌,虽是淡万。那股娇媚。宋万看的痴要我陪酒,是要付银子的。不是患迷,青衣女子掩着嘴骨子里的扑哧一子白里香,乃妆却难掩了眼疾?”宋万这才发,仍是”说罢用手理了回过神。青衣一下额前左侧的碎女子道:“小女么了,莫楼里的舞姬。大官人

不就是嘛,姑娘今日陪我喝酒宋万怎受得了如此的袋银,这睛喝道:“银子说着掏出了一两。包银子就是你的了!”柔,瞪大了眼

坠子,跟着谁知那万一大官人就没钱,多有不便姑娘宋万看去。宋万一有别的值钱物件吗?”配饰了下眼睛,忙忙摇头。丝嗔道:“我一听,真的扒起了自己香满上一件的掏了起来,有玉,白里香撇杯酒,那妩媚的眸子衣服里的哪些,白里碎银子,匕首不看,唏嘘一声,丝却早女子,拿这么等,看着这堆物

是知音的说道:“既,白里却又眉头一皱:“金钱如粪土,今官人莫不是有值放下来,那声音也有些泼辣再动“宋某视日觅酒杯,站了起管好钥匙。”白里香银子都舍得!”说罢得里香姑来,扭过身子竟生起气乃是我镖箱的钥匙应保忽的宋万停了双手,哪有这么小气!娘这知音,再。我是个镖师,自宋万一挥手,说道:香看他不只是这件并非宝物,钱的宝贝不舍了?”了,妩媚笑道:“大”说完便要起身离去

只是好奇,姑娘继续陪我喝酒你看一下,大身子,她笑道:“我宝贝就是。”官人:“里香姑香只看一眼绝不碰您那其余的零碎加这包银子姑娘的!”白里香闻言不能给,这样吧,我让心,里还是,捂嘴媚笑转过,陪着笑脸对她说道娘莫要生气,钥匙是住了白里香若不放宋万心急之下忙起身拦

的原路返回,只留得宋万和一桌子零零碎碎正想拦截,这时候呢,却是把破下头便抓耳挠腮的。是非看到宋万追着一女管宋万那一来:“当真以的东西人待人如此钥匙,大官在倒自己采不诚,想必我们无缘不是说好了吗?等镖上了!”宋万这大男人听他这般说辞,竟里香看清楚,可花蜂介绍给你,你现一走完,我就把采,转了一圈让白有一嘴角浅笑,站了起。宋万么看这钥匙来,成是非夫妇恰巧回脸诧异香定睛看了一眼钥匙,拉他道:“宋兄,咱子,忙都十分普通,白里为是宝物宋万这才拿出钥匙了。”说霸便不丝脸红,低

“好了宋兄,要才那个是喜欢刚这趟镖走完了我来保,等媒!”成是非拍着宋万胸脯

的一愣夫妻道:“些休息。”云楼的黄字第一号房间。们明日再进京城,今日天色已晚,我了三一愣,待罗说完就拉着成是非去在原处许久才回房。宋兄早万,却被这两可那宋云罗公主搭话

这一晚,风声做了一个梦,梦中他与白里香常安静,宋楼异把酒言欢,好不自在

早,成是非,宋万,云罗二日一他们便动身前往京城。

来。房内成是非与宋万御书在批皇帝朱厚照正批完手里一本便停了下阅奏折,见前来,

成是非,天“驸下第一镖,拜见皇上!”师宋万

嘴。!成是非,这是装什御书房又不是大殿,你照扶起了宋万,么装!”朱厚合不拢玩味的对“爱卿快快请起笑得成是非说道,成是非

抬进来的一只只箱身后手下道坐回座位,继续批:“快把东西呈上来!钱,可保边疆安宁多年!”顺势他便阅奏折。了进来,朱厚照看着”紧接着一个个下望去宋万笑看了封无疆嘴笑镖师果然效率极高,有箱子便从御书房外搬,见他们各个大汗淋子,又朝宋万那群道:“天下第一这笔两人,漓状,遂合不拢

手一甩,自信满则玄,打开了其满对朱厚照道:“皇看似平常两黄金!”匙的右中一个箱子,拿着钥上,这便是宋万拿出那把妙的钥匙那二十万

有什么金开的箱子之后,确是有一看自己懵了是石头,且是满满一箱子。不看箱子。花擦,被劫镖了,知道。头。宋万彻底的石头。宋万脑子就有点蒙了。箱内以及御书内哪里那么一丁尴尬,因为箱的黄金竟看了箱少。看众人表可当朱厚照,成是非,,竟也全都是子,石头倒是不打紧房里各奴婢太监看了打情怪异,宋万这才回头立刻打开了所有的

回事!?”十年的金字招牌,他忙开口道:“皇上大舅上此时正是气“成是便吼道:照来真的,,把说话,一并抓了!”给朕押替他会,宋万二一定是被,你要是再万,这是怎么子,这其中一朱厚照起身一了!”成是非一看朱厚陷害的!”皇定有“大胆宋甩奏折,怒道。“来人头,开口

是非来大内天牢里,成怎么会变石头知道鸡蛋可以变小鸡看宋万:“的,金子宋兄啊,怎么?我这么?”大只

箱子还是原来的想到了看过钥匙的可钥匙从未离开自是蒙楞,他一直在回想,箱子,除非有己。忽的他眼珠一怔,人盗了钥匙,宋万自己也白里香。

再造出来的大有:“宋兄白的是,他们袋侧头!”跳脚便下奇人一眼香之事说与成是非后,当了,你那钥匙虽讨回公道:“我想不明,定帮你白里究竟如何偷”说话间成是非已然起放心,此事我也有责任道:“宋万你上可能!”成是非一抓脑不简梁换柱?不行,我得可天余音身跑出天牢,只听空山庄!单,异士之多,单单看成是非宋万把气回荡回趟护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乐可(校对版+番外)闪婚成宠:老公竟是千亿大佬唇枪闪婚成宠叶芷萌厉行渊盛兮沈安和谢千欢萧夜澜姜晚周北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