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新书

字:
关灯 护眼
久久新书 > 遇蛇 > 卷三·一

卷三·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没了。返回宫中,沈珏对皇帝说:我爹

。”皇帝沉默片刻道:“你爹早没了

沈珏不说话了。

寡淡。玖战坐在龙案前,神色致,亡的军报后,与他自收到交谈的兴许多,此刻也没皇帝似乎憔悴了

最后两人都无话可说了。

“我走了。沈珏起身,道:

皇帝应了声,挥挥手道:“下去吧。”

沈珏略顿,才将自己的话说完整:“不回来了。”

看他,死水抬起头正眼?你爹吩咐的?怒,“就要一去不回波澜,似是微皇帝这才无波的神情里多了一丝

亲。他又去回道:“不是找我爹了。”,但我要去找父

上的怒气消减些许,“还要?去哪里找?”帝脸

了。我得去帮他。”说:“父亲闯地府去沈珏

。皇帝不错了!皇帝哧了一声,嘲讽实,这世上真实,往”话说到此,实在是刻薄了往都是刻薄的又怎么样,他说的是事但刻薄道:“你?就你那点法也知道自己刻力,连季玖都救不了薄,不添乱就算

却什么也没说,站了站,转身就走。沈珏垂下头,

死了,你找不找?”皇帝在背句:“朕后唤住他,看似无心的问了一

槛处,良久才问沈珏顿住,立在门:“你要我找吗?”

皇帝没有回答。

沈珏转过身,你了。”就寻你,道:“你若想软话。想了一会,沈就不寻苛刻的很,又从我寻,我有靠近,知道皇帝性子隔着寥寥几丈地是你不想见我,我只寻你一世,寻到了若却没

沈珏说:“我不吃苦。”我不喜欢像父亲,

皇帝却没有说了。永久色片公众号oox话,只看了他许久,挥袖让他走xpan

子更空了,皇帝一沈珏一走,屋一份牍的那份奏折奏折,依然是叫人,那一句废话都没有。尽管皇帝厌恶奏章上长篇累人呆在房里,看着眼前来。,却讨厌的公但此刻务的语气引经据典,是季玖最后恨起他的干练

么跑了。皇齿的在心里骂着,忘恩季玖,你就这负义!帝掩住脸,咬牙切

跑了。多少年护着你么好,,你却一,要什么给你你这个人先什么,结果

余下偌大江山,和他一个人。

也没有可了。想保护,有了对象从此,保护的人了。就是想软下心肠,也

当真,是尊了。天地独

门忠烈,朕要赏他地起身,命人唤来申海,道:“你,现在。赏他粮田万顷,金给朕拟一道旨,季遗体葬入皇陵!银珠宝,追封忠义王,,突皇帝坐了许久家满

于理不合。”道:“皇上,这样怕是申海呆了呆,连忙

冷声,威严慑人。“拟!”皇帝

”申海提起笔,落了两一向深明大外姓王,季将军…”想劝他:“怕是死了也难“是。了,个字,仍朝从未有安…义……若是知道

的有几分诡秘,一字一句道:“快!”朕就是要他死也死怒容,笑皇帝闻言却敛了不痛

么痛快的事!谁让他就这样死掉,哪有这

了现实。入土的棺木喜庆罢停七日。。举国戴孝,礼乐对,默默拟好旨,第申海无言以被掘起,葬入皇陵二天早朝,旨意就成

这是未有哪位臣子领过的隆恩。国来,从

这一切,沈珏很快就知道了,但是也无较,他匆忙去寻伊墨心去与皇帝计

鬼们纠缠过后,与判上。了地府,和小官对伊墨却已经闯

“我来找人。”伊墨道

道:“这。”判官无人,都是鬼

墨点头:“那就找鬼。”

了,既然已经知道?”妖也是要成仙的:“你这是鬼,何必还执着判官道

轮回到哪墨不理他的问题,只道:“我要知道他里去了。”

?”叹了口气:“什么名字

,上一世叫季玖。”“沈清轩

查。”王,判官道去回禀阎若同意了,我就帮你“我

审视,倒是比人间还有井井有条可怖。一切都倒是有,却未必仙,各从其类伊墨站在殿中,第一次的地方,阴森听见哀嚎与低泣,除了这个传说中阴森可怖循着秩序进行,鬼魂鬼,大殿里实在平静的很偶尔能

伊墨等了片刻,放着,伊墨正望。脚下的小路引着准备走“这是死人走的路。被一鬼卒拦住了,过去,却的花丝丝缕缕的绽就走出殿,四处观他,走到一片花海前,判官还没有来

到花海里的伊墨停了步,望着蜿蜒隐没小路,问:“再往前是什么?

,“你死了,了一鬼卒笑便知道了。”下,笑容有些阴森

死。”外认真的答伊墨看着他,却格我还不想:“

成孤魂野鬼。”分离变道:“条路,你就是妖,也魂不想死就回去,走过

伊墨折身,顺着原路返回海前站了许久,才

茶功夫,判官终于走出来走到一旁站着,似在等回到殿中站了盏,只是神情恭肃,

伊墨也不熟。,从暗处走出一个人来,面。伊墨与他毅,眉眼带煞对上视线,两人容刚吭声,又等了片刻觉得对方有几分眼

魔头将军的印象。就想起了一你。”惊异了一下道去降魔。将脑中那些年与人与仙交往实百多年前,沈清轩纳伊墨皱了皱眉,他这定了,稍稍在是少的可怜,只需与眼前人比较一妾的那段日子,他与老在脑中过滤了一下,就能回忆起来:“是番,伊墨肯

笑:“阎王显然也想”了一声,似是我。”起了他,“哈

都束手无策的魔,竟然事无常,大约就是如那时连仙家稽,世此。想墨心头也觉得滑头将让他成了鬼仙。魔头,结果老道却老道成了这里的阎王,伊到当初辛苦帮老道降了

既然不再客气。有一面之缘,两人

伊墨道:“我此番来找人。”

?”:“那季玖何时投胎。”说着转向判王道:“我知道道:“他已经去了奈何桥官,问。”又

,道:判官翻出名册“还需等等,前面还。”有些人,暂且轮不到他

吗?”伊墨又问:“还是人胎

阎王表情却古怪细细说与他听—……但是……”略顿,着道:“他杀阎王请伊墨坐下,这孽太重,本不该为人,迟疑了一下

与暗箭之下,魂魄一魄。知在哪里,少神色痴呆,无喜无日季玖丧命有立刻归于地府,判官来报道,才派了黑白无常去查生死册,未见他说那的魂魄时,并未了一魂发现异样,只是带回来时,才发现季玖怒。原来索魂。黑白无常寻到他却没

所以也不责罚,还是搜寻了一番,的季玖,也就免了他魂魄不全。曾找到,只好任本该轮为畜生道重新为人。为此黑白无常还专去

阎王道:“他既是为人,也是个智障。你要寻他吗?”

许久方道:“自然寻他。”伊墨沉吟不语

一户柳姓人家就找到了,五十又翻了翻文案,道:“阎王见多了这样的事,对他三年后,的回答也不足为怪,伸手取了判官的生死册来,去霖山脚下,寻你回去吧

道:本还想问什么,却也没问,起身伊墨“多谢。”说完欲走

。”,也让你了却心本该一生苦楚,了一会才道:。我回你年你虽除我恩情,许他七十年二十岁夭亡愿。只是阎王站着,想……莫要太痴迷,却也帮我离阳寿苦海。你要寻的那人,

墨顿住,回过身来,仍是那句:“多谢。”

这才离了地府,重归人间。

进去,输的有些难间,就见到沈珏,化了狼也没形,正焦躁不安的来守卫争斗,看。回踱步番两次与地府刚回到人。似乎是

伊墨伸手在弹了一下,道:“这点雕虫小技,闯地府,你以为那是皇黑狼的还要城?”脑门上

被弹了一下也不“呜呜”叫着,像子捂着额头,口形,趴在地上,伸出爪是在撒娇。黑狼恢复人

。”伊墨道:“你回去吧

乎是不满。围着他脚又要赶人,黑边转,张嘴咬袍拉扯,似着他的袖

会求你,却也未。”伊虽不就这么走了,只怕是天淡淡道:“他“皇帝不会放过你的他集合了道法两派,斩必不想让你留下妖物,都要被下。尽杀绝了。”

松了口,低着头踌一脚,踹躇。却让伊墨踢了黑狼闻声在他的尾巴上“还不去?!”道:

狼表示不被踹了一下妥协。痛也不痒的黑

墨一扬眉,戏谑着说了一句:“谁让你,偏偏去招惹帝王。”

这才惭愧的“呜”着尾巴跑掉了。了一声,夹

只是这种念上只是看上去很好。让他去不以为意,事实最后却跑掉的道,皇帝有心扶植起信你不来求人间之主,岂有让一,所以沈头,不会透露给任何人我便让你同类死绝,不理。敢跑?珏离开后,皇帝虽貌似对沈珏的离我!为自己卖命。眼高于顶的狼妖,伊墨并没有说错,个妖物欺压这么久,季玖一走,朝中无大将他是一国之君,

一场妖界浩劫。沈珏的及时回归也算免去了

一句:“来了?不热的现,不冷皇帝吊起眼皮,见他出

笔“咔嚓”一声,断为,实在没有兴趣,截。沈珏“嗯”了一声,凑过去看了看他手中奏,不解衣袍的睡了。来盯着奏章,手中朱便去了龙榻上如此嚣张妄。皇帝去一句解释都没有,还

何?”里,皇帝道:“沈珏,你爹死替他职务,如将断掉的笔藏进袖子了,你

珏从榻上坐起,默片刻道:“好。

不知道,该不该将军变且多疑,此刻反倒不定了。他一权交给他“当真?”本以为不贯就是这样的秉性,嬗受拘脆,皇帝倒有些犹疑束的妖回答的这么干

想,干沈珏似看透他所亲找我脆道:“父要找多久,我既跟你好了,便陪着你。等你死了,爹去了,也不知我就走。”

他冒犯皇帝被肤之亲就的不轻,转念一想,了。不敢这样说。况且,不敢这样同他说话,又觉”?皇帝不无讽刺的叫好,那么叫甚至少年时的季玖多少人得新鲜。谁也“我跟你好了己可是不知好了到,肌

,皇帝只道当然这话是不会说死之前,交上虎符:“

沈珏应了。

然觉得好,就来,虽上咬了一口,又叠上他的唇。,低下头,在然不知道妖怪掌握权他脸有了觉得他是可爱的。他是帝势后会不会也起异心眉眼,望了会,上前去望着他的王,既动作突然觉得这个妖怪率直可爱起,但此刻皇帝看着他

做一团,进了宽大的床的衣袍也逐渐被扔出动而起黄龙袍里,滚出两截折断的笔。,解下榻深处。幔帐舞,两人滚沈珏也不抗来,地上的一件明拒,一把将他抱进怀

又在二十年后的一场沈珏说到做到,陪在曾经握过的虎符。政变里,当上了大皇帝身边,从偏将被提拔到将军,,接过了季玖

人间的风云变作日入而息。化,仅限于姓还是安宁着,日出而朝廷高阶内部,底下百

时,人原因为自然的不同,人打听到这家人,就打听。不消一巨变,也都个月,就有男人言谈举止大气的很命。出他们与自己都有好奇之心,好奇了的这户人,村里眼尖妻二人,抱。妇人几乎不怎的很快分辨里,家家省油熄灯一个罗浮镇霖山脚下么出门,而到了夜这场。对新来贪墨受了牵连,家业是县衙文书卖了,这才留近年搬来一户人家,他家的窗户还亮着下一条只夫,因上司。人

在这山村里落了夫妻二人带着刚出生半子,户。

一转眼就是四年,这个家却被诅咒了的孩子,长的倒了,那唯一健康是眉眼清秀,病倒,接似地,先是男人却是个傻着妇人也病子。

样的情景,本来病重走路。既不会哭,也不会妻二人,更不喂饭就不知道吃,笑,整天木呆呆的,的孩子都在追的夫是心中烦闷,的年纪,他才刚刚学会,别饿了也不知道说。这一场病始终没鸡撵狗大喊大有好。四岁

傻,了,攥着一颗粪球,正倒才慢吞吞伸来木棍,他天生痴会,用木棍去捣粪球,重新滚。柳延,将它的多些人管束就越动作也慢,所以那蜣螂看了一岁的柳只好又爬下去受的罪也棍,在地上扒拉着。地往坡上滚。柳延呆呆看着,晌午过后,四延蹲在黄土坡上,手中显得呆傻,一只蜣螂着身子,用腿将粪球球,刚团好,每每快要滚过一根细小的木粪球捣开,咕噜噜滚上爬着回去。蜣螂

这样的游戏,山村里的孩子都会玩。但味了。多也就玩上一会,自己就腻

他。整个村。因为其余的,里,玩上一整天子嫌弃他蠢笨,都不落里,只有柳他都不会玩。别的延,能一个人蹲在那

,见到的就是。衣衫褴褛,弱不上欺负蜣螂的那个瘦小孩童禁风。因为太远,眉目不人。清,伊墨并没有意识蹲在土坡到他就是自己要找的伊墨从林中走出来时

直到逐渐走近,伊墨也没有再多看他一眼

了,恰在他走过跌坐在地上,衣衫脚麻碎布般敞开。伊墨猛地顿住脚。孩子蹲地时间长,时崴了一下,笨笨的

的眼帘。胸膛上,赫然跃入心口的位弱的肋骨可见的那孩子瘦置,一抹血红

瘦骨嶙峋的心口血来的望着他砂痣红着艳着,,仿佛要渗出伊墨凝注步伐,一眨不眨粒朱前,

“我找到你了。”

子的眉眼,最后安安静静的注视着他的心口。伊墨说,先是观察着孩

的一点朱砂。珠索,成了季当年执意套上的红玖心尖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血棺骸骨,生人禁地本尊的苦情剧本呢问题女友恋上我八卦天师封灵道长恐怖游戏:满级王者误入青铜局遇蛇天医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