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新书

字:
关灯 护眼
久久新书 > 天下第一之素倾天下 > 第12章 两小无猜

第12章 两小无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清二楚叶瑟瑟的声的傍晚格外静谧,杏子林连飞禽走兽和树听的音也

正用他那一堆篝火了只野鸡在一旁也不言语。旁,秋拂烧烤。玉髓不很高兴模根金刚棍串样,只安静的坐在

她两眼,终忍不住少爷辛苦救你出来开口道:“臭丫头,本呢!”秋拂尘瞥,你怎么给我摆着一张臭脸

,段天也柔你救我了便扭过髓瞪他和:“谁让乱。”涯已经答应,声色却一眼,身子,虽是发着火放我走,是你非要来添

了吧!口道:“他话你也信!秋拂你傻尘左手一抬,迷茫开

玉髓并未答他,只看父看到了准会气死!尘右手正在烤的野鸡然杀生,你师角微扬笑道:“少林寺着秋拂的和尚居,右嘴

打算回少林了。”道:“况且这次怔,恼道:“说了秋拂尘忽多少次了,我是俗家的抬首看着玉髓认真,我不弟子,不是和尚!”秋拂尘两眼一

玉髓困惑问他:“为什么?”

嘟囔道:“浇的秋拂尘脸那里见不不定,只小声篝火的零星光点散在二人身上,颊通红,低首间因为待在他的两眼更是到你这个臭丫头。”

玉髓努努嘴巴,脸也:“不知归便移了话题,道。半晌沉默。玉髓了大半,揪着衣袖低了了没有?”海一刀醒

“你有还提别的男人!秋拂尘听闻良心好不好,我连和尚这么深情的告髓提及其他男人,阴着脸拍她脑袋道:都不做了,白,你居然

忽的放下烧鸡,遂右那你说我。”听到帅字,秋拂尘舌头,摸摸脑袋移移,撒娇哄他道:“拂尘,她知自己说手挎腰略显霸道,拂尘哥哥,笑一个嘛,你望向玉髓:“生气的样子都不帅了?”和归海一刀谁比较帅话,便往秋拂尘身玉髓一吐

你比他帅那么一点了。玉髓噗嗤一笑,忙,捏着左手两指:“当然是仍是忍不住的笑意捂上嘴巴,抬起道

尘掰下鸡腿子走到一边去了。,伸扔到玉髓手里。便立起“吃吧!”秋拂“这还差不多!”秋拂尘撇撇嘴巴手去取烧好的野鸡。

峰吗?”接下来,你要回映月心事,开口,便安静的坐在秀眉那儿不去打扰。秋拂尘玉髓看他似有一蹙,捋额前长刘海,开口问道:“也不好

。你不跟我回去小姐还在等着我腿,囔道:“当然呢?玉髓咬了口手上鸡吗?

我真搞不懂,这么多!?”开心,秋吟素,并不是应有的你又不好,你为何愿紧,提及拂尘眼睛微闭眉头更道:“阿髓,之前温柔,只侧身冷他的声音也不似入死她出生年,她对

只能。”玉髓眼睛一怔,放了影,她走他身侧,正色道:“小姐对我看着秋拂尘的背手中吃食,立起身子却

上鸟儿便叽飞一气?你武功,为什么:不带你离开护民白袖一挥,树“对你好?凭她的说!她哪点对你好!牢内受苦声道山庄,还让你在地,秋拂尘沉叽喳喳乱

头蹙起,右手抚他的姐姐听着漫天鸟鸣,玉,你就不能好好说话吗?”臂膊,直道:“她是你髓眉

如今大仇得报,她却仍负秋家血海深仇,很然跟随开来:秋拂尘眸子一低,侧过派死在她的姑母,坏事做尽。有多事不得已而为我们背“从前,了身子,话语竟哽多少名门正手里!”

珠,拂尘握着胸前琉璃佛诉我,你告已是尘越发激动,遂双手合,回摇着玉髓的州老家,教,她仍是那冰冷的心上了映月峰,那狰狞:“然“阿弥陀佛,午夜气融洽,阿一庄,看她。”话语间秋拂尘面情有义那上官海棠,了天阴是好人吗!”温顺,总会包庇我的胡闹。”阿髓小时候,我们一家五“那年我上天下第一聚,继续回忆道:口和姐那般忠义正直,有肩膀急道:“,我多么希望那就是拂尘眼神踱步道:回,我总是回到杭心狠手辣的模样!”拂,她

秋拂尘袖口:“拂尘,不管她对姐姐。”玉髓别人如抿抿嘴巴,抬首间一只上了何,始终她都是你的好手附

未想过,闻言,一脸的困惑。这些年她因,道:“你就从上了秋拂尘顺着白袖,玉髓握峨眉吗?”秋拂尘的手愁送去林,又把小何要把你送去少

手,正从小就被仇恨迷的姐姐给予的吗玉髓松开了秋拂尘的失了本性,这么多年,姐不想你们同她一样,你和莫怨,她都所有的?”愁今日的善良正义,难道不是你们是往自己身上扛的。仇与色看他:“因为小

!”悟几分语,虽醒:“就算如此一摆遂低头不,她这些年也的确做了许多坏事秋拂尘脑,然嘴上仍是倔强

时刻刻都要谨慎提防,口:“如若你演着另外一个从不存暴露的环境中同她一样,了下,火有些要认贼作父,玉髓抚着肩前小辫又坐,或许就,看着眼前那团火,玉了。”稍有不慎就会髓淡淡开在的角色,活在会明白她的心情聚了聚碎了,她便用树枝又从小就扮自己的杀父仇人身边,

并让师傅也收我为徒身份,也是那一刻起,我信她。”她并了我,她不嫌弃我是叫未对我隐藏她的真实花子,还带我同上棋书画,医卜星相。,教我琴天下着大雪,我被一无痕山庄。个被一群人“十一岁那年,回忆开来:群孩子欺负,是上无痕我还会心疼我。那山庄拜师的小姐救下追打的小乞丐,没有人玉髓抬首间

不分是非?”秋拂尘眉头一摆卖命,道因为她救亦跟她坐下:“难了你,你就要为她

比她快乐。”。而她也只睁一只天阴教洒脱,“不,我虽在我知这些年间,她在杀人,我就在后边救人,但却活的比她一扬,笑道:眼闭一只眼。道,这是她授意的。”玉髓右嘴角前边

际,柳生家棺木中救出带回无却不能亲手杀掉姐中了不定。我三个月的时间,她才却背叛姐,转投了朱无视。小稍稍晌哽道:“了小耻辱,她忍了十几年,自那以后,她就变得阴的顿下,半仇人。”线。那夜恢复。可是朱无视已经命悬一三年前,大仇得报之死了道,那是她的痕山庄,整整我把她从玉髓忽埋伏

她?”湖恩怨与自己并无关联髓道:“你就那么秋拂尘听的饶有兴趣,仿佛那些江了解,只对玉

容:人非草木,一个演己更了解她。纵使她不右嘴角仍是那一抹笑人的坏人,又能坏到“应该说,我比她玉髓愿承认,但了十几年哪里去呢?”

听不懂。佛,玉施主,你说的深了,贫僧已是角一扬,闭目道:“阿秋拂弥陀

一扬嘴角便把他推坐“但管你的死在地,秋拂却也不恼,只理丝不说道:理衣饰继续护民山庄可都悦。活!”秋拂尘话语刚落是忠义你又怎么解释呢?,脸上便又挂了在护民山庄杀人一事,她杀便杀了,竟这次她之士!脸假正经的模样,还不玉髓看他一

一刀,且是满心关切道:“醒过来。”希望归一刀赶紧想到了身受重伤的归海护民山庄,玉髓便又秋拂尘提及可听

拂尘怒,才见,就老想着别一下玉髓鼻头。道:“你怎么又提他状轻轻打了责怪几日没”说话间男人!

的醋,嘴指着秋未来姐夫呢!”这位,说不定就是你拂尘便合不拢玉髓闻言,笑道:“你怎么吃他

不楚的海一刀?不可能吧,她戏吗?”,可那不是在演一刀两刀不清地惊下虽和阿姐和归从脑中涌出这个,急忙追问道:“拂尘倏?之前阿,一堆问不是要杀他吗

她右嘴角一扬秋拂尘:“这其一,自我在此救归海一刀知道为何小姐要可以继续监视护。其二呢,民山庄。至于这其玉髓道:“你不是想抬首望向我还把我留三,”在护民山庄吗?”然是留

“什么?追问。”秋拂尘

玉髓低头间顿道:“小为难与我,况解段天涯事情,你都会不会来救我姐了啊!”的为人,知道他次我出了且,

她对归着脸低了头。遂也红“凭小儿呢?”玉髓把玩着她的小海一刀无情,定会做声,的干净利落,又怎会把她的叹刀留在那,笑道:姐的手段,如果秋拂尘干咳一辫,眼里闪过一丝睿智

发不解,只诧异望女人在想什么。”尘愈秋拂着他,玉髓扬扬右嘴人呀,永远不懂角,笑道:“男

还真是不懂。秋拂尘嘴巴一撇道:“我

棠。那一刀刺玩小辫继续的越深,也只中了毒,可解药就在叹爱的越深。”玉髓把笨呐,归海一刀是不想让归道明她那一刀,就一刀认出她就是分析道刀里边嘛!小

吧!”遂一摸玉髓的脑袋惑听着,,笑道尘疑秋拂:“长姐脑子里想什么,也只有你知道

,拂尘道聪明。”:“阿髓,你真不语玉髓低

拂尘看她一:“睡吧,肩膀借你!”“都是跟小姐学的。”说话间便打了个哈欠璃佛珠,大咧嚷道困意,肩膀一挺,摘下脖子上玉髓害羞小语:挂的琉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乐可(校对版+番外)闪婚成宠:老公竟是千亿大佬唇枪闪婚成宠叶芷萌厉行渊盛兮沈安和谢千欢萧夜澜姜晚周北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