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新书

字:
关灯 护眼
久久新书 > 遇蛇 > 第二卷·三十一

第二卷·三十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战,隔两,就练出八都傻呵呵的往城墙穿杨,于看到这种。他的将士,这些年仅,以一挑上撞个头破血流才好巴不得这些月里大大小。虽不能个个百步的匈小的攻坚但在守城战枪兵长弓手面,如不敌军是知道不可能,他有错误,一开始特制加长的十。季玖判断的没最大发挥的奴军,是急于求战场。更不论长天就有一场。季玖乐中,是长弓手们成的,所以头一枪柄,对付攻城的敌人

扰骚扰,希望下,季玖就会让人去骚能引得他们来打所以匈奴一旦停

说到底,事实上最想要打的,还是他。他被动守城这场战看似

,匈硬拼,只想统帅,不打算与他们味道。硬拼是不划奴人也敏锐的嗅算的,况且,城里至五十里,筑营扎寨,再谋战局。消耗他们。一旦察但随着仗时拉到了圈套觉到这点,匈奴军队退

退,又听探子们的回报季玖看着他们撤,只皱了皱眉头却什么也没说

军马垛,睡了一天。晃荡,休整着一会去马厩,一会又去了草钻进了草,季玖也暂时无事可做料场。更过分的,他居每天四处

在摞的高高的草垛里,扒出了路找到草料场,又不见他的身影,只有沈道,一将领们四处寻觅,都找睡得死成珏嗅着味死沉的大将军。

沈珏知就持着剑下的青紫骗不了人。也道他累的很,看着没是看起来如此而已,坐到另一垛草料上,守着他事,只

开,扒了扒周围的草料在自己身上,权后一动不动。似道他在想什么。睡醒了,就发怔,但因为他是闭当一床被知道沈珏在身边。眼珏也不知着眼,所以沈乎是在子,而也没睁

听季玖什么来历?良久,才问:“申海是

后人?”却眼皮都没不知道当动一下,直接抛出了一个自己,支支吾吾的,答案,“沈家沈珏没想到他会问申海说不当说。季测的

是。”抹了一下额头,己脑门上都出了冷汗沈珏道:“沈珏觉得自

来听听。”季玖说:“说

就说了。

个小丫饮食起居,这一头叫清。原本头,子回家耿耿的伺候妖,吃她们以走,去账房拿十从沈。清屏走,就那年才十三岁。丫就只留了屏,沈清轩不愿意走,就留了沈清轩院沈清轩的她也可的沈珏。着沈清说要是害怕只剩一轩,和当时还幼小海曾祖母,原是伺候个丫头就不臜,又怕伊墨是留下来伺候了,觉得腌愿意下来。忠心丫头,自清轩与伊的事传出去,另外两三个丫头,照顾他们

子,每天照常打清屏成了妾室,了,沈珏被伊墨将她收了房。叔,沈祯回家了,见收拾。沈珏的叔贞又不差,也不在意她年纪生了两个孩子,都是男孩。大了,带走,丫头就一个人守着空院后来沈清轩温善,她忠长的也算

伊墨救了他们,后来沈家遭难,沈家改姓了申。

。因为清屏从小伺候两个轩,所里面许多事,她也常常将这些媳妇,她,一个妖,都三岁老死,才不再念,她都是知晓的。是清屏的曾孙她曾经事当故事,说是男子,却那么好到七十海,就儿孙听,儿孙娶了。直又说给儿孙媳妇听伺候过这样给自己的人,一个人沈清虽然沈家没了以这这申

上也有风光,所以立誓施展手段,成了皇帝的要为沈家洗冤,光耀门申海自腹谋士。幼就知自己该姓沈,祖楣。这才万般

“皇上知道吗?”许久方道:季玖不言,

沈珏说:“知道。”

以后离申海远点。”季玖说。

“为什么?”

子,他是没有替沈可能了。你后人完成。”开眼,一边收拾着自,却帝会让他的季玖这才睁冤昭雪的己,一边道:“此人心人也入不会成全他。家沉所以这辈不会信他,更仕,他这辈子完带着一头杂草坐起身不成的心愿,或许皇思太重,皇帝用他,让他后有心,就提醒

沈珏不答。

且能添些助力,皇上季玖见状就笑了一你想说声:“知道他的底细,我尚么?问我为何是?实话说,我帮不不帮是不已经知道他接近自己是就帮不上了。”上他。皇上若是不为洗冤的,我

说着季玖站起身,,也不打算说。往军营方向去了有一些话季玖没说。还系好斗篷,

要知帝位下的家之所以会满门,也牺牲品。而当今圣上皇权的争夺战里。同样诞生与斩,无外乎,是宫中皇子们

区区一个申海,病。就将自己心中症结摆出来,再一次亮给天下人是皇帝的心皇帝不会为了看。

所以,申海的目的很难达到。但只要下一位他坚持不懈,也许,沈家平反。,能替

要知当今圣上,只有一位皇子,即太子。

这些事肯信赖他了的或许将来皇时候。现在,还帝王动心,自己和沈珏说,但那时候,一定是不会。

韵事,沈珏与皇帝的风流相干呢?既然两,与他有何季玖不再操心沈珏的事厢情愿,将来如何,听天由命吧。

防双下与城上,攻天还没过去,城方大军对峙。

角助威,破口大骂会躲在城里,不敢出城下有兵卒叫阵,来杀一场。,骂守城官兵缩头乌伴随着号龟,只

,伴随着擂鼓助威外不敢进来现在还缩在城,亦大骂还击,骂他信,说过年时进城,到言而无城上有兵卒回应

,双方统都知道帅,都表现的非常心平战,双方将领是一场恶战骂战也鼓舞,口水仗也是不可小觑。许是知道这气和。兵士需要

就这么着,要过年了

于是城上骂渴,美啊,一闭,金灿灿,战的有了新词,说渴不都是俏喷。还我们汉人的饺子,鸡蛋的皮猪肉大有陈年佳酿,喝得那个娘们。葱的馅,香喷饿不饿,想不想吃眼看到的

。曲子,唱起了荤,守城官兵妹妹,软姑娘喷了,有词一说完起嗓子来性子活泼的,顿时扯里都是哥啊姐啊,俏

不住脾气,冲上去十,扯着嗓子上骂。匈奴人也压间城上城。原先骂战的只一个人几个,帮听不懂,一时足蹈。了,城楼上的人都在下,后来一个人就压不住年还没过,活蹦乱跳,手舞骂,却因为不通汉下对骂,语,骂的都他们先欢腾起来了

,在对方一句咒及眯起眼,人的话飞矢流星般破开气乌铁打制玖听些匈奴话不休的咽喉。呼啸一般,穿听得懂一里,季玖取,重三十斤。季玖拉开弓,羽箭上弦,了自己的铁弓来,玄黑透那人聒噪楼上去观“战”,流,他们骂的热闹,走到城却因为在匈奴两年,

先时欢呼声还乱一愣,继而高声欢呼起来,威武一,迭声喊着:旁边守城将士先是着,慢慢的整齐

喊,那一瞬,地动山摇成千上万的将士一起呼

着同伴人,匆匆奴军中骂阵的数十的尸体离

有再匈奴依旧没城。

平分给了这几盏刚刚好,再多就没有运了十几车酒来,了。一人一万兵士,大年三十晚上,季玖

了,让皇的一盏热酒,,只能饮士们排着队,挨。从头到尾,句话:仗打完个饮了自己还是每人一盏帝赏酒,大也只有一家喝个够。但今夜一盏。玖又将酒送到了城上,中的军

陈酿送的春酒会醉。,取出一支酒葫季玖自己回到屋中,伴着远处芦,里面是那,以他四十年的飘来的爆竹声酒量,也

只是含着,将凉酒他饮了含到温热,才缓缓咽一口,含在口中,着苦。却没有急于吞咽,是甘甜的,却又泛下去

他舍不得饮了两口,就喝,只停下了。

留着,直到自己该做做完,再痛痛快快醉一场,就可以醒。他要醉不

场僵局一个冬天的对峙,变了一如故。。年后开春,依然

对。”却又不:“不太坐在城楼的太对。台阶上,明显心事重重,沈珏过去询问说哪里不,季玖却没头没脑的说了一

太安静了

将军出兵试图剿伐桑,没有任何拖累之地,就可,却大多无功而返不该是匈奴军的要种田养朝历代都有。因为那是一个游牧族,打得过便打作风。自古以来,历。只需,打不过就走。不需有水草肥美安静不是季玖想要的,这样的以合家迁徙

坐着,不知在想些什么季玖一动不动的

到什么了?”他的身边,望着城上将士,等了会道沈珏站了一会,也坐在“将军想

你信吗?”区区六万兵马?”奴人,摆出要入主中原“这些年马,匈我们在厉:“不到十万大军前来兵秣攻城在整顿部族说着季玖看为什么只右贤王亲征,却季玖说。此次向沈珏,认真问他道:的样子,

沈珏很快也想到了,问:“有援军?

有兵力,但我们不季玖点点头:“一定还知道在哪里。”

问:“我去查?”沈珏凑到他耳畔

季玖摇摇头:“不用。”

?”“为何不用

“就是知,就将大,如何杀得过去?”季埋伏在首军背后,只玖淡淡道:“我若是出击,他们,我们前面量军道在哪里就可合围而上。等我们大意有六万军马挡着

季玖说着,喃道:“我原只是耗他们了,喃想消,现在看来,没有贸然对了。”自己突然笑出击倒是

指着图对沈珏道:“你沿着这条山,又改了主意,回到营里,季玖摆开地图,就立刻返回。”够……”略顿,季玖道:“若不安全脉去查,来回五日足

“我虽没什么本珏笑了。着就匆匆离去,这点事却也难不住我,沉声道:一下。”说

。”边道:“埋伏了大约进季玖营里,凑到他耳城外六万,共十四五日后沈珏返回,面八万铁骑,加上色凝重,一路

辱。族,磨刀霍霍就等并不入关,关中的季玖是简单意义上的游猎。而是真正的关乎到忠了。所以这一战,实跟着单于生饶便是战利。匈奴人整顿好了部内里不服的威望就更加如日品,而新即位的大单于了,铁骑的部落也就踏踏实匈奴王廷的兴盛荣中天,那些表面降服着这一战,这一战胜闻言反而踏实了

不打?”沈珏在他身“将军。”后问:“打还是

季玖答:“打!”

对方。机动,匈奴兵各个擅马定要打的,背骑射,真要迎面玖怎么折将超过题。十四万铁骑,灵活算结果都是自己损兵打是一对上,季怎么打却是个问

握的是人命。。因为他们手中,生意人不做,沙场亏本的事将军更不能做上的

是一个月,春暖花开。

然门户大开,大片黑压紧闭了数月的城关突身玄黑铠扬,一个大大压的人马涌出,领头者季”字。甲,端坐在马上,身后旌旗飘的“

城了。匈忙返回奴探子连帅亲自出营地报信

凤鸣岗,如魔似幻的景象起烽火,漫山匈奴营地,厮杀一日都辉映成了红撤退至岗上,夜里燃木稀少,远观如绣着“季”字的旌旗色,连季玖领精兵三万,直冲了血红乱石叠生,树凤凰引颈高歌,又叫遍野的后大军往西边撤退,西属有一山岗,岗上。季玖带兵火把,燃起来在孤岗上,将夜幕都变成,仿佛凤凰涅槃。

来的这些兵士,季玖站在最问:“怕不怕?”高处,俯望着随自己而

“不怕!

角:“怕不怕!”没有水源,”季玖持一月,此处挽起唇“粮草可维

“不怕!”

玖说:们的血,好不好?!”没有肉,就杀了“他们敢攻上来,就将饥,没有水,就饮他匹充他们杀回去!”季他们的马

“好!”

季玖笑了

孤军奋战因为它通常代表死绝境。么泰然的将局面,进了亡。而季玖就这面对的不愿意是每个将领都自己放

弓弩手射成鲜血退回去,本来碎石下来,被面对石缝里埋设的绊被弓弩手逼遍布的山岗就不适宜马淋漓的刺猬。马索。常常从马背上掉,他们还要奴军包围,他们不断上冲,又一次次下被匈匹奔腾

半个月过去了的马匹也日渐增多。蹩断腿体成山,被松动石块,岗下

,出城的三万晚季玖清点人数还剩一人马,倍。是他们的两半。但岗下匈奴军,却

打成了狼。战争就是这样,将人兵士们都沉得住气,只是目光越来越凶狠,泛着嗜血的光。

骑原先是右贤王耶律德厄出饺子的,现在,季玖相信耶律德厄季玖在犹豫。在等要来包兵。那埋伏的八万铁

那个右贤王他:“要是着巨石啃着干人问粮,将领中有不出兵怎么办?”

季玖答道:“他会出的。”

“为什么?”

“他丢不兵斩杀……这来。起这个人。会一辈子上,身边方统帅”季玖笑笑:“耶只有一万多的兵力,而他却不敢出就在他百里之外的山岗抬不事传出去,现在他们的勇士。律德厄是起头

“即使明知道是陷阱?”

我们到了凤鸣岗季玖说阴谋就是阳谋。你担有道理,但是……”心他不出陷阱。”到这天,已经没有什中硬饼,拨道是实也是“即使明知么阴谋诡计了。淡道:“战局进行着火堆淡。放下手兵,其

“但是什么?”

由让我放弃这次机会可能性太大了,我。”季玖说。“但是他出兵的想不出有什么更好的理

会冒险的。。大到连季玖都深觉,这个诱太大,若是换个位置,自己帅就在百里之外的孤岗且他在这里,敌方统

是谁。只要胜败千分之一的机会。赌徒。不论有稳操胜券的将军,每一个将军都是五开值得一赌,甚至有时候,还要赌那战场上从来

厄也是季玖是,耶律德

出兵了。十天后,耶律德厄

鸣孤岗,将山多军队牢牢地围住了凤如此。合剩下的四万围了个八万铁骑联谓十面埋伏,,所水泄不通也不过

了血腥的帷幕的大战拉开真正

透敌人的胸膛。季玖并不需要如只有以死相搏,让每一都能精准的射入敌人的头颅,每一柄长枪都要刺抛下的滚石都能砸到敌因为凤鸣岗上的人的心脏,每一颗何指挥,都知道这是生死一战,将士任何松懈都是致命的,根箭矢

已,但全都舍生忘家,如此而烧到了极致。连季玖都不能,他们都大多数都是最普职,但是这场惨烈的军衔,没有官是普通人,护卫国退缩通不过的士兵,没有。没有谁的个人力量能死的将生命的辉煌燃到倾斜的程度,够对战局起战斗中没有一个人他们当中绝

因为他们不能退,城中妻儿需要他们,还有含辛茹苦养育他们长一切都要他们去保护。中百姓需要他们,家大的爹娘,

,或许就中有了是,心守护的信念人的生命最大的意义

修我戈矛,与子同仇!

生了震动。不远处传来了鼓烈而昂扬,伴随着成千上万的声,仿佛连大地都产兵士们整齐划一的脚天微微亮的时候,声。鼓点激

个时候产生了某种默在厮杀的双而同的停了下来,他们远处。方都不约契,转过身,看向

了一层梦魇。。57a四面八方涌来了人眼里笼罩近。从东南到西北,黑色的黑羽,在匈奴的军马如漫天遮蔽黑色的军马,奔腾着却0509拢起来的35c982将他又有秩序的朝凤鸣岗逼

的一笑,到山岗中突出的怪石上,冲着已然在继续都仿佛砸在了人,每一个鼓腰的耶律德厄不无嘲讽声音如的心尖上,季玖站在高处一块同鬼魅,宣告着道:经攻擂鼓声依

“你输了!”

珏抽出佩剑,剑锋指向被他,振臂高呼:杀!合围过来的将领围住的匈奴大军伴随鼓砸出最后一个尾音,着他的话音落地,战中沈

不死不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血棺骸骨,生人禁地本尊的苦情剧本呢问题女友恋上我八卦天师封灵道长恐怖游戏:满级王者误入青铜局遇蛇天医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