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新书

字:
关灯 护眼
久久新书 > 遇蛇 > 卷三·八

卷三·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沈清轩说。我要娶你。两百年前

季玖不会来,为什么不早点带我你为什么不早点走。说,季玖只会话里有话的问:

今日,柳延说:我要娶你。

眼前闪过一抹红,艳丽躲的能力。么,伊之势,遮天蔽地而来。色仿若鲜血,有墨却失去了闪的红那是什伊墨怔怔站着,忽地即使明知着摧枯拉朽

红色盖头罩住了

头,低声喃喃,重复又微笑了,隔着红色盖延望着重复:我要仿佛嫁娘一样的人,微娶你。

低矮的灌极东之边,山翔在树荫里,叽叽喳喳,啄鸟飞,有一条小蛇,出生在厚厚下面。还没有来得及蔓延蚕食,人类始的样子,不曾遭到开梭,寻觅猎物。日复木里隐秘穿林土木都是原的腐叶层野果。狡黠的兽类一千九百多年前荒耕种的威胁。林一日,年复一

腐蚀它们的牙刺入猎什么不同,饥的神智,用以它与其他的蛇没用尖利果腹。饿时会上树吞鸟蛋,也会物的血肉,用剧

多少年,它的寿数骨,血肉用以滋养山中其它生物一到就会变成白如果没有意外,用不了

时候,人类的进到一半的在它的生命的轨迹发生了命还没有行到来却让它生不可更改的扭

魔。滋润大地,死去的怨灵们集结成许多生命以鲜血山下的刀戈之声意味着

新魔的诞生意味,所以,山林里来了出洞的个道人。遇到了冬眠结束,活动着僵硬肢体着人类的浩劫小蛇

要日夜修炼,它好运的命步入新的旅程。变成了妖。不需要一点仙酒,蛇不需启发性灵,有了长长的寿命,生

。最后在他交欢并无不同间的机会。肢或人间女子,转,因一副好皮囊一千结在一处,互相敞露以也都有过亲密多年,人间辗柔婉转的器衔接。也听性口情意绵绵的山中修炼,也在,扭,温,与媚妖艳鬼,体纠缠的感觉与雌蛇到过各式的情话,耳边,什么都没留下。

摧。普通的刀枪也打不动他他本来就是蛇,伤不了他,泛滥的情话的,浑身布满坚硬的冰冷冷中。外力不。也是因为这样的性子,才会被仙家看鳞甲,有了道行更是

麻烦都懒得去招妖,心心念念,到招惹麻连成妖都不是自烦。唯他了最后无一不是主意愿,所以,连惹他。们修炼成寻常禽

做蛇而无事可做。时,他尚有果腹之欲;成妖后,他反

看着春夏秋冬更迭,没有笑,亦无泪。落,枯守着日出月

,日与传奇,他都听过再美的景色他都光之下,并无新过,许许多多的故事事。阅过,再美的人他都

有不与他来一。来与现叠成一年与后一年没在与过去,重说,这一年与前同,将

不知何时是尽生命成了漫长头的黑白色。的,

炼了一千六百多千年就可成仙,而蛇妖。常常做的事,连功德都睡觉懒得再积攒,别的妖成了他年,还是一只他修静心修

沉睡,化了后,他遇泼他热茶的那个人。原形晒太阳的午而那个下午。在他束了近百年的次结到了一盏热茶,遇到了又一

那个人,遇了蛇。

与你殊途同归,可好?——我

欢好前,那人说。第一次

在耗掷的光触及的名词阴里成为不可出生的地方已经在记的剪影,归途也他是妖,忆里化作一道模糊

许许多多年月里,他生,也无人能与他并肩共死。中,没有人能与他同,更无人能与他经历过都消散在尘埃的人

最后只留下他自己。

:我们殊途同归。而坐在轮椅上,清瘦孱弱的人,却

伊墨静静眼前的界变成了鲜红。盖头让大红站着

动力。,仿佛枯灌入他的身体,转化成蓬勃股一股的酸涩,眼眶里心口宛如流动奔涌的鲜竭的生命被血,蕴着化,汁液丰沛。却潮湿起来的生命力,鲜活生猛的生存的有一

盖头后面,伊:“为什么“傻子。”问他娶我墨的声音语气掩去了所有情绪,响起,淡漠的

珏说,一起“要和你我们就能在一起,,认真回答他:“沈拜了天地成了亲,延在盖头前面站着。”傻子柳再也不分开。”

——不分开。

。教了很多次之后,傻子没使他努力教过,不会舞卷纸上,也只有歪七字:伊墨。文弄扭八的满满两个墨,不能作画,连自己的亦不能吟诗,有才学名字都不会写,

两百年前,这们殊途同归。人说:我

听到没有意识到,这是他漫长生命里,心。,会觉得安的最美的情话。所时候以抱在一起时,会觉得安谧。进入他时

那颗钉子了缤纷颜色带来进一根不可拔出的钉,的固定在他的世界,并将这些色彩牢牢仿佛黑白色的人生被扎,从此无法割裂。

在意这些。他从不过此时他并不娘的物事,纸。里弄来的新出了红盖头,不知从哪两张折手,摘去了头上袖子里,取叠的伊墨抬

眼。着光纸张洇染也不些年连柳延。所以看见好奇的睁大了都没有见过他取出来时,阴的黄,没有人见过这纸张,这知随身藏了多少年

原。其中一幅,那本是一幅画卷,被人焚化成灰,又被他施法复伊墨小心的展开了

脂红绛紫一眼看品红胜收。红海。落英缤纷,美不红朱砂红,漫天飞舞的去就是:红。朱红棠红,胭石榴红,绯红桃叠,依次铺展展开的画卷上,柳延红色花瓣,层层相

漫卷铺展的各异花多少心血,才能描画知要花多少功夫瓣,也不知要就是这样的配色,也不

的身海中间,是两躯。个男人相叠

是伊墨。下面那眼就认出绽着,躺在花海里仿佛为一体,微仰一根棉丝的拥在一花缠缠绵绵的,有着头,半起,上下交叠,上面在他身上蔓,大朵大朵桃那人即使只是与花海融人,浑身布满桃花眯着眼,抬起的一枝有只腿,勾在伊墨腰上。也一背影,柳延

柳延震住。

声道:“,轻这是我的故乡。”伊墨指着那画上题字

茔旁立着前立着碑,碑上没有署。坟张画卷,那是一座孤坟名,坟两根白幡说着,伊墨又展开另一

伊墨低声你两世,以此为故道:“我却让乡。”

水光闪过。垂下眼,眼中似说着

恸,说不那画,虽不大懂,却也心中悲道不明的难过,下来。,眼中泪珠一滴滴砸柳延痴痴望着间通红,傻傻的立着极。眼眶瞬悲伤至

孤坟,还使你的故乡是。”?我是许久,伊墨才重新抬头,问柳延:“即要娶我吗

柳延的视从画上,望着他的眼,哽咽着线闻声问:“我娶你,挪开你嫁吗?”

话。伊墨没有说

嫁不嫁?”柳延哭着,又问:“我娶你,我要娶你,你

傻他都是他。从来没有季玖问过的侧面而已,就像所不同,但不同之处也只是那个灵魂轩不好就不是了一次转世都会有的“好就是沈清变过。傻,因为他是伊墨知道柳延一定虽然每不好他都是他,傻不清轩的转世。会这样说,因为他吗”一样,好

这样的灵魂了,即使,失去一切记忆,经过不同人生,到最后对他都是一样的这个世上不会有过孟婆汤走过奈何桥

厚的回报。论自己有多过分轻易原谅;多苛刻,都能给予丰付出的有,都会被不论自己

魂是独一无二的这个

也像海藻又狠辣,决绝又缠温柔绵,像利刃一样锋利一样柔韧。

有这样的灵魂了。这个世上再也没

那层膜这样的回答时的感仿佛也罩在自己心个小小的自己,除此之润的薄膜上。眼膜上有一道他会这样说,但听到,伊墨还是有一种微妙进心里。头,而后一点点将那温虽然知的仿佛救赎一样,别的什么也没有。只觉,他看到对方湿润的有自己,在那层湿柔的水液注

深陷其得太久了。茫然而,茫然而麻木的接中。失去以后才仿佛遗憾受了这个灵魂,不麻木之外有了别样的感觉,仿样,知不觉麻木的活着与疼痛。佛被针扎过一已经走

多的麻木还在寻找然而苏醒的只是一小再次去死,再次寻找,再次陪伴。与追逐块,更,看着他

里也仿佛渐渐不再麻木望。,而渐醒过来,渐是无寻找的过程

什么时候才,才可以不再遗憾。,什么时候不知道能结束这样的追寻

一样了。现在却不

畔,低声问:“傻子伊墨倾没有想我?”身,嘴唇凑到柳延耳,这些日子,有

然转开话题,也不懂的回来,老老实实答:柳延被他突“想。”

一下,却轻声道也想你。,伊墨顿:“我却没有料

低沉难忘记。的,动接受温一样,始终是凉在上的,凉他一直是高高股薄凉,却音如他的体中透着一他人供奉。薄的被的声叫人听过一次,就

从来不说情话。

这样的习惯,似乎被打破了。

,两百年前阴让裂痕逐渐时,,他的堡垒布在他的堡垒之上,只也或许,很早很早固守的习惯就已经契机扩大,如蛛网一般密,就化成了齑粉。需要一有了裂痕,两百年的光

其间也是一个,赤子般的灵魂

身上,一边摇晃我想你。加,哭的像个水人柳延呆了一下,反着一边应过来后心裂肺的喊:一样,扑在他涕泪交

:“我也想你。”过他,低声重复一遍伊墨伸手搂

自己的想委委屈屈的,混乱念,一边不断的:“伊墨,我哭着的柳延喜欢你,我喜欢你,我的述说喜欢你。”

喜欢你。”应了一句:“我也着他的人终于回说了很多遍之后,抱

的听到这句话柳延的嚎啕骤然一样,满脸的不知顿下来,嘴张的大大所措的,像是没料到会真

着嘴看起来傻得,伊墨望着他…”上哭的乱七八糟,张实在不像样子他脸:“我也喜欢你啊…,却微微笑了,叹着道

这样的冲击下刻抓住了话题的尾我,我们成亲。恢复了部分灵敏,立子似乎也在冲击一次比巴,道:“那你嫁给一次大,柳延的脑

涕,将那张脸拾掇干净了,泪,又替他收拾了鼻伊墨伸手抹着他的眼一下,道:“好。”才笑了

“啊?”

嫁给你。”伊墨说:“我

浅至深,伊墨的笑容由到了什么候,不知想然而完满的真真正正笑了起来,释这话的时笑容。

他原懂得藏。笑起来。痴痴望着,眼底的爱慕美无俦,真正时,柳延看傻了眼就俊

,许久,那些情绪都笑容里成着他的脸道:“傻子傻子在他的敛起笑容,佛在想着什么再冷漠。了一个彻彻底底的傻消失不见了,伊墨的眼叹中眼底若有所思,仿啊……”似在感叹,感子,伊墨睛又恢复了寂静,却不

。”:“你在家等我办点事。”伊墨淡淡道“我去,回来后我们就成亲

他的脸,再说着亲了亲次消失不见。。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血棺骸骨,生人禁地本尊的苦情剧本呢问题女友恋上我八卦天师封灵道长恐怖游戏:满级王者误入青铜局遇蛇天医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