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新书

字:
关灯 护眼
久久新书 > 遇蛇 > 卷三·十一

卷三·十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了,老仙与许明世饮完便要散去。都知心叨扰也不忍酒,将酒盏斟道这一双新人不易,谁满,五人各自饮礼成。三人来恭贺,沈珏取了

若是改主意了,一疑着道:“你再想想,送客到门外,老仙迟年后你便跟我走伊墨,如何?”

点头应了。他好意,墨知

不见。了一下,身影倏忽仙明知希望不大,却也还是欣慰,笑

虽未明言,却也是了,再来看你们。”手道道别了。不能成:“我也该走了,再去游玩一年,等我日子近么一遭。最后也免不了一死。肉仙的道士,体凡胎,总会有许明世拱

正说着话,柳延这样了。”从里屋出来,望着许明世道:“你竟老成

怪!”许明世哼哼一声,不过你家这老妖滑的脸,忿道:“你。”略顿,又指老的望着对方年轻光忿着伊墨:“再老也老也会

老成这柳延眯妨,你是人,却“他是妖怪,老又何模样,岂不知有一句起眼,戏谑着道:话吗?”

的往陷阱里跳。“什么?”许明世傻傻

死,是为贼!”柳延笑眯眯地道:“老而不

,你才是贼!”,反应过后几,喊道:“你才是世一呆跳了起来

吧。”一把天色已晚,我这院子小,没你住的地方,赶紧下那老小孩的模样,倒是道:“这脾性却没变。把旁人都惹山找家客栈笑了,柳延也笑着,忍不住推他

?”指着他鼻尖道:“我不知道吗我走,当住了身子“嘿这么急着赶一声,许明世不跳了,站嘿”怪笑

莫名其妙的问。“什么?”柳延

“你不就是想洞房了么许明世说。”

斥道:“胡说八道!,柳延耳根一下子红了,光影重重的院子里

延圆场。声:“还不快走,要一旁沈珏喝了一明世还欲说话,被我撵你吗?!”也算是替柳

恼沈珏,实在是独怕惹世,这些年谁也不惧,他偿命去,沈珏也没有了。加上两要说许明,所以沈珏一当年弑人父母,心的厉害,心里益中惭愧的狠发愧百多年过恼,他就乖了,连忙告辞。

只剩一家人,声:“爹火摇曳中沈珏望着柳延,许久方喊了一回到屋里,烛客人们散了,关上门。”

着一股可怜的委屈中间,只有第一年。这起来。两有。他在眼前似带着泣音,透青年的生命里席了大半。百年前抱在怀中这一声年,而第二世,却连十年都无,缺,让柳延瞬间难过的婴孩已然成世相陪的十三了挺拔青

“小宝,”柳延低唤一声,道:“你受委屈了。”

寻寻觅觅,好不容伊墨跋山捧在未成年便怎么会不委屈呢?易找到,自己却又手心里长大的孩子,尚被丢下,又跟着不相识。涉水,

,只余一句:你受委屈三世记忆回来,柳延了。抚着他的发顶

在一旁看着,因彻头彻委屈了谁伊墨尾经历了整桩清,究竟是谁是局中人之一,所以一时也分不事件,又

或许谁都委屈。也或者,谁都不委屈。

沈珏抬起脸,破啼为笑语:“我愿意,没什么委屈。”

愿意,所以苦是委屈。也不是苦。委屈也不

意。再多血泪挣扎,也抵不过一句:我愿

甘之如饴。

,面柳延攥紧了伸过来的身旁男子露微笑。望着手,用力握住,侧脸凝

回到喜房,柳延如的蛇妖转成合格的父亲。深知经了是说,心中愈发而这些苦,都是自砺,才将冷情铸就的。不舍起来,“你将他教的很好。”许多磨

己学来的。”拉过他的手来,坐在床边道说,伊墨也猜到大半,话纵然他:“我教过他,一切都是他自有些

问。“学什么?”柳延

记住而已。唯有吗?教他再多,也不过,学进心里。己所学,才能刻什么还用说伊墨笑

善,也会对着外人低三年中狡诈奸宽容大度。只要不伤及,与人为亲人,他所作所为头,人言侮辱时,为族人造福子,极要强的性子,十一世沈清轩,富贵公佞之处只用在商贾之中无一不是君子。

。铁马惊。也是要强季玖,生明白白,一点心中不肯含糊,果决干妥协时也无犹豫。来富贵荣耀,,该家国天下,忠贞不二世始终是非分明,活的明时决不妥协到了极致,不冰河征战一生,宠辱不练。该低头

人,其实都是两世为同一秉性:该护着的,绝对不弃。

弃过。所以沈珏,毋须护国。都不去教诲什么,自行,为人为事。有人做给他看,一言一曾背一世护家,二

未娶到你。”说着手腕抓在手怎么两世,都一掀,喜柳延取过红盖头:“却都不好,否则帕罩住里低低笑,轻声道了伊墨的脸

伊墨不动,任红色了红盖头的自己十足一,一面是眼高于此刻端坐在床畔,顶个新娘模样,顶,一面也是始终想象却不觉尴尬。曾经罩的严严实实。他自知扑袭过来,在眼前笼不出自己嫁人的模样这人要娶,他不屑嫁

前,他却想着,总算总算没有辜负的彻底。还来得及。而今大红喜色笼罩在

喜仿佛小小石块心中欢底,水面漾起的一圈圈逐渐扩大的波纹。抛入湖

于圆了他的梦辗转三世,他终,对方欢喜,他就欢喜

深知是现实。佛身处梦中,站在他面前喜帕外的世界,,却渐渐通红了眼。仿却又的人

他们成亲了。

颤巍巍的掀起一角。布在他手下指颤抖着,红柳延捏住盖头,手

露出了一截下颚的华内敛,绝世无是一双异唇,而后是鼻常漆黑却温柔红帕下先的眼。双。,最后曲线,接着是单薄的

手,顶着鼻,抬将那方红帕罩住过去,额抵柳延倾身两人。着额,鼻

了他们的世界。喜庆的红成

“我喜欢你。”柳延说。

你。”手将他拥入怀里,应道:“我也喜欢伊墨抬

道:“,”柳延眨了眨眼,泪第二世也喜欢你一直都喜欢。”“第一世喜欢你,珠滚落下来,低声

封。佛被光阴酿成了露出笑容。往伊墨“嗯”了一声,一坛酒,只为今天的启苦涩,长存在心底,仿久的封昔压抑的怅然与

封印被打开,那些磋甜的酒。已经成了一坛甘磨与苦痛,

曾有的温延贴喜帕下柳仿佛上他的唇,许久不动,停滞在上面,在回忆度与气息,凉而软。

没有动嘴唇贴在一处,伊墨也

袍广袖放下,帐中两人相束袂也散落在一对跪坐,在一侧。在伊墨手下,他身上的垂旁。黑色的宽洞房花烛夜,喜帐柳延伸手替他宽衣,

光闪烁。看上片刻扯去对方长裤,柳抬起眼来,目光交接宽衣间隙,两人忽而延耳根两人又重新低下头,发红,伊墨眼底却有微细索。

出生了,仿佛两个刚终是赤条条□的婴孩。

柳延却没了,没有说话,有动,只是佛在问询什么。他倒是笑了一脸上微红,目光停在脸上,仿声,躺在枕上,伸手对“来。”伊墨已经懂他道:

亲了亲他的额头,一路…疼吗?”小心上,先是分开翼翼的凑过去,伏在他了他的手,往下,柳延握住后,轻声问:“上一回…辗转一番吻上他的唇,

疼。伊墨说:“不

柳延却不信,怎自己流了多少眼泪。带着怎样体,也记得那个晚上,不甘与委屈打开他的身疼。他清楚记得自己是么会不

,那必然是心更疼。若伊墨不疼

像是要补偿一样,让你疼了。柳延小心翼翼的亲到鼻梁,细细密密的吻着他,从额头在告诉他,我不会佛安慰,也仿佛亲吻仿

己要安谧的睡着了。不知他要这样热水流般滑过身眼,只是笑,也怕是自样亲下去,体,伊墨闭上亲多久,这身上的亲吻如温

伊墨的胸口,滑过他的,而后他莫名其妙的笑了起来丛。路滑过俯下身,舌尖一了,两人都也笑脐,直到鼻尖没入那片柳延见他笑,自己

自己的阳物上伊墨的,眼底多了两分迷他自己肘支物般,用脸颊亲昵的乱。了蹭,蹭的笑容淡隐了去,撑着上身,看着红了脸腿间那人仿佛小动

刚还舒缓的心情一下子这样的神态似乎被扯到了筋,延脸腮旁根东西绷紧了,小腹里火辣辣的,那一下子饱胀起来。翘在就是伊墨只觉刚

“它想你想到他的嘴说,呼吸乱了两分边,,抬腰将自己那根凑。”的紧“亲亲它……”伊墨

柳延像是猛然抗拒了似,低声道:“你缓着点。”,顷刻却又回头时撇开脸地,顿

伊墨很快反应过来,不由得扯起唇,像是自嘲般道:“上一世算是被我闹出病了。”

气。轻捏搓,见那东西又.挺不由得又心次耸将那尖,饱胀硬柳延不言,伸手,含住了饱满的顺着细细茎身舔过,舔疼起来,手指在摸着,不时新舔回去的阳.物挺,才算松囊袋轻到下方亲大物件攥在手里顶端,舌尖在他手里软了三分。握住鼓胀的滑下去方重在上来回滑动。低头伸出舌,因了亲,这一桩插曲,原了口面抚

墨知来吧。”做到这步,心里根,本也事他是落了病头软了一下,道:“上道上一世闹的太没想他能狠,对

柳延却不理他,口中送,呼吸也逐渐沉觉得湿暖下,配合着嘴唇抿住了动作已伊墨昏了头,抬腰往他的地方裹的极头不停。虽然还顾忌着,但经开始凌乱。埋头含着那根,舌尖不吮,简直热情的让的迎上来讨好重,只时在马眼上顶一服,还有软绵绵的

茎身拉成下,感觉来的分气息来的喘息随着口中银丝,鼻息间尽是对方,耳边是那人粗起柳延尽量迎着他的频率,含不住的涎水顺着长的起来,昏了一,说不出的蒙昧撩人外汹涌,自己那根也翘,柳延脑中,点着床单。动作,一下一下

高的翘着臀,,“够了。”再墨担心自却是跪着给自己的皮肉泛,出在他口看到那人长发披想着这的景象泄了出来。一边被伺候的舒服了,伊不得不承认这也极好己会出在他嘴里,声口.淫。只看了一臀部弓音暗哑的喊真是艳福,一边又若拉到极致的琴弦,,重重的挺了几下因为眼前看到脊背与眼,伊墨又重重躺出一道优美的弧度,宛的脑袋管了,摁住自己腹下着皎洁的白,些就散,隐约只见红润的次抬起身,只一眼便脸腮,一身养的折磨,索性不再去,险

口差他出了点咳出来,却也没咳出哪里吐,一时倒有含着那东西不知道往声,因为几下些呆。精,柳延撞的有些狠,捂着

蛊惑着似地,道:就凑过去,亲了看着他含伊墨看见他身下,仿他的脸,又翘着的那根,又着自己东西无措的“吃下去咬上柳延的耳垂。”模样,忍不住

说话的气息喷子。在耳几乎让人麻了半边身边,又湿又痒

,才眼,道:“得寸进尺。了。等真正吞下去柳延一反应过来,脸上通红的横他一激灵,当真吞下去

舌叶恣情的纠葛卷住了那软绵的舌一起的应过来,也迎上去,舌叶搅拌在一稠的化不开的吻。瓣终于头,柳延开,伊墨才道:“继续。”伊墨却吻着,伊墨抱住起,终成了一个浓用舌尖挑开齿关,过他的唇,的人身上躺回去,等黏在

柳延在声音问:“那脂膏还有他嘴上咬了一口吗?”,哑着

那檀木盒,里面是分毫的新脂膏伊墨爽快的取了满满的未曾,淡紫的颜色,仿佛还是动过当初那盒

,问:“疼吗?”上,不停的亲不少前期的扩张,一边着,给他涂上。一边做,等不再凉了,脂柳延挖了一块捂在手心,这才用手指蘸又伏在伊墨身膏也化开了

伊墨摇头。

他又二根手指进去,问:“疼吗?”

摇头。伊墨还是

自己笑了到了第三根手指柳延又要问的时候,:“不疼。”说着伊墨赶在之前回答了

着饱胀物件,一点点在他胸口咬自己翼的,扶了才起身,给这才小心翼那根抹了丰足的脂膏进。了一把,留下一道齿印柳延

,又立刻停顿上早就出了汗突然说:“疼了。进了一半,伊墨下来亲着他的脸。柳延额

“这咬疼了。”他,从容的说了一句:的手,带到自己胸前的牙印上伊墨抓着是戏弄,骨子里的劣根性作祟。结果没一会,

围不停舔舐,仿佛这牙印消样就能让失。,在牙印周印上低下头,果然在那牙却不料柳延难过了似亲吻着,像是真

的心情,逐渐沉默。伊墨收了戏

边不停的用嘴唇在他缓动着,一,无比虔灵前的圣蔓延在肌肤的每一寸,无项,从锁骨的脸,一边缓“疼告诉我。”柳延说真而肃穆,仿佛朝圣诚。执着,认者匍匐在他身上亲吻,从上的宠爱与怜惜。迂到胸膛,湿热的亲吻,亲着他回而脸颊到颈

美的甜。满心里说不出来,不疼。伊墨想说。却都弥漫上一种酸楚,又泛着甘

烈的违和感没觉得疼,一丝有强,伊墨真都没有,只抬臂将身上的人拥住

也没有快感。

温柔的举动时,对方小心翼翼充满觉得无比满足。但奇异的是,当他看着

延才低始,进行着人类最自己动了动,示埋入可以加快头亲上他的唇,摆古老的动作次埋入。周而复意他继而退出,又再进去,送着终不敢妄动。直到对方腰,将柳延已经克制的非常难受,却始自己深深

打开,他渴望……得到东西如能这样死去到来时,柳延默默想,已经得到,在最后顶峰他渴望的身体已经为他

死去,他也无憾了的方式紧锁扣如果能这样,被紧,彼血肉联结

也遏不住,覆在伊墨身上,柳延不知不不知为什么,眼泪再满面。想到这里觉,泪流,也

墨愣了一低语道:“不哭。”着,肩头泛开下,随即抚着他的背,轻轻拍的潮湿让伊

。”伊墨说。“不哭,别难

欢你。”“我喜伊墨说。

,却莫名哭的你。”更厉害墨肩上,嚎边道:“我也喜欢的小孩,扑在伊柳延闻得此声了,像个蛮不讲理啕大哭,一边哭一

了。是蛮不讲理又喊:“偏要哭!”彻底

默默抱一句:“你哭的我难过。”着他,许久,才说了

柳延渐渐停了下来,抓打了水。才简单穿戴一番,下去约是觉得丢人,把脸上泪痕收拾干净了,过一旁衣物蒙了脸,大

给两人擦拭干净了,重新又躺下。

的手在伊墨身上摩大红喜烛才燃了窄腰,从后腰又挲着,从肩胛到挠片了他的阳.物。里,柳延,指尖在一半,那片毛发里搔刻,柳延一把抓住被子抚至前身

太大举动,只是挺了挺两下,问:“撩拨的直立了。此刻被伊墨腰,在他掌心里磨蹭怎么了?”知道对方心思,所以也攥住已被他精神的很,早,却因为不没有

的入口怕,又仿佛邀之间,紧致下颤搐着,仿佛害,蹭过去在他在他指柳延脸上红着请。带着他的后,滑至股缝唇上啃了啃,又手,绕到自己身

刹那轻叫了一声,“啊……”伊墨的指尖本能的往里柳延戳刺了一下

几乎失去理智。来将伊墨打了个透湿,“腾”地一下翻起身,情潮扑过

知道他担心什么“你……他耳畔,柳延低语然停下,柳延回到故乡吗?”。眯眼,嘴唇贴”见他又一句:“你不想

吾心安处既是故乡。

是真停不下来了。这次伊墨咬上他的唇,

,恨不得这团火烧的再旺些,再狠些。延搂着他彻底燎起这团火,柳

全情投入,不死不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血棺骸骨,生人禁地本尊的苦情剧本呢问题女友恋上我八卦天师封灵道长恐怖游戏:满级王者误入青铜局遇蛇天医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