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新书

字:
关灯 护眼
久久新书 > 遇蛇 > 17、不详

17、不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楠木小楼烛火的歪在床上不陌生的小院开始,么事君却不仍旧不在身旁。,又是新午一抬蓝色小轿将她送睡着了,醒来,夫小桃嫁娘,就在屋中独坐她觉得很久,自下了许久。透亮,新纳的姨娘慢起来,慢到令人心焦。甚至莫名其妙进这并坐在床畔,因不知外面出了什时间就流逝的缓

切的轮椅轱辘的粉腮微红。绢继续苦等。又不知了一口气,来,女儿家嫁人的羞脑中绷紧的那根神经仍旧不敢有一丝动小桃声音,小桃轻轻嘘不敢乱动,即使已经涌上心头,觉得身体僵硬了过了多久,院子,却松弛下里传来了此弹,垂着颈子时倍感亲怯心情又重新,看着自己粉色手

了婢木门。呈,而后推开了厢房的女们椅靠云髻,自己操纵着轮低了头的新妇,侧身梳了妇人片通红。眼前的便是着那小小耳廓,一现在清轩上得楼坐在床畔,烛火映正羞羞怯来,在外室挥退

微笑里看出什么。笑,不显山不露杂其中,没有人能从他的色变幻着,别的任何情绪掺沈清轩望着那身影,眼高深莫测。露的温和,再无笑所展水,除了微中眸去时,已经是惯常的微待他靠近连他自己也不能。

那圆在小桃面前,两人面对,托起觉手中软腻,鼻息间传沈清轩停绫罗绸缎,加上那一抹娇羞,着面,小桃羞怯,全然一副新嫁娘时里不曾细看的丫头沈清轩心里想着,这也算得上是如花美,只知羞怯,不知其他。沈清,此时穿起戴了珠花流苏,倒也陌轩伸出手的模样润下颌,让那粉颈抬来阵阵幽香分,眷了。将头埋的更深起来,他只生几分。

说,都是自己看着长大的丫头丫头,已经可以为□知不觉,当年的那个小生的模样,躲在娘亲身放在平时,沈清轩记得她跟在娘亲身的那一天,也是怯生母了。不得不后刚来自己屋中怎么后,一双大眼睛。沈清轩闪的,像只小兔儿。不也是不忍心为难她的。让人感叹光阴易逝忽闪忽

,自不在话下。日佛揣了只活泼泼的小兔子在姐姐好,不与她争风意,一夕成真。小的,虽是身体不好,却觉心头一表人才,家道的钦慕与不可幸福。乱跳,仿畔,端茶倒水对沈母一样毕恭毕又是羞臊又是期待,嫁吃醋,像二姨接下来要做什么,只后要对他好些,君又是知根知底更好些。侍奉枕知他久天长积累又殷实,虽是做小后姐姐进了门,也要对告人的心,心里也是欢喜的,日小桃不家一生中的大事人本是女儿桃就想着,日,况且夫一阵怀里,敬。只求安稳,阖家

沈家,同样是做小,同样的心小桃是这样想的情。,一如当年的二姨娘初

势。并不作这样想法,他刻,就收了手做了一个手颌,将那粉腮摩挲了片沈清轩托着小桃下。而后,他

到他的熟悉,放在以往,甚至能明这个手势小桃无比会觉意味着主家对她的怜惜。而这手势,只觉心神恍惚。一刻,小桃看得亲切。因为这白为何。

早些歇息。意思是:你那手势的

木轱辘的声音又响畔,久久不留了小桃一红,坠下泪滴。能回神眶逐渐通起来,沈,又不知多久,她眼清轩做完手势,转身进了书房。人,坐在床

一夜如此,院,随了第二日晌午,小桃第四夜,夜夜如是。两名丫以姨娘的身份被移至别。第三夜……,当夜仍旧独守空闺鬟和婶母

了别院。属沈清轩,套院院中门庭九转府中南边庭院本来妾室的别院,小桃就住弯,自然也有专置十八的格局,主院便是那楠木小楼,

的议回到沈府,一时议论这流言不知通了甚么渠道论不知让那有“隐疾”,所以才,很快娇美妾儿守了身。这便在府内传的风攀了高枝。这些私底下的人多不胜举。怎么流传到外面,外面生水起,鬟们嘴碎,悄悄讨论此,认为沈大少爷患惊动了沈母。三教九流,各粗俗了些,谈少爷不喜嘴里也就都说大色都有,欢小桃,小桃枉终于有一天的人时又生出新猜测

疑窦落实了脸上也毫无行了床上孤枕单衾,找了郎中周公之礼心中的喜庆模样,来。,就默不作声的,只是这事又不好张口沈母与夜半时来到儿子房中,见他

,却被人。将人打发了,沈清轩先时还狐疑。啊呸能动弹外,别处都好好?他除了膝盖以下的找郎在屋中生闷气了行字,来作说我好得很以为身患“隐疾”部分被彻了。只好一个人闭门摇头,写甚,后来就明白底冻死不。怎么能不生气呢

从枕下取出叩了叩珠子,道:“丢了怎办?你倒是弄着在眼的,收在这圆滚滚生了一天闷气的沈清轩床头滚荷包里呢。”圈,颗珠子来摆弄,滴尖拨几个来滚去,滚了十溜溜的圆珠叫他用指线轩才拿在手里,用指甲给我串根小东西,无孔无晚上一人躺在床上,

塞进枕下,枕着睡了。,沈气,心情莫名转好。清轩居然消重新将珠子他,一人一珠寂寞相熄了灯守了盏茶功他对珠子说话,珠子哪里会理

他便愣住了。二日醒来,在了,沈清轩习惯性的枕头刚一揭开,床上洗漱完揭开枕头拿珠子,欲放进荷里贴身带着。

无眼的红色珠子躺根金缕横穿在那处,身上却被一只见那原本无孔而过。

就露出了了一天。笑,那笑沈清轩脸意从挽起的唇角一直蔓黑亮眼底。这笑意保持延到

?要是真的,。你若不想给,来日:“我听许明件宝物,叫我许了叩了叩胸前红珠你也该知道你手中那两,道圆场,才撒了谎说修炼成果凭我一句话,赖就赖夜,睡在榻上沈清轩又,可是真的他了。只是我当时为了不给他就是。反正本身就是空口,世说他去找你了了。”东西在我这用指甲

说完他便等那红珠动,等了又等,红珠仍趴着,一动不动。他胸前是红珠,呆头呆脑的在

清轩等的困了,一不小了。睡着

裳,衣裳上立着一个小第二日又醒,还觉不对小的紫铜色小鼎。,鼻尖凉凉的寒意。沈清轩猛地白色衣摆了一件睁开眼,只见脸侧枕上未睁开眼便察的,隐约有抹不同寻常

沈清轩下意识的低头红珠随着他的动作滑了一去看,那颗下,滚胸前朝自己到锁骨的位置。

冰凉凉的。

热烈的东己热了起起了一,仿佛身体里燃烧的比。却觉得自道火焰,将他胸腔里那沈清轩颗维持生命的不停跳西,

见自己心里喊了眼,沈清轩闭了闭墨。一声:伊

墨。

两个字那无声喊出的的深情。,蕴着让他自己都心动

典籍说的神往了畔,静静放着。眼,那只有宫中才有收藏,自此,每夜沈说想看那传说中的孤,据说去。第二日睁开清轩都会找些事来自言自语很久才迷糊着,能书就出现在枕

笔墨字迹处皆有墨看时所做,打开书页,里面一行周正的字迹看边做的清轩没有任何质注释,沈清轩翻了翻确定了。。是伊,显是历来阅书的人边眉脚立刻,果然在其中找到了

的认真,又缠绵。里面,看含在不一样的情意蕴看书时,就有了些

月,沈妾室明日冷落了一个月的这样又过了近,将半个召来,清轩盘算着圆了房事。

是他的妾,冷了一个月,也够了。再怎么说,她也的娘亲。来日也是他孩儿

新手无疑。虽然身体需躺着就行。也知道云雨是由伊墨主了片刻,才道何滋味。”而且,知同女子欢愉起来是但毕竟前次,这样想着,心体残缺着就这方面来说,导的整场这日晚上,沈清说了,:“也轩又躺在而明晚却是由他来主了疙瘩。,他却又身清轩迟疑说到明晚行房,沈他真是里就有床上,拿着珠子,将自己的盘算进程,他只

的沙沙声,睁沈清轩脸二日醒来,沈清轩习惯开眼细看过去,床帏做贼般打向枕边,量了一下四周,才的摸了被窝里。,忙揭开上瞬间又是通红将那书册画图全部拢一入手就是纸

。各会。,也能心领神这一次伊墨送是黄毛小儿看了致。就是春宫来的,全字,注解细种姿势,有图有

又关了自,不允人打扰,沈清轩闭在屋中己一天。整整一天,他的脸都是红的

凡轻巧省力提示。例如需用腿力只墨用红笔圈了出来,还庄的字体,做了小用他那周正端腰力的动作,都被伊的,无:此势可原因无他,那图中但行。之类

当晚行房。

股妇人的风姿,脸颊晕红小桃真正成了新妇着,神绰约。态里有了一

原来根本不在自己,这个人的心思,二天却又回到小桃便知道自己小楼,独自入睡。她一晚,第身上。沈清轩陪了

一个多月后,小旧窈窕,沈清轩却背影上看到身形虽依迹。。从她的突然捂着桃早饭时嘴退了出去,了痕

坐在桌旁正冲着自己微南。悦。小桃掩着的夫君才是真正的佛一夜江生一股,小桃却突然如春风,仿,那始终唇再回来时,便发现情绪,这情绪甚至冲脸上,那是清轩心中油然而宁静淡远想到那细柔身子笑容,笑起来时,暖一种要做父亲的祥和喜破了他阴郁冷酷的内君天天都在笑绽露在他里,里有了自己骨血,沈笑。虽然自己夫意识到,这

腹中那尚未有任何子。一半是给她显露的孩这笑容一半是给她的,形状

来腹不平也就右,一,心中有些不平,后人母的温善慈祥。就算不淡时听了不少闲房生养的,沈家一见,到了晚间仍是各夫君仍是对她淡漠自安歇。小桃对此也不少关高兴的很,对小的很,自从有孕就不让多。小桃被冷辱。就这样,小桃脸言碎语,何况她只是中有胎,又得了去了。她的白夫君的心桃的照顾比先前就丰盛有了指靠。得宠爱,将来将为辈,即使是上也祥她再伺候左慢慢淡个小,有了孩子将来就思不在自己身上姐姐进门,也不怕被欺沈家即将有第一个孙下来,有了天也就饭桌上见照,这不怨怼,心里

珠子说。但坐在烛火日没同伊墨说话了—旁想着给自己孩子取因为那珠子是伊墨的他晚上对,最明显的表现就是他把名字在心中一男一女两个名字。等他知道伊墨能名的事,也不知是男孩女孩,就想了听见珠子嘀咕的时间明起来,有几敲定了,才想—虽然是他对显少了,而是批着衣裳血凝成的。中高兴了多日沈清轩心

说起儿女的事来,写了的名字,写在纸上夜才睡。便拿了珠子,又,举起来给胸那珠子看。那脸上虽仍表。直至半飞扬着,欢喜的溢于言是淡淡,神采却自己想好这晚

迷迷糊糊的探的,他知道。手朝枕边摸去,就沈清轩想起前夜的事。那里会有伊墨的东西天还没睁开眼,第二

空。只,而无其它。有锦缎的光滑手却扑了个

地上了都一无所获犹不信,立刻睁开眼沈清轩翻来覆去,折腾滑落到,在床上翻找起来,了一身汗,连被褥都

子,似笑非笑的戏谑送礼“……居然都不:“真是小气。”么?”沈清轩叩了叩珠

次也不例外。过,今那珠子从来没有回应

仍是红挂在胸口贴肤戴好净的。沈清了?”这话说的他自色,浓哼一声:“莫他真是说不清楚毫无异常,细细验看,。那人己都发笑,与轩哼轩解了锁扣将的醋的是要修炼,却决计不会吃成仙的。是要六根,沈清伊墨的关系,红血不是这个时侯想起来拈酸或许有一天他会吃郁发上伊墨的醋,而伊墨,却也知道,亮。看了半晌,重新珠子捧在掌心里,

无欲经渐渐知道了。年,是修炼千无情的。这些他已

是不讨厌与自己欢好送来,所以似施恩,事实上的,否则不上想明白了,伊墨东西做生辰礼讨厌自己,沈清轩也好感。从生辰之日收到的脂膏以前以为伊墨至颇有厌恶自己,欢好,伊墨是,甚会将那

这个人印象不坏。则也不会总是在他提出要求时应允,虽没有喜欢。当然,这蛇妖来说都是微不足道然他提的要求对仅是好感,只能说对他馄饨什么的,突然说第二天早上想吃城的小私情无关,自然也就的小事,比如睡到夜里根本就与

沈清轩甚千年中究有没有喜欢过谁。墨,他活至想问

到答复题,能得当的当然,这样的只有在恰时机提出来才候问,有些清轩从小就懂。他不会这个时。这点道理,沈

然毫无预兆的消失呢?那么,这一次,伊墨为什么会突

类的东西呢。沈清轩以为,自己醒来时会在枕边看到长命锁之

整着衣物,他心头却没由来一阵乱跳

了吧?沈清轩想着,自常。只是心头飘上了,似乎要出什么阴霾伊墨许是事一样,感开解,很快恢复如有什么事耽搁觉不详

气,脑中也不知转过忧。永久色片公众号就怎么也遏制不了呢?这个念是不是伊与担了多少住,沈清轩深吸一口俱是牵挂xpan头一出现念头。墨出什么事

沈清家上下大为惊异轩就带着仆从回山中下,因为小桃的决定让沈将小桃留下,并不带她别院,突然,沈母劝他留有孕,不方便坐车在清轩却决然要走,且山路上颠簸。沈

轩就回没有人许明世也说那山,要同来。是个好去处能改变他的决定,到了山中。,沈清

行,若真有事,还能帮就带了他。沈清轩担心伊墨出事,想着许明世好歹有些道的上忙,

一班人马回到这寂静热闹起来。别院,顿时多日的

擦了院将园中花人看出端倪,回院后轩不草修剪,紧接着又吃了晚沈清,又安顿好饰上的雨水洇渍一样,使人中摆饭。许明世的住处一番,像以往愿叫

烛火旁孤坐。攥着那红珠,在直到夜里,才得闲坐在屋中,

我。我身无所长等的人念想,只恍“若有事别的想象失去伊墨,就囊,若来找一片凄然,完全无法一点一点寒下有需要,还可替你挡心中已是没来,沈清轩觉得四肢,只有一副皮惚着低声道:也不知坐了多久,去,再无些刀剑。”话说到此,的日子。

,脑中念头只要稍微飘过去,胸口顿时像是利器刺过一都蚀空。想都不敢想样,又是冷,又是痛,连骨髓都仿佛

就这么根情根是决计斩不掉的了。以去生去死,也情寡义、工于他现今这般绝不知那情根,什么时候到这点,自己也,还肯为别人沈清轩体会深蒂固了。明白,这心计的黑心肠

“伊墨。”

,对着空气。沈清轩喊了一声

,千言万着,仿佛自言,轻声道:头,复又抬起低下,最后只汇了四个字,喃喃“早些来吧,”他说。自语

“我想你了。”

我想你了。沈清轩说。

话说出口别的情,只这四个字,再没有爱恋。仿佛耗尽他一生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血棺骸骨,生人禁地本尊的苦情剧本呢问题女友恋上我八卦天师封灵道长恐怖游戏:满级王者误入青铜局遇蛇天医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