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新书

字:
关灯 护眼
久久新书 > 谁说我家娘子是妖魔的! > 第一章 裂开

第一章 裂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东城,洛府门前。

张。些紧吸一口气,有杨是非深呼

袍,又摸了摸自己的脸。,整理好还算干净的衣放下肩头行囊

很好,不丑、且干净。

红纸,再三确认了他再从记录的地址无误行囊里取出一叠

在红纸隙书’二字。间,依稀可见有‘婚

杨是非牌匾,心生感慨。抬头看着大院门外挂着的‘洛府

越后也有“没想到,我穿当赘婿的机会。

他的心思不由得回到半年前。

当时自己还是个活自己,该在哪定居,往后的日常开销又、水电、保险...何规划,房租平平无奇的毕业生,愁该如着该找什么工作能养

起到场。园后,生活的压,一力仿佛准点打卡上班走出校

备去早就联系好的公面试之际——司第二轮可就在整理好心情,

神一脚踩空,摔进了坑里。看手机没留

好消息是,这坑不深。

。就算一头栽进去,可能是挖路在修某些顶多就是泥。道,里面还有维修人摔个满嘴员半蹲

坏消息是,候穿越的。他就是在这

自己平衡失控一脸惊恐地看着坑杨是非还意识护住手机和头,,双手下深刻记得,当维修小哥。里的

看着他。来,一脸震惊地仰头而小哥也恰好回过头

!”“卧槽!”“卧槽咧?

了个招呼,成了在现代两人只相互匆忙打后一声道别。社会的最

,他出现在陌生的直挺挺得摔了下去。下一刻田地上空,

哼唧得交扭伤挫伤,疼得哼唧半天都没能爬起外加各种点以来,差为自己摔了个鼻青脸肿代在这里。

到凑中。好心将他扶回了家巧有农妇途径此地,

杨是非当时头脑混乱,跟农妇一家确认了许久,才知道自己真的穿越了。

语’,期间闹过不少误差点被扭送官府,好说歹说才让对方勉强收留了自己。装异服’和各种‘疯言会和笑话,甚至因为己身上的‘奇

经过一番波折,他才在偏僻山村内安心养起了伤。

院病房里。想过该如何回家,臆想,只这期间想过会满头纱布的出现在医父母甚至也想过是不是自己要眼睛一闭一睁,就磕到脑袋生了的事、也

饭,之旁边骂自才能不能吃外卖。后想吃想喝什么,他们己又走路看手然后咬牙切齿又有了也回家再去做地指向旁边挂老妈会像往常一样坐着的各种瓶瓶罐罐,说,就算不插食管些心疼机,自己还得修养一段时间

头看着自刷刷手机,无奈摇头叹气。,抬而老爸则是沉默无言,

做梦。可惜,他没

天,颓丧了三天在床上呆了两杨是非躺

他不能理解,其他穿越者是怎么做到狠心抛弃一切

人是调节能力很强的生物。

,走进农田试着默收拾好所有心情在身上应这个世界的生活。痛下了床,开始去适帮忙的伤有所好转后,他默,忍

他不是孩子了,得学会接受。

也得续走。世界变化很大,但自己

这份略显老务农的‘回报’。个月来坚持帮忙是这一,则而现在手中旧的婚书

上这种大户人家的?”“——牛大婶她们,是怎么勾搭

杨是非呆站在洛府门前久久脸庞上满是复杂。未动,俊秀

的门道。明白了这个世界的这小半个月,他大概在牛家村养伤

沾了点武侠要素。的存在,显然还同,甚至有武者、江湖、神兵利器之类历史和印象中的各朝各代都截然不称,但此国虽有‘梁国’

混出个美名若是其他穿越始闯荡江湖人士,兴许能早早

96的毕业生,至少也是个半身不遂到处乱吐。迈向9不说能唱能跳吧,,跑个体测都能累得可惜,他一个半只脚

情长的滋味尤其是舞了舞牛弃了享受江湖儿女大婶家里祖传的兵器——差点因此手腕骨折——他暂时放

种地赚些银命之恩。况且,在养好身体后婶一家多两,以此偿还救得先帮牛大

是牛天突然将这一纸婚书嘻。但不料笑嘻恩情没还多少,倒了过来,满脸大婶某

“杨小子我们去赴约?男丁,要不你啊,我们家里没

怎么能成!这洛家说的——”结亲,我这外人“这是要和你们牛家

说,俺们是牛、你是杨“嘿你,都是一人!”

“......”

杨是虽然没想到牛大婶还会非想了想,还是半推半就的同意了。说冷笑话,但

他觉得这是个机会。

好歹是穿越了,哪,试着知识江湖,至少也怕没学什么上乘神功纵得活用一番在江湖上闯荡几回。自己的现代

至少,不能吃软饭。

饭也不行。

名头、城等地落脚找些文书记纸婚书,他哪怕在江湖也能借此为跳板,在县上没混出甚至洛之类的家也不承认这一活计。

不算了那么多年屁用没低。这一刻发光发热...好歹高考分数的数学,或许就要在他想,自己

然自己基本忘了个干净,只记得加减乘除了。

日子。但,只要能多赚点用再去过风吹日晒的苦她们往后不两,养照顾牛大婶一家,让活好自己,也能多

吃软饭。对,不

皆失利,甚至连工作都找不到񱜆可如果江湖、商业、官场

咳,再说。

杨是非的行动能一直不错

的钱财,给了几帮农攒在了此地。所以在他定下决心后,自己办了两套‘新衣’。跟牛大婶一家别后,坐着顺十里山路来立刻用上在村里到处做工东城,站到了风马车,赶

叩叩叩——

是鼓起勇气,敲响了洛非斟杨是酌许久,府的大门。

娘的手别说谈女朋友了,连小姑他一个母胎单身,没拉过一次

一人大老远跑来登书冒名顶替,独人家的婚尴尬。如今要拿着别门当‘赘婿’,确实很

但想想自己无权无势,更钱没房...

忍了。

语说下个好印象。准备好能先给洛府的人留不断温习当地的口尽可的腹稿,、默念着早已眼下只能

但既然承牛大婶好意接虽然他还未家大小姐,现。面上是得先好好表见过那位洛了婚书,在明不知对方性情如何,

。不知...“晚辈杨是非,应婚书前来拜访嗯?”

开的‘嘎吱’一声院门,愣了愣。,看着杨是非敲门的动作一缓缓敞

门没关。

杨是非一脸天色。古怪,仰头看了眼

阴云今日是赶着点就赶来拜会。渐笼、月色难明。他堪堪到了东城,没来得及吃个晚饭

墙的确和装饰这世道不少飞贼都学八九点别说给院门上是个门面。晚上都没带上,这洛家有点玩忽职守?的下人是,修为高深无异,但好歹也算锁、连门捎者碎金裂石不是区一道都不在话下,区了武,听说都能飞檐

算了,和自己没什么关系。

门,里头杨是非硬着头皮推开大往洛府了瞧。

是王公山水泊,俨然是一派大月光稀疏,隐约能户人家的门贵族也说不定。面大院,兴许看见花园锦簇、假

而合。不谋上打听来的情报与他路

京城的大户人家、地位颇高。这洛府似是

擅自定而洛大小姐便是‘离家了居。出走’的黄花闺女,在东城

小姐很快就会被抓回去不少街坊还以为这户大,但没想到一住安安的没起过丝毫久住,东城里的百姓对此也就最初,慢慢淡忘了。还能遇见洛府侍女外采购,似在此长居风波,不时就是两三年,期间平平

过对方长相的人言,是一位国色天倒是那洛府大极少。香的大美人。小姐鲜少外出,见只听街坊流

呢?”“...人

杨是非往院子里探了探灯火,前院并没有人影。约在后院方向看见一头,隐

难道真忘了锁门?

他站在原地清门再喊了一声。了清嗓子,提高嗓

“......”

洛府后院依旧没有回

得有点微冷衣襟,只觉紧了紧杨是非

拜见。先去找一家旅店上一晚,等明日一早再来重新院,心中无奈,准备他看着空无一人的偌大庭

毕竟只是接了婚书,又呼擅闯院宅,哪不是真结婚了。不打招免不了被结亲的,怕是上门来指指点点。

的院门缓缓拉回,准杨是非将沉重转身离开。

只纤白似玉的小手从院但在这时,一门内探出,竖在了两扇门之间

方的跳,连忙抵门停住,差点将对是非被吓了一手给夹了。

?”“姑娘

后。他将大门重新推开,瞧见一位少女俏生生站在门

波,唯眸忽扇轻眨,似乎有响,如同风吟。稚嫩有一瓷长裙、束腰缎带上一串银铃随如白玉般的俏脸却是娇小玲珑,调皮。皓白衬衣,身段更是此女身穿青双灵动美风轻清冷无

十四年纪,大概五岁?看着

不到自己的胸个子颇矮,还只是口处

杨是非暗想这或许就来意的侍女,定了定是洛家,迅速道

你啊。”少女微微颔美如歌音脆首,嗓“是

松了口这让杨是非,没出误会。

“既然天色已暗,在下待明日再——”

“不进来?”

她们,都内院:“侧过女抬手打断了他的话,在里面。”身,笑吟吟地指了指

“会不会打搅了府上诸位?”杨是非怔了怔:

“不正巧。“。”少女微笑道:“

。”“...也好

洛大小姐。”背起:“我先去拜见一杨是非想了想,将行囊重新

开院门让开了位置。少女只是轻笑一声,推

去。指着内院:“直接过问问,却见她再多杨是非走进院子,正想

“行。”

非也没扭捏,跟上杨是院小径一路走去。对方脚步沿庭得洛府侍女同意,

......”

得针落可闻。两人一路无言,安静

前摇曳行进的纤细背影心中暗暗感慨。杨是非看着侍女在

都没有。不知对方是否习武,这走起路来,还真是一点脚步声

小路后,他很快待绕过几条弯弯绕绕的石子闺房门前。来到了灯火摇曳的

此屋。房间也没小姐应该就在,料想那洛大,其他眼见四下并无有灯火人影

姑娘,可否驻足停步的少引荐?”,指着房门。“杨是非看向

“她知道会来。”

有些令人不安:“开门就少女笑得好。”

眉,察觉到些许古怪非皱了皱杨是

是对方的不知是这位侍所思、还妹妹美得太过匪夷度颇为微妙。女小言辞和态

也不是个事,他沉默片叩响。正要将房门刻,踏上门前石阶,可傻站在女子闺房门前

娆妩媚。乌黑长见屋内忽暗的灯火映照下极显有一道倩影正背对着房荡,却依旧遮曲线得妖门,在忽明但透过门缝,隐约看掩不住那傲人发及腰轻

站在两旁,似乎在为两位窈窕侍女正其梳理长发。

尬。是非手一顿,有些尴

梳妆打扮?己,怎么看起来还在不是说好了要见自

这个时代的名门个大概的习俗礼节,屋内的女子。知该不该开口提醒他从未谈过恋爱、好或忌讳,只知一时不更没摸女子有何

的动作变得越来越...奇怪。完了再开口是否要等对方打正犹豫着梳理头发,却见屋内两位侍女

中莫名,下意识眉头微抖,心清楚。眯起眼睛想先看个杨是非

着两边缓缓扯开。用力用十指攥住了那位女子的长就见两位侍女渐渐发,朝

“!”

为是遇见了侍女欺负落戏码...就是所谓的魄大小姐的扯头发?杨是非呆了呆差点以

这洛府什么情况

咂舌感叹,他就看到了一幕。但还来不及更为惊心动魄的

动,如瀑、仿佛完全不知痛楚般安静端坐着右两半出原本咬合在一起的齿轮,显露扯住头发的头顶竟像是被分离开的随着侍女裂痕,如瓜果开瓢、逐渐扯长发几乎被分割成左而此女的锯齿状女子竟一声不吭。而更像是一朵娇颜花朵般徐徐绽放开来。

“....

心跳极快。满脸僵硬,后退一步,杨是非

花了!什么瓜果花朵,这是整个脑袋被扯开分明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LOL:稳健的我,开局刷满属性吊打美篮璃月盗圣疯了吧!你管这叫SSS级天赋我行让我来[电竞]系统:我一出场就是最强法师物价贬值十亿倍,我成了神豪能抽取身份的我加入死亡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