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新书

字:
关灯 护眼
久久新书 > 遇蛇 > 31、八年

31、八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么急,像是要坍觉到了呼声,丫头的惊一脚迈出门槛,沈清轩从的惊界的旋转,转一样的那么快,那及身后,那个端坐在了仆。他听见叫声,以椅上的妇人发出的呼喊欣慰的感

她喊:“轩儿!”

伤吧。就两败俱下。微笑,满身沈清轩想,谁赢了?这样想着,嘴角挂着血迹的倒

伊墨抱进了怀跌地的一瞬间,被里。

,消失不见。大少爷抱在怀中爷并肩已经走远的他。而后两人一起然出现在眼前,将有人,只知道原先与沈老看清他是怎么动作的

沈清轩醒来,身上无在温泉,他笑了一声道:了看四周。”就这么把我带来,一根棉丝,正泡开眼家里人会担心的“你水里,甚是温暖。

“不会。”伊墨从背后搂着他腰,淡淡道:

不禁转身来,抬臂揽住滑,连疤痕。”也不曾留下。,背上并无疼痛之感,墨的颈项:“事到如今,你该嫁我了岩石站在水中手摸了摸,肌理光了,扶在了伊沈清轩沉默

不嫁。底却带着一丝连他自己也不曾知晓伊墨还是那句:的温拒绝的斩钉截铁,不留余地,眼

沈清轩叹了气,明日嫁。一样的。:“行,今日不嫁

如果一定要给两人一个嫁娶关系伊墨不认为自己家,也是不愿意嫁的,只想着娶。可娶了眼前人。可人,勉为其难些,他会嫁给他,

这事就这么拧上了

住自己的脚个敢站出妖相好,无人拦至亲血缘的牵扯,也没有阻的住他,的父母已经认输,仅剩拦他。他沈清来,堂堂正道,今天这事过血缘维系的人,哪一是,那又怎么后,再没有什么人能够轩知至亲步,他要与明正大的骂一句伤风败剩下那些没有呢?就这妖,也无人敢下族中长辈亲友,可俗!正的站在他面前,光住他;他要娶

不敢。无人敢

湛蓝,万里无云头顶苍穹,天空沈清轩眯起眼,仰看着部握在。沈家一族银两他的手里。财钱,到今天,全

拦他,尽可以试试被扼住谁敢咙的滋味!

。”过去亲了亲他的脸,子,沈清轩贴了。这个时辰,小宝“该回去四处找我了一手勾着伊墨

伊墨说:“好。”

族祠堂里,在族相识一年零三点头,便月,沈族谱。可将伊墨的名字,在众目睽伊墨点头,只要他人和长老睽下,记入阻碍,只等清轩扫尽一切

轩那一行边,有后世翻阅族谱,便可往后沈家不论兴看见伊墨字。衰,但在祖辈的沈清

只等伊墨点头。

点头。可伊墨,从来不

年。等了八沈清轩

的地方,一个男孩绑着箭筒,手中底下跨步站着,背上梳着童髻,在挽了一把瞄上了屋檐下长弓,正从背后取出个初夏,窗外绿意盎然清轩坐在院中凉亭里又是日头羽箭来下燕子呢喃,沈翻着书,十步开的燕巢。,屋檐

了一声“小宝。”沈清轩眼角瞟到,懒洋洋

跑步过—”去,拖颠颠长尾音喊道:“爹—孩童连忙收回羽箭,

清轩问。“在家中无趣了?”沈

看书。”了皱玩,”小宝皱“不如山林里好鼻子,“爹爹就知道

,就想回山了,父亲昨天刚把清轩捏了捏他的脸放下手中书册,沈讨厌爹爹了是不是?”送来:“

里没人陪我玩。“当然不是。小宝连忙解释道:“家

为好奇。样子,颇伊墨陪着他玩闹的不出你父亲就陪你玩了?”沈清轩想象

野兽,父亲就让宝笑着露出两颗虎牙,“山里好多“父亲也不陪我。”小它们陪我玩。”

,野兽和野兽玩一了。啊哈——沈清轩想块去

什么?院里,问:“说子俩正说着话,伊墨突然出现在庭

?”轩带了些责怪的道:兽和他玩。”沈清“还嫌他性子不够野“说你让野

野兽驯成伊墨不答反问:“你想把犬?”

:“他沈清轩辩驳现在是人。”

答。伊墨挑了挑眉,不

父亲,?”小宝圆溜溜的眼睛看了看两位话,终于忍不住插问:“我是野兽吗

他脑袋上了书册,拍在下一刻沈清轩抓多嘴。,沉声道:“长辈说,你……”岂能

认错的极为爽快,显然了。”小宝往他,只沉默着将手中书孩儿错下一跪,轩也不为难册递过去。是习以为常。沈清

宝可怜兮兮的问:“抄”苦着脸看着那卷《法华经》,小爹,几遍?”

“三遍。”去。”“抄完了给你奶奶送沈清轩微微一笑:

我去山上好不好?”小宝起身我抄完了晃,“父亲,,抓着伊墨袖口晃了你再来接

伊墨想了想,摇“你先生病好头道:了,明堂听先生授课。天你要回学

的走了。底耷拉下来蔫蔫小宝的脸

教养他有分歧,为什么爹爹间都离间不开。。离己时,意见格外一致,却又对上自一路上绞尽脑和父亲明明对如何汁也弄不明白

么。对他好。要什么给什不如爷爷每次都是这样,还

他抄多少,忍不住问:“你张已经万分熟悉打算让坐下,望着对面子走了,伊墨才书?

磨性子,边抄,笑道:“你好?”圈养着,有什“磨么不放养着,我是。”沈清轩喝了口茶边看,有多少抄多少就

”说着拉过来,沈清轩顺势头:“好得很。伊墨想想,点仰着脸等他亲。,一把将歪在他胸前,

冲直,顿时煞住脚,抬手捂难舍难撞,大嚷大地被推分!”分,院门猛两人正拥成一团亲的冲了进来,刚好撞开了,穿着道服的身影化日,你们不要太过叫的见两人这般姿态一路横了眼,愤然道:“光天

,连沈老爷都没有踏足沈清轩坐起身,好稀少,自八,沈府沈夫人则一出来,就明世,心想也不知道是知道谁过分。他这到别处院子,原来就人烟去了。这几年次都没有,谁都,原先的仆从们都分配的南院是禁地。中伺候着笑的年前与伊墨的事再没有什么人来过,除了两个丫头还在院几次,看着竹林旁跺脚的许

是有主人的,这许明世一声招还敢指责他过分,真是虽是禁地,好歹呼不打就冲进来,越来越不像样了

轩起身整了整衣袍走过去。沈清

下,我有急事!”,仍在许明世捂着快停跺脚:“你们

沈清轩放缓脚步靠近,冷不边说:“内急,茅跳,边。”把,许明世被唬的一放下手来只见面前沈家房在眯的,还伸了手指着东丁在他肩上拍了一大公子正笑

世挥“我不上茅房!”许明手,“我真有事。

不会惹事才对。”清轩他,有些不信的道:“惹事了”沈许多,应该眯起眼来打量你这几年懂事“又

弟弟。”白,“不,是你是我不是我许明世连忙摆手表示清

没了捉弄他的心“嗯?”沈清轩闻言也小桢怎么了情,“?”

汗:“你给我点水喝。”许明世抹了抹额上的

亭。回到凉沈清轩白他一眼,

灌三盏才停下,在石凳上坐好,许明世也跟进来,拿起桌上茶盏连这才一一道来。

获灾。朝于燃到了边疆官员重臣分了几派,朝堂之益或百姓爱戴。他少中之,兵法也算通晓,边不该牵涉到他,却因为为国家守卫也不知武将,官职高低,,更是功绩不凡。三直为官清廉,都被迫着,站向储君之位,火苗无须做些贪贿之事年前得举荐做了边南太沈桢在边南为官,有多少官员为此而获事,离南疆太远,本习武方或另一方。,又秉性耿,引得朝中立太子迟迟不本来家中富足,越燃越大,终从此风调南疆。却不料朝中天子上纷争不断,南流寇匪徒也一一清剿守一职,本该身上。不论文臣雨顺,

然也被卷了进去,逃脱不开沈桢自

沈清轩敲不掉是听他说过了敲自己,你派?”他也不会言明的。党派之争额头站的哪一一些,不过这种事道:“今年家向来避免里倒只说,他

刻才出言道:“的,好像只是老伊墨喝要倒霉直到此茶,一直默不作声派人物,不过现下朝中只有两相国。”

“你是沈清轩拧了眉,说小桢无事?”

年,贪考场舞弊云云,几十条罪状要参列了,上个月有官员世急忙接过话,说相国在位四十联名参奏两数百万,卖官鬻爵,污银“怎会无事?”茬道:“沈桢说了倒他呢。”许明

,辞官罢了。”大皇子这边。相国的。,沈桢也会被牵连进去你替我传个“也是。”沈清轩笑笑:“这边,就是站在沈桢既然站在相国不如左膀右臂暴还未来临一倒,皇子失了信,让他趁着风

起你弟弟在当地我又不熟稔。是去那里除妖,正好想做官,才去找他的,他许明世摇头道:“他才不会答应。再说我

趟又如何是要你带话的,如才道:“沈桢本意就了话,你就再跑一眼,又看了轩,而后明世一?”看沈清今他兄长已伊墨看了许经发

你就再跑一趟吧。”头应和:“沈清轩也点

说了,如许明世急的跺脚:“可之前他也让他等死。”果让他辞官,还不如

些人脉,也只的事?”有这个本事管这样沈清轩闻言挥了挥袖子,我又不可消些小灾,哪里是官员,就算手中有:“我也没有法子

说完起身,驱不要来嘱咐一句:“这事先赶许明世,走到门口了,又想起告诉我爹娘。

都站不直,忙忙应了歪歪倒倒,站许明世被他推搡的

回了小楼。垮了肩,长长的许明世一走,沈清轩就一声,握了伊墨的手,指相扣着,两人叹了

挲着他的后晚间欢好过后:“在想什么?”伊墨闭着怀中,一手摩人抱在背,一边问眼将

在想我还。”给我又如何能等你几年着眼,咕哝着说:“沈清轩同样闭,”你就嫁

看了看他的发皮撑开一道顶,又重新闭伊墨眼道:“撒谎。你在想白天的事。”细缝,上,淡淡

,动作像极了啃实想不出办法来。痕泛着水光,才道:“密麻麻还”又说着在他锁骨上啃了是我确肉骨头的小狗,齿印不罢休,又啃上过你。:“瞒不沈清轩笑伊墨脖子,留了几个红

那就慢慢想。”伊墨说:“

一会,在伊墨清轩重新躺后套上鞋袜,才回身起了身,捡了地上散掉头离去。道:“你先睡。”落的穿戴好,最床幔上的“怕是想出来,我弟弟也死了。”沈唇上印了一吻,好,看着藕色衣裳,一件件重新说着婉约花纹,想了

不自觉出手来,将那被子门后,而后扯起被深夜,着一个人的伸了。只是睡到子盖上,真的就搂紧了,仿伊墨看他背影消失在佛怀中

测,计策歹毒。为难差人分别送出,三谈。日后回信一一快马加鞭取回来,沈只是自己了半天,找了伊墨来商都觉得前途叵个法子,沈清轩连夜写了,终是想出了一清轩看完了信几封信笺,以蜡封口,

了十大罪状,随便是躲不过去了。参奏是灭杀头是唯独少了一之罪,只桩。”“这,递过去道:他的奏章里列探过,相国此番清轩将信笺一一取出一桩都日子我仔细

伊墨翻看着信件,?”颇有兴致的问:“哪桩

来。“谋逆。”沈清轩说,说着笑了起

意。这就是你想出来的罪“笑的这么得状?”伊墨看他一眼:

老相国,只想子不好剪叶茂,天除,除掉一方合天子心意,所以,低声道:事上做不出决定,子之”沈清一方做大。皇帝是不取了他的人头,煞煞大皇子这派则皇子的闻亲王,两派子。朝堂之中老相国党派的气焰,正闻亲王命人参本,就要看着另贤明,唯独在太取了纸笔众多自成一派,另一会做有办法…是拥护三保住了。但也不是没…”相国很难这样的蠢事的。皆是根深“天子显然是不喜欢大皇

罪——谋逆。状上,再加一条弥天大办法就是,在那十大罪

逆之罪,罪大过天

身后势力一次国党羽众立为太子就免老相国,多,若着这样的事情发生的的清洗是天子不子不答不想将他那时,不可能让一方势力做得答应。一国之君是不会眼看愿意看到的。他只派彻底倒下,三皇不掉了。到想除子拥是被扣上谋逆的帽这样,否则大皇子大到威胁自己的位置。,朝性连根拔起,天应也堂将进行一次大清洗,

需要有人在朝堂后势力,自然也保住,老相国身上一本。老相国就能只是能保住。

墨问。“你看着我做什么?”

该送脚程快,替我把这信送给的人,如何?沈清轩微微一笑:“

伊墨说:“我以为你不需要我帮忙。”

“任何时候,我凝视起眼,认真的着他:“就不怕。都需要只要你在我身边。”我你。”沈清轩抬

,满眼情意从不掩藏,伊墨翻过手,伊墨的眼指纠缠在一处,沈清轩黑的眼底有温暖橘色在轩伸手,握了他的手指摩搓脉脉流淌。沈清交叠的手静静望着他,桌上烛火笑的看着,又凝望着他过去轻微摇晃,乌

不见。笺,伊墨消失起身,抽了桌上墨迹未干的信

三月后沈桢贪墨舞私,污蔑重臣,削去爵乡休养。闻亲王植党弊被撤去官职,回家书寄回,老相国因薪俸。位,扣三年

了?”兄弟。”何干,我只保我听小宝背书自言自语道:又看向小宝:“背到哪里沈清轩披头散发,扔了手中信笺,“与我卧在美人榻上

如磨……”小竹猗猗,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绿不认真听。“瞻彼淇奥宝板起脸来:“爹都

。”“小宝。”沈:“君清轩突地坐起身来,道你往后就叫沈珏子如玉,双玉为珏,

宝奇怪的问。“为什么是双玉?”小

沈清轩又懒洋洋的躺回去:“。”不为什么

“爹爹诳我。亲的孩子吗?”为我是爹爹和父信他,”小宝才不想了想道:“因

沈清轩横不要明白就好好想,胡说。”眼瞪他,“想不

“爹然后自己下了结宝严肃的指出,爹,样的。论,“一定就是这你耳根红了。”小

在脑袋上,赶随后被他爹爹一本书砸

上,耳根烧的通暗暗道:“我才不是什么君子沈清数遍,红,心里啐了无扯了薄毯盖在脸

门外小宝扯着嗓子在那喊:

如璧………有匪君子,如如金如磋,如琢如磨…如锡,如圭…有匪君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血棺骸骨,生人禁地本尊的苦情剧本呢问题女友恋上我八卦天师封灵道长恐怖游戏:满级王者误入青铜局遇蛇天医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