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新书

字:
关灯 护眼
久久新书 > 遇蛇 > 番外:孩子气的神③

番外:孩子气的神③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回到罗未化人形,却也认得他浮山,山中鸟兽有通灵性的,虽里忙外,眼还活着的记忆里,他年复一年的雨冲坍的围墙重新的榫子加紧的败落水缸微光。被洗刷干净来,每次回来,都回那座小院依然不可逆转。它们看着这个人,,重新盈满泉……尽管如此,下去,但是他忙修葺,长满青苔的清明,沈珏在它们中有着到那个小院,将腐朽的桌腿换掉,将松散又是

西,,小院的烟囱所有的东的壶中。,温热下午的时候最后都放在了那座的美酒倒进精致会冒出青烟,空气里浮起菜香坟前。

首,看他默默无语,一双双飞禽走兽的眼睛,看他跪拜,看他叩石碑而眠。

纵使斯人已里依然是他心中的家乡去,这

明他裹,再次离开。每一个清归来,进行一场休憩的祭奠,然后背起包岁岁。年年又

而后再次拓延线,只在每年一度了没有尽头的的人点,一点是罗浮山中坟线曲曲折折,另一个点则拓延成清明时,那道至无穷无尽。第一个点,回转,笔直地归于简练成了两个蜿蜒逶迤的线条会倏

,也没有喊累。只是个过程觉得疲惫。不断反复,他没有说苦

人的脸。声中,眼前自然地断呼啸的风极致时,就会加快行浮现出那个走的速度,在耳畔不疲惫到

个帝王,继承了后宫美没有办法来概括。不俗。却妃的血统,生就容貌用美或者丑那是

最没有人在究竟长的好不好,是谓,大可以敬仰,却所有人来说,他那是君主,不可仰视。在意呢?对臣子来说,因为他是皇帝,所以只是一个称谓背后意的事情。谁从想象。对,主宰天下的虚幻影子皇帝”只是一个词对百姓来说,“,一个称

他其实长的好的。即使入了他的眼,接着才身份。但是沈珏知道,皇帝的并肃杀,的脸先阴沉却也朗润生动。他

互相角一样的骄傲自负候多,争来斗去,但那时他们一个力的时是天下之主,傲慢非常常常负气。,一个是可捏死所以他们在一起,总是凡人的妖物

足足“病”了半年;皇即使明知有一句让他起身的话也好,半个之礼的跪上一天于是久一次他他就推病不上朝,十天也罢,最时也会拒绝众目睽睽之下,他在帝负气见他,御书房外君臣,也没

沈珏自己朝堂私底说他和勾那与他过不去的官月都不曾相也有正直都不来报信——皇帝今栏里的□是一个模样。文官有两个多传起流言蜚语,大都早以谗言罪将嘲热讽。这是连在置气,将军府那时他们还下了狱,当面冷在意的事情,却最见,他在自己的终有人付出血的代价。下便里练剑,下人匆匆进

尽管沈珏知道,那这样出手。流言蜚语是沈珏最不在人本就是皇帝想意的诋毁和污蔑。钉,却没料到他会事情,他是沈清要除去的眼中轩的孩子,从不畏惧

是风过耳,最终这些骂而他还他的人都会死去,活着。他是有什么关系呢?再恶毒说骂都只妖,懒得与凡人计较

都不清楚。自然,也是怎么想的,连沈珏了手,一出手便是血到答案但是冷却出不可能从皇帝那流成河。没有人知道酷无情的君王他究竟里得

大家也无睹的夜宿龙床有任何意论。抑或是时间长了,气,不上朝这并不是唯一一次,习惯了,习以之后,没人在对他当他成为大将军手握没有人敢对军置或罚跪不召见,也都到了视若见。至于皇帝和他议为常地步已经再军权的时候,朝堂

流逝的岁月却改,接着妖邪的传言又开始滋长,静的,并疯狂蔓延。入朝堂的官都已鬓角花白,日子本来该是平暴露了真相,比沈珏晚大将军却始终容颜不

”。当暗地已经容纳不下过于繁盛一天上朝,有人说“大将军沈珏妖邪惑主上,终于的流言时,它就会出现在明面

皇帝龙位上的:“你是妖邪?”问若无其事的大将

不知。也不知大将军出列叩拜,答:“臣何谓‘妖邪’。”

毕竟这样的事,再多言沈珏不以为会流血。会,臣子们也就不敢皇帝若坚决不予

天的朝堂来,如飓风过岗,于是杀身之祸就避无可避。,皇帝却猛地震怒起

答案。然没有原因,没有理由,没

莫测,但是他安安稳的江山命脉。的帝王心攫住了他他们之间的争斗,却未然而虎,他却在他的身边四十多年的大将军。手世人都说伴君如伴这个江山。停留多年流沙,变幻,他稳地做了他有一次是因为情如岩石上的中握了天下军马,等同

里静静地想:我们利弊无关。这么多年,从来和沈珏在耳畔的风声

财富,无关声誉。无关利益,无关权势,无关

徐徐坐下,然后往的缘故,因为他是沈珏。想到这后仰去,躺,像也或许,只土地上,步逐渐是突然无力了般的人。放缓,最终停下来在身下不知是何处的许是因为他是妖望着天空云聚云散,安静地想着寻觅至今里,他的脚

一杯白水,无色亦无味,不可或缺。他的想念没有任何波浪起伏的翻涌,只是

他已经走了躺了很久之多次的走遍。但这一后,沈珏坐下景色他总是陌,景色依稀是熟悉的,直身体打量四周太多地方了,几乎每,却没有眼熟到让眼,就知道身在何处他看一生的少,熟悉的多,这些处都走遍,甚至重复

,一半绿萌地看到了一座山景色,又依模糊的记忆,往西南方环绕,一半沈珏狐疑地看着四周然想了起来,峰,高耸入云之处。段路,远远走了一那里正是老仙的埋酒雪皑皑。他陡

上,他唯一还熟站了片刻,他朝那山走,说故去。尽管那人。交也未必悉的不妥,沈珏想去见一见之缘是仙,却也有几面这个世

很多很多年,人。的熟人,只剩这这个不曾见过熟老仙一个了。他已经世上,能够叫得出他名

上同类了。这时他忽那山异常充沛的灵力,接着那股声,沈珏心中好看着那树上松鼠,不它砸下来的。都是青草绿树看到,沈珏动不动。沈珏抬起头,依稀听到人地被砸出一个坑,坑里想或许是遇找了盏茶功夫,那声至山腰人影都未然闪过身,身后刚刚站奇,便循处,沈珏就感受到了,鸟语花香,一踏入此躺着个松塔情愿地相信这松塔就在耳畔,却连极为高渺,山脚音仿佛着声音找寻,过的土

鼠说。你找我吗?”松

,前来探究竟。”说着拱了拱时忽闻人语手,“叨扰了。”镇定地道:“路过沈珏眼皮跳了一下,神

说,说完突然不见,再一个身着灰衣的女孩儿,顶是不是?”的声音出现时是真难听。”松鼠跳过来问:“你要上山

。”姑娘道:“我带你去沈珏点点头,松鼠

为无语。珏鉴别,那都是些“人”都招呼先走在前面实上经沈成精的妖怪。事涉水疑,心里甚野蜂,,蹦跳不休,且逢说着当真一马当,仿佛那一个个都是一路欢脱里的青蛙都没放过而过时,连水洼,只,无论是蝴蝶还是野物无

很,我刚换了毛,你自己去吧。”:“上面冷的走到山腰,下道松鼠姑娘停再往前一步便是积雪,

沈珏本想道谢恢复原形后己从山腰他只好转过头,对那跳两跳,结果姑娘蜷成一个团把自视而不见。,跳远了。滚下去的松鼠

儿最大的特点就是藏处酿制,就这样平世山上时走的见,一半绿水青山一半于上去,如此陡得老仙会将酒埋在此是也有这样一个松鼠边攀一边猜着那年许明行的好地姑娘给他引路。想来应是哪条路,异的了两分兴趣,便一难得起充沛,当真是个修明世会说的,那老头慢慢往上攀山壁他还是第一次踩着积雪,沈珏并不急不住话;又该没有,否则许地的景象也少见。方,怪不这山灵气快到山顶。步一步静的想着,不知不觉,峭奇,一

亦有人声,忽近最高处。爱酒,又多么喜欢拿自己酿的酒四老仙这是有客,处显摆。不由得山顶,沈忽远,颇为耳熟。沈珏从伊墨那里三步并深刻的明白此仙愣了一下,随即也许是请人饮酒的有多两步,很快便到了山峰

能陷到腰两人中间摆着一盘棋坐着两个厚的积雪之上在煨着热酒一矮桌,桌边坐着莹莹的亮着。棋台上自然局,不知是何物雕琢成的棋子,在白雪中平地,高之处,却是一方个小童打扮的背影,,煮着茶,却面对面看起人。一局边另有人自是老仙,另一有雪,且是厚厚的一那么深。就在那深来高渺无比的山峰至人只有背影。他们仿若刀劈。平,踩下去

方来,却无一人抬头望他一眼。三人俱知有客自远

小童手中奉了来。沈珏等了一碗热茶己走过去。还未靠近,那伺茶温酒的,转过身片刻,只好自

“一路劳苦,解解渴。”

精?罗浮山中的小松树可不是那也罢,容颜也罢,声音

未料到会这样遇见他,还在罗浮山中,他与沈珏怔了怔神,一时间有伶仃相见,那时高堂尚些恍惚,仿佛,他也未孤苦

他一直恍惚着,那笑道:会说。如今你来了……我正好当走的匆忙,松树精奉茶的也未和你一直举着,直到沈珏回去寻你,所以这你出了许多事,怕手便谢’也一直没有机。后来听说告别声‘谢给你添烦恼,也就没有面说一声。”神取过茶,方才浅浅

年懵懂无知,幸有你小松树精我得我机缘,助有所成。一切都要多我已小下身去,礼:“早谢。”,如今说着躬道成仙认认真真给他作了们关照宽容,后又予

,将空掉的茶盏递修炼淡泊疏远过,无须谢我,你天真心,淡竟是陌生,记成了。于是他沈珏看着他,饮了盏中热茶,若一旦有成,那便是赋异禀,最难泊疏远也是真为他知道对方道谢是但他脸上不露声色,因本该如此。”回去,淡淡道:般有礼有节的心,木本无心,忆里的小松树何时

奉了茶,饮了茶,他们无瓜葛。之间再

小松树最后一桩事已了,我精收回茶盏,对老仙道回去了。”:“承蒙照顾,

了。,只点了点头。小松仙全副心神都在棋局里树精的身形就不

一般。那棋局子,落子,每一步都暗中角力,如神游人执子,棋子却仿佛有无形的手在推动,起。仿佛两人在上平平静静,无需要很久才能走出来

睁开语气不满地道:“帝君心神不定,,罢了,不下了。”落势,老仙终于又有一子被拨动,竟是白棋还下什么了也没多大意思眼,棋,我便是

着沈珏的那背并不出声。

使人家只是个生平等,即给个寒暄罢。”老仙究个礼数周全。”挥袖,徐不疾的斟满:“做神仙的,众小妖精玉盏,且自斟自饮道,也要讲收了那盘棋局,“帝君,故人来访自己端了热酒不,好歹也

片刻,缓人。他想不到那往意料之外发缓移至那人背上,目光在他手中玉的除与老仙在此饮酒。先前他就觉得那背影有些异样盏上停驻,却未多想,毕竟能沈珏闻言一怔了神仙不会有他里去,但事情总是展。

容自若的低转侧间隐隐的声泛起游龙与花朵的图月白长袍的人有了为了来。这个。”终于,那一才真正的震惊音惊讶着,半信半动作,他一身,初的脸。沈珏还为那熟悉料的疑,如今见他转过脸,调。他转“你总找我尝酒,原极为华贵,却雍案,过身,看只是素净的长袍在对上沈珏边说着缓缓站起

“沈珏。”

下,实在有失待客前入了棋局不得之道。”唤他,“脱身,你来了这么久这一声却是老仙在我还未请你坐

老仙说端了一盏酒,亲自奉上道

“我请你喝酒。”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血棺骸骨,生人禁地本尊的苦情剧本呢问题女友恋上我八卦天师封灵道长恐怖游戏:满级王者误入青铜局遇蛇天医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