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新书

字:
关灯 护眼
久久新书 > 遇蛇 > 7、又病

7、又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沈清轩病重。

被灌入汤水、丸药、的来,又络绎不绝的去。药汤的时候,沈清夫们络绎不绝都尽量一一配合他们躺在床上偶尔醒来,,由着郎中大

小道上,又一次车马不断,轿不绝。山庄外的蜿蜒

也不敢站出来领了这更,又叫主子洗了冷水个个摇头。厮们互相看看,谁为何突然又大病了?小沈老爷责问众小厮,浴的责罚。吃酒至三夜晚

的。人继续追究,不让沈清轩费力的抬抬手毕竟酒席是自己要开

情来的凶住的。回病,沈清轩心里这病一天又一天的延续下去明白,猛,寻常药物制不

小土渣已经堆成了一座院里,他却毫无起色。的药

坠入冰窟的那一瞬的忽冷身上不时来的时候间,凄惶,沈清轩真拿个蛋忽热,烫热起来,磕碎在自己身;冷起来的时候,又无比。,看看是否能煎想叫人得自己回到童年,回到

不是不恨难受到无法床上连翻身都不能,心里容忍的时分,沈清轩躺身上的。

们与中责,叫他酒后洗了冷酒;恨那奴仆不尽场。鬼怪的故事说的太水澡;又恨小厮缠绵,惹得他泡在那些狐仙秋夜晚,将恨那晚自己过于放纵,吃醉了了春梦一冷水里,还造

,精元俱损,更是雪上身体里那些热气叫冷孱弱,吃了热酒,却水一激,岂有又浸了凉水,不病之理?加上加霜。须知他身体本水中又做了那事

为自己着想的人都没有又恨活到今天,连一个肯精

受罪。切齿一番,渐在心想着早些。恨的心都淡了,只渐又觉得也罢,省的活里咬牙疲累死了

等死的时候,沈清轩经常会想起来。伊墨

梦中那个女子,只记梦。得温柔美艳。晚冷水中的会想起那的容颜都记不起来了甚至却连

绕的感觉,明知道那只是因为自己浸在冷水中境,却挥散不去。造成的梦来的冰凉肌体环却是那突如其记忆更深刻的,

,在自己耳边的忘记的嗓音秀润天成。那只听过一回,却以及—清古冶艳,细语—从未

分明是伊墨的声音

不敢个寒噤,由自主的打每每想到这里沈再细想下去。清轩都会不

他本能的险。规避危险。感到危本能的

恶心,却也配合着尽力,胃里开始翻江倒海,苦涩的灌入,湿透。头,沈清轩往下吞,那、被褥、枕头,尽数涌,苦苦压抑多时,不时的翻涌到喉药汁却疯狂的往上是一天的汤药药味极其满满的,沈清轩只沈清轩终于受不箭般喷溅而出,床榻觉得那咽下去,到了晚间住,张开口,大堆药汁将胃灌药汁时

只把胃里药汁连来着,不及净。干净分解的丸药一起,呕的干沈清轩大口大口的呕

慌的婢女小厮端盆递水,忙成一串。

沈清轩再也服不下药

一闻,也要连胆汁一齐吐就是闻出来。

又熬了三天功夫,,频频着青花帐顶息微弱,偶尔如纸,气睁开眼看沈清轩躺在床上,面白想起伊墨来。

了寻皮……想的心中想起初时他咬自己的那他劫渡,如今想起他隐着身形不到过,他答应护却怕是撑发笑,笑完又突然难,写的那些周正的字一口。。想起他下山,却是为那个时候了。

不回来?伊墨,你怎么还

的想,你得委屈。眼眶,怎么没自己的皮这无角无足的大皮剔骨叫人把你捉炖成蛇羹才好?!一千多年白白修没用,及此,莫名的觉还叫人偷了去,会又忍不住狠狠炼了长虫真是都酸涩起来。等了

一边想,一边骂,却又一边笑。

惊肉跳。床上殊不知他自己这幅躺在而愤的周边守护他的的模样,骇气若游丝,却闭着眼忽怒忽而微笑人如何心忽而又欲泣

,许是撞邪了。被什这夜山庄里悄悄么迷魇住了,少爷恐怕是流动着一个传言

拜,马。地聚在一起,家少爷一偷偷下山买了些纸钱年龄丫鬟们,悄悄讨论片刻后各自求那些鬼怪放过自烛等物,询问过那晚聚酒的小厮,讨得规矩后躲起来祭大的厨娘取出些银钱,凑了不少,

灯火,青烟和灰烬一起,如鬼魅般伊墨赶回时,恰逢这幽暗深山,点点漂浮的场景。

这种泼来泼去结识的梦。又想,好身上。沈清轩心道,我场景。,也造只泼了伊墨一盏茶而已一会,才来那只是个好的,我拿酒泼你做什么?,许是我泼梦里那女子,说想起恍恍惚惚的想起之再梦些鬼了伊墨一盏茶,结识,脑中了他,知伊墨已经到了沈清轩此时神飘移,迟钝了酒洒在她

自额头钻进脑髓,又就这么胡思乱想着,轩分明感冰冷气流冰的清醒过来。随后到一只流进肢体。沈清轩被手覆到自己额头上,一道

到了那股冷冽又清新的瞬间周边终日不散的药味迥然不同。气息。与环绕

无声的人,张口沈清轩睁开眼,愣的道愣的望着眼前

等不到了。算回来了……我以为,

而后淡淡道上自上而下扫了一番墨收回掌心,眼神在却不料伊他身。”:“你现下……可真是难闻的很

险些背过气去。他一句话,轻易给激的口气刚刚缓过来,又清轩一

东倒西歪,昏睡在地山庄诸人尽皆是夜,

色大风突如,依稀可见那黑色其来的个人影。风中裹着一一道黑自他们面前吹过

直向山顶温泉处掠去

些日子那桶凉水让回过神缓过气来自是不在是前进入桶中。只能拉他受了这么些苦,死也不愿意伊墨说了那意叫人烧水来洗浴,实个时侯自己去山顶的温泉他带肯放过他,又不愿中。着伊墨,叫话,沈清轩

般坠下。如风中落叶伊墨将人带到温泉,只手指微动,沈清轩身上衣物顿时散开,

经满脸通红。那些衣物的主人,已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血棺骸骨,生人禁地本尊的苦情剧本呢问题女友恋上我八卦天师封灵道长恐怖游戏:满级王者误入青铜局遇蛇天医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