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新书

字:
关灯 护眼
久久新书 > 遇蛇 > 11、命数

11、命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极是寂静,烛火,却清清楚楚重。内,沈这晚情很认真,甚至凝清轩的音量并不大都显少晃动。小小的室,他的表

与你殊途同归,可好他就用这样的神情说:我

伊墨有些讶异。

异呢?怎么会不讶

及仙班,不过是此时却有凡人沈清他本是蛇,只因性的说:我与你殊途仙宿,轩,言之凿凿点化,点同归。再经一次结看中,才得格冷清被人再有两三百年的事情。年,此番劫渡过后,化他的人现已是天上他修炼千渡,亦可脱胎换骨位

同归到哪里去?天上还是人间

命格旺盛,贵不可言,却只适应于红尘的根骨,这与沈清轩此时落魄然命中富贵的伊墨看得出沈清清轩关。沈不堪,却也只是一段厄运罢了。命数有轩没有修道辗转,虽

面及是机缘,否则他一和沈清轩的机缘。见潮进了沈家别院,还热茶淋了满现出蛇形缠在栏杆上那一天心血来第一次见面的时候,直隐在山中,怎么会在晒太阳,让沈清轩一盏身。就知道这是他

他渡功德。他帮他,不过是顺应厄,他也可得天命。按照他是沈清轩命中所以,助人间贵人的说辞,

了。数却是定了的,超脱不也与他再无关系运的沈清轩自,伊墨不,将来然会应着放在眼里,沈清盛到极致封侯拜相渡过厄命数随波逐。人间利禄轩的命

何来粟。来且凡人一生腐化净了,他照旧是模样,行立于世间。清轩老死,尸骨都日沈不过百年,百年对他海一同归?来说,不过是

一会,才开口道:“走过去,立我当真是小瞧了你。”下头,定定的望了他好在沈伊墨慢步清轩面前,低

,甚至冒犯上是惯常的一片冷来。此刻伊墨是面又淡然得他很。淡,看不伊墨顿了顿,怎么会说出开口道:“虽是瘦弱的沈清轩知道自己先,却也不晓这样一句没出端倪,沈清轩就拿这句话当做褒义了。不料见风即倒,淫心却大的前的言辞很冒失头没脑的话

你、你胡说些什么!连话都说不顺一下燃起艳云,一时还叫他这么一评价然抬着脸,溜,低声呵斥:“反应不过来,依愣怔的望着他。待反应过来,脸上轰顿时沈清轩乍然

负手而立,脸上无半这般着急,叫我也是应当。只又许你康复如常,你以意外的很。是我尚且未起淫心,你伊墨仍是道:“我救你一命,身相许报答我点波澜,只斯条慢理

清轩脑中思成渣,言语不能。思维明晰。却将沈绪顿时轰炸话,说的条理清楚,这一

手指微的脸上触抬起手,燃,又舌头打结的慌的像是下一秒就要自脸红了触。像是检验,又像蜷着,指尖向那张热的乱模样。沉吟片刻便不像话极了轻薄。伊墨见他乱了章法,

滑。伊墨来,触感光腕侧转,让自己冰凉便又张开掌心,手彻底的覆度自指尖传递过的手心完全而上那处热源。极暖

经他这冰那张脸上缓缓,反而又更烫了。抚摸,自额角到颧骨,又摩挲至脸颊,上的温度不仅没降下来停留在沈清轩的手心在稍后他尖瘦的下颌上。抚摸了片刻,沈清轩脸凉手掌

怔的模样,伊墨自顾自的摸也不管道:“瘦了些,了片刻,才施施沈清轩瞪大眼怔倒是还光滑。”然收回手,

才本能喊一声,这的往后缩了缩,醒神的吗?”沈清轩“啊”的低:“你当这是商家买卖,还需验收反应过来,连忙斥道

相许,还何吗?”眼,直直的望向他,道:“你既要以身伊墨抬起一验成不允我验色如

他说沈清轩依然暧昧,索性也为了报恩以身相许的,辞,我竟是为报,可是没有这些记载。那些书册里人,正靠的极近,气的了。你见息交换着更添的这拉下羞耻心,低声道白不知羞,又兼房中只有两过哪个男人会:“依你的说脸红,只是神智已恢复大半,见般坦

了他腰间束伊墨却又一次伸手,解带。他正说着话,

到报恩腰间一松,事上来的。如此,解沈清轩抿紧了唇将要些纠纠决起来也容不懂,而是故意将他这,没那么说的话咽回嗓子里,份心思,推诿心中,伊墨不是听葛葛。陡然明了这件易的多

头被冰水浇过般,寒气四溢历,不妖对手,一来,想着自己哪里是宽衣。识广的老底有些阅轩想明白这点,只觉心沈清边却丝毫不动,由着墨给自己。只是他到这见多露声色的顷刻就缓过

屋中骤又恢复了静寂,只有衣带松开的细微索声。

作着,将中衣眸看着自己那瘦硬有力的修长手松开,又去解下一根细的冒出些细小疙瘩。带。伊墨冰凉指灵巧的动上簌簌身上肌肤,沈清轩便觉得露出雪白中衣。又见沈清轩外袍襟口大敞,,身的手指间或碰到侧细带

,还愿意以察觉到他的反应,伊?”,静了片刻,这样问:“墨停了手身相许吗

倾泻而下,丝丝缕缕刻,随后低笑一己发的掩了他半边面容沈清轩也静声,抬手解了自了片顶束冠。一头长发

冰,我也许得。”过脸来笑的从容死我。便是千年寒,将束冠要真心实意。”沈清:“莫说你是蛇,冻不旁,轩挽起唇“既是报恩,自

墨听完后不发一言,再段曲线。衣摆,慢慢,穿过松开的次伸出手抚上他腰间最细瘦的那

闭上了眼睛那只手,或轻或重,将腰肢紧扣。沈清轩在他手上的游弋在那截而停顿缓慢揉搓,时而加重力气曲线上,时意去看此时情景般间抚触的,一心一意的感知哆嗦了一下,就松了身体,像是不愿

根经脉,都在被敏锐揉捏拉扯,扯得他无该如此位都渐渐抬了头。小腹里那阵阵酥麻的感觉自连通着许是因为体温差异时刻燃了起来,外敏感起来,沈清提醒着此时抚弄他的部腰肌传递到半边身子,是同性。本不从里到外都觉得那的部上那片肌肤长袍掩盖,只着位此刻却分的人并非同类,却手搓弄的他腰

逐渐沈清轩呼吸不匀心跳彻冷寂的眸子上一双寒潭般的睁开眼,恰,瞬时,原本就乱了节奏的好对底溃不成军。

沈清轩也不知自己住伊墨衣襟,拉着他面尖相触,嘴唇相贴的道:贴着面,鼻哪里来的勇气,一把扯“放我到床上去。”

到自己略带虚软的声音响起在耳畔,沈清轩霎间红了脸,却又道:

弱,你且多担待着吧。”身体孱“腿脚不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血棺骸骨,生人禁地本尊的苦情剧本呢问题女友恋上我八卦天师封灵道长恐怖游戏:满级王者误入青铜局遇蛇天医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