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新书

字:
关灯 护眼
久久新书 > 一朵桔梗花(精装纪念版) > 一串白藤花

一串白藤花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序

花街上,点着夜灯。

是大正注末年,在那伸入濑户夜坡”,一如今点痕迹都没有了。可的小小港埠里,有也使人觉得凄寂的风化一所即使是当时区,名字就叫“常

活到这么一把年纪,到如今还常常会凄冷,那么了无生气的是每次想起,清清的灯光。它总是那么想起那整晚点着的白花花、冷奇异

灯光有那灯光,不知怎的,相像竟使我觉得么一点尾巴就消失——吧。那灯光空茫丽而凌乱衣着的茫的,恍如落在幽暗的花街那红艳的,就说是死的灯影影,倏地画了条与守丧们华艳的色彩和笼罩着女郎水面上的的白灯笼那阴惨惨的

内海猛吹的海风和波涛客寻那儿也曾经有过一段的叫声、三弦来于濑户找片刻慰籍的欢场的欢笑,全被,艳名四播。然而间注就是往说是一种回光声、醉客短暂的桩事件的一路衰落。女郎们船夫、商贾以及过路旅生命最后的火花般声压了下去。或许一时;也是路通行到镇上以后,便这样的繁儿打从宝永年的种种船只停靠的港华地只因景象。,流年似水。那埠,曾经盛极也可以返照吧,就在发生了那繁华时间恢复了时移势易大正末年,就像燃起了

,人们忽地又也不晓得是什方之既白想起了常夜坡浑忘,聚拢到坡上的灯么缘故光下,狂欢达旦,

是个黑暗的年代呢!

暗般拥到那条街上,贪代即将崩关东大地渴求一夜欢乐。溃的声音,给这地方也像要来,响——人们就来了回婪地逃避这种震、大杉事件注等接踵

,夜夜汹涌着人欲之命中的某些事物简直。那样子,在清而拼命涛告的守丧仪式就像是为了埋葬被冷而空茫茫的灯光下时代的黑暗污染的生

是最那也不过后的一阵火焰而已。但是,

灯光熄了到花街上最后一盏灯熄事件发生一年后的相关者之一。灭,也正是那个事件它的名字——嗯,是犹如被一不再有人提起的,我正是亲眼看,大正年代告终,个时代的结束吞噬一夜坡的般,常

在常夜坡后街的一幢当时,我就

居在一起。陋屋,与阿缝同

。.阿缝那时有三十七,在故乡有丈夫就病倒了,过着时可是嫁过去不久是邻县的农村媒正娶过她的丈夫,八岁的年纪吧。出生的日子,为了赚一点儿医药费,她被迫来到常夜坡工好时坏

懂得胡闹,正店做的日子。这样的她,那种年纪,此要她的男了生病的老公当然不方家还算正得与其找那些年轻、光也不晓得怎么个缘便接客,她只好在一着下女的活人着实灯光洗濯过的一窝窝囊囊的没用男人有微胖的柔软,因身两许——是的因她是为倔犟女人,有个正经却被花街的副沉润身子。所以反倒跟像我这样经的旅二,过着一清二白儿。她细皮嫩肉,又不少,可是她倒坚贞不故,对我倒是心郎,毋宁说更希望不惜置身花街打工的合得来吧。我也年纪大

生活。老妻过世不久医药费老夫妻那样,在坡上悄地过起了共同一角悄负担愈发沉我们就像一对我就向阿缝试探了一下。不料她也正好因。然后,是的是的,一抹不安,故此没二话就答应了重,开始对前途有了为老公病况恶化、

不,不,关于我的身世,谅我就不提了吧!

给掌柜,大约两是做生意始,有一半的日子就东,但生来不流连在坡上的阿缝家。料,膝下又没有一男半我是邻镇一家布年前开的第三代店女,所以把店里的事交

她老公过告诉我日子。世了,我阿缝们便商量起过些这一年四月,正是间大些的屋日子——正是樱花纷谢的一日,后来事件发生的时候——找,名正言顺地一起过

——是在阿缝的,下面我要告角色的男子,正是住演了某个诉您的事件里前,我就记挂着那个男子,因为我总觉得那的背影看上去很单薄。邻居。不,事件发,扮生好久以隔壁的一位个人

窗口,看到似乎是。他那身影,真的好像会在巷子里傍晚时分,有时暮霭当中融化我会从面向巷子的路走下去掉似的。要出去买什么东西的那个男子沿坡

这话一点儿也不假。

话。拘留绝不是因为那起事他在所里死件发生后,掉了,我才说这种

那种单薄的身影,一点儿就是也不假,才使我那么奇异地记挂着他。

人都像是在艺妓阿泷,她他那好背影怎么这么单这话听多了,我便也记那个薄呢?”常口头禅般地说挂起纸门映过来的淡淡灯光似的。师傅:“看,阿信哥的显得凄寂极了。告别廊子上偶然和他去的背影,连对我这种我来往起一叫信吉的厨师来。一回头一看,从前,有个经常与像故意捡着透过天,我在那家餐厅相错而过,无意间照不到的廊上阴暗处离家小餐馆的素昧平生的

到信吉··……不不久,我从阿泷嘴里听,不,件一点儿关系也没有影来互相打招呼的还年轻,对花出他的命运的,这感兴女郎是从人家的背影看这位信吉师傅和事去世的消息,那时我禁不住想,原来这个上那种靠背情形很使我深有感触。当时我

次看到那个人端地想起已故的信吉的一样单薄的影子。背影,它们都有着的背影,我就会无我只不过是想说,每

,说不定他的,是的,事件后不个暗淡的巷子里若无其事地用那人做死前的最后种背影,我不由得觉得也是在那悄悄地,只向我一个一次告别吧。了。想起这一点久,那个男子也死

那么一丝不那男子大约三十五六驼。那模样,就像愿见人似的。岁,瘦削的身子上经常披着僧衣一般的淡细点和服,背微

是我那一排屋一间。子最尽头的嗯,他住的

记得他叫井川久”四个字的名也可以看出,那名去的藤叶怀疑这不是真名围墙上伸过字非常漂亮。牌上的毛笔掩住了,可是倒平,看那历尽沧桑的模。但是他住居的门口样,我牌。虽然被从我的住所有“井川久平却挂着写

话是这么会有几个认识这个名字坡上住的人,,可是我敢说,

人们只知道,“代书先生”这个称呼他是干代书那一行的,独居在街坊有多少来往,的人,自然不会与因此一间小屋子里已经很恰如其分了。邻居

落,在不牢靠、咯纸的边角剥似的,正瑟颤抖,好像就,权充广告牌实够气行的,字迹确窄窄示出那人平日的生活状要脱落飞跑派,可是每逢起风的日张纸,璃门板上门上贴着一。不愧是干这吱作响的玻子里,总会看到的玻璃况,看来是寂寞极上书“代书”二字

少。,他家出入的管如此,倒也名副其实人还不算太

自附近寒村,又多半来也难怪,地点读书识字根那些女们为了给故乡写写信,或者回家什么的,便不汇笔款本谈不上,所得不上门来请他代笔了以嘛,既在花街上,女郎们

,接着是“代书先也是一番乐趣。”,年轻女郎的嗓音里睡着懒觉的当儿,传生,拜托拜托轻的,听着这一类话,来玻璃门板咿呀作响,好像还是很年轻很年的声音有时大白天,我在屋

的情不,他绝不是故示冷淡是,,请他写我不是到头来,写贺过去聊聊天,在公共没事儿也总没有能那男子很寡默,念做到融洽邻居间的地步。室碰上了、拒人干里之外的那偶尔也上上门年片一类的,有时一种人。,也会帮他搓差背,可

他就是那种静静样子,还蛮年轻,倒有点超然物外的感觉。

写家信什么他写有时也的,有一次还会过去,请呢!说:那个人有点像和尚阿缝

并且我和阿些无聊话,可他样子,淡的笑,缝请他代本就等于是免费的。白白的脸上多半我总是唠唠叨叨地说漾着似有似无的写什么,根也不露出不高兴的厌烦从来

一定女郎们都是把那种“知道

怕事件知道了他是那桩可是啊,就算在人家的元凶之后,因此风评很不错——人同情他从不固执,所以来寄回老家去的,收费赚的钱必定也是非常分一厘存下血汗钱”一坡上的人们还是有不少有限,也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血棺骸骨,生人禁地本尊的苦情剧本呢问题女友恋上我八卦天师封灵道长恐怖游戏:满级王者误入青铜局遇蛇天医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