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新书

字:
关灯 护眼
久久新书 > 天下第一之素倾天下 > 第11章 顽劣小舅

第11章 顽劣小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到容貌,单看下青丝小缕与肩相齐,虽是背对屏后沐浴。只看这女子屏风看不头上挽个大髻,垂房内古番销魂。淅沥沥的落水生,色古香,伴着淅一女子正在烟白纱影也一

,才浓厚些继续道:“事情些气色。女音,任谁都会以为她必衬得她有却是煞白的,只那,脸上的一颗红色从美人尖处垂落的她,不吟素走进房内。今日办的如女人人仍“姑母定是个年轻少女。何。”琉璃珠子浴,却开了口:“这么似当日清雅,妆容虽在沐”幽幽一句,秋快就回来了。”听那声

吟素抬了头,那双眼睛秋吟素一缕中逃出,玉髓已被他们余下的长只这样走着,身后。却只淡淡道:“我趁分左侧挽在耳后的大刘海,便上发也会飘摆。秋关押。”如桃李,会说话前两步,她的发很长,

溅,瞬的形成一手掌秋吟素眉眼稍蹙,纱屏后已是水花飞话语刚落,只见那模样便朝秋吟素打来,银针挥过,击落了那片水。

谓风韵犹存。这的姑姑,看她正脸衣,却也保养甚好,是天阴教教主秋慕水,也就是秋吟素再加上那一袭绀青色中女人正才发觉不是个年轻女人出了纱屏人,是虽不年轻,

袖坐了下,事情没办好,却不愿受冷冷斥道:“秋慕水一挥中衣抬首间看着秋吟素罚?

意,定成。”秋吟素的“我早说过,不一转之走她身侧却又更显娇媚吟素并,直道:话,虽是低沉未因秋慕水责备而有怯

碎发,道:“认出你了秋慕吗?”水蹙着眉头瞥向她,遂侧身抚向鬓角

。”药花,缓头望向地上的芍冷道:“不确定秋吟素低

不语。秋慕水对素却依旧低头秋慕水这侄女向来格外宽容她望,只沉了口气,便道:,秋吟罢,他们对我教并与他们周旋。”追查,且等武不了解林大会完毕,本尊再一摆水袖怒目朝“也去,可半晌下来,想必不会轻易

若无别的事,吟素就闪过告退了。”说话间大会,秋吟听闻武林她便迈开步子。,遂淡淡道:“一起不悦素眼中忽的

气,只又朝门“你见到他了?”秋吟素并未吭慕水霸气开口。秋口走了两步。

来靠不住,你还是专心呆在这映月峰,不要自秋慕水冷道:“素素,男人向寻烦恼的好。”

真可笑素离去笑道:“忽的一声呵笑,秋吟素自寻着秋吟姑母这话当她格,若非姑母,素郁的浅红色长裙,虽水,她外妩媚。看着秋慕慕水眉头一皱,只看烦恼。”秋非大红,却衬的,今日这一袭忧转过了身子素又何苦去

。”素,却狠厉的女人,说话做叹气,冷道:“这丫头,真是桀骜难驯邪气秋慕水是个可面对秋吟事都透着一股子总会力不从心,她无奈

夜子时后,庄内并未,只听吁的一声,下。口飞身而一白衣男子骑匹在山庄正门太平。这骏马自秋吟素离开护民山

刻涌上:“你是夜半来此所为何何人?事!?”几守夜侍卫顷

娘近日在“阿弥陀佛。”一声佛了前,听闻我的朋友玉髓姑男子话音你们庄上,林俗家弟子,其若宋玉,好一翩翩少年带她离去扰多日,希望各位。这男子面容细腻,除语,那男子双手合十。男潘安,已是打后,还系了根白缎额那撮与肩同齐的刘海貌似抬了头。”哥哥温润如玉,又能让我子边走边道:“我乃少余长发尽是奔在脑

,一带头的便走,已被关在天字第一带走的!”号地牢,岂能是们闻言只互相瞟了几你说带走就:“那妖女害了归海大人侍卫上前拔刀喝道

息两眼微闭道:“阿弥陀以诚相待,你却不识好歹。”已握在手上。说话间一根金刚棍男子摇头,轻轻叹佛,我

!”!”为首那侍道:“快去通知段大人道,遂对手下小语“少林棍法有人闯庄卫叫

令,一拨侍卫涌上前来便将男子团头子一声口团围住。

人群中涌出,待侍卫男子飞身而起从他之时,忽的砸他们脑上,倏地倒下一拨。聚成一团去捉一棍敲来,直

对手,直到第四被一把精钢软剑直出棍,却拨人,仍不是男子挡了上。是段天涯拨涌上,男子正欲紧接又是一了。男子秀眉微微一摆,翻身下

将精钢软剑收尘,谁主佛尘,佛的身后头发,并未因此功夫,你究竟是何人?”那男子才打斗而有一丝狼狈。他双手合十秋拂尘。”,对着段回剑鞘,侧身道段天涯亦翻身落下,遂本是道。:“阿弥陀佛。我主佛涯道在下乃少林俗家弟子:“小小年纪竟有如低头间略微整理着肩头

去,只看这少年长得遂低头抱拳:“原来着一串琉璃佛脖子上是少林弟子,天得罪了。珠,彬彬有礼的模样。天涯侧过身子,抬头十分干净

:“阿弥陀佛,段大人双手合十看他道秋拂尘嘴客气了。”角微微扬起,

“施主是那玉姑何要带她而去?”略点头,朝他问道:什么人?段天涯

前佛珠道:“玉步,边走边绕着胸拂尘略略踱着,囚困于此,自然要救施主。”是我朋友

痊愈。天涯已答应七一刀还未,是一刀段天涯蹙眉:恩人,只是眼下日之后“想必施主误会定会放了,玉姑娘救了行。”我护民山庄的

向段天涯,便要秋拂尘转身!”秋拂尘“既然如此拂尘定来接那玉施主己定是打不过他。先行离去,只道:便登说话间,段天涯着实厉害,自他望之间低头思忖,七日之后了马,遂驾马离去

,既然明“死鱼脸,自言自语斥道:然这秋拂尘并非真如段的那般温润九九有了主意救出来!”他已然天涯所!看我怎么把阿髓给,当真以秋拂尘心里正打着小的不行自己就来为本少爷会听你的?你如玉,此刻马背之上,暗的。

是个有主见的,妥妥山庄地牢来劫狱。秋拂尘倒夜行衣就潜的第二日子时,一身入护民

护民山庄便闯过各类机关这秋守卫穴道,取下钥号牢房。匙就进了天字第一,遂点住地牢拂尘竟能不费吹灰之力牢隐秘且多是机关,可

倏地从袖间到眼前一蒙面声音,?”身看取出一银针,谨慎问天色阴暗,此时道:“,听闻动静,玉髓起玉髓正在盘坐休息

蒙面那丫头,是我!”秋拂尘去布,欢颜笑道:“臭

紧:“小姐可好?”她眉头一:“拂尘哥哥!”嘴角一扬,惊喜嚷道玉髓右

是冷是极好的!”玉髓嘴苦头,自己倒秋拂尘只略略点头,竟这儿吃尽听到玉髓提及秋吟素,道:“阿姐把你丢在巴一抿不再言语。

的同胞亲弟。秋只这秋拂尘本就俗家弟子秋拂家灭门,秋吟素尘,是秋吟素原这少林这些年习武的本林绝学,就把秋拂尘送往少林一心雪耻,便从小,做俗家弟子,学习少事倒不怎地,却是极能耍混的。顽劣成性,

腹倒也髓关押之地和护民棠之时,秋号同天下第拂尘便暗自出入当年,和秋吟素那些心秋吟素还是玄字第一是轻而易举。成了推心置腹的天下第一庄,一来二往好友,因此今次一庄庄主上官海山庄构造图真调查出玉

道:“我先救你出去!秋拂尘拉她小语

玉髓开心笑答恩!”

话间秋拂尘又蒙了着玉髓就跑出地牢。,打开牢门拉

烟雾之中。已然赶到,秋拂尘的熟知程度,绝不亚于正同众侍卫卫。却仍秋拂恋战,遂从同玉髓消失在是被发现,此番连忙要追却拦了下。这空当段天涯侍卫们庄内侍,段天涯秋拂尘与玉一转,心道不能再眼珠厮打一片胸前扔出一□□,便尘对护民山庄:“不用追。”

岂是秋拂尘说闯就闯的白,如此情况之下关众多,且戒备森严,段天涯心间明,既然闯了,那侍卫们又怎能追到。护民山庄机

且都奸细,不止一人。”两人皆为秋姓,段天涯可来去自如。难素,这道有秋吟什么关联?看来庄里的忽的眉头紧蹙:“秋拂尘,

压的一片黑夜首望段天向那乌压忧心忡忡间,涯抬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乐可(校对版+番外)闪婚成宠:老公竟是千亿大佬唇枪闪婚成宠叶芷萌厉行渊盛兮沈安和谢千欢萧夜澜姜晚周北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