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新书

字:
关灯 护眼
久久新书 > 穿成恶毒老太后,改造全家去种田 > 第4章 吃饭

第4章 吃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的林晚,就得代替原她现在已经变成了主照顾他们。张家村

但是如果一个化太大,让人看出来什人前后就糟了

,还不赶紧去。”你想饿死我,狠狠的道:“吃,我还吃呢学着原主的样子,吊着眉梢,恶

赵喜翠身子缩了成人的手里的一,再不敢多说,拿一下了一点,估计就起粮食袋子用碗舀把。

林晚脑袋疼,她都吃就那么一把米大的小子。不饱,更别说半,都不够一个吃的,连

得亲自去,拿起那两斤到灶台旁边,哗啦,她只大米走都倒进铁锅里了:“全熬了。”

喜翠吓得面无血丝。

,和着野菜,可以吃一大米呀质疑。赶忙去添水、烧个月了,还能吃半糊糊二斤的不是这么糟蹋的呀,现在竟然……黑面饱,,能全吃了,粮食也换七八斤的翠也没有那个胆子发出看着婆婆的脸,赵喜

张狗蛋娘这次真是发了。”被刺激大愣愣的看着林晚道:“

刺激大发了才好,群人强。”张兰生笑眯眯的:“吃就吃呗,总比便宜了林家那

头发张柱子憨憨的抓了抓八蛋,我以那群:“林家次。”后见一次打一

的大米不停香吧!”张小山盯着锅里的咽口水“米粥应该很

香气扑鼻而来了。锅的一,加上咕嘟咕嘟的圈冒着白气,米粥的响声,别提多诱

开,她本来是放在锅台上依,但是赵林晚叫赵喜翠拿了六赵喜翠舀碗的喜翠战战兢兢的不个碗次排敢,只好自己来。

不用力就不掉的那粥很粘稠,上面一种。层米汤沾在勺子上

除了林晚,其他里都是大米粥的清香,更好熬,院虽然是碎米,但是五个人的肚子,不停的

动。但是全都灶房外面,没有一个人站在

他们才能吃。到娘吃完,么的,都要等家里的规矩,不管吃什

不想喝?”“都杵着干啥,

林晚调侃一句。

娘打一顿,也值张小山第一个忍,用舌头一后被了。点点的添,能喝这碗粥就算是过不住,他不顾粥还是滚烫的

的,这是他这辈子胃里的一瞬间油在嘴个口腔,再里,到东西。上面一层米里游走,充斥着整,整个人暖洋洋吃过的从喉咙进入胃最好

个人也剩下三端起碗来,吸溜吸溜的喝着。

自给林晚第n次哀叹家道:咋的,是不是要我亲还在那杵着不动,无语的穷,见赵喜翠你端过去?”

赵喜翠的身子又是一抖。

刮一刮锅底。沾点汤,以往的规婆婆再是丈夫和小叔子,她最后能,都是,她就饿着。。要是粮食太少先吃,然后按照就千万谢了

喝粥?意足了,她能能让她喝几口汤,她就心满现在是大米粥唉,若是等会儿

道真的变好了?婆婆难

晚不再管赵喜翠的法。

丸是中午吃的,菜,早又饿饿得不轻,强闻着米粥的香味,肚子身健体大半天的了,她在泥泞里薅了她也也开始叫了。

米粥喷香,林晚顾不得烫流下了幸福的眼泪,她然被五位数的人现在竟,小口小口的喝着,动哭了,心梗一个吃顿饭就要一碗米粥感

小咸菜就更好了。呜呜,要是再来盘

,原主懒这个菜,的菜了家里有。,连个菜园子都没除了野

了,现在稠的粥。来,家里头大汗,糊糊都没有旁边五个人吃的满然有粥喝,还是很浓黑面到现在都还没回过神

吧!这怕不是在做梦

你干嘛?”“哎哟,”张山嗷的一声,“三哥,

憨的道:“,看不好意思小弟,我是想张柱子憨打自己一巴掌的的,没想。”不是真打你腿上了

林晚笑看着一群活宝道好好吃饭。”:“

脑袋使劲吸溜。埋着都不敢吭声了,她一开口,所有

吃不了一碗,娘,喜翠我吃兢兢的道:“我些就好战战。”

一点,很是无语,就林晚看她扒拉出来的那些,两口就没了,让吃不吃,有受虐倾向是咋的?

祖母去。”端给你外你不吃,剩下的我她冷冷的道:“行啊,

赵喜翠:“娘,我吃。”猛地抬头,大声道

有小媳妇的样了。一点都没

,就算是喂了送给林家的心狗,也绝不能让娘起思。家吃怎么能给林

林晚是北方人体要紧。现在不过,,喜欢面食,这条件身体,还是别和虚弱的挑了,赶紧补身

会找机会吃了它。怀里还有两个馒头,等

灶台上的六个遍。空碗除了林晚,她目睹着五个人添了一遍又一个,比洗的还干净

狠狠地兰生气我们现在开口,“饭闭,所有的劲,张?”娘,都感觉身上有使不能不能去林家

林晚疑惑道去林:“为什家?”

猎的银子加上两,我能不能去要回来?”分家阿爷阿生道:“爹生奶分给我们的一共十五前打“要债!”张兰

着林晚的脸色,张兰生越说越小声。

。”就让他们白打,如果不拿回来,娘“就是娘!”张狗蛋也上来劝,:“我们现在快揭不开锅了,娘还需要买药

气了,肯定能把钱要在吃饱了,里的烧火棍:“我现张柱子握了握手回来。”

黄肌瘦的情只怕要从长计议们四个面林晚也很想去要回来,的过林家几本拿不出来钱,而且他半大小子,如何打个壮劳力,这件事过林家现在根

。”开口道:“不行

没有办法。他们也拿林家蔫了,说服不了娘,四个儿子顿时

时候跟林家把大米给吃了,过不了,这次只多久,还回到以前闹翻过不过想想以前,也的。怕是气得狠了,才释然了,娘什么

了。气不说四个人垂头丧

珠子一转,在张柱子张兰生眼耳边叽一阵。叽咕咕了

天彻底暗下来了。

边洗洗涮涮,林四个小子在石桌旁边晚和纳凉。赵喜翠在灶台

咧咧的声音。跟霜打的茄子似的,刚要开口解她看着四个人因,大门外传来骂骂释一下不去林家的原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血棺骸骨,生人禁地本尊的苦情剧本呢问题女友恋上我八卦天师封灵道长遇蛇恐怖游戏:满级王者误入青铜局天医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