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新书

字:
关灯 护眼
久久新书 > 天下第一之素倾天下 > 第6章 一念歹心初露马脚

第6章 一念歹心初露马脚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北一东坐着二人,是段次日清早,护民山管家。天涯正在接待封府庄偏殿,一

未说完,封府管家离去了。”说罢管家“大管家奴领了后老封小姐。并备好了上等叫了大人,只是菜,稍后,”段天涯还揖。不在府上,稍腰作了一小姐,便要一路辛苦了,我已派人封府事务繁忙,我家大便开口道:“有劳段官人又

两人谈话间,封灼华已然进了偏殿。

不很高兴道,她知道封大来了?”封灼华坐于是带她回苏州的西首,“大管家管家此番定,你怎么

“小姐啊,公子外出偏偏这个时候跑出书让我务必把您带回去,你路上还出了道。”大管家关切急来,事,公子飞鸽传谈生意那趟子

我是语毕,便低头望向地上哥哥让去的,前也是难让他来接我吧。”封不愿回得的任性,却仍是封灼轻声细语道:“没有我回去,就找到表哥尸首,华在大管家面

心劝道。可这封灼华仍是坐在那幽听话,跟老幽的奴回去吧。”大管家“小姐啊,苦口婆表情看着地上不言语。

道:“大管家,且听天人回来了,再接段天涯看封灼华这般不好,现在急着回去一句。封小姐身体可。”倔强,便开口帮她,倒不如等封免不了路上奔波封小姐离去大官也未尝不

长大的,灼华知封灼华抬首望着,灼华便立道,大管家关心灼华刻回去。”管家狠狠点头,满眼管家,灼华是您看着,只要恳求他道:“大表哥的事有了进展

小姐你这倔脾气从小就是这样间右手一抬无恙,也放心了。”大管家说话管家也是心软,,身后仆人雕花番前来,老奴看你安然大锦盒。便端过来一,此叹道:“也罢,

罢弓着身子双手抱拳家起身打开看“段大人,这是白银老奴,老奴这就回去大管了。好小姐。苏州封家离不向段天涯,指道:”说一千两,希望大人照顾

封大管家正还是收回去吧色说道:阶,看着待,至于这钱,天“封小姐乃会好好招段天涯眉头一蹙起身下了台贵客,我们自。”涯受之有愧,大管家

收,,大人不这是我家大官人的老奴不好办呐。”意思大管家一脸为难:

,该是这个灼华又岂能安心心别院,段大人曾出钱滚利天涯道:“当日妙封灼华亦起身,朝段。”数。段大人若不收下,现在利替灼华赎身,

可这段天涯子,话到这份便是大受贿”。于国人的,无论是交上,段天涯也只得人说了算。”封灼华妥妥的应承大人库,还是安抚仍是伸手推脱,封灼收下这银灾民,都是大睑一抬,弱道:“了这场“

殿之际七七那丫头呢?”华身后望去,问道:“临出偏封灼,大管家朝

在房里躺着。大管家放心,灼华会照“七七病了,我让她:顾好自己。”封灼华缓缓低头道

,便在段天涯徒弟袁昆去,此番已是要调查回来的归海一刀。的带领下离点头大管家略略出护民山庄,却刚好在正门口碰到了外

半露,那左手亦悉面孔握紧了刀,袁,归海一刀的杀望这老生不是前解释。状赶忙上气遂的昆看

貌客套几句:“数。”老生身份,出于礼归海一刀这才知晓大管家辛苦失了礼一路,为何急急忙忙此,是晚辈们去?如就离

府上下不可无人打理,我家小姐孤身严重了。封奴这才赶紧在外。”海一家,他才也着实吓坏了封管回去。只是可怜低头道:“大人刀这一身戾气,方

起泪花,哽“这孩。”说话间又是子从水,那提起封灼华,大管家竟家中走俊俏的模样,硬是咽道:止不住的眼泪,且幼时在左脸上留下了小就与大官人相依为一朵花

绝对安全。蹙,安慰卫森严,封小姐在这里道:“大管家放心,护民山庄守归海一刀眉头稍

大管缓缓离去的马车,归海一刀家一声长叹,便上了马车。目送着久久伫立在那儿。

对走进房内的袁昆转瞬又,段天涯抚着一把去,以解她思乡之:“阿昆,你把华的住处。然这劫镖之事仍是没个这古琴给封小姐送!”袁昆抱起了琴便紧张。这苦。”“是,师傅眉目,上好整个护民山庄陷入一片天字阁内了后花园封灼夜亥时是几日,的金丝楠木古琴,

难以入眠。子,多事之继续整理桌上案秋,夜已入深,他却袁昆走后,段天涯便

!救命,”只闻得几起身聆听,这娇弱且灼华的房间传出的,叫嚷,段天涯忽的定神段天涯眉头钢软剑便飞紧蹙,拿起精惊愕的声音是从封奔去了封灼华住处“救命啊

犹豫是否要进去。段的是他卫聚在门口看着刻,段守夜侍卫皆已已是死透。赶到,众侍,看情形封灼华的房门大开,都的徒弟袁昆,胸前还插着把匕首,一片无人,手一抬,众侍卫便天涯走向前来右段天涯跨过门便进了房内,他见厅内涯眉头更紧,只看里屋退下。蹙眉抬首之际,又进了里屋,掀帘那此番墙角,躺殷红

样的事这样!我去厨房的空,小姐怎会出了这一味哽咽。灼华急道:“怎么会。”封灼华在封七七怀里哭的说不整的封灼华正旁的墙角,衣着跑了过去帮封灼华穿好七赶到,措坐在急忙衣服,跪在那儿抱着封惊慌段天涯侧身,另一话,”封上。“小姐!

内的段非礼我,我没有办法,生了什么,然里屋之屈泣道:“方才袁只能用哥哥给我防大抵知道身的匕我杀首刺了过去,封灼华更加今夜发辞,封灼华声音极小,委了人……”封灼华哭的愈加厉害。七七不在,竟,竟企问了一番。弟来给我送琴,门外侍卫听着屋内言咽:“他竟然死了,谁想,”天涯仍是询

慰她道小姐一个公道。”抬走了袁昆的尸体,遂封灼华,单膝跪地安走近那楚,还心,段某定会调查清:“封小姐放段天涯叫着侍卫

话间封不起表哥。”说七七连忙拦她道:“小姐,那家伙,封就要朝墙上撞去神泣道:“是灼华对封灼不起万大官人未做什么,小姐没有对灼华华无。”

把封灼华扶到床上,段,略略你家小姐动,无照顾好。”点头。华昏睡过去,这才她的走不忘嘱可封灼华眼下,哪里听得进这些,她仍只得点了道:“七七姑娘,睡穴,封灼十分的激天涯才起身要离去,临奈之下段天七七看向床沿封七七安静下来。待封七七

护民山庄的夜又恢复了己垂在肩那股柔弱,取而代之的睡下,此刻,是极其冰凉刺骨却又略显呆滞的神却没有真的木梳缕着自台前,拿着的青丝。她像在思没了白日内的封灼华一袭白衣以往的寂的她正端坐在梳妆静。可这屋忖,只是

小片,低眸间忆起今夜之事。她的手中握着个

房内的起初她便是在这头捣鼓着什么。梳妆台前,对着镜子

原来是袁昆兄弟天涯精个人正是袁昆,封灼华,有什么事吗?”说心安排的,闻着花香,话间封灼华便邀望去,房放着木梳,和门有些距离,却是正响起,她便起身开了门,偏方离正袁昆进来,袁昆瞥眼对着门忽的敲门,袁昆看到梳妆台上莉的前走的那内布局,是封灼华梳方向往朝里边打开着的胭脂。妆的偏房,来莉花,顺着茉他低头见奢华精致,想必是段只道:“地上还摆放些许茉

“真是梳妆。”袁昆开口道抱歉,打扰了姑娘

右额封灼华伸出右手理了理弱一声:“没关系。”的碎发,弱

特意为您准备的金丝楠木古琴。师傅说这琴小姐,这是我师思乡之苦袁昆递上手中的古琴,道:“封姑娘可以缓解

就告辞了。”,在下看封灼华只低头欣喜抱若没有抱拳道:“会他,袁昆只别的事着那琴也并未理

送袁志离谢。”便目去。封灼华柔弱回道:“多

并未真正离去。只看锁上。料的是,房间那刻,袁昆关门走出出人意大步跨进,又迅速反身一掌便打他转开封灼华的房门,

正对着房门的圆桌上直进了偏房。去,封灼华正背对昆朝正梳妆台前。袁,摆放着方才灼华却不在。袁志嘴角一勾,径袁昆送来的琴,封他坐在前偏房望

“封小姐老实,语气中也是才那般今夜格外俊俏啊。”挑逗袁昆说着这话,竟不似,你

昆,没有任何反应封灼华只继续背对着袁

说话,那方才我?封小姐的耳疾,还来送琴,正在梳妆的封依不饶继东西。续说道:“封听不到我在走到封灼华一把抓起了梳姐又是如何听到的呢”袁昆邪笑一妆台上的一片当真是时好时坏。袁昆不跟前小姐真是会演,你此时

那封灼华仍是不做反应。

袁昆奇怪的粉粒,想来便华的面纱右侧有一枚,是一片烧伤样的头是这面具上的。袁昆琴,临见封灼华仍是不吭气,方才他来送定睛一看,没错,同他想得一样直直掰过她时便发觉封灼走之式的□□,

,竟像是变了个人,的下巴。色眯眯笑道:“真想看看真容。”袁昆笑声更大着面纱的脸,托住了她他的粗糙右你那面纱手,更是隔着封灼华戴下的脸究竟是

音也妩媚开来:“真的神,伸出纤想看吗。”的手纤右手,便搭向袁昆封灼华缓缓回

袁昆已然被魅惑,那双色眯眯的眼睛也怔得更大。

妩媚道:“手,自己的右手下轻轻抚摸着,仍是你就不怕是个丑姑娘反倒主动伸向袁昆吗。”脸上,她由上至灼华顺势拿下袁昆的

流。”每一次触碰,都鬼也风袁昆已然更加痴迷她的让袁昆战栗,,做,只道:“牡丹花下死

了真正容貌,娇媚封灼华一声嗔笑美吗。”声直直朝袁昆道:“我缓的揭下,左手缓面纱,露出

这张脸,这个声音昆早已失了魂魄,只缓缓蹦出美……”一句:“,袁

昆的脖颈,厉声狠道:的右手已然向下媚的封灼华仍是妩时,“说,你,忽的便掐上袁盯着他,只是什么人。”是不及反应之

道:“你是紧紧蹙眉不愿开口。封直狠之气,直西厂的人。”来,只是为时已晚,他便华早已袁昆这才反应不是方才那般的妩媚

否认,只威胁她道:虽不清过。”都有着特殊的身份的人,那又怎样,不好昆眼珠微转,却也“我是西我一样,和任务,杀了我,你也楚你的底细,但你同并未

的也有道理,好邪笑问道:“什么东西仍紧?”脖颈,那左手也再次缓便是柔媚一笑,只是那面颊。他的袁昆心存侥幸,封灼华嘴角一扬右手有所思说道:“你说,只要你给我一样东”她朝袁,若西,我就放了你。缓抚上紧掐着袁昆的

袁昆的胸膛,正中都没有。连说话的机会一把匕首已然□□要害,袁昆竟

封灼华勾性命。”地的袁昆,着倒是你的勾嘴角,淡道:“自然

快速的扯乱了左□□,贴合在右脸她捡起握在袁昆手中的之上又戴上了面纱。随肩的衣物

紧接着便是方进门那一幕。才段天涯

封灼华眉眼一聚回老实的袁昆是过心神,自言自语沉气入护民山庄的目的,了,竟没看出平,想到此次潜装出来的。”她之际便又失了神眉头一蹙道:“是我大意

“为何是我?

了解他们的弱点,不易被发现。露。也只有你,最了解那个“因为只有你,最地方,不易暴

与他们再有纠葛“呵,姑母应当知道,我。”不愿

“他们已。”皇镖之事,年底便是武林调查大会开始,本尊不想看到任何乱

干?”姑母说的这些,又与素素何

来了。”“记得没弟弟就快回错的话,你

“姑母让我怎么做?”

庄,替我盯好他们。不会让你暴露。你且扮作封灼华的“放心,我,留在护民山样子

用本尊教你吧。”“你如斯机警,要怎么做,不

“他们都是大内密探保证万无一失。”。我不能

“去吧姑母相信你。”

:“小姐。”思忖这空,封七七进了偏厅。叫

情办好吗。”封灼华冷道:“事

:“小姐今日杀了看她背影道此地不宜久留。”袁昆,恐怕有所暴露,”停顿一刻遂封七七低头:“恩。

此次也算完成了的人,段天涯发现之后劫镖,更会肯定是西厂本就是西厂任务。”封灼华:“袁昆

封七七:“身?”何抽只是我们该如

封灼情,想要回苏州封华:“明日你去告触景伤。”诉段天涯,就说

:“是。”封七七右嘴角扬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乐可(校对版+番外)闪婚成宠:老公竟是千亿大佬唇枪闪婚成宠叶芷萌厉行渊盛兮沈安和谢千欢萧夜澜姜晚周北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