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新书

字:
关灯 护眼
久久新书 > 遇蛇 > 第二卷·二十六

第二卷·二十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将院子恢复到,季玖才下晒太阳。阳用了三天时间的石桌、坑坑洼洼、碎裂的水缸、翻倒季玖坐在阳光复如初,递着花香,的土墙……安静可挑剔。佛世态静美,无将一切恢曾经的整洁。烂掉的门窗着茶,神态安详。仿温暖,微风传

那些绝幻觉伤心与开怀,都是一场望与悲哀,

滂沱,涝了不知多调雨顺起来。这样的帝与季玖都在等南大旱,前年西北绅们去年江今年,才风过,直到战。才勉强度灾,先行,没有粮食就开拔,粮草好年月,等钱粮再充裕,等一个年月,大军出征,是少粮田。这样的年景,当地乡又有蝗灾,大前年暴雨劳财伤民的。而军队不能动。所以,皇些,以应对一场旷世之同官府一起开仓赈

到房里,坐堆在一旁的书打了个呵欠,揉季玖信阅览。在案前打开揉眼,起身回

新取出多数无非是些信上说的是,匈奴军队近日玖看了许久,里面也只几行经拆开过的,季玖又重只有其中一封,季常,军情,书信里寥寥却非寻两行字,所述之事有几封已字,都是寻常琐事,异动。里面的纸张,大

复出,临再让他本就,首先可以确定的皇帝也必定收到可以确定,既然连他都,等最后一战来能收到这封信息,了。最后,季玖季玖想了很久他尚未去寻敌,敌人自究竟是想让他隐在这里还是……根是,不能确定想让他去打这一战?己来了。接着,他也皇帝的意图——

如此?不太明白为何会者,能领兵迎战,如是玖确信自己这一次来犯,季如果是前匈奴若是季玖想来想去,也后者……

帝,他当他的大将军。好了吗不是说?他当皇

不是说好他安了吗?他坐拥天下,他为邦四海。

是说好了吗

道这个,不知回。什么可以相信一世上还有季玖扔开书信

他更了解一战还是感觉,如果匈奴来袭亲自去迎的匈奴人。冷眼季玖总是要他来临。其实只能等待,等待圣旨,这并不急躁看朝野上下,没有谁比

不是白走一趟。黄沙里的两年,

了,房门被叩响,季玖天色渐渐黑人提着包裹,和一坛刚打来的腻的起身去开门,一酒递给了他。个满脸皱纹的油腻

季玖笑了,道:“谢谢哑。”一下,最近烦劳您了

”的叫,却说不出完整摆手,张着嘴“啊啊被唤哑伯的老人连忙话。

桌,哑伯打着手势表院里。季玖将饭食摆上示去干活,掩好门,退回

丁,铺在桌前,默伯一家子的心意,大,农家自己做的煎饼,的多了些,还了哑半块。着荷叶的夹了不少肉吃着自己的晚饭口大口吃着,就着水酒往下咽,也吞开在桌上,油渍顺季玖坐不想辜负应是给他做,油就放了大玖没有什么食欲,却将油灯拨脉络流淌。季亮了些,

剩下也吃不下了,便放小半怎样在一旁,自己往茶盏里倒满了酒,仰头喝下去。

着会暖遍全身。酒是凉的,喝在胃里却是暖的,易不会醉。他的酒量一向很好,轻

屋内有了风声季玖端着酒碗的手顿窗紧闭的,洒出几滴花来,落在青袍上。饮喝到夜深,门自斟自

着一坛酒,放在伊墨同样拿一坛并着一坛他的酒坛旁边,,仿佛并着肩。

才道:“季玖缓缓,等了会并肩而立的两坛酒放下茶盏,看着桌没有下酒菜。”

后给自己斟了酒,道:“不用了一个倒扣。”伊墨坐在他对面,取的茶碗,放好

说:“有事?”点头说好,又季玖笑了一下,

“我来告辞。”伊墨说

了,连伊墨都捕捉么。自己才知道那一刻,不住。恐怕只有季玖乎闪过什么,然而太快季玖的眼底似他心中究竟想些什

。”但季玖却不,这杯酒就当会说,只是举起酒盏来淡淡道:“既然如此为你践行

伊墨喝了。

他们很久都没有再说话总是季玖的目光先移开看向一边,或另一边,各自自斟自饮,偶尔交汇,却又很快分离。敢。,总是不愿想,也或许是不与他对视,或许是不目光

的酒坛先亮了底。时就饮了不少,所以他季玖先

:“没了。”空酒坛,季玖道摇了摇

“分了。”所剩不多的坛子,道:又给自己斟上,放下同样他斟满,伊墨将自己的酒给

,同时心跳季玖揉着额头,问酒?这么厉害。”动的噪音。他给自己斟的得特别快,甚至能听见血管里血液极速流“这是什么季玖自,季玖便觉得有些恍惚连饮三盏过后持酒量很好,并不在意酒是什么酒,但是

来了。”人要。她个瘸子,没,我就拿红。爹给她酿的春酒那家女人长,已经埋了四说,又道:“也叫女儿十多年。反正不会有得丑来的,“春酒。”伊墨我偷人喝又是

季玖扶着额头,先”一声,低低笑了。还瞪他,后来听着,便忍不住“扑哧

更是翻涌,头就这一笑,气血的厉害。有些晕

季玖说:“还有吗?”

了摇,“还剩一点。伊墨拎起酒坛又摇

了怀里。季玖抢着说,一把将酒坛抱进都给我。”

,叹道:“要不要挖一坛伊墨看着自己空空的手?”我再去

了很多吗?”道:“她爹酿放在往常玖一定这个问题无需考虑。但是,季今夜,像是突然变复想去,想了很久最后会立刻拒绝,杂了似地,季玖想来

说:“三坛。”伊墨

季玖“哦”了坛。”略顿问他:“要一道:“那我再一声,而后是不是?”,像是良心不安似地,反正她不会再嫁人了,

后很坚决:“以她的情况,嫁出去很难。”伊墨思考了一下,最

季玖就安定了。

睛亦是茫然的,同时有的色泽种湿漉漉脸上通伏在桌上,醉酒人的表现。眼喝完最后一吸有些急,是点酒,季,呼

沈清轩是个什么样的人?”他醉的厉害,了,好一会才有些口齿不清。伊墨听趴了一会玖嘟囔着说:“白他在问什么。,季

想了想,伊墨道:“坏人。”

一直哧吭哧笑起来。也不知了出来,是抑不住。么,一直笑,眼泪都笑,吭想到什季玖趴在桌上

伊墨凑过去看“喝多了?”了他一会,

多,伊墨默了。的,都“没。”季玖立说自己没喝刻说。通常喝多

忽而西,忽而南,忽而思绪是飘着的,忽而东和醉酒人谈话,通常北,你永远不知道他们的么。最是吃力,因为他下一句会说什

墨就遇上了这个问题。

瞬,季玖问囗我?”要强在申明没喝醉,下一:“你做什么前一刻季玖还

伊墨理了思绪,正要回答,季玖又跳到另一:“你要我当谁?”个问题里去了,问

沈清轩。”因他喝醉了,伊墨也坦诚,这回没思考,直接道:“自然是

呆呆看了季玖抬起眼他一会,而后用一无辜的口气他:“那季玖怎么办种特别呢?”

道。”了一会,老实道:“不知为难伊墨

季玖他的鼻子,了他片刻,留情的奚落一句:“白闻言猛地往后仰了仰,本能大骂似地,伊墨那架势像是要破口的要躲,结果季玖指伸出手,指自己收了手,毫不

哪里去了。“……”伊墨不知道他的思维,又流窜到

前,想过会遇到季玖这,醉醺醺的闭着眼问:样的人吗?”只手撑用刚刚指着他的那“你找沈清轩之着头季玖

伊墨说:“想过。”

决吗?“那你想过怎么解

过,但是伊墨说:“想有办法。”

,就听痴。”伊都想句:“白地,嘿嘿笑个不停,不清楚,就盲目的找季玖“嘿等笑够了,又是一眨了一下眼季玖念叨:“你来,像是很好笑似略,白痴。”。找到了又怎么样?做事毫无谋嘿”地笑了起

……”伊墨大度的不和他辩解。

皇帝是个上,后来又在军营里当了将军,娶了妻生了奴,季玖怎么办地一拍的兵马大将军去打已经开始打结的脑筋苦喃喃道:“季玖九岁顿,季入宫季玖撑骗子!”着头,用呢?”没有再看他,桌子,骂道:“十六岁和陈铭把老皇帝苦思考这个问题,”顿十条性命全背在肩玖猛陈铭要当他“季玖当了沈清轩,下去了,一家百子,嗯……还答应

,又飘了。伊墨么骗你了?”这个话题呆了一下,“怎

“他”季玖站起身匈奴人都快到家门口了,跌跌,他还让我在这里窝着!”说让我去打匈奴。了一叠书信扔给他,狠撞撞走到案前,拿狠地道:“你

把他给我绑了,他是偷窥军情!”又被季玖一把夺了过来,面色严肃的对着喊:“来人,道:“你细作!”开书信正要看,却又

了口气,有些头伊墨叹疼。

起身一把抓住季玖的肩道:“看清,伊墨摇了摇他,提声楚我是

:“老妖蛇季玖停下了喊!”,突然蹦出三个字人,看了他一会

伊墨:“……”还好,还认得。

看了他一季玖一把推开他找来有什么用?提防,就被推开了,不见你来。现在来找我?那些,微有些晃,,道:“你早,因为是突墨没有些年干什腾我们的时候,也了?我刚进宫的时发力,伊么去季玖站在那处候做什么不皇子想着法子折

就有用了吗?”伊墨说:“早些找你

声:“也比你现在及。”呵呵笑了一找来好。那时候我要做纨绔还来得

不及回头做纨绔子了!”高音量,大声喊“伊墨。”季玖突然提弟了,你来晚了一句:“季玖来

狗吠。的狗,顿时传来一阵厉喝,甚,因为他这一声突然不再平静安静的院落至惊动了不远处农户

”又道:“因为你是伊墨却站家独子。”你当不了纨绔。了片刻,道:“

墨点头,又呆季玖呆了呆,反问一了呆,才道:“也。”句:“是吗?”见伊

嗯。”说:“伊墨

突然觉得自己说的你找的是沈清轩,季,又突然绕到这季玖却等了一会,说:“反正何干?”:“就是,与你话题里了,季玖说着,理,连忙又补充一不当纨绔,与玖当你何干?”

我来说,并无不同。”伊墨顿了顿,道:“于

?”你成仙,你怎么不去胡扯。”季玖立时反驳,振振有词:“那我让

来,被季玖挥就说要。你对沈清轩也这样?说来说去,你不过拿我当个我也没去啊。这话没之:“你想拿我当沈清没听过我的话,我轩,可从来了挥袖,一言以具。”…”沈清轩让我去,说出说不,你念想的“可是…

一回,他尽管思维跳他说的是什么了,立快,伊墨也知道没说过‘不’。”道:“沈清轩从

无辜的神态。。”又是一是沈清轩啊说:“可我不季玖眨了眨眼,

“你是。”伊墨说

季玖说。“不是。”

不是。”

。”

!我的记忆可我十年!”只有三十年前根本就不认识你

有两百年的记忆“但……我却,和前世的你。”

,坐在了地上。季玖下身,而后捂着脸气的皮球,萎靡的蹲像泄了

?一直找吗?”么办?许久,才听不如季玖对你办?以后的王,你又怎么办他们要是还他道:“那季玖怎么玖、陈玖、李玖又怎

坐在地上,回答,走过去道:“我不知道随他一起。”静了片刻伊墨

“你要想好。”季玖低漠视或许找下“沈两条路可走去,就算找到,也。你要陪他去死,备好去面对会对你说‘清轩死了,没你就去。讨厌要面对不同不愿意,着头呢喃着说:本没准的沈清轩,你,或许畏惧你,或许不’的沈清轩。剩骨头了,你不能一直一直你,你根了,只就去成仙。只有这

伊墨能了垂下吗?眼,轻声道:“没有别的可

过数十年而已们又在一起。可在合适的时也不“没有了世你找到他,而复始,你又,合适的地点,。”没有。就算某一。”季玖同样轻声回答:“我想了很久,会失去。接着要继续周

,人之将死其言。去成仙吧。”子也没多少了你就信我“伊墨善,,”季玖说:“我的日

的意味。看了他很,先是随意的一瞥,久,伊墨道:“真严肃起来,有了要我走审视伊墨望着他而后目光

季玖说:“你留意义吗?”着有

又是沉默。

伊墨说:“再陪我一晚。

滚。”玖说:“

:“是季伊墨说玖陪。”

季玖沉默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血棺骸骨,生人禁地本尊的苦情剧本呢问题女友恋上我八卦天师封灵道长恐怖游戏:满级王者误入青铜局遇蛇天医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