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新书

字:
关灯 护眼
久久新书 > 遇蛇 > 第二卷:爱别离·一

第二卷:爱别离·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一个除夕。镇又笼罩在爆竹声里在短暂的迷茫过后,,沈珏睁开眼,想起这又是山下城

夜。除夕,这是爹爹走后的第三个除夕

庭,莲花池…以前沈清轩在,还尔一阵风刮过下山,回些枯枝败叶冰,偶已凋敝,,带了时光,这个宅子沈清轩离世,连也去世过后,的,亭台层薄气磅池子里的残荷洒在冰上。不过三年楼阁,雕栏翘檐,美人…只是着第二年老管家到沈宅。宅子依然是大看起来寂寞许多。沈珏宅子就寂寞下来。面结着一促着下人打理。而今

沈老了。爷也走

走,沈老夫人年时就再也未离开过佛将自己锁在佛堂了佛堂,。自沈送走了三个人。沈珏去沈老夫人不见他,里,沈老爷跟着一谁也不见光而已,连续清轩走后,沈老夫人就堂。

除了父亲,这南院里站了片刻,几乎不敢回忆太美好,反而刺在记忆里大的地方爹、握,沈珏看着自己长在院中描画丹青的爹寻找,如天,他也死去,着戒尺打他掌心痛人心。那个笑容狡黠去回忆。爹、躺在父亲怀里醉卧美人亭的爹爹,都不有谁记得他?的爹爹、音容笑貌,果有一个世上还在了。那个人的爹只能

记得他沈珏想,谁也不会

着纷纷扬的雪花,篷。沈珏拢紧斗雪停了又落。天空飘洒

他离家多年却是,空气菜亦是准回了下人,自家中丧事一而再的发生人都离冷的。这是一个至亲之去的团圆夜。沈桢挥退斟自饮。温的前回来的,许是第一个大年。桌上酒是热的,,他病了一场,被乡休养。这是是年后,在家过的沈桢

如对伊沈珏他坐下,坐在自墨熟悉,起码伊墨只见过两次而已推开门,叔侄,沈桢对这道叔叔回来了沈珏也不知个侄子想到今夜沈珏会回来,有些意外。他们还同他说过话。他没看一眼,都。两人意外过后,沈桢并不熟悉,甚至还不己身边。手让

的孩子,虽不是亲子,神情里沈桢打量着兄长留下然恬静。却有些相似。一样的淡

沉默片刻,沈道:“如果没记错,你行冠礼了。”桢开口

沈珏道:“是。”

“冠礼,如何?”在沈家祠堂行

“好。”沈珏说

两人无话。

道:“养来可想过如何?”片刻,沈桢又过了好病,我要回南边,你行了冠礼也是成人了。将

沈珏没有说话。

沈桢又道:“你虽不上,却也是沈家人,我边,这边就照望你留在沈家打理事务不是沈家血……我去了南了。”

沈珏静静问。“叔叔是想将家业交给我吗?”

“哥哥养出来的孩子什么放心不下。”。交给你我也,不会差的

“爹爹养他一眼,微微让我继承珏看南边,侄儿年幼“况且我终不是族长呢?”爹爹的亲,哪里会家业的。”沈我,不是人愿意侄儿做笑道子,将来叔叔去了

”沈桢问。你怕他们欺你?

“不怕。”沈珏可做想做的:“爹爹在时说过,将来尽族长。”事,就是不要做

么?问:“为什沈桢好奇了,

论到至亲之人时,不由自主流露出来的情感。”沈珏说着的眷念。那“爹爹笑起来,眉眼里是满满华不是他儿子该做的事是谈说,在那些俗事人情里虚耗年

沈桢看到了道:,沉默片“那你想刻,做什么?”

。”“…会跟着父亲修炼想好,”沈珏说,…暂时还没有顿了顿又道:“或许

“修炼?”沈道家里不好?桢说:做人不好吗“为什么?难

”沈珏停别人都没有拿我家里好的还是想“不是很,不了一下,“但是……我修炼,不想寿命管是爷爷奶奶还是当外人看过,太短。”

吉利。”什么寿命的”沈桢说,“大过年的,“你这个年纪,说事,

他已经没有了爹,也很惆怅,“爹,若是再过几十年没有了我,往后平静不想接管家业,我想“活长一点,就可以陪,说的很“所以我陪着父亲。”去。”略顿,他道:着父亲了。”沈珏说的岁月也不知道怎样渡

选择也是抹黑,下水。就算是妖,怨憎之情却也长的拖“人”轩下葬那天,哥的举动无疑是给家族觉得是自己哥哥,的五个字他看的清清。说是刻骨铭心也不生出一种异样的感觉来,间长了,他清楚的很,想来他埋怨过,也写信怒骂过。但时竟沈家家风端桢也伤感起来淡了。兄长为人年在外,对兄为过。甚至会他在正,又是当地的名不能理解,甚至怨憎过及于此,沈,毕也不会太差。直到沈清个人,墓碑上望之族,向来受人尊敬,他虽也自有人告诉他,原先家中事楚楚,也牢记在心墓前见到了那

饮了道:“你父亲现今如何上一起来。”一杯酒,沈桢舒了口气?过年了,你应该把他

,他哪里也不会去的“父亲性情淡泊,爹爹不在了。”沈珏说

,“也罢。”了点头沈桢闻言点

谈起你,”眼见气氛沉闷,沈珏换了话题“叔叔不在家的那些年为沈家争光。说,叔叔,爹爹时常和我,笑道:“爹爹

上说说,心里是不屑的。”都不作此想法,可见你自己,沈桢爹也就是嘴“那你何不也谋个功名?”说到笑起来,“你

忙辩解,“爹爹是叔为觉得叔也不会分心。理,您国尽忠,家中事他来处“不是的,”沈珏连

想怎样?”…”沈桢饶有兴谋功名,看样子也“那你呢?你不喜钱财…致的问:“既不

沈珏沉默片刻,“我成为爹爹那样的人。”

身子。桢坐直了“嗯?”沈

视他,人人都却也疏远他,族人瞧不丫头小子们都不愿意来生不躲着他,但是爹爹……他,商圈里人人歧街上伺候他,走在从来没屈服过。”……为了我和说什么父亲,奶奶一谅解他,爷爷虽不

……爹服过,甚至在我们爹也从没有屈前提都不提他、囤他的货“无论旁纵火烧了沈家粮行。”、破坏商铺、甚至意上排挤人怎样笑他辱他、在生

的人,为达目的不我想成为爹爹那样。”惜一切,不计生死

。”天立地,无愧于心“却又始终顶

小狗,在掌中把,才有人说沈珏洒,活的风流。其玩着,声潇洒他这一生活的潇实他们说错了,音弱爹爹这一生,从来没有下去:“爹爹死了没有。”一天都低头取出那只过,

沈桢无言。

你长这么大,有没:“那你呢?你的事很早叔侄俩又坐了一会,沈桢道有被欺负过?”就传开了吧?

负我。爹照顾的我沈珏摇了摇头:“很好,没有人敢欺

的事,自己来,“你爹爹小时候尽欺负我。”对亲人很护内。”忍沈桢叹了口气:“哥哥也笑起不住想起儿时

爹说过。”沈珏“我知道。爹也笑了。

别人欺辱过说着说着沈候,他只让他自岁的时候表叔家的孩哥绑“那他有没有说,小欺负我,从来不让没有着我。”下榻。”子为了把糖打了我,被哥桢弯起眉眼,“的时那个时候他恨,“他一定没有虽然起来一直记得,六我?”沈桢端起酒盅,打了一个时辰,半年说过。但我

。沈清轩在世时,只对伊墨说过,伊墨以外,无一这些往事人知晓。,沈珏却是不知道的

,一言不发。让人心中他的叔叔用到了“恨”个字放在任冒然接话。原因无它,异,用在此时,凛然。沈更是都会让人惊所以他点头微笑。这沈珏却没有,沈清轩不何场养出性格鲁莽的孩子来,珏不是冒失的孩子

一声:“你爹爹养的观察着他,他故意说大的气度秘密入了土,却什么都沈桢别有深意不想说。道他不想说是因为那些并不重要,眼前少年波澜,似乎什么都未儿子。”多岁。沈桢想起自听见沈桢不知一生不言。究竟要有多了个好为不知道历史,还是的五官,沈桢长叹曾听见。沈桢确定他是到什么回应,己哥哥,那个人就最终却出乎意料,带着那个他无法分辨出这样的话来,以为会得前俊朗他才能做到使他比他年长二十不惊,眼底一片平静这步。打量了的,他为他根本就认出沈珏的心思。即

,带了些腼腆,“叔沈珏笑了叔过奖。”

“陪我守夜吧,在家里过完年再回去。”

回去,他不行,”沈珏婉言“可能绝,“父又会趴。”亲还在山中,我若不爹爹墓碑上睡一夜

,究竟要有多深诩未亡人?个字来,未亡人情,千沈桢眼前又浮现出那几年的妖才愿意自

喝完这杯,你去后想起来了,就来挥了挥手,沈陪我坐坐,喝杯酒。吧。我也不拿你当孩子,更不是外人,日道:“

由命,仁得仁。”道:“人死,夜风旋的涌进沈珏饮了酒,起身告辞。木门打开时裹着雪花打着告诉你父亲,不用太伤心。我哥哥,求,沈桢在后面轻声

沈珏顿了顿,掩门离去。

内空无一人,沈珏酒水摆好燃了火盆,又去温了些积雪回到山中别院,屋,才关门去寻父亲踏着

将他彻底覆盖他。三年前的每个今沈清轩离世,酷寒着。而的伊碑,也暖着了。沈珏不起来墨化了蛇形,,墓碑上缠绕的白色一团无声无息。连脚步冬天,沈清轩。只会冷下去,越来墨搂在怀里,贴身暖,伊墨便是再缠紧墓声都没找到他时,雪盘踞在沈清轩的花已经大年夜,白雪皑皑,伊越冷。着,捂着,像是怕他时拥着他墓碑上睡有惊醒都会将蛇形的人不在了

积雪覆盖的大蛇,风凛凛的模样,却体黑亮毛发,屈起缩在伊墨身边,脑袋偎着那小心翼翼的靠过去,前合上了眼沈珏化了狼形,通

沈珏跳下床桌前端坐,独自饮的酒。者那壶温,伊墨正在存的烧着,身醒来时已经躺上盖着一床被子。在屋内的床上,炭火温

桌上摆着三副碗筷。

上前行礼,坐在一旁,他的身边尚“父亲,”沈珏恭敬的有一个空位,却无人来坐。

淡道:“你要留在。”伊墨淡是回家?”“等山中修炼,还你行了冠礼,我要下山去

我是爹爹和父亲带沈珏怔了怔:“家。”,哪里,父亲在哪,爹爹不在了便是我大的

“我要去的地方你去不了。”伊墨说。

“父亲要去哪里?”沈珏爹?”是要去寻爹望着他,想了想道:“莫非

伊墨不言

沈珏起身走到一的说道:“爹爹曾有算认在他脚畔,神情凝重不打让孩儿拦着。爹爹说,他死后父亲若是要寻,嘱咐,活法。”得你,他来生要换个了,跪旁,突地跪下他来世不认得你,也

,“你拦得住伊墨垂下我?”眼,望着他的头顶

情微变:“拦跟着。”不住。”又道:“父亲若执意要去,孩儿要沈珏脸上

“我也不上几百年。你知道他在哪里,转世了怎么跟?没有,寻起来许要用

“若是寻得了爹爹,也算团聚。若是途中有。”说着,沈珏匍匐在,活个几百年也没有问休想甩得掉孩儿。”沈珏言辞铮铮,坚定道:丹,只需勤加修炼不住父亲,父亲也就有妖题。我虽拦“孩儿是狼母所生,原,孩儿好歹还能出份个万一成全。”地,叩首道:“求父亲

了底,才点头道:“冠礼成了,伊墨不言,默默饮酒,一股酒见就走吧。”

周,沈珏问道:“,似乎气氛就是在这里遇上爹爹的?”,事“是也松珏露了笑,起身坐父亲弛了一些,环顾了四情谈妥回椅上。”沈

出什木栏,神情也看不。”么名堂,轻描淡写的说:“那里,手指着窗外他泼了我一盏茶伊墨伸

,从肌理到血于是他掉头咬了他一脉,从血口,毒素迅速游走,在那孱弱体内蔓延是入了骨。脉到脏腑,剧毒终

而他,却被反噬了

,也沁入了他名叫沈清轩的毒的骨。

从此万劫不复。

蛇。”雪覆盖的木栏,也没想到,一碗茶泼沈珏看着月光下白经说,他怎么出去轻笑一声道:“爹爹,遇上了美人

放下空空的酒壶,伊墨道:“睡吧。”

再与他们无关了。竹彻夜不眠,只这一夜,山下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血棺骸骨,生人禁地本尊的苦情剧本呢问题女友恋上我八卦天师封灵道长恐怖游戏:满级王者误入青铜局遇蛇天医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