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新书

字:
关灯 护眼
久久新书 > 遇蛇 > 番外:端阳节

番外:端阳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番外:端阳节

又到一年端午。

望着院子里那颗缀里不肯出门,任柳延石榴?满火红屋子,闷闷地坐在窗如何叩门都不想理他讨厌鬼昧了他家的明明结了好多果子,却不情愿的把自己关在缝隙都没酿够,哪个的石榴树。去年连一坛酒伊墨甚是户旁透过

树,就这了。;还有经常来串的顽童,每次走的时候隔壁张家娶媳妇,柳…漫漫硕授课那天的精光,都么被柳延送延摘了一篮,柳延也送了一筐子果的一颗石榴子送不记得留下榴…回想,伊墨细细都要抓几个他的大红石一点给他酿石榴酒喝。真是讨厌透了;镇子里的学堂开门

的石榴昧了他出去过节,哪有这样拉他不讲理的人。,还要

伊墨愈想愈发不开心隙都给闭了。,哼了一声把窗棂的那点缝

等他回应的意思。外的声音是习惯的疾的步多,带着年老的拖沓迟在等着他心回还是缓慢调。“真不理我了?”意转。脚步声比记忆里了许无可奈何,外踱来只是在门只是这么一问,也没有要缓,却还是不徐不踱去,

了,缓慢慢的越来越轻等了一会脚步声变轻,越来越远。

居然就这么走了。

伊墨气不过,走过去刚把门拉开,开,下子皱跑过去看,刚被他闭个满头白发头晕起手的利落跨了进来头儿以不符合他身艾草便的小老,撒了个遍地道,熏得他花。他一起眉,满身后屋传来动静,他紧的窗户已然大来。此时都是难闻的味狂野的从天而降悬在门楣上的一大束

突然眉头一皱:“的白发一根根如蚕仲夏的丝般剔透光洁,尘,笑的像个顽童,午阳光正好,他闪烁微光。他就站我拧着腰了。着衣袖上的灰在那里,拍

他可真会折腾。

伊墨瞪起眼,“有门不走偏要爬窗,你么时候成宵小了?”

肯应门。”老头子都是艾草味儿,你又老腰一边走过去扯不知哪个使性子把喜,不如我们出门顽?“也儿回嘴,一边揉我关在外面不着自己了扯他的衣袖:“我都进来了,满屋

是再不出他可越门,怕出来。伊墨屋子飞起来了。老越坏了,思量着自己要是一会雄黄粉都要满诈的招都使了

,又问:“腰不疼只好满不情愿的同意了了?”

不疼。”“不疼

不要雄黄酒。”

“不要不要。”

子。”“不吃粽

颗?“一

“不成,就你那不成器的胃。”

“一人一半?”

“你吃一口。”

“…两口?

他们慢悠悠的一边翻寻出游的衣裳。讨价还价,

“束发。”柳延说。

,稳稳地发冠束好。理的妥妥帖帖,地将那前伊墨正己打理满头散在黑色里,鬓角灰了身后,用犀角梳替自些灰许多。干枯的手灵巧儿站在最后一根也没扯疼铜镜,一缕缕乱的长发,续白了他的长发也陆白挽起来,梳经坐着,让老头他的夹杂

妥当的人,直直盯了。还是那样一句话。柳延瞧着铜镜里打理

“你真好看。”

这个端阳节他计较去他的手这么多年过去了,也不与年被昧掉的没听厌。起来,心情好的伊墨挽起唇角笑踏出房门,一起去过这句话可一点儿也石榴了,拉着

没有什么好过的悦的人,便抵消了所有酒、艾草和菖蒲,都。然而身边有个他喜,也不喜欢这个节日,虽然并是他所不喜,即使他已经是人不喜。

柳延抬手指艳木船,又指着江着江上几艘格外才不要“我老骨头去挤,你地看。”边浩荡荡的人流:显眼的鲜“龙舟!”带我去个高

自己的骨头了。”头看看手:“可我也是一把老“我倒是想带你飞起来看。”伊墨低

郁的大怪癖越多,花斑的手,起来,脸色郁控,原来人老了就是这样。他说着自己又不高兴伊墨也知道这不对,奈瞅着自何年纪越脾性也不太受自己管

拖上手就走。那就去挤挤。”柳延一把抓住他的胳膊,也不待他反应,

都避不及,互相踩着推倒是出一条道来。人都唬住了,乡邻乡不认识他们。深怕把两两个允许他悲春伤秋把旁老头这么一个拖着一个哪个往人群里一冲,亲几十年,歹,顿时避景如此短暂,哪里良辰美着,狼狈地给两人让人冲撞个好

“柳老您慢点!”年青您二位留了位置,甭在这不了,喊了的小伙子被推搡的受挤了成不成?”一嗓子,“高台上

收了帖子?”“嗳?”柳延愣了一下,停住脚问伊墨:“你

,遂点点伊墨想了半天,才记起隐约有这么件头道:“也许。”

台上?”“那我们去高

,突然改了决定:”伊墨四处看看“不。挤!”“就

这境?”人海,将周喝道:“江边最前方。好笑,吆冠楚楚的老头,一了,柳延自来给我们做个彩好不好龙舟上,于是两个衣几个水手一看他都这么说然照着一个,硬是冲开一片个紧紧拉您二老索性上船边人群杀的哀叫连天,一口气冲到了

人爬上去了最中央,壮青年高兴极了,摩拳准备。旁边一溜儿精上爬,两拉着他就淌水往舟擦掌的做坐在墨也不答,柳延又回头看伊墨,伊

一人挑你们你们吃酒,一件。”我家玉器铺子里的玉,”伊墨说:“赢了请“好好

见柳老先生点头了,顿时吆冲了出又看柳延,年青人看着他喝起来。果然赛令一响勇猛,所向披靡的,划的比哪条舟都要去。

毫无悬念的拿了第一

高兴极了。这一天真是

已。都没拿顶好的群挣,尤其是那了头筹器,选了个样子漂亮而水手,果然一人挑了一满镇的人都欢喜连天玩意儿,不过是中等的件喜欢的玉饰,

粽子。许柳延食了一整个大饮了三杯雄黄酒,还允墨甚至都

保证:“明年青人拍着胸“二老明年再来坐个第一。”的船。”年再给你们挣

好。”

伊墨,也是眉眼笑盈盈的欢喜。延应下来,扭头看

第二年他们没等来这舟。两个老人登上他们的龙

龙舟赛开始前,他们的们,那两个老人已经铺,告诉他不在了。独子便关闭了玉器

倒是给他们一人留下了一艘玉雕的小龙舟。

琢的礼物。说是二人亲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血棺骸骨,生人禁地本尊的苦情剧本呢问题女友恋上我八卦天师封灵道长恐怖游戏:满级王者误入青铜局遇蛇天医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