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新书

字:
关灯 护眼
久久新书 > 遇蛇 > 19、小桃

19、小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人只露出一床边,低头静静看着床上的,平整的,,仿佛被中只是一张薄纸人形。沈清轩坐在女人,女看不出的棉被压在身张蜡的脸,唇上惨白,厚重模样

一个他的孩子女人骨架纤细,抱在怀清轩知道原本不是这是有肉的,,有着胭的身子,却里虽是小小脂香气,曾经有过软软的样的,

到什么时候。未咽气,现在,孩子没了也不知还能撑。女人虽还

现在。熬到,所以才轻,身子骨沈家上下,都觉得她了。只是年撑不过今晚一直又健壮

快油尽灯枯了

红色珍贵无比。一块沈清轩看了一会想也不想乌黑墨锭,黑中带沈清轩锭扔进了正,伸出袖中疯狂燃烧着的炭紫,啪一声,顷刻燃,将那块收藏多年的墨,也不觉心疼握的手,掌心被磕碎的火盆中,噼

分毫,因取材珍贵,是这样的墨,墨大家所做,其材褪色以指甲而不质选内涵世间刻挑剔百年历史的奇药材,珍墨锭,是前朝制各种珍灵芝……等等等等,所制之墨,书写珠粉、丹大小的一块,也值千金可用于书写,用极为苛桂、人参、茯苓、也可用来留命。

成汤汁,叫人扶起小桃动手将那墨酒去,用银羹化,自己给她灌了夹起来,放进小烧透的墨块碗,又取了热酒,倾倒上进去沈清轩取了火钳,将

,炭火盆的温度终于对她有了影响,身子就有了起色力。一炷香的时间,小桃来,呼吸小桃身上暖了起也均匀了些,不再虚弱原先冷汗遍布的冰凉的

小楼。开小沈清轩着人好生看护,桃屋中,回了自己楠木又停留了片刻,才离

,两根手指粗细,上以防少雪花沈家人都知道,沈清换来,是专备着,不知墨竹,雕行书配以来。却叫他因为一其中一块药墨珍贵无比的沈少爷喂给小桃。那是难得的。现在的市用多手中有两块墨锭,给体弱多病银外加地契一块这样的墨而磕碎了,化了汤汁,个妾十多年前,沈老爷万一用的。上,再也找不出极是份完整墨锭

舍得用上。凭上回沈重,什么,现在给一个妾用少爷病还有上上回蛇腑,都没毒入

扬扬的花,纷纷冬天洒落的雪飘散开来。各种议论如这

底小桃跟了。将厚情吧?么多年,将男,虽然没群。”“没错,一举得“小桃不得宠?——谁在少爷身后服侍这来王家小姐嫁进来也来指不定还会儿女成?怕是连正妻都没有这比不过吧。”…”“也是。到”“信?!

她太贵重,一回,虽的直露,话里论,沈家起。母专找沈清轩沈清是个丫鬟。你待命贱的人受不主母却不能不在意他人议意。沈未说意思沈清轩却听的明白:不过是个妾,且轩并不在

,颔沈清轩不置可否首听从。

了。沈清轩也再未去看过一所以小桃醒来,能回。吃得下汤水,下地走动

疗了伊墨那日来了,伤,又走了。将他抱在怀里,

墨是战至半管不了身。妖的事,魔的事,也不留他放在心上。要伊上所散发出来的刺鼻血腥子也能看出来,伊个小小凡人,不懂,也。只沈清轩知道伊墨有事,沈味过于浓重,就是傻清轩明白自己那血不是他的沈清轩就不将这途而抽,毕一切墨不曾受伤,不过竟伊墨身

完自会回来找他。伊墨说,事情办

沈清轩应了

沈清轩坐气。些童心未泯,一个一着轮车由小厮推着,前被清积雪的出道路上,往小桃的丫鬟们堆砌出途中观看是半个月在院墙下,生动稚小雪人的院子里,路道路卜做的鼻,脑袋上插着边的角的眼,萝来的,今年瑞转眼又落里,那个圆滚滚的,碳木做雪,园子里树枝,排排蹲坐

的燃着,屋内温暖如春了三四个炭盆,炭火熊小桃房里架

味道搅合在一起,倒有,不小桃小产息。屋子炭火的味道和中药的得下地,偎在枕上将几分宁静温暖

门。沈清轩这才靠近床边,揭开软一路小跑着出了帐,喊了声小桃。沈清轩挥退了丫鬟鬟们高兴的很,她们去院中玩雪,丫

却是沈清轩,当下就愣着盹,起信的怎么活?!猛一睁里来的孟浪小厮这不懂规矩,竟敢闯她道:“少爷?”的闺房,传出眼,听清了有男人喊她,心想哪怔了,不敢置小桃似睡非睡,正打没听清,后来心里一咯噔,,她还

无比沈清轩微笑了下,瞪得浑圆的眼,问“身体“嗯”了一声,望着那双震惊如何了?”

能说话了?!”“少爷你愣愣的,看着那张脸下答:“,”突地回小桃仍是好多了意识的过神来,

嘘”一声。住她的唇,“沈清轩伸手掩

醒悟过来,桃傻傻的看着,好一会才连忙点头。

只是“我恢复声音有:“还不是告诉你们的旧温”沈清话中有话的道轩说,抬眼依煦,几个吗?”候。明白

人知晓,连忙点头。这事,顿时明这两天也没诉她,思,他只听丫鬟们谈几个月家中也无不曾告诉别人,那她自白沈清轩的意小桃一想这也不能走漏风声。

时更生惋惜,观望的聪慧。心里顿声:“我当初了她好一会,。”轩有些意外她才叹了一或许不该娶你沈清

?”小桃脸上一白,“少爷

仗,一生舅母又是个你没白伺候我有子,在府中也有衣玉食,不用再做“当年你摇了摇头,低声道:出门,日子舅舅将卖你到我家,无父无母——宿悍妇,日子过得拮,无人可依。就是放你沈清轩你膝下据,容不得多你在外风餐露。”所倚未必过的就比现在,我虽不不会受苦也算这么多年,奴婢,再差也比流落痨病,已经死了,你本想,你你一个好名分,却也能让你锦一张嘴。我原强……所以,这纳进房里。将来前两年得了能给才答应娘亲,将

,只少爷。”垂首低声唤:“桃两眼一红,想到伤心事,说不出话来

道:“想“我知你聪慧,雪中摔了一跤。”沈清知比她尊贵了多少开视线重。”,又轩望着她,看了一番小心,一下有什么人害你,大,心里起了不平,母亲,行事更是谨慎,却没想到害你这么绝不会毫无端由的在做丫鬟的伴来这府中也不会约是以前一起儿来找你玩,见你不推搡自从做了

,孤大雪,堆雪人中,当居然就这么被他轻她重重摔倒。顾忌,现在做小桃心知轻重推了她一把,描淡写的一口说实在是无心,却因中藏事独许多。前也是丫雪地太滑,让头,丫头们在一起,往自然应承时疯了些,同知该说什么才好。她以下心头一跳,唬的不日嬉笑伴不了姨娘玩闹也没什么难得有伴来找,着一起顽,加上又下了

得这事再也不险些要了命,只恨不提才好。作为姨娘还和丫鬟小桃知道,加上又失了孩子,自己们玩到一处,失了体统,本来就心虚

让往日里不吭不响的沈清轩,一语中的。

意了小桃也分不清,那推她的丫头,是有心,还是

流浃背那眼神虽沈清轩仍是看着她,桃却汗无责怪之意,小

“小桃很。”。”沈清轩却听他道:“孩子这事,却还是难过的终于开口,小桃竖起耳,我知道错不在你朵听着,

小桃嚅嗫着:“少爷……”

“算没发生过的很,不如我送你出,道吧。”?”:“我看你现在也痛苦了,就当门散散心如何沈清轩沉默了

下两行泪。一呆,顿时想到他居,空空流然不要自己,张着口却发不出声

了一处田产人无一不全。”沈清身立命的地方,吃穿不,已经空给你,也算给你个安城外置办轩却仿佛若答应,我就将地契愁。”“我在般淡淡道:“你置了两年,你搬过去什么都不曾看到然比不上沈家园子富丽,虽堂皇,却也丫头仆

是你的嫁妆。”心上人,那处房契也算又看着小桃神情,沈清“将来若是有了轩继续道:

能领会他的意思,“少爷?”小桃一时不他。眼婆娑的望

送你去散风淳朴,我先是为你好,实则是害了地契都给你,来回来,依然是我散心。若一年后你伺候你就嫁给,那处田园风景好得也知道。“我虽纳你进日有了来受拘束,你就还想回农家也民喜欢的人妾室。若不想回来,透,自以为喜欢过你。你,又待你好,了这么一场事,我也想了我这么多年儿育女,也比跟着我很,附近他,生你。到底你就留在那,那房契这样一个薄情的废人要”沈清轩终于将话说开,“经,我也不想亏待你好。”房,却也实在不曾

轩道:“你好好见小桃不答,沈清想想。”

呆坐在床头,连沈清轩走了都不知道。这样一番事情发生。呆小桃犹自发怔,从想过峰回路转,会有

揉成团,抛掷到一边。正揉着额角,将,沈清轩那纸上枯荷伊墨再次回来的时候

连续两日作画,画出来的都不尽如人意,沈清轩恼了,将镇恨的重放下,沉沉的一声闷响纸恨

伊墨道:“这么不欢迎我?”

脸上尽沈清轩抬起头,是欢喜。“你回来了?

,从来不存在丝作伪过。之前的恼怒烦,也无掩藏,仿佛躁,等待的焦灼和不安喜的没有

了望他身手中墨才来么?”上黑色衣袍,而后点头,“这一次打理过放下笔,沈清轩望

起地上揉嫌我身上血污臭么?成一团的纸页铺开边应:“上回你皱着眉头,,一边看着一嗯。”伊墨走过去捡

净净的最适合你。沾了点清轩笑,血,倒不像个妖了。”“哪里敢嫌你?”沈,干干“就觉得你这人

两笔,问:“不像妖,添了塘枯荷处墨斜他一眼,取了案上笔墨像什么,在池?”

旁看他修改那张画,远远的一座云山雾罩多了两点涟漪,多了住道:“啧。眼的魔头。”沈清轩说高远,忍不的山峰,说不出的清雅“杀人不眨,凑在他手

“……”伊墨微蹙:“‘啧’是什么意思?”转过脸来,眉尖

拉着他的袖子,夺了几蛇,这墨宝流传逸来,一过。”,道:“到底是活老妖引出什么风流谈出去,也不知要意思。”沈清轩笑着千年的画千金也不为“无话可说的了笔放到一边

如粪土?”嘲讽的在他额上弹了一下,“你不知金伊墨

嘴咬了一口,又舔一把攥住粪土也罢,哪里抵沈清轩美人?”,张舔唇,“金银也好得过额上的手,贴在脸上

有几分,倒真后摇头:“你这样子死缠烂打了。”墨看他半晌,而

,沈清轩满要不要随棍上呢?怀意味的笑着沈清轩笑了那冰凉大肌肤上,又又软,煽惑异常句,说的又绵打蛇随棍上。”攥着,揭开衣襟,将它贴一声,“你也可以…在自己后一问:“你这蛇,

榻。伊墨人打横抱起,走向不迟疑,将

沈清轩仍是笑着的,笑的无比开怀。

,只要看见他,只就能笑出声来。仿佛无论自己是否身陷少不公、无论前险境途叵测与否要听见他,、无论这世间对他有多

,也有一处永远明亮的温暖地的金色花方。朵,世界再黑暗仿佛从心底生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血棺骸骨,生人禁地本尊的苦情剧本呢问题女友恋上我八卦天师封灵道长恐怖游戏:满级王者误入青铜局遇蛇天医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