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新书

字:
关灯 护眼
久久新书 > 遇蛇 > 第二卷·二十

第二卷·二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建元十一年冬,书房。

成一滴水珠。天三夜。午膳用过,皇前眺望着,雪花被风捧到他脸上,瞬间化帝站在窗窗外又雪花纷扬,漫天鹅毛大雪已经落了

皇帝在窗只有静默挥发热度的伴他的前站了很久,陪火炉。

远远跪着,禀中传军病危。”当值的侍卫进了屋,,季老将:“皇上,军

皇帝依然站在窗边没有任何回应。,只是背影明显的震,许久

侍卫跪了片刻,默默退下

白,仿那处站着,气迎面而来后,敞开的窗户里寒,很快他就感到脸部的僵冷,而望着窗皇帝还是在外天地一申海自门外进来,站在帝王佛成为雕塑。

火炉散发的热度蒸成了水滴,有些试图闯入屋里那人的明黄龙袍,坠落在窗前半途中,却在雪花簌簌而落上。

重龙体。”步,跪在皇帝脚下,“皇上,保退了几

来,自己合话,只道:不行了。”,不理睬他的上了窗户皇帝听了声音,才转过“季老将军

,道:“季将军已经离开一年了。”海愣了愣,很快反应过来

皇帝“嗯朕就该收回虎符了道:“老将军一走,。”椅上,不紧不慢的”了声,坐回

。”这一句声音很轻帝重新提起音知道,朕不能赶回来又道:量,问跪是故意支开他的?“也不知季玖略顿,皇在一旁的申海,,倒像是自言自语。“季玖知不

人的集聚地。这过后便是沙漠,沙漠该如何去匈奴知道,而常年居住在边塞的孩子们都是绿地,绿地之上,必样简单的事,样的问题,申海不知之后就探察地形。皇帝,却派季玖远走,回答。边城

切全凭。如何进退,是探与不探,其实都无有差别。因为沙天意,以及将军寻的到匈奴王庭,寻得第二次,一沙,就算季玖走过去,也未必能按照到一次,是否还能寻到本人是否敏锐这样的地形,之前的路线走回漠里的沙是流动

季将军聪明过人。”申海沉默良他说只说了这一句,而后再,才小心翼翼的道:“不说旁的话。

他。”他在意予他之时。皇上摆弄天下下,没有人比他兵马交上那季玖想要他返京之日,便是的,只是为他在意朕是不是故意支开了,望着龙案上那久方道:“他根本不些奏章,也一样。些奏章,心想这天着案皇帝也缄默更了解切,因平匈奴的急那句承诺。待

所以,在一切未筹个人远远放逐一个很远的,危险方。备好之前,他要将这暗枪冷箭的地了,放逐到,却不必面对

将季玖牵连其中。或许会起争执,也或人,其中不乏要洗掉一些挥师匈奴之前,他许,会季玖若在,他们与季玖往来密切的人。

远比选择。无论哪一种境况这皇城,,都是他不愿逐季玖,是最好的意看到的,所以,放沙漠危险。

向申海问:“吗?”奏折拟好回过神来,皇帝看

,取出一份折子来“好上奏……”了。”申海应了声早朝,张大人会亲自,道:“明日

的话,“剩下的事你挥手,打断他去办吧。”

申海连忙叩首,应声退下。

海一走,皇帝又撑不下去,这视军队一举一动,此次才来安插耳目季老将军发招来先前病已经三月,眼看是要他的心腹,负责军中老将军病情,侍卫原就,监禀报的侍卫,问他季禀告。

多久?”皇帝问:“还能撑

了一句:“老将军年岁冬了。”侍卫站了会进汤水大了,说病就病,,怕是“据说已经不是正常。”过不了,补

轻嗤一声,不置可否,叮嘱两句便让他退下了。皇帝却

年,了无音讯,忧心而到底是年轻人,经历而体衰,而是独子离道,季老将军并非年老太浅,哪里知病重。去一

,那份牵挂眷念,只人更为深刻与隐秘,因不知道,铁石包裹有牵挂与眷为那是将军们而动全身。下的心也是软的,杀戮,见过太多生死离将军们,经这些沙场上的看上软肋,牵一发历了太多去都也会比寻常别,日久天长,个个是铁石心肠。却

雪花纷飞的年头,能不侍卫退下了,皇帝一个着外面雪花飞舞,不知道人又回到窗前,望能看到季玖回来。下一个

三月,季老将军病逝。将士们抬着他的坟,皇帝御驾,亲自送灵柩回城,葬在季家祖

中,说是在匈奴人的玖。游牧队里,似乎见到过季入秋,有密信传入宫

转眼又是一年了安定五百过的朝堂恢复塞城镇,寻到了,申海亲自去了一趟边,问询季玖的动向。冬,血洗季玖留在城中的那兵士里其中一队

他走漠。后,那一队兵士以驼队打扮,进了

开年二月十六日申时,地平线的那边。玖的驼队,缓缓出现在

的暗潮萌动。舒展铺延的季节,种萌动之美,是二月是季玖喜一种即将

,远远地走亦步亦不清,看似缓慢却了一种浑浊了些后有绢已经变成紧着他。是一种风沙过来,身上带着伤,裹着的白他的脸上肤色沉三十来个人后的沧桑,他牵着骆驼趋的跟明许多,的泥黄与刚毅,臂,棱角较之前分

“将军。”上去,忙道一声:申海迎

沙哑:“没想到第季玖笑你。一个了笑,嗓音有些遇见的熟人却

将军跟我回京吧。”:“套,道路……”申海了顿,略去了寒暄客“将军这一

两步,转玖说好,走了好?”他:“我家中可头问

去了。”申海迟疑了一下,年开春……将军才道:“

复平静自眼底一闪而逝,很快汇合一处,再进京与人两骑绝尘而去,变了变,伤痛某先申大人可将人马。”无一丝凝滞。,翻说罢唤沈珏跟随,两一步,,拱手道:“季玖的神色身骑在他牵家中变故,季来的马季某汇合。告辞

人家中被抄,又有同是而非年后终于见到了一路奔波,沿途有季无关。自己的主子,两年所发生的事一一告的态度,不予续迎来,将这僚悉数被斩,也是似知,季玖听闻昔日友置评。仿佛一切与他玖早先安排的人在等

参本,革爵抄家时,眼下,对皮才跳了一只有在听到老相国着满桌饭菜,发了很久的怔

也没有说话,似无话可说。

直进宫,还到了皇帝。在书房里,见回家,回到皇城,季玖没有

的模样忘了脑海中互生的,仿佛两年君臣面对面,眼底他们已经谈。光阴,让的对方都是熟悉而陌了很久,才开始

连寒暄都无有。

不问这两年的人季玖不提那场放逐,皇帝不提老变迁,所有经历军的郁郁而终,甚至并魄。的惊心动

图纸,空白瞬间填满,那片空偌大的地图,在西北部白处,季玖取出自无一不尽。山川腹地,河流沙漠,年的只席地而坐,中间铺那份描画了两

玖从来不仿佛季曾离年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中归来而已。除了这张图,仿佛这两京,只是从军

隐去了这两年光阴里发生的一切各自心照不宣的

灿烂火熄灭。季玖歪在地上,烛,合眼睡着了。谈至夜深,燃了,又至天色发白,阳光灯烛

皇帝收起图,批阅奏章。,盖在他,取过斗篷来身上,而后坐到一旁

只有握着他的人,,仿佛淬炼出的那才知道这柄剑的威锋个人,两年的光阴体漆黑仿若鲁钝——势不可见锋芒,通间或把剑,不也去看躺在地上

海内。威震扫荡匈奴,平定天下,他人之剑,甘他会握着这柄剑,以甘为为鹰犬。这是皇帝的目,也是季玖的目的,所

他们不去谈它。足轻。所有旁们的最终目标为了他的,都是无重的事,所以

他们直朝一个目的而去都是,并扫平一切阻碍。至于,他们不放在心上沿途会发生什一样的人,笔

皇帝一夜未眠,也乏了,手握着奏折,看了两行便迷盹着睡去。

季玖只打了个盹,很快盘虎踞。这样的刺绣与颜色,天下只有到身上那件斗篷,龙君王匹配。醒来,见

了身,捏了捏眼角将那斗篷,覆在了他季玖抓着斗篷起的身上。,一眼便看到伏在案上睡着的帝王。便

而后悄无声息的离去。

来会有怎样的际遇与抉目的。不论将他们之间有择,此同,但这是一样的。,他们的并不妨碍他们面对外多不太多相似,亦有太肩而战时此敌并

生与死,绑在一起,外力也无法将他们分开。荣与辱,

互相扶持与帮携,改。之前,这一点不会被更在最后那日到来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血棺骸骨,生人禁地本尊的苦情剧本呢问题女友恋上我八卦天师封灵道长恐怖游戏:满级王者误入青铜局遇蛇天医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