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新书

字:
关灯 护眼
久久新书 > 官道权途,从90年代登居高位! > 挑动矛盾,智斗鸿门宴

挑动矛盾,智斗鸿门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陆天风我忘了点事,打局,走到包间门口对韩英说道:“韩个电话马上就进去。”

心里不知他点头说:“好吧。”要捣什么鬼,便韩英看看陆天风,

事想麻烦他。捣鬼是否在单位,有波打了个电话,问这次陆天风还真不是,他先给王

说来吧。王波很痛快地

,让他看看。动检所找王波副所刘刚打了过去天风又,安排他提两只鸡去市

如果被肉计都看不到。这些,陆天风才走进包配得上他,一般粗细的链子一条大粗金间,一看人着实不极少,不仔细陪的是个胖子,局局缝夹安排好长杨德胜,坐副的是纪委监,估。五花三层的脖子上带住,估计也只有这大粗链子看以为是个秃头头发极短,也少。坐主陪位置

,其他的人除了坐主宾的韩英和生了。徐银祥就几乎都很风办的王主任坐的三陪坐副宾的

所长来了啊。着你们气也热情了许多,”监察局变了个人,告状,今天一大早就有人举报局长给你:“这可不是我当半开玩笑地说道你们打人。脸上带了笑容,语“呦,萧德胜这次仿佛

息是我们在执陆天风做出吃惊的法过程中,被一伙来历不明的人给打了到的消样子:“什么候?我听

人反映。”杨德胜指被你们打,车也了指坐在副陪的胖子:扣了。”“刚才崔总还说他的暴了很两个多啊。这可不是一当了这不承认,自“哈哈,你也个所长,我听说执法粗

说完也不给陆崔总,都是一家人,不要,摆摆手说道:天风解这么计较!释地机会“不过,我批评了

没有起身的胖子,知大量了。”还要感谢崔总的宽宏道他就是崔宏图,笑笑说道:“那我陆天风看了看一直坐

但是以后的执法杨德胜话锋一“一家人不说那些客气话了。”了。”转,又说到:“也不好说话杜绝类似事件,否则我过程中,要坚决

办的王这番架势是做得住,杨德胜是很有分量,能压眼韩英和纠风的,显示自己还崔宏图看场子。再看看不由骂了句德胜真有分量还用请客吗?“白痴”!要是杨崔宏图一脸倨傲的坐在那,心里主任,心里雪亮陆天风扫给胖子

“崔总,别坐着了,跟陆所握个手,以的事就都过去了,杨德胜后就是一家人。以前一副话事人的架势谁也不许再提。”

和你也没什么关系,但问题,法的方式回头对陆天风严肃地办事,要注意执一直没说话坚决是!回去以按法律:“有我和程序请杨局长和崔总放心接过话说道,我知道这些答应!”的徐银祥此时我和韩局长可不吧,以后避免再出现这种情况韩局在好整顿队伍,严格”说完又方法说道:“你刚上任,以后再出现类后一定要好这,就

旗,一口一个,都擅长拉虎皮做大局”,好像他还排,心里有些好笑,前面似的。陆天风望着慷慨激“我和韩昂一脸严肃的徐银祥这货跟杨德胜倒是很

三个大戒指。伸出了手,手指头黄的绿的带了慢腾腾崔宏图这才地站起来,神情倨傲地大金链子

“哎呀的财几下那几个大戒气。没握崔宏图的指:“崔总果然财大气”陆天风伸手过去,手,却轻轻拨弄了得不少钱吧?”,沾沾崔总粗啊,这几个戒指

信地看着陆天毛病吧?便把手抽了回崔宏图有些不可置风,心想这小子不会是脑子有

上次那样咄咄逼人的据理力不想节外生枝,菜吧?”人都到齐了,那就上一半,也争,悬着的心放下了便说道:“崔总,杨德胜见陆天风没有像

时或省市某个厅跟谁谁出来用很倨局时,崔宏图不合时宜地蹦说到某个领导一起刚吃傲的语气说前几天刚和徐银祥在说,偶尔过饭。这顿饭的气氛总体还不错,主要是杨德胜

精力主要是跑项里好像,争取,他那时候的团这样的企业。目,这货农林不解,他努力回想上一资金的同时忙一步的?陆天风有食集世,印象当了副区长分管过农业,也没记得有天给省市领导送礼有崔宏图这号的智商如此地下怎么关,是怎么混到这局的业务工作几乎不活自己的提拔,对心。可是后来他

色。看来这货的智商低下几集的活不过不是装出来的,

视更浓了。陆天风一句话不陆天风觉得崔宏图智商来顺受的样子吃菜,一副逆说,只低头低下,崔宏图觉得,心里的轻

在这个时期把业正是快速发展的黄越来越大,我想请求疫,捡什么疫,就韩局长能不能收费停一下,检疫检是拿刀子胡乱划拉一下,能检查英说道:“韩局,出什么,都是添乱!”金时期,铺的摊子起来,端起酒杯对韩酒过三巡,崔宏图哥哥现在的企的话渐渐多了

一皱,完这顿饭外生枝了。他只想安安稳稳吃杨德胜眉头微微,但这个崔宏图还是节

就是免检单位,觉得没问题,像天食检不检疫集团这样的企业,本来,徐银祥便说道:“我作用不大。”见韩英不说话

英:“徐局长说的有道你觉得呢?”杨德胜看看韩理,韩局长

说话举足轻重同意,那得罪人就是韩英。套已经很溜了出立场,如果韩英同意,那就显得他徐银祥玩这一一言九鼎,如果韩英不,他先抛

了不舒服,觉,徐银祥搞这一出她便她说的话还言感觉到得徐银祥确实有点越位平时韩英倒没觉得什么不妥,但陆天风上午犹在耳

她一抬:“这不见再说。”管事的在她一时不头看到了陆天风,笑道知该说什么,同意意都不好,突然那坐着吗?你问问天风的意还是不同

祥说窍,甚至都有然开了有发言权,二来“再了不算,甚至还不些欣喜,觉得自己说”俩字又显得自己才有最后的决定权。后,韩英觉得自己突这话说的特别好说完如陆天风,一来显示了这事徐银

不行!韩英对自己的提升感这套的那样,多给点徐银在局里,可以像厉俏说祥面子,但在外面,玩到欢欣鼓舞。

就愣及,他本来乐呵徐银祥一个措手不,却没想到韩英来了这呵地喝茶了一下。么一句,顿时韩英的突然改变给了

,但现在他突再向韩英发问然心里没底了,犹豫了一会韩英,逼她表态继续追问要在以前,他肯定,没敢

但他又不想照韩英的意,正尴尬,崔宏图蹦什么意见?”长,徐局长思问陆天风,那到底都说了,你出来了:“陆所掉价了,也有风

。”陆天风夹了口菜放进嘴里。“领导都说了,我一个小兵能有什么意见

气氛一下轻松和纠风脸上都挂了起来,除了韩英了笑容。丝诧异,其他人办王主任脸上闪过一

服从局里慰!”要讲:“天风,,我和韩局很欣益。企业发气度们所里的经济利益,利益,你作为中层干部?所里利益局里利益服从区里利大局,看整到你徐银祥说道,是不是我们还是展好,就也知道这涉及,能有这种胸襟是区里的最大利益,

是个小兵,谈不么干!”“其实我就知道要服我就怎导!领导让怎么干上什么胸襟气度。”从领陆天风放下筷子,说道:“我只

:“为了小陆这么讲政治,!”杨干一杯“好德胜端起酒杯!”

什么坏主意色却有点狐疑,这不是格,说不定在打祥脸徐银陆天风的风

而尽。家都站了起来,陆天风,把酒一也站了起来

!”杨德胜夸赞道“好!魄力不错!有

里的同志们好比刚才这个事别说我有魄力讲政治也可以,但千万解释。”没魄力。”陆天风定,我还是有点害怕。你说我听话可以,就是胆小不检好了,我也好给所“别,王局,疫可以,,我但毕竟不合规说我果能有个依据那就最,我这个人最大的缺点笑笑说道:“就

你要什么依据?件纪要?”,拉下脸问道:“徐银祥些不高兴了难道还让韩局长给你出个文

便条就行。”总,有一支。”崔宏图笑笑:“崔笔吗?给徐局长用出文件吗?不陆天风冲用!徐局长简单写个“这点小事还

笔给徐局长转身对服务员说拿了自己的好处,还得徐银祥的简单轻松,又觉拍胸脯说一定全力定是没问题,便崔宏图没有弦外之音,看陆天风说帮忙,这点小事肯听出俩人。”道:“拿张纸和

,陆天风对崔宏图说道:“你敬徐局长一杯,然后再敬我杯,这事就算妥徐银祥刚!”发作

员已经把纸笔放在了了。说出不该说的能理解,但崔宏图这个服务祥脑门有点冒汗,莽汉肯定不就麻烦不写这便条,杨德胜肯定起来,理解徐银祥前面的桌子上,徐银,别当场和他嚷嚷

崔宏图倒是挺开!”:“来,徐局,咱哥心,端着酒杯走了过去一杯俩喝

轻轻一推:“你直接敬陆所长就行,他点头这事就妥了!”徐银祥把纸笔说道“这点小,对崔宏事,还写什么便条!”

风。愣,回头看陆天崔宏图有点发

法,只能按规定来风望长不写,陆天带一丝商量:“徐局着错宏图轻轻摇!”那我没办摇头,语气却坚定不

小事别推最后直接把徐银完事了!”看看徐银递给徐银祥:崔宏图又祥,又看看陆天风,来让去了,你写了就“徐局,这点祥的杯子端了起来

,再露一露字条,鸡的新闻发出去陆天风有点懒报社把查到这批病死,心想你只要敢写,回去我就联系吧!你就等着回家洋洋地靠在椅背上

狐狸了搭进去的事他怎么点喝点拿点祥也是多年可能去了那点东西把自己徐银可以,为做。,虚张声势吃

真是胡闹!就想拂袖徐银祥佯装发怒,而去。

弟情义呢图不干了,一徐局,你什么意思?这点忙都不帮??”崔宏把拉住了徐银祥:“平时口口声声说的兄

宏图说出别的不该说的话徐银祥一看好,我写!”脱不了身,又怕崔来,便赶紧打断:“

了徐银祥。崔宏图这才满意的放开

笔,望向邻座的杨徐银祥坐下,拿起,你纪委不明白吗不掉。德胜,盼明白白纸黑字的,说句话。别人着他能将来洗都洗?这

徐银祥的求助目光,低头喝茶。胜不杨德

你成了好人,我倒被想你这真是自作自受,闭上了,心我要拦住,英几人记恨上了。次张了张嘴,但又

单位,动检所禁止风说道:“徐局,,陆天是免检疫就行。就写天食集团银祥提笔刚要写简单点

写了一段,为了更好的服务、相关规定和徐银祥当然不签上了名字。程序,适当予以免检。业,了想然后可以按,对天食能听他的,想的企造更好的企业发展环境集团等信誉良好支持企业发展,营

趁这会工夫,陆天!”风给韩英发了个短信:“先走

眼,便起厉俏就打断了她:“姐韩英拿起手机低头,先走!别的回来出了门,找了个没她说完,看了一厉俏打去电话,还没等再说!”人的地方给

经给司机打电话门口等了等韩英出了门,厉俏已让他在

咐司机找个路边停下,可是车几步,她又改单位!”韩英变了主意,嘱没开出机说坐上车对司“回

,很满意,拿崔宏图见写了这么多:“陆怎么样?”过来递给了陆天风所,看看

“不行摇头。。”陆天风摇

了眼睛问道。“为什么?”崔宏图瞪起

还是一周四次,什这里,按相“你看我不好掌握,是一次不道:“还有这是要检疫。”陆天风指着纸条对崔宏图说,把么是适当?”,适当予以免检周一次,适当去了。免检就是一关规定,按相关规定就检,适当

条就完了呗,还这么崔宏多事!”图有点发蒙:“有个

头:“天食用检疫。十个字够了!手指天风板着,免检单位,不

祥,徐银祥脸色,你自阴沉的出水:“行了崔宏图望望徐银己在上面改改吧。

。您写完,我自罚三陆天风站起来,过去:“徐局,我敬端着酒杯走杯!”你一杯,请你再写一张

字,徐局你就写呗。”一共十个崔宏图也劝道:“

有些心烦气躁,用你离远点…祥很近,徐银…”陆天风故意挨的徐银手往外拨陆天风:“

”陆天风的酒杯摔地“啪!上碎了。

图说道:诉冻结“徐“罚款抓紧交局!”陆下脸来,转身边往外走,一边对崔宏否则起我没提醒你!”了资金,别怪风沉

呼的出上生气了门,不见了,听着屋里崔的质问徐银祥,脸上还露出了一抹微笑。宏图气急败陆天风气呼的表情就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高武:登录未来一万年长月烬明方天仇林轻语官路权图花青春在你心尖上起舞神豪:从被校花嫌弃开始身价暴涨星主萧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