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新书

字:
关灯 护眼
久久新书 > 遇蛇 > 卷三·二十三

卷三·二十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树叶上水滴下滑并坠落,发出一种的声音。这个夏寂寥而孤独以往并无不同洗过的山只余夜与水,和寂寞的余音。,雨势迅疾而匆匆离去来,雨势已停

,在无法情。中烛火昏暗,火苗如力无法掌控的,比这个中微微摇曳——掌控的气流,比如如空世上很多东西都是人

,毒牙沁入天,就喂他吃着柳延释放着毒液。他已经不记柳延一生免于他就会记傻傻的小柳延抱回的那失去灵得,将药,那粒药,可以的毒——痴痴血肉里,的黑蛇依然咬过一粒金色丸得。果他有记忆,他

无恶意。人形,也没有一切他都凭着本去做,不需要思考人情世蛇,没有法力,没有故,不需要考虑他所此时他只是一条记忆。所有的的对象,究竟咬啮

的项背,手势一条,再没有别的心中掀不起太大波澜选择。着他不仅仅是因为他的事,预见安稳,神态安详。早已心态从容,或许也柳延始终抚摸,坦然面对这一切,是因为,前方道路只有

仿佛被利刃使鳞甲,细摸,掌心依然剔的光泽并坚硬。即切割下而上的逆行抚。世上之事,一旦行,总是痛的。入手还是冰凉的在一起,无可挑慑力。柳延的在的黑蛇依然有着威瘦小许多,现微疼小的鳞片一层层的贴合掌心在他身上,自

痛也不曾消失。殊途譬如人妖自古的光阴就这么走过了,这样的疼。三百年

样的僵持让时间漫长他。谁也不放手,,桌上的油灯已经窗外树知道沈珏要多久回来,他在幽像,被时光侵蚀成灰。怀中多久,也不口。这走,柳延觉得也不松的蛇,那条蛇也以一种影婆娑,柳延不知道暗的屋内坐着山风熄灭,一室寂静中他搂着停滞不再往前行绞缠的方式紧咬着自己成了时光怀里的蛇还要咬被透过窗棂的里凝固的一座雕到了极致,仿佛

血肉中拔出了毒身躯前不停然而怀里的蛇息,与味道。在这具温暖牙,似的探出,寻找这具身躯的气乎察觉到了什么,蛇却慢慢、慢慢地从他的

他的肌蔓游过,从胸膛到后背都随着衣襟里,贴着衣内。,整个蛇走,蛇身钻进了这样的举动而潜入他开始在柳延身上游

。直到那条蛇被他他意欲何赧。,在黑豫片刻,伸手解开腰不知的束腰挡住,无法着自己鼓起的衣襟,暗中在肌肤上擦过,柳延疑惑的看冰凉凉的蛇身仿佛绳索衣襟大敞,并无羞再往下探寻,柳延犹

也有疑惑,再顺着腿根的位而是停不往前,的股间。似是探,在他小腹上掠过滞在察觉到他的配合信快速扫,继续往下置,蛇头停留在柳腰上停了片刻,蛇止不动。,黑蛇在他那里,

一转念的功夫,柳衫后抱着他去了床边。延已然明白过来,伸手将他捞出,系好

带着—他自己的味道。他伸来的次似乎有些不同,让他搜寻那上手没这一警惕,黑蛇对步,柳延将他放在床上,走了十几道—的让他抓住了面的味有反抗,被也一并展开

他的味墨的一不沾满伊这一瞬间,道,柳延想,无论是这床榻,还是他自己,身上无气息。也就是四处都是没有让自己清洗柳延明白前一夜的欢好过后,为什么伊墨这里

他归于蛇,也息,所以当他伸出手然一场雨水,冲刷了他口。伊墨知道,那些气息保留下去,自然被咬了一不会轻易来,即使身上刻意遗留的伤他。

这场雨是伊墨没有他们回尽所能,默默做一直到的,或者知道会下雨,却不知道他会料之中,他总是倾到最好。外,伊墨没有去想,而意站在雨中等来。很多意料之

温柔。是属于伊墨的

而他所做的点没有更多的甜言蜜语,,再字做最好的注释。烈的时候也只都淡漠而懒散,最热本身就是一个“我喜欢你”点滴滴,都在为这四个很懒的说过一句蛇妖,给予温柔的姿

过伊墨口中,最为平淡都会说。哭抵不的四个字,许多的这一句话。最简单不过也好,喊也罢。都

伊墨曾经这样像是陈述某种事实。——“我喜欢你。”说过,说的时候语气平静,更

多很多年的时光,来表达这句话他用了很

也用了很多年芳的温柔。酿这句话背后,陈年芬的时光,来酝

独一无二的,伊墨的温柔

的脚踝攀了上去。着柳延暗的光线里,床榻上游垂下何时湿润。黑柳延角落里四不知了床着一般,在各个移的蛇钻寻冥冥中被神灵牵引过后又下了地,在屋子,顺角落搜寻后重新回走了很气息游走,他循着自己的久,仿佛床沿,眼眶

散发着源源不断的热时间,将他接住,拥进的身子,在他回归时的第一怀里。

,贴在柳延腰腹位置。进他的衣襟,蛇尾卷缠起来,缠在他的腰最温暖的的黑蛇受了一天惊吓没有任何反抗,钻

他又重新回到怀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血棺骸骨,生人禁地本尊的苦情剧本呢问题女友恋上我八卦天师封灵道长恐怖游戏:满级王者误入青铜局遇蛇天医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