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新书

字:
关灯 护眼
久久新书 > 遇蛇 > 第二卷·二十九

第二卷·二十九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忆,没有是那个蛋里他就巨大的蛋,欲裂。又重沉睡的婴孩,懵懂来。佛天地混沌的时期,的安宁着的躺着无知。没有经,也没天与地还是一个全然是一片空白。仿茫然不知世事欢喜。他睁开眼,头痛新阖上了眼,一动不动有未日上三竿,季玖迷蒙着醒了,脑中往,没有曾

移而过。的空白过去之后,,宿醉曾经发生过的事便在脑中,彻底醒了。眨了眨眼他终究不是婴孩一幕幕的飘季玖

帷帐。倚着床头,揭开了扯着被子坐起身,季玖

整整的放原以为会看到的凌乱并没有出现在眼前,端正的桌案,的碎片。记忆里,连茶盏都完完叠好的公文,在桌上,并不是摆放着的纸墨笔砚

季玖过是黄粱一梦。己产生幻觉,一切几乎以为自

紧接,他看见了那坛酒。

土,更没有开正的立在长桌中与生俱来的香味,端央。从地里挖出来的,还没带着,像个刚从有擦拭干净泥土里刨出来的果实,

来了。这是他要的春酒。季玖想起

一点,偷偷去人家院自然的想起那人趁着还是心,也不知是滑稽多天未大亮子里刨酒的情景接着很酸多一点。

与己无关。,仿佛一切都是脸上依旧云淡风轻

扯了下来,拎了了身,将床榻收拾好,坐了一会,就起的织锦绢布都木桶,去河边清洗。,又将弄脏了抱了褥子去院中晾晒

,季玖做这些事脸上也是淡起了些红那上面的可疑痕迹时,羞的不动声色。面才泛,羞也耳朵后然的,只有在低头搓洗的时候

自那之后,季玖就没有再见过伊墨。

等待的皇喻还没有了一年。,小院上空,饮酒作画,吟书击筑日升月落,来,季玖也沉得住

的人,叩院子,玖的往来书信频繁骑着快马是哑顾他三餐饮食。伯,每天清洗这一年开春时,季开院门。唯一的变化,倒是起来候他生活起居的还,几乎每隔几日都有

离就是哑伯虽是个乡下人,却军事了。也知道这院子里的人有事,差不身份非同一般,若是

日哑两个垂耳髻,眉眼,来找季玖。憨憨的四五岁年纪,梳伯领来一个孩子,十

:“来找我,是想从子自己军?说话,就让那孩说,那孩子腼已明了大半,就问哑伯不能脸上先憋红了。季玖看这情景,心中腆的狠,话还没说,

着季玖。哑伯“啊。指着那孩子,又指着季玖,示意想让他跟啊”的喊着,一边点头

季玖问他有无兄弟,那孩子摇了摇头,又问有无父母,孩子连忙又点

玖便道:“你若随我家中香是规矩。莫说了。”家,,老母何人侍奉?何人继军,来日战死沙场承?独子父何人给养?

就这么拒了。

那孩不说便跑了。红了眼,一句话

,弟弟一个兄长弟两人感辩解,季玖,原来那军,才找哑伯帮忙门路,虽小,却立志要为哥死了看明白哥报仇,一直没有看了好一会才听说这院中住了个将从军,后来死了。兄孩子有哑伯打着手势情原就好,兄长,五年

母与之故。他却他兄长虽死,却站了许久,才道了一因私仇而入军,弃老父老不要。”是为身后城中百姓安宁,而非一人不顾,非忠非孝,我更季玖不语,背手:“

点头走了。张了嘴,点

天照常的过。那孩子却粘上了季玖,三天两这样的小事偶尔发等着季玖心软。生,随后日子还是一天头跑来,跪在院门外,

做坏人,且做的心安理得。。碰上这种事与季玖来说父母的恶毒。所以理也不理,季玖甚少出院他心软,便是对他,随他跪着,对可他不知道,,季玖不怕

,给幼鸟喂了食,又匆房檐下尔停在季玖的匆飞又是一个夏日,空中雨燕低飞,偶

长大,会不窗户,望才收回身续之前知道幼鸟了许久,的事。玖探过那个小小燕窝,不着檐下哺。就这么看会反

济,兼之距离远,己的好奇,哑伯虽年年轻时一样看到,显,旺盛的很。哑伯年却如,只看见案上铺纪大了,好奇心什么,偶尔送饭进迈,眼神不水扫地,偶尔也会转头去,哑伯在院中洒。可不是每个人都是看不清季玖究竟在画纸上也已经铺了白绢然是不想让别人着一张大白纸,上面能按捺住自许许多多的红,看一眼敞开的窗户内

他总是偷偷看,季玖却太专注,并未注意。仍旧低头画着

神色是凝滞的,甚至…,季玖哑巴发现,作画的…略有悲伤。

己的年迈,眼,到底画的是什么?哑伯讨厌神越来越不中用了起自

帚落在地上着剑,虽未出以为又是来送信的,笤没料到门一开个人来,手里持忙忙唬着老人一个哆嗦,叩响,哑伯急面便冲进两院门此时被走去开门,帚还握在手里鞘,也,外

人,接着又陆续进了四一旁,列成两赶到一身黑色,面容冷酷而干练的将哑伯队,候着。

,连忙蹲下身,小心后去了。哑伯就是再不懂事,翼翼的捡起也知道此次来的是大人笤帚,缩到

正不慌将画卷不忙的收好,院门外该来的人季玖已经进来了。收着画卷,等他

皇帝作儒生打扮,悦的喊了一句:走进院中扫了一眼紧闭的门,不那扇“季玖!”周围,便冲着

玖跪在门槛内,不咸不房门这才打开,季淡应了一声:“皇上。

掉了。“皇上”,到那句伯,听险些一口将笤帚柄啃可怜躲在院门后的哑

勾勾看着自己沈珏时,那道缝在院门处直身关房他透过门,两扇门只剩一道细线皇帝进了屋,季玖起,望见了站

一下,季玖垂下眼,将那道缝喉咙瞬间紧了隙掩上。

各自眼神都是慌乱无措再见,父子两人时隔一年多

的地方,就越他。有些人,你拿他放在心口越近不知道,该怎么对

的椅子上,翻了翻桌一旁,皇帝坐在季玖常坐上文书,后又随手弃到道:“这两年还好?眼睛盯着季玖,良久方

季玖说:“好。”

想?”“两年不曾回家,就不

“想。”季玖说。

皇帝说。“朕今日来看看你。”

“嗯。”

的跟算这样一个字一个字,拉下脸道:“你就皇帝有些恼朕说话了吗

季玖说:“不敢。”

皇帝“嗤”了一声道:“两个字了。

季玖懒得理他“朕许花香飘来,转过帝突然开口道:,皇槐花饭了。年没吃过脸看向窗外,空气里有

些什么,结果是认真的问了一句:他本以为季玖会说季玖一扬眉,甚“那是什么?”

皇帝被噎了个结结实实。

下了。”路程算,两个月后气又好笑的道:“罢了,你知道朕今也该知道些,匈日为何来。军情半晌,才好就该抵达城奴大军已经出动,以

?”季玖说:“让臣去

“不然朕亲自去?皇帝反问。

“臣年。”季玖说。以为皇上要给臣颐养天

皇帝却沉默想。:“朕……未必不这么了一下,缓缓道

季玖没料到他会这样说,愣住。

人,就这么个懂他消失不见。个了。”所以,不愿意望着他,认真道:“身边,也就你一“……皇帝这个世上最后一朕这些年,”

过是帝王的一点私心。,究其根底一直护着,留着

相携的同袍,踏上征之一旁,眼睁睁看着这是兵临城一路走来,相扶下,这份途。私心,只好弃

袍,微服来访个皇子,能今日褪下龙自己信任的伴读知心,他是皇帝,与共是皇帝,仿佛还是多年够和

经是皇帝了。天底已王。可是,他到下帝

皇帝取出虎符,放在桌上,起,你就是朕的大在上的倨傲从容,“声音又恢复了高高日赶回军营,从今天将军了。”

着,良久定不辱使命。”方道:“臣,季玖沉默

微微挑能击退他们,接匈奴是大军出动,若你皇帝起眼皮下来的事军在外皇令有所“这次,“大……”不授。”稍后又补一句:“粮草不用担心。

季玖低着头弧度:“是。”,嘴角挽出一道浅浅

,在外玩忽职守,朕抓一句:“你那义子侍卫门,皇,该打该罚你着了,交给你临出帝突然折过身,抛了去处置吧。”

便走了

抛弃许久的珏,与被侍卫玖。以“玩忽职守”的留下的哑伯及缩在门后,呆了很久

来,行礼时…”沈珏走上前试探着唤:“爹…

音只发出一半,让季玖截了,。”叫将军

将军。”沈珏低下头,道:“

日启程。”季玖既任何事,回房去了。生过仿若不曾发“准备些干粮,明没有打,也没有罚,

满目桃花,鲜艳欲滴开画卷,纸上的那幅。的开着。却不是伊墨画夜深,季玖展

红色的人,绕在身上上方那人低着头,散落,遮住了看去脸,只有腰身眼,轮廓一眼便是男子,却捎了丝妩媚。腿是抬着的,人的腰上曲线,挤在身下下方那人身花海里,交叠着两上布长发满桃花,仰头微眯人的腿间。

竟是在交欢。

脉温情。气,只有说不出的脉事,却无丝毫淫囗靡之落英缤纷的花海里的情

玖提起笔,又描了鼻与唇。,在那人的脸上添了眼

一模一样的脸。那是一张与他

他。却又分明不是

,漫无边际的艳红瓣四处飘散着,铺那两人身上时,安馨宁了一地,又叠到了天上谧。,灼目刺眼,却落在

乡》。《故画名为

又有荒草丛生却是最简茔前有碑,坟上沉吟片刻,再次落笔,。最后不过的笔墨纸来,展开,了许久重新取了一张,画了一座坟,坟玖看着那幅画,看

那是将军的坟

也叫《故乡》。

了火盆来,一年多的心血,付之画卷收好,季玖取一炬。

第二日,一切业已收拾好。沈珏牵了马,在院门外候着。

知想起什么,眼底的落寞昭然若揭。,站在床侧,也不季玖在屋内

下身来香。经那,侧脸贴着枕畔的另,遗留的发一只软枕,轻嗅着曾最后,他低

同的人亦是同样,温情脉脉的他面目相那个与不输与焚烧的画卷上,

。隐着身形,远远的是出来取笑站在一边。以他的的。伊墨是在的性子,该

,只静静看着,看那人闭着眼,着床榻上自己曾过的软枕。然而他却没有动

出口的,看着他说不深情如许。

过后,季玖常,提片刻漠如直起身,脸上淡起剑走出去。

一把锁,锁上了这生的和来不及发院中生的一切。。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血棺骸骨,生人禁地本尊的苦情剧本呢问题女友恋上我八卦天师封灵道长恐怖游戏:满级王者误入青铜局遇蛇天医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