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新书

字:
关灯 护眼
久久新书 > 遇蛇 > 3、诺言

3、诺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神志了;沈倚床看书了;家少爷能自己进食,少爷的蛇毒清退,恢复沈家

晒着太阳了……沈家少爷又在院中

管家一把火将殡但这几年,沈老爷大喜之下派出商品烧成灰烬,更无碍队前往极并不妨。虽然年送来味着他又可多残喘仪用个接踵而来颗“解毒圣药”的商家地,让出高利以谢那碍老好消息一个一对沈清轩来说不过是意南蛮荒之

宴席铺开,亲朋满坐。

里,提心吊胆了几日香缭绕在山林的仆人们说话也敢大声了。

清脆碰严实实,一错的撞声。身披狐裘大氅,软丝小被将他双腿罩的着头静静,谈笑与阅读。半沈清轩坐膝上的窗户里溜进了在木轮椅上,些外厅的嘈杂鼓乐,还有杯盏交手攥着本薄薄小册,歪

没有多大干系。只是这些,仿佛都与他

想起那日覆在自己额头的掌些渴,茶水却与这是完全不同心来。虽冰冷冷半晌过后,沈清瓷器攥在手里,沈清轩那手温度。冰的触感,可轩感到有瓷杯,却有人气。着一模一样的,毫无已经凉了。将凉透的

事攥在手回到中,黄铜铃铛,摇毕那陪伴自己多年的物思绪转了转便习惯性的把玩。沈清轩摇了摇手边来,

听到铃铛召唤的婢女很快推门将凉茶泼掉将手炉里炭火拨了拨,不待他指使,乖巧,重新沏上热水,又腿上。进来,重新放在沈清轩

,身子女才立在才刚好点,又看,反倒不好书劳神晚不吃酒。”置安妥,婢,也早些歇了事物处一旁轻声道:“少爷

轩微微颔首,喝了一盏茶,又重新拿起书册来继续翻沈清

光线更明亮多点了几盏,使掩门退出状将屋些,这才去。婢女见里的油灯又

,厢房木门又片刻功夫少妇面带踌躇的朝内张望。看,门外云鬓高耸推开了,沈清轩抬眼去

喊了一:二娘。一笑,张口虽发不出视线对上,沈两人声,口型却明明白白的清轩稍愣神,很快微微

“小轩。”松了神情,迈过门年轻,却“好些了吧?”的少妇也放槛走了进来,雍容

沈清轩点了点头。

福,听说你好了不心疼的摸了摸他妇人倾身坐在一我就带着旁的椅,又去还愿里人急为你祈坏了,”。今日赶不及来看你,的脸,“姐姐在佛堂里你弟弟来了。”,神色温软,不是自从你被毒蛇咬伤,家

在纸上娘亲身体如何?沈清轩只是微笑既一同来了,且叫他来同我说说话,道:劳烦二娘费心,弟弟,取过手边笔墨,

大命大,姐姐多嘴小厮传给了她,明天再来陪你。姐姐了两天。幸而你福还愿了。”晚了,你弟“天色身体很好,只是你被蛇咬的事细致的回道:道你无恙,又去庙中前儿还特意下厨做了不晓得哪个素笋叫家里人尝。妇人看了看,弟性子又闹,我只让他

里自是难受,发了好一会沈清呆,才提笔又写了些话。与她清谈。轩听了,心

一道回家。也省得家里胜防,不如你同家,不好常常出门看望你。,“这山中猛兽毒虫叫人防姐姐妇道人人挂念,我妇人道

中也说我这不如猛兽虽多,却家虽好沈清轩写道:。此处气候适宜,郎不轻易伤人,小厮们妥善,这次只是意外身体须静养。回照顾山中安静。,到

妇人见了儿家?”可有心仪的女微叹一声,又想起一事嘱咐,忙道:“来前姐姐我,叫我问问你,

吧。担当,辜负了人家。香儿肯嫁我,只怕也至此,纵有好女道:娘教弟弟替我承担了沈清轩愣了一下,连忙提笔写火传承的责任,还是不起我明白,只是身体亲的意思

声:“你不说,家里人她话未说完,眼眶已经红透,连忙你这样大好儿墨迹未遭,吃低首,声带叹了一咽。妇人看着那些,却也……我纵连子嗣也不曾留下……明白。只是干的字迹,又郎,来世间走一尽苦头不说,不是你亲娘

的头颅。不默,目光直直知想到什莫测,似是心思千回百转沈清轩亦沉的看着妇人微颤,眼底深沉

刻,他却已恢作恶太多,今世偿还。只是,许前写道:二娘不必感伤复常态,再次提笔为国为家尽绵薄,我命该如此之力,甚是惭愧身为长子,不能

人,虽聪拨。了个话题日闻他意欲入仕慧却缺少二娘在旁多加点,继续写道:弟弟刚刚成测,还须写到此,他笔锋历练,近一转,换,宦海沉浮深不可

好不,倒是你饱读诗书,然敛起泪珠,低声道:,妇人涉到亲子话题牵若能帮帮你弟,那也我妇道人家又懂得什么过。”。

难事。”。少圆通,二娘在一旁提弟弟聪点,加之又有父亲打点,想来平步青云也非过人,只是遇事二娘不必自谦。

微露笑意。”妇人放下纸,“你尽给我宽心

,很是难为沈清:“只是弟弟年写道他了。”青,就要同兄长责任,为国尽忠轩同笑,再次提笔一并接过,为高堂尽

莫要说的生分。”妇人摇了摇头,道:“你们是兄弟,这是份内之事,

露倦意,妇人连忙嘱这才离去。保重身体,又谈了片刻,沈清轩面咐他

那些写满字句的白纸唤来侍女,取过铁盆,一把火将泛着墨香良久,视沈清轩独自在椅中坐了笑容来。片刻才抬手到什么,幽幽露出一的纸页化了灰。张整理好,摇,不知她离开后,道充线停留在桌上满讥讽意味的无奈

打开窗,裹遍。,将他额前碎发扬紧了起又落下,一遍复一吹过夜至,偶有山风倚在椅上看着窗外夜色闹也此已深,外厅的喧。这晚星月俱是消瘦狐裘静泛下来。沈清轩叫人

重新,抽出暖筒功夫,沈清轩突然动了动里的手,将轮椅移到又是良久铺开纸墨,写道:你来了案前,

看,将纸张推向桌案中央周围安静。

静静等着。沈清轩但笑不语,

象。般的景片刻后有了非同一惟他一人的屋子,在寂静了

上逐渐上略,似移到纸了起来,蘸着墨的笔杆也立顿,而后浓墨与纸动,搁置在砚台上勒出文字,字迹端你如何得知?是答沈清轩的话,写着:只见桌上白纸,无风自

眨了眨眼一副,且虚空。卖关子的神态对着沈清轩仍是笑着

空气里如那日一样,种冷冽的清新。缭绕着突如其来的林,有一草木清香,那味道如雨后森

血昏昏如黑日,出现降临的光亮,深刻的烙出污秽鲜在了沈清身旁,彷在周身被腐臭环绕的他轩心里。沉沉的那暗中一道突兀这气息,在体内呕

终身都没有忘却。

笔写道:你去了山顶温沈清轩突然吸了吸鼻子的提,而后有些讶异泉?

那人却自笔架上重新取笔来,在他那问话旁,依旧未现身,了个:是。

道,是沈泉特有的硫磺味却也叫沈清轩这道了他的到来。么一问,在,他也得知沈清轩自自发解了,温清轩发问所何处轻易知原先的疑

觉倒像野兽

下去,转而清谈其他再将这个话题延伸却谁也没

沈清轩虽承他开恩心中却时时记他是蛇妖,非我一命,族类。不是不提防的。,留得

笔伴他对话了一个不说,还在这里,以纸时辰。却不想这妖如人一享受温泉般,有名有姓,

耐性。漠,却有着非字句虽言简意赅常人的

对他这神通广大的轩就曾领教过。这蛇却不是没有,沈清弃置不用。对话方式来说,更简洁的

,更是写给他却从未有人肯这般,耐自失语后,沈却让他心中的提防瓦解出一种微妙的亲近听。一个时辰的光阴并不长,过是沙粒,来。与人的一生不也时常同人交流,清轩着性子用纸笔一点点不说

劫渡,可有回礼与他交沈清轩面带微笑谈:我若助你顺利蘸了墨汁在新铺开的白将布满字迹纸上继续的纸张取过放置一旁,

你康复,一如常人。洁照旧:许迹,简一行端正笔清隽字迹旁很快出现

沈清轩手腕一颤,饱尖重重划在雪白纸上。饮墨汁的笔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血棺骸骨,生人禁地本尊的苦情剧本呢问题女友恋上我八卦天师封灵道长恐怖游戏:满级王者误入青铜局遇蛇天医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