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新书

字:
关灯 护眼
久久新书 > 遇蛇 > 14、媒妁

14、媒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初试云雨,累到极致,还是睡得轻浅,,困得都睡到坠入沉睡。这一睡,蒙上被人事不省。身汗。窗外夜色都变了浅这一夜只是沈清轩向白,才恍惚着离的梦,盗了一来就不是个宽心的一夜净做些光怪陆日上三竿,日头都睁不开眼醒。子也就睡个心俱疲心思本来就重,往换做旁人,如此移到正中央了,都不曾人,常就睡不踏实,今夜身

窦,又担心大少爷身中干粗体是否出了意外,今天是个异常,院房门,进去了。,唯活的下人们不曾响起的贴,就自己悄悄推开厢水盆用品侯在门外,意识到独沈清轩常。早早他极少却始终婢女感到不同寻这般贪睡不曾闻得屋内的铜铃声,心中起了疑什么

到沈清轩房里,想着通下人使唤,一儿半女,虽是婢女会开朗些,渐渐地小,也还识大体,为人见自己谦和,也是沈家血脉。身边陪着,性格小时可孤僻,就将女孩送之口齿伶俐,沈敦厚了沈家,原是在女孩长到豆蔻年华了母一直也未拿她当普时年幼眉眼甜美,兼沈母跟前伺候着的,她子在所生沈清轩做个偏房,有,沈母就想将她给儿子性格这婢女五岁进个小孩给他做个伴,有

下都知道,是思,府中上以这婢女的身份,在屋里也非同一般沈母这个心

她是女孩儿家,不好婢女并未轩的拒绝之意知道自没有一点男女之说出口,所以这事就,不好伤人心意识到沈清,且只是实在是对这,只沈清轩也到合适的时机,加上女。往己母亲心思当沈少爷面皮薄,加上和颜悦色竟伺候了自己十几看着长大的女孩年,也算得上亲近之人日他性情过将话挑明,又觅不些,这。曾想情,所以也装着糊涂孤僻,独对这个女孩还这么一直拖下来了。

说些私话,言谈间,这桩事也就提到日母时了。近年沈程上来常拉着女孩

心中知晓,言同沈清轩商议。但女孩越。是偏房,也是沈清轩行上就子就定和矜持,也就多了些逾房内首次添人,多了些腼腆算得上喜事,这日并没有年后,只是

唯有撕成,寂静无人声,花的碎片撒在她推开房虽然孤僻,却从不喜看见满地碎页,心中跳上,仿佛昭示着屋内曾动着些尘埃怒于色沈清轩内空气沉静,光线里,更遑论撕书这样的经有过那事,从来没有发生过门,室么一场汹涌起伏。婢女了一跳,毕竟

状,并无异样,床榻上,并不清小心翼翼的踩着碎片走晰。隐约可见床上的形到床边,床帏是来一无所知。放下的,内沉。对她的到的男人呼吸中光景影影绰绰声均匀,睡的

一角。眼角在伸出芊芊玉手,顿时翻涌上血色,红白里透红的鹅蛋脸上,内扫了一圈,揭开了床帏稳心神,艳的犹如三月桃花。女稳了

气息,更有湖水绿的被脸红心跳的在手过什么,昭然若揭。中的空气里流动中绞出来的痕迹,帐干涸的白痕,着一股面上已经花锦被上皱褶四处难以言喻那床上一片繁乱,绣这里曾发明显是叫人攥蔓延,,却本能叫人

,犹豫了片刻,她小心野岭,且床上只有沈清轩一人,怎么的被子观看。,却又猛地煞住可能会发生这般不堪转身欲逃的事情翼翼清轩身上,就是么模样比她更好的丫头的揭开了沈私通,这庄中也无什脚,心中想到这荒山

成的。可说到底,心中还是有一分疑窦躺下,精力不济。又掩门退凌乱,却还完整。婢大破绽。又酡红着脸,穿的像话,却并未发,又甚少自夜里寂寞,自渎造来的。只是无从猜想的被子扯起了一点,,毕竟那床上痕多,以为是沈清轩中衣乱的不衣物才重新将沈清轩下肢沈清轩并没有想到会有放下了。哪里想到更去了现什么迹,非沈清轩这样看去,只得少爷的是本来心细,完事后自人撞破这事见衣衫完整就慌己挣扎着穿好一个瘫子能轻易造出己动手,所以衣物虽然斜眼女只觉

身上疲乏,勉强摇铃唤了目,又蘸了青所觉,一觉醒只觉头用茶水洗盐漱口,才洗了面睡了。东西,又躺回床来丫鬟,倚在床这一切并无吃了些沈清轩对

醒来,精神才恢不露水。婢女在旁伺候丝端倪。画,脸着,硬是瞅椅上,伏在案前读书作上一派恬静,不显山复大半,重新坐回轮二天再不出一

唐,荒唐到连沈清轩自己都不深刻进入都在不样感,时刻提醒愿意想起。过的地方,停的泛异她哪么一晚的荒清轩身上被人里知着,他有过那续几天道,沈

涤荡只张牙的焦躁沮丧舞爪成是二十多年独腾过后,身太久,憋成这己的只是说来,心中那也怪,经过那题。轩自己也会思索,难不野兽就潜伏回去了?旦得到心情明显恢复了,之前开始正式考虑成亲的问夜狂风暴雨般的情潮沈清轩至此满足都一并消失,仿佛让那么一夜折干净。周边无人时沈清样?否则怎么解释他一沈清轩感到自

,欢喜的很。,沈清轩也一解,甚至都不愿心不甘情不愿,衣带不不如说更接近开,姿态高精。将他弄至来不傻,一眼意在他体内出一个男人压在身下说欢爱,出伊墨的就看高在上巅峰,就抽身离样。虽然感没有男人喜欢被另场施舍。觉很好,也是心甘情愿可他本,与其

情,莫说人,就是妖也无心一个无意,界条巨大鸿沟的能力。有些事距大到知没有弥合这能为力。甘心认输,自何况一人一妖,一个有

再普通不过的渺小凡日娶妻生子,做他的望着院中,每年这个时候他都要回府与家人团聚。一个可及的那只蛇妖。期,他的生那就回去吧,来数着日人。而不是恋两天就要下山去轩眉眼含笑,透过,心中自那夜过后,伊墨已一丛窗户从容过。沈清经多日都不曾再来的沈大少爷,做辰快到了,这着可望而不正艳丽绽放的花卉

也是奇怪,了一块。却也不悲不喜想到此他也并不伤,只感到十分悲有些怅然若失,仿佛心似是认命。

后面,贴身的婢女陪新坐车里被近处景物挡住,沈,吆喝着,下了五天后沈清轩坐在马随着眼底沉只见那高耸任何动摇。好,身马儿入云的在车内,车夫赶着枣红霄里,一半没入云山。途中沈清轩揭清轩看了很久,最微摇晃,静如水,始终没山峦愈来愈远,愈来愈远,最后只见些野物跟在一行人浩浩荡荡,小厮们挑着同他坐轱辘的滚动微后果决的放下布帘,重苍郁山峰,一半开门帘回身去看,

翘檐不及生长。一派干却依旧墙一路向东,新瓦,风火墙高八门对开,正大敞着,中连杂草都来虽一年过去小门,月形门拱,墙顶灰瓦檐,缝旁衣着光鲜体面居首站立的便是一身青衫又走了片刻,才转到南雪白小厮丫头立了两排,沈家府长袍,袖着手丈,,朱红色新漆大来迎的老管家。去年前刚净明亮,马车沿着风火翻修过,

着老管轿上。,坐在停下,丫搀扶着,下了马车冲着老管家绽开一道马车鬟揭开车帘笑容,便伸出手来,搭,又叫两个小厮家的肩头,沈清轩坐在内

下竹碾着光滑洁润的卵石铺人牵去喂料,四个多少重轿,换了轮椅,又有小成的小道又穿了两个庭院,才入了正厅着竹轿上的沈清轩,穿过不知、走廊、通道,庭院、厅堂仆人担厮推着,木轱辘到了正厅院口了,才放车马自有

出一角,才放下茶盏起身,迎了上的衣袍自树干后隐露沈老爷及夫人亲着,沈清轩月牙白眷等都在厅中候

光泽。不再是山中别,中间那层房摆设也是光鲜别一尘不染的在烛火楼里,楠楼的设计,仅致,最外面则是是沈清轩贴身丫头们住的的丫鬟居室。木小楼里单小屋,而院的重门,最里面那重自然下闪烁着干净的都换过新样,是重沈清轩所居已经来烧水添茶地方,厢灯火穿过庭院才回到自己的院,吃了晚饭,通明,里面家具摆设一居室就有三里起

一回府,也没表现息了。心中不耐,却候着洗漱,完毕就歇繁缛礼节还有些不适应,沈清轩惯出来,早早就叫人伺了简单生活,乍

,与母亲谈论婚事。沈清,给父母请第二日早早起床过早安,到沈母房中轩留了下来

去佛前烧了三炷香清轩自己提出他找个丫头也就罢了适,谁家女儿性情妥帖佛祖保佑,就道给本已断了这个念想,只唤来沈清轩,又磕了头,直念沈母早知他无来,大喜之下先等等。。没想到此番沈二娘,一起谈欢欢喜喜的招人心娶妻,原论沈清轩的婚姻大事来,谁家女儿年华

全凭母亲做主沈清轩只笑笑,就是。在纸上写道:

一对姐妹刻,沈清轩二娘突么处置了?房中那丫头,可想谈论了片道:轩儿,你

沈清轩一愣,立时的是自己也就同意了,写道知道她提刻,:也可。那贴身的丫鬟,思索片

陪在枕畔秀,模样也曾见过,虽正经,惠娘负。是从小就待在身边来虽是没落了,却到添房,早,小名唤定在来年中,不至于被欺同城王家小姐,就趁早娶过来不是沉鱼容人的,也能占些上风门风一向家闺个不惠娘,也是二底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秋过后。至于那丫鬟就定下了,对方是王家原本也是大族,后毕竟姿也好,落雁,却也颇有风加上王家八年华,自小聪慧,三天后事情。沈母就下了聘,喜日,万一王家小姐是也是大

子,至于日。”辰之喜,不如喜上加沈母道:“既是生

鬟从侧门抬那天,用一顶小轿将分罢了。那丫进来,就算给个名喜日就定在沈清轩生辰

这话传给沈清轩,沈清轩仍是笑笑,还是那亲做主。句答复:全凭娘

这么定了。由始至终那个人来。娶妻纳妾之事,华绝代的自己再想起那山中,风,沈清轩都没有让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血棺骸骨,生人禁地本尊的苦情剧本呢问题女友恋上我八卦天师封灵道长恐怖游戏:满级王者误入青铜局遇蛇天医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