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新书

字:
关灯 护眼
久久新书 > 遇蛇 > 4、善恶

4、善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说话、大声心中仔危的他拉回人世将垂非难事。沈清轩也在,想来让宛如常人也细较量过,这蛇既他能走能跳

这话,难以只是启齿。

让他命,到底还尽管活过来的代价是护对方是活过来了。在生死边缘走了一圈他沈清轩平白无故往信,却也难以全信。——谁说的直白些,的说辞沈清轩并非不格旺盛,大富大贵。着这蛇渡劫泼了一盏热茶,虽人家身上

截至眼前,一人一平。蛇的交易,还算公

,他护它渡劫他泼它一盏热茶,它咬他一口,理所应当;它留他一命,更是买卖公正

不得不承是一句玩笑了些更多。思,想从这蛇身上索要贪婪心适才索要回礼,本。却也认夹带

人,字抑期盼,也委实羞愧己着想在先,原就是人的本遇事为自句写出来时,虽难性。到底沈清轩是读书

不待他说出口,径将他心中所想应允了料这妖如此直白,

沈清轩低下头,迟迟不动。

,墨迹未干他面前白纸黑字

屋内流动的空气中只闻沈清轩一人的呼吸声,再无其他。

忽青忽沈清轩无言以对,连白又忽红。案上白纸黑字似乎都不是垂敢再多看一眼,只着头,脸

心思与见识,却又怎能常人多些提并论。老妖蛇相他虽二十有七,因命运与修炼近千年的多舛,比

连声音着墨笔与他交谈,洞去身形,此次见妖伊墨从头至尾都隐都没有发出,执若观火。

轩不过是颗刚出芽的沈清小种子,他却早已遮天蔽日。

茶水早已凉透。

正字迹旁写道:谢谢。望着前方虚空处沉默良久沈清轩终于抬起头来,,方才缓缓执笔,一字一字与那端

这两个字赘。不清他的心情,多一字便是累来,再多的话都说得写出他此刻也只

清轩定定看稍后那只被他人操毫笔自发进了笔洗。墨要走了。着,知道这纵的狼话结束,伊次的谈

气息,慢慢淡了果然中那些清冽眨眼工夫,屋

齐,起桌痴坐片刻,才伸手拾上那些散收进了木箱里。又仔细梳理沈清轩一人移动到床边,将那些一遍才放在乱纸张,一张一张照纸页小心翼翼的着他们谈话顺序排列整膝上,摇着木轮

败。完又花开院中

,就急不可待的绽开了。天的功夫,艳阳一照冒出来,只两花的骨朵儿一粒粒

重新坐回阳光中,在桃花树下面清轩叫人推着,带笑容。

他身上厚重大氅已叫着件斗篷,棉袄人收起,只件月牙色的长袍也褪下,穿了

来,叫他们心惊胆颤。仆人们还是紧张的不放过,深怕角旮在园中巡视,犄哪里再冒出一条蛇旯处都

脸上,他的笑容就风吹过,沈清轩对这甚在意,只仰头花。偶有微落下,洒在他深些那些轻薄花瓣稀稀些都不看着枝桠上的艳丽桃

先恐后桃花开完,爬满的结出了骨朵儿,似是深怕辜负了这清轩依然叫篱栅的蔷薇又争在蔷薇身旁。人推着木轮椅,要坐春天,沈

,使不得!”少爷,这使不得把小厮唬的惊叫:“他的要求直

,仿佛密不透风的一堵叶子密密匝匝东西。会藏那花爬着篱栅生长,绿墙,天晓得里面些什么鬼

何,由着他轩莫可奈把花香厮,奈何不了主子同雄黄取了些雄黄粉来洒在沈一起,弄的糟糕。可他不过是小搅在,见劝阻无效,连忙,以驱虫蛇,沈清清轩

沈清轩的日子花期里缓缓消磨。,就在这更迭的

再轻易伤风流以前好些,不许是之前伊墨他清理蛇毒时做了什么术法,他身体到比

只是依旧虚弱,,精神疲乏。院中呆的时间久了

自小服侍他的仆人养成一双尖利的回屋,奉上参茶。眼,只要沈清轩神色稍露倦怠,就推着他

时间,伊墨也会出现一隔上一段回。

照旧是隐着身形,不他在纸张上对话清谈发一言,执笔

会备上一酒菜,摆在屋中。每逢伊墨也会如约而至。偶尔沈清轩的意味,此时,他露出邀请

,却也虽不曾早早约定从未出过差错

至今都不清楚,这个寡长的如何模样。沈清轩从未见过他的面只是言淡漠的蛇妖,

有时也会不含恶意的猜陋,所以不肯现形。测,是否面容丑

。就算本身极丑,也可好皮相来。每每这个想法己掐灭了,伊墨是蛇,且是妖冒出就被他自刚刚轻易化出一个

这晚沐浴过后,沈清轩摆开纸笔着。,坐在桌前等

伊墨都会,他每隔半月去一的。摸出些伊墨的规律来次山顶温泉,从温不知道,他是否时日久了,他也顺路过来略坐片刻坐着与他交换笔墨——虽然沈清轩一直也下来,途径别院,

一切都是他的猜想。

轩在等。今夜又是蛇妖去温泉的日子,沈清

并找来,天天捧读。山村夜谈、怪找些邪谈、乱谈那些古书典性情突变,喜好大改,弃了书来读,近日山庄上等等狼幻化成人的又玄籍,专,尽是些狐门的书册看。什么故事,更有等待的闲下都知道,自家少爷仙花鬼,蛇虫虎的传说,也一些市井流传的玄之暇沈清轩取

人摸不着头脑。

觉得市井书籍里看下来的故事不以为然,但沈清轩虽对那些俗却有趣,也就这么笔墨粗

轩正捧着书掩面无声笑的是那书中的粗鄙,又叫人忍俊的笑。他诗,写一首打油伊墨到时,沈清不住。

,提笔道:你闻的熟悉气息,沈清轩方才放下书册来了。

一字:快落下三字旁很是。

沈清轩又写:近日杂乱看了些书。

伊墨写道:知道

是真是假。:那书中所事,述之沈清轩想了一会写道

伊墨回答:半真半假

沈清果然。轩一愣,连忙写道

有恶,不知伊公子,是善是恶?顷刻突然微微一笑,沈清轩揶揄:那书中续写着继精怪有善

问过。他写完又觉得自己唐突,是皮毛,相识至今他甚迹更是由于生疏虽两人逐从来不曾询蛇妖谋面,其余事悉,却也不过至未曾与这

却也尽是些流于表面颇为频繁,的交谈。两人相处,虽字迹往来

墨翻脸就此走人,他也无话可说知问的唐突且过分,若沈清轩心中忐忑,自

,你他承诺。他竟问人家这蛇妖救他,许是善是恶?

好不糊涂!

沈清不清是什消失,心中一时说轩想到他这就可能会么滋味。

纸张沙沙交谈,或因他一个荒诞夜孤山,亮堂小屋、的提问,从此烟消迹浅浅相临的这深、墨香流连的气氛,云散。杯盏无声交错、字

竟是不舍。

沈清轩僵在那处,目光人影的前方,毫无动弹。看着并无

别,以何为准。略顿看似漫长,实则极笔又悬空而短的时间,但见那墨一个小小,又点上起,在他那清隽小楷旁缓缓写道:善恶鉴问号。

了血色间恢复沈清轩失了颜色的脸上,瞬,欣喜他不恼自己。

起。他问的哑口无言。那墨迹,很快眉尖蹙叫这轻描淡写的是看着八个字,

我不知晓,沈清轩写道:索片刻,你又是如何分辨?

落下,这一回那笔尖迟疑了下,书:只有六个字,上又是缓缓

待我好,便是善。

轩望着那六个字,久久不能回神。沈清

笔,又写道:沉默良久,沈清轩执起

如何、爱我,又将又回转若是先时我、害我;后我不好,欺心意,怜我

道:伊墨很快在他字迹旁添

害她,再怜她、爱她欺她、

非笑的瞅着身边那处上“睚眦必报”四字,那行字旁写空白地方。挑起眉似笑沈清轩咬了咬唇,又在

神不济,只是里,第二这一回纸笔交谈的时间往要长,沈清轩精比以着枕便陷入收了纸笔,头挨心中不舍,强撑直到夜半时分,才天晌午方才苏醒。

望着不把酒的沈大少爷。目光静静在这这个时言欢。,心中却并不满树红艳的榴花下,,他可与这对他有恩的“善良”蛇妖做回阳光下消磨光阴,他重新远处火红的石榴花了些参汤,精力恢复后静的想象着来年

只需再有一年。

劫还有一时光。离伊墨的天

——与我好,便是善。

多么简单。

沈清轩挽起唇角,风。清清净净,暖如春露出的笑容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血棺骸骨,生人禁地本尊的苦情剧本呢问题女友恋上我八卦天师封灵道长恐怖游戏:满级王者误入青铜局遇蛇天医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