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新书

字:
关灯 护眼
久久新书 > 遇蛇 > 1、遇袭

1、遇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事情发生的过于突然了。

碎片的身边。措般着青花叮当响了两声,最“砰——只被时光打磨的通体若干小片。于此同时那发亮的黄铜铃铛也”的一声,绘,尤惊慌失的小瓷碗摔落在地,打了两个滚,碎成了从高空坠落下来后歪在了

……来…少爷少爷蛇咬了!……”人啊!少爷被“少爷…

,踢踢踏能听出这些脚步匆忙忙的脚步声中小院里纷沓响起了声响。慌乱无措中打翻东西的媚的午后。紧接划破了这个刚刚开春,着原本静谧平和的踏,甚至尖锐嗓音难得阳光

暗的想,人算不又暗方,努力想看清咬他那一片模糊了,仿如天算,他想过自己无数种向前心中不由得惊骇这蛇畜生的模样,只是眼前层薄薄的白纱,仍他毒牙上。如何努力都看不真切,佛眼膜被覆上了一毒的死法,怎能料到他最后害,却会终结在蛇类的沈清轩瞪大眼望

将自己椅上移开,慌张失又呼喊着取些解隐约知晓赶来的仆从们思念到此,心中倒也不药来。措的叫大夫,惊,毒的丸只闭上了眼,

就一概不知了后的事,

庄被蛇咬了一口。沈家大少爷在山

这消息像是被山道马蹄声。。道上就传来了数林中的鸟儿扇着翅膀祥和静谧的山,原本的功带出去的般,约莫盏茶

轩的房里。和轿中贵人匆匆下招呼,闯进了沈清马上骑手马和软纱小轿依任何人,进了门,不次而来,步伐匆忙,最后停在山庄门口。

紫甚至逐渐扩散打眼看去似鬼了。荡然无存,一,竟三分像人,七分那浓重的黑的男不详的到他瓣却在黑紫的脸黑紫色,个面容,原本浅色唇青纱帐中躺着本清隽的外表双目紧闭,印堂处泛着上红艳的诡异,

只剩“小轩!”悲伤至极,“双鬓略染风霜低呼一声,声音哀戚的长者见状哽噎。我儿!”犹有话说,却

袖手站在一旁的管家想法子救正事。”。老爷此时切勿感伤,先连忙出声打断了少爷的性命才是主子的爷。”伤怀,提醒道:“

老爷连忙起身,一手“是是。”掩目,犹带哽咽的之下,经提醒才醒你们可给他解毒了?身边悟过来的沈的仆从:“”。怜子之情冲击

“山上常有蛇虫鼠蚁也给少爷,是以蛇毒的丸药刚刚喂服,只是果不甚明显。”……效常备的药物都有,专解

,可看清了?“那是什么蛇”管家急急问。

。”。说有蛇可长至如此粗着能少受些责罚满口胡言!”也不语,他描述的可怖些,:“老爷,路某幼时这小厮必是胡言非蟒蛇,可蟒虽粗截…边比划,只刚刚只想盘在院中人,毒性更不也长居山林,从未听说完,脑门便枝干挡住,只匆匆扫了一眼,碗口粗大的一可能如此猛那藤架上又被,它烈。老爷解道:“刁嘴小厮,大,却不会轻易咬“当时太乱,小人看不真切…”那人一边说一理他哭诉,只对沈大。除狠狠挨了一巴掌,管家

这仆老爷心烦,只怒斥一声让从滚蛋。上这些意乱,当下也顾不

是沈清轩的贴身“咬在哪里的?”管家又问立在门栏处瑟瑟发抖的丫鬟,那侍女。

身走了几叫蛇咬了……”说少爷沏完茶正准备去端女已了以往一样,少爷这推他到院中,像少爷就已到此处,侍煞白,急急道眼眶,泫然若泣。“手腕上,”侍女脸色听见茶碗掉地的声音爷想晒,回过身来,些茶点来,刚转:“今日阳光好,少阳,我就步,就侯要喝一壶花茶,我给

你瞧见那蛇了?”。

撒谎,那蛇真真是碗看见它乌黑乌黑的,口粗大,独腹部有些金色,时它正好收回身,我”。盘踞在栏杆上,我瞧见打死的蛇,却从未见“瞧见了。那人并未些年伺候山上这过那么大的蛇…少爷,也见过

大?”管家犹半信半疑“果真那么

岂敢撒谎倒在地的事,奴婢双膝一软,女孩跪谎话,叫,若有一丝婢不得好死罢!”。,哭着起誓:“这么

中略松了一下血。只是心痛观看儿子这蛇毒来晓得神智就让一个成年人肺腑,难清了!有伶俐的仆从的伤口已被伤情这边管家对着失。只怕这毒,已进了的沈及时划开口子给吸了毒词,那边压下刀刃划出十字形,势汹汹,短短功那上面被蛇牙咬出老爷拉出长子手腕,见

一片凄然。沈家巨资,只供养长子沈老爷攥着那细以为好都说长子是家瘦苍白咬一口。也就足够完满,却从此只能瘫在榻上。原,抢救却让沈清轩在八去赚场,从此哑掉不说平安一生,更是下肢料二十七岁,好将养着,不求他的手腕,心中中梁柱回来高烧一些功名利禄,凭他,可他三十方才得子,岁那年坠入冰窟又叫蛇被冻坏,

“孽畜沈老爷将那蛇抓来生啖其啊!”低呼一声,肉的心都有。

生的老管家再次劝慰:“少爷身体子。”“老有法算齐备,说不定还养在山庄,是以各方珍奇药材也还爷莫急。”一向虚弱,常年沈家操劳一

有什么法子?

秋,与沈家商贸药丸那回事?”。解天下奇毒的往来的南“老爷还记得前年中自称可蛮之地有人贡来两颗

了。……果然有用记得,我收“记得那药吗?”

这药丸或许真有奇效也“老毒虫野兽甚多,是听说南蛮湿地,身也不知晓,只说不定呢?”

取来?”沈老爷连忙身。。“那还不

“是。”。

眼见着是气若游丝了。沈清轩牙关紧来,化在温水里喂下,喂药时药物很快取闭,脸颊肌肉僵硬,

,空气凝重。满屋人心惶惶

亮了油灯。光影摇晃。幕低垂,仆人们点

闭,人出出进进穿梭其中。而开启时而紧沈清轩的房门时

处,静静站立着一人,在油灯晃动的阴影却未有一人发觉

间,其人也是黑发披散垂在腰朴花纹,神情冷冽,久。抿唇立在那里也不知一袭黑袍,负手而立,衣襟处金线绣出古

他看过一眼,若有觉,甚至若煞神在无一人发自他旁擦过,都决计不会这个仿人看视若无睹。身而过也不曾朝的男

可确实,无一人知晓他的存在。

上。,沈老爷感到自己低咳嗽几声,虽,尽管不舍,暖的厢房躺在软榻儿子身边,年岁却身心火烧的暖寒夜残酷的桎梏还是去了炭俱疲,心中想陪在。在管家依旧晚他的舐犊情深。时当夜深了,沈老爷是开春,却二月末隐作痛脑中隐凉,低的劝慰下

在守依旧和三名仆人管家护着。沈清轩房中只剩下

有力抬眼,,并灵药,能解他的明轩渐渐有了平稳露讶异阴影处一动不动站立的果有眼中稍人微微又过了两个时辰,呼吸声。气息一直微弱的沈不相信这世间毒。

然,他凝神细看了一会床榻上瘦削虚过来,所谓的回光返照。弱的男子,明白这就是

解毒?纯粹妄想那些解毒药剂,至多也就拖延几线光阴。

重,眼皮,沉重的眼帘像是睁不开。有千斤沈清轩努力动了动怎么也

守在一边的丫鬟却发觉少爷,少爷!了,惊喜的喊起来:“

惊醒了刚刚入睡山林。声音有着莽撞的喜悦,的小院和

沈老爷披着斗篷鞋袜套上,趔趄儿……轩儿你醒了么?爹可着急坏了……”都来不一路喊道:“轩儿,轩着奔了过来,

挣,竟睁开半晌才许是亲人的呼唤给了沈。眼神涣散着,清轩力气,一直挣了颤动不已的眼皮努力逐渐凝聚,眼底有了些神采

音。口,却发不出沈清轩微微开

道,他说的是:可所有人都知

…”辈的架势,哆嗦顿时老泪纵着抓着子的手,喃轩啊,好些了吗?你好顾不得拿“清多少年长爹就放心了…横,沈老爷也“嗳,爹在……”喃:

一种麻痹感里,无法动弹,呼吸沈清轩用尽力气,方才扯出这一回是躲漫着一股腥甜莫名的清明。前更是一阵乌黑和间知晓,他勉强让僵硬的面部拉一道笑容来。心中却的味道,眼时口鼻腔里弥不过了。全身都陷在

人将死的感觉,大约就是这样了吧。

来说,死他这样一个废人没有什么可怕的,对其实也可怕。亡其实不如活着

。。唯独舍不下父母,和年幼的弟弟

世后高堂的悲戚惨状亲人,是这些年到自己离,都会于心不忍。,支撑着他努力搜寻人生快乐的唯一支每每想柱。

也不是因为自暴椅上不年在轮一件多么艰难的事。能自理的生活其实业已习惯他想象自己的死亡,倒,埋葬儿时扬鞭纵马的理想也不是弃,这么多

年不如一年。而是自己的身体,一

推着,去山林间散太阳,叫人原先还能时常晒晒步。

床。就要病上一次都比前一次严不了一次重,后场,并且每近两年,却越发稍吹来则发展至一两个月行了。稍

开过。少打冬天他没有出这个过门,连窗户也甚

,要晒一晒太阳阳的蛇。刚结束冬眠,同样出来晒太,却惊动了一条刚难得病愈

那条,心道这个太阳到此晒的,看来无论是他蛇都不舒坦。自己沈清轩不禁莞尔

杆上蛇原本晒太阳,他坐不犯河水。,一人一蛇井水在椅上心中清楚,那盘踞在

,晒完太阳各自回屋。本可相安无

叶,他生性茶泼出去。澈茶水里不喜洁,当下想也知怎么落下一片蘸着泥土的碎不想的将碗中热可偏偏明

热气腾了那黑亮鳞甲一身。时,茶水已经泼洒腾的淋那蛇。待察觉不妥而出,时并未看见

手,就叫乍惊之下的口。蛇掉头咬了一来不及收回的

的错更说是蛇,就是只兔子其实还是他自己大些。那么热的水,莫,也会吓的反击的。

想细看,却看头部体黑亮,盘踞着直立起那蛇被烫伤的阳光下格外耀眼。后是一只很轩还记得那蛇通威武的蛇呢。只来得及看了一眼,就叫剧痛来还引开了视线。可沈清了。也不知道时,颈腹金黄,在午后没有。

来不容易被一盏热茶伤种无足动物浑身布满细小鳞甲,想到才是据说这

么。父亲在说些的阵阵轰鸣。一极眩而来的乌黑鸣中传来只能感到耳蜗处父亲的说话声都能听切凌乱破碎的句子自轰,却依旧无法抵达神智中。沈清什么,却清他究竟在说些什,甚至连耳畔轩只知道父亲再说话,力听听却无论如何想努渐行渐远,沈清轩还眼前又是一阵耗尽力气也不

是难过多一点,防。自己是将死之沈清轩心知大限已到人,只是这一场怀多一些。他一直知道景的到来依然猝不及还是释,心中也说不清

中散掉的神采也被他执着自己的亲人伴他二十多年气,沈清轩大眼,眼的人世间。尽管连呼吸都无有力让他还想最后看一眼拗的聚拢起来。久久凝,望心中的挂念还是努力的睁视。

的父亲、终身为僵化着般从每轩缓缓挽若告别。,沈波忙碌的老……顾他的每一个人的侍女、还有那些熟悉养得当此刻却尽显老态视线缓缓的起唇角,露出一道浅的,这些年管家、早已哭软成一团沈家浅的笑容。仿一个人脸上掠过尽心尽力照

在他此刻三分人七分鬼的面庞极浅,他的笑容上甚至狰狞无状。

的眷念以及不舍。却刻画着深深的,对生

对死亡的释然。。那么绝望的眷念,却又带着

皮,幽黑如了水花影中将这场惊溅的波纹。子挑起戏从头看到尾的。阴笑容过于触目惊心许是这道深渊之水的眸子冷凝男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血棺骸骨,生人禁地本尊的苦情剧本呢问题女友恋上我八卦天师封灵道长恐怖游戏:满级王者误入青铜局遇蛇天医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