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新书

字:
关灯 护眼
久久新书 > 遇蛇 > 16、算计

16、算计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院。歪在床畔的逐渐靠近他的庭沓而来的脚步声,透然解除一走,施出伊墨沈清轩听到了纷廊和拱门,同摇晃着转过走红色的灯笼也随的术法自新纳妾室也在幽幽转醒过纱窗,

色已经深沉,沈清轩却知道,此时夜忙。个晚上,他还有的

类收拾他遗留下来是替某个又冷又坏的蛇首先,当然的烂摊子。

想到此,沈清轩不禁有都如此我行我素惯了,掌柜当的顺溜的很,连句客气话都没有。子,似乎甩手那样是几千年些怀疑,这蛇是不

将东西攥在手中,一会,才他黑了下来。上的盒子好连同那颗珠子一然的接着想起那份“礼,沈清轩很自起,贴身着脸瞪了那脑中收起来。物”,脸上顿时黑想到“客气”这个

风轻,仿物事间恢脸上居然也一瞬复了云淡佛那淫.乱都不存在过到尾,从头

醒了?感觉如何?,思绪却还是过来,迷糊中感到脑后一阵阵火辣辣的乎熟悉许世明转醒一片繁乱,钝痛此时耳畔响起一道似的声音,正在问:“

了些关切,正开眼的看着他。非笑的脸,眼里带,入目的镇定无比便是沈清轩那张似笑许世明睁

的场景如海啸般涌入脑:“沈清轩!怒喝一声之前,许明世双目瞪圆,

动的看着他清轩音上扬,不无挑衅。仍是那张脸,一动不,缓缓从鼻腔里“嗯”了一声,尾,而后不徐不疾

己被绑在一张觉得自己肺都要个看似温和无用的残疾给算缚鸡之力、连走路要靠人推行的一瞬间,他发现自许世明清轩坐在椅上,表情看一只准计了!害、手无绑成了一只粽子。而沈壮结实,正把,他居然被炸了子。许世备拿来佐餐的粽上,麻绳粗椅子眼神暴跳如雷,弹跳而起甚是悠闲惬意,看他的,就仿佛的一个百无一他毫不客气的捆

,仍是想不仇,你为何害我:“我与你无冤无“沈清?”通,问了一声,顿了一下轩!”许世明恨恨喊

吗?”救你?”方彻底被激怒前道:““我害你了我怎么觉一句,却又在对清轩眉眼含笑的反问得,我在

“……叫救我?!”咬牙切你救我?”许世明齿,“你把我绑成这样,也

出蠢事来而已。”然道“我这是担心你肝火过:“做旺,”沈清轩悠

明了一回。明难得聪了你?”许世我杀“你是怕

认的毫无愧色,严肃道:偿命的。”头‘除’了我,可是要若一个气血上”沈清轩承“正是。我可不是妖,你

这个人撕成肉块的冲是他明力,实在叫奋不顾身出手帮时有一种他们是相识。情冷凝,许世是兵,许世明冷静下来想了一遍,自然也想起之前自己忽略他说的既严明闻言轩,在得知伊墨是秀才遇到蛇妖现毫无意外,且又兵的无力感明才肃又认真,表的部分叫区区秀才给它,可见,将前因后果,这沈清着想要把眼愤!勉强遏制动,人气时,表制的毫无还手之

前景物,,只能照亮一漆黑,狭小的,豆大的火苗光线微,许世明两张长凳,一张木桌,得,这像个牢房明觉房中只有桌上点着烛火了那里,漆黑的狭窄的味道。许世点眼更多的地方仍旧是一团自己被关在,空气里散发着一股窗户远在一不出又抬头看了看四周陈年腐木的

?那蛇呢?周思索了片刻,许世着一个。系?为什么要帮他?……”打量着明的问题一个接“你和那蛇妖是什么关我的收妖鼎哪去了

道:“你问题这么多,要哪一个?”沈清我先回答轩喟叹一声,

许世明一时无言。

木桌上的烛火移“这就回答你的第为什烛光下他的神到两人中间,定也想你所言,么不是传言中的哑”沈清轩从容的撒温和,言说的能力。”略鼎么,那东西我收了。,那紫铜色的小救了到了是个好妖,且是我吧,”巴,事实上我说我的命,又让我恢复了沈清轩捉“那我一个一个答顿,沈清轩又道:到这里你一。他先缓道:“你先前讶异,是的,就是你想的弄够了他,才推着轮的恩人。我帮他,因为他如那样,那蛇有恩与椅靠近了些,将谎。至于你的第三个问题二个问题了,

什么许明世先是一愣,连忙道:你拿我法器干?你又不懂道法,拿它何用!

,“起,所以我才拿它害了不该害道法“正因为的好人。”码不会一个冲最后一句,说的极重手解他绳索,低头道我不懂动,就”沈清轩笑笑,伸

动,坏了修心道法已想到之前冲,他险些真的害了这蛇妖,坏了人家修魂飞魄无言行不说,那降妖鼎许明世叫他堵的又飞烟灭,他无端即将修炼成仙的加上正如沈清轩所言造下杀孽更是无法赎回惭愧,,一时极是难看,灰若真的扣上去,伊墨便了。脸上忽青忽白

来颇费不露端不离十,就利落的做下的。装的有沈清轩看他脸一番功夫,沈清轩指色,对他心情已当时绳索捆的的事都不是板有眼甲翻了一下,甚是倪,一派翩翩公子苦吃。只是脸上还是疼痛,心想这叫自找昏迷,又将人五花大绑将他绳索全部解开,让小厮们经揣摩的八九静的模样,丝毫那副陈恳沉的气度,仿佛这砸人死紧,解连同脚上的一起,

一捆厉道:“否则往小了说就是害人部解开了,沈清轩将那绳索全麻绳扔向一边,害己,往大了说就是祸国殃民!这才正襟危坐手握行事谨慎。宝器,就更应该,严

了温和语气,道:“我次绑你,倒也过,想来以你道行什么东西,伊墨取走本不完全来就是物归原主担心你年少气盛,你性命,岂不冤枉原来就不是他对手,什么意思?”宝衣我也见妖寻衅,,不会看停了一下,又失了法器因为,若真看你虽是年轻不出那是是怕你害我,更是却也分善恶,知好歹。。你苦苦纠缠又有?况且你寻的惹恼了他,拿了又换又去找那蛇

认真是一个有情有义的残疾世未深,加上性格憨里挑不出毛病来,白什么叫做巧舌如簧,觉不妥,却又从沈清直,虽然感行事漏。人,且识大轩的话体,为人处行不低,却入,他虽道世甚是大方。他这时还不知道,也不明许明世揉着手腕上的展在眼前的男人在周密,滴水他看来不过勒痕,听

里藏针柔这样又是砸又是绑找不着北。语棍棒砸下来稀里糊涂,险些中带刚的话又亲手解了绳索软,却语相向,一番绵,已经把他砸的

:“幸好只是险些。紧的一点,忙道我东西还我。”许明世稀里糊涂中那你将的顶要还是抓住

的许明给你。眼神静到极致,仿佛两口幽深古井,看沈清轩闻言沉默着,看了他片刻,那毛骨:“我不能悚然了,才摇了摇头

,我可告我,明天我回道观,我,““为什么不能给我?!”许明世立时炸了下来的东西,你要不还诉你,那是我祖师传叫你沈家鸡师兄弟们你是犬不宁!都会找你来讨要!不是看上我那宝物了

大家族出生,又是千人量不大,空下,下意识的仿佛有了风声。到底是气却闭嘴!”呆呆的看着他。捧出来的长子,身都起了震荡,上气度还是有的,住声,许明世骇了一一低喝,将沈清轩低喝一声,

皱着眉头,冷冷的盯着他。沈清轩正

自己语气太过急切住道:“……咳……太丢脸面,又忍不反正东西你要还我。”许明世也察觉到,加上被沈清轩那么一吼就听话的闭了嘴

宝物我你那降妖鼎蜕宝衣也在仅会还我这,两件都给你。如何?”,还有那件蛇“我不

许明世张大嘴。“啊

“我是俗世中人,要怎样?只是有这些东西本来无用。就是送你又一个条件。

“什么?”

“你且先去历练着,待我知道你能控制的双手奉上。住脾气,真正修道扬善除恶了,不事,我自当将两件宝物干伤天害理

我听着怎“……么有些糊涂?”脸懵挠挠头,一懂的看着他:我怎么……”许明世

露出这样傻乎性倒是相似很,沉吟着道:“我,害了,声名远扬。这两只需磨砺一番性人本送去,这样说……弟来,偶尔也会就容易不知天浅,手中看你为人不错乎的神情,忍不住高地厚,万一如伊墨这样的好妖仗着手中宝眼一,加上性情冲捏那张傻乎乎的脸,上脾性不和的譬又道:“东西我别人……”沈清轩笑笑,忍不住伸出倒是害了自己害的敌人反,你又会动,行算助你。只是现下还不行,你道行尚遇上厉妖邪除尽脸迷茫的样先替你收着,来他那张嘴瞪可明白了?”,稚朴的子实在太过件东西给你,也那些作祟的情,来日必能将,我让人给你傻气,沈清轩看着看日时机成熟着,想起了弟莽撞,笑了去,捏了,心想这两握了宝物

上手指温热的,带,仿佛多着一股常年熏陶出是幼时,自家师兄也不知为何生分了许比,恍惚还经历,长大后师兄弟们各自许明世叫他捏了脸腮,来的墨香,捏的也不疼多……脸故人的淳淳嘱连声音都是柔和不痒,只是莫名亲昵,修行历练,难弟一起玩闹时才有过的得一见,就是见了,只觉得那动作亲近无咐。

,却不知为何,张口答的瞅着不上许明世虽听着他说话,傻乎乎也听的清楚沈清轩瞧。。只会

的金色光泽,说不出的映出一层脉脉流动人五官清隽,神只觉橘黄烛火摇晃,眼前这温润好看态安谧,烛火在乌黑发丝上

了。他看傻

响。心在桌上轻拍了一下着扑向桌面,脑世撑在桌上的上,一声闷袋狠狠地磕在了桌沿手肘一滑,整个人失衡沈清轩半晌没得到回应的一声,只见许明,一扬眉,掌,“啪”

声闷笑开来。沈清轩掩着唇,无

怎么看不敢新坐好,许明低着头身重抬起来。忙直起,不明白瞧着自己脚尖,世捂着脑袋,心中极度尴尬这人看到这么失态,连

许明世低着头,如常,问他。的你可都听见点了点。沈清轩笑够了,很快恢了?”

明世仍然是低着又问:“可答应了?”沈清轩见状眯起眼头,又点了点。

我让小厮给你找个大夫“既传下来的理完,就自己妖鼎,不能今晚就去客房歇,刚走至门口,就听不回看看后脑上的伤,生生明日再商议。”沈清轩是如此,转着轮椅要走后那脆的声音道:“可我寻宝衣,又丢了祖师夜深了你早见事情处回山了。吧,睡,有什么

沈清轩顿住道:“那你如何打算?”,片刻后转过头,

世沉默片刻,说:“能许明我修行成果,你也随时可以检验。”不能客居在你这,当个落脚点?这样

知我知,再不要一事,忙传出去。”你敞开。”见那年轻沈清轩想了想我安排一下。往后沈清轩又想起嘱咐脸上干净的笑容,沈:“没问题,的事,除了你:“我能说话,颔首应下家大门,自然为

许明世才不关心这些,自然欢喜应离开了黑承,而暗小房。后帮着沈清轩推着车

的小院。出来,他等走才借着月色看清,那是沈家堆放杂物回身去看,

己又摇铃唤来一个小厮一路上,么狠的手。重新做又是亭台游个年轻孩子,他却想起之前给许明世验心中个脑后淤血堆积的重新推着自己回那木小楼。下了这的那颠簸,廊的转了沈清轩安排人带歇息,回哑巴,感受着身下小路偶然伤,摸到在椅上,许明世去大包来。这样一许多路,沈清轩坐

不是不心惊的

己弟弟般的什么时候,他变成谋算计。了这样,救援的人痛下狠手,可以对着一个同人,满腹阴以对着干净纯粹的眼,可以对着睛无动于衷

了?他记得自己小时父亲和先生的这么流么时候,也可以说德义礼智信的那个良的孩子,被欺骗和谎言,他什淳淳教诲,沈清轩,哪里去了?候,还是个纯

…的人这么……心狠手辣,吗?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是沈清轩

,他清轩一路无声。指尖微颤,恍若惊中放在膝没有任何人发现盖上的那只手,闭眼,沈藏在袖慌失措的蝴蝶

门口停名婢小厮在庭院女迎上来,自小厮处接轮椅扶手,重下,楠木小楼在望,两新推上他,进入内院。

还在等有一名新纳的妾那处着他。

沈清轩重新睁开旁。眼,眼神沉稳的搭在一何时停下也不知又复沉静,颤抖的指尖

一切恢复如常。

,会的。圆房?是

沈清轩心里想着,但不是现在。

,旖旎缱绻只会让她飞上甚至不再履行三从四产生眩惑,真以为自己场谋杀与背叛!女人来说头,可以为所欲为,德,甚至会进行一飞上枝头变凤凰对一个

即使她是自小服侍他的女人必须先冷着她,让她明白,,也没有一点例外。

只有妾室了,再给己只。她便孩子她一个冷够了,冷到她明白自是个可有可无的,让她有一席之地敬重正室。会乖乖的,相夫教子。

一妻已经足够眯起眼,到底从他自身经也就,其实历来看,为免家要不要娶正妻呢?够了。只要能传承香火或许一妾波折,男人沈清轩又

他真的否则有了正妻,不能再逾越了。

他死了,,直接娶进正,写到这里他又是一伊墨是女人就好了叹,如果,逃也逃不掉。是他沈家人沈家族谱墨再活个千年万便年,他也

啧。

无声发笑,也暗沈公子摇了摇头自心寒。

可忽视的占有有了不他对伊墨,居然这比情.欲更可怕。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血棺骸骨,生人禁地本尊的苦情剧本呢问题女友恋上我八卦天师封灵道长恐怖游戏:满级王者误入青铜局遇蛇天医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