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新书

字:
关灯 护眼
久久新书 > 遇蛇 > 20、欢

20、欢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拉却是暗约因沈清轩身请工匠作出镂着富丽几分。古玩摆设些常用的鱼飞鸟,鸟喙以黄金几方暗柜,柜门扣物品书籍,暗柜外雕打制,向外突出体不便,床榻上又就不用说,仅奇石山水,游内置是一张紫,轻轻一木塌就宽约九尺,大山中小院的素雅比,自小长大的地方要

的床帏,藕色床帏上实实的将榻上隔离。,又扯了银钩里挽着风光完全笼罩其中,与朵,荷边绿叶,呼外面世界绣着精细花啦一下密子放在一旁取出巴掌大的一副盒暗柜里彻底沈清轩拉开鸟喙,从

空间里了发簪,又松垮起来,宽绰绰的罩下发冠,抽在身上。,抬手取不忙在这自成一体的小非笑的看着眼前解了自己腰带,衣衫沈清轩不慌人.只见做完这一切,他便似

一掀袍摆,双看了半晌,伊墨,道:“自己动手。膝跪坐着挪到沈清轩伊墨裳整齐。被他盯披散着长发,却衣前,直起身

沈清轩利落的扯开伊怕你不成?过头,一言不发的伸出他这么说,顿了下才回手,绕向己动手就自己动手,还他腰间。自朝两边分开。清轩没想到这一出,见那身开脸,子朝自己挪过来,下意识的撇墨腰带,又解了他衣襟又听

此时上身不着寸缕轩慌忙收回视线,道,一阵脸红心跳,藏露在眼前,厘处,就是裤腰,沈清鼻尖恰好然红透,眼神都他敞开,猛地展肤,肌仰起头来看着身上的味墨肚脐,精实身躯上的遮蔽物被咫尺处清轩耳根都藏不住。脐下毫不知道往何处放,眼前对着伊清轩的的人。便是伊墨腰身,蜜色肌清楚的嗅到属于这个人理紧实,沈

情有些慌乱,伊墨仍旧老伊墨也一直低神在在。头看轩神他,视线对上,沈清

线抚上对方胸膛。质感,又有肌理自己唐突举动同的是手下不仅有,抬眼看伊墨神情了心着金属腰身,的弹几把,抬轩明白这点,,在那腰上摸了想起陪伴自己高手臂顺着腰惹他不悦光滑、冰冷,让沈清轩多年的那只铜铃,不,确实默许的,就放侧温暖的手抬起来,看样子,他是没有犹豫的抚上那截非要逼自己动手了。沈心翼翼的冰冷横了心,垂落在两性。沈清轩抚上去,小,像是怕

胳膊那样的结实和宽阔,男,将伊墨胸膛摸了轩几乎是赞叹的抚摸水。个遍,伊墨看着他的手在自己身人的力与美上游走,始终心静,抬着身子伸在他身上融合的到好处,沈清长了

扯下。沈清轩一咬牙,指尖犹豫了又犹豫,终是将伊墨解开,

一团,浓密毛发和中间间跳入眼帘。指开始发心跳的声烈。长裤沈清轩攥着伊颤,呼吸也开始紊乱,的手比剧传入耳膜,听起来无

“伊墨……

“想尝吗?”

沈清轩本能的要退,可退。脑,无处人固定着后却被

。伊墨眼神却是坦然接种不堪负重的鼻音,出身来。将正在大口低下身,覆上去喘气的人放在枕上,发出一晦暗,又动了两下,其中三分抗拒,七分“唔唔”着,

小孩,间,解捂着嗓子仍是对他。伊墨决定对若无睹,手伸到两人之了他衣丝毫不掩鼻对着匀着气,袍襟带。终于攻克难题的笑,甚至还带了几分得这个笑容视自己的得意洋洋意,像个鼻,眼对着眼。沈清轩

进骨刚刚分开一点的身子里。随即紧贴上来,搂却被沈清轩一把想要起身,撑着抱的力度之,一大,像是要把他嵌伊墨知道自己冰了他囚住,

伊墨见。”多,学会拿骨头硌人了低声道:“状也将他重新搂住,只瘦了这许

暖却硌你。肋骨不拿骨头,死死对我好,我就养胖些,,略微沙哑,“伊墨沈清轩带着笑意的声切切实实的,体味到被音响起在耳畔己温痛的地步。说,手中力气却又加重干硬的身子贴的更紧,搂着他的项背,将紧到”话虽是这到疼

“这里肉多,”

“你就这么一直抱着也无妨,只想的紧。”是这处,怕是想我

。”“这处也想

那根东西在手里玩了两伊墨将道:“越贪了。”来越把,突然想起他纳妾的事,便

么抹的?”“你拿什

“用这个。”

”,想了想道:“我伊墨接了,看着自似乎说己在他生辰时送出的“礼物。”过,你自己抹上它

“你抹。”

“我想你抹给我看。

“抹给我看。”

法,此时沈清轩气息早已乱了章开眼,眼角你拿来罢。”看他半晌,也不些什么水光潋滟。愣愣了口气,道:“,认输般叹知想了都是红色,浮了一层

吗?”“舒服

直不出声的伊墨终于有了动作,开口问。

铺上,乱的沈清轩摇了摇头,又点头,长发散在床像他的神智。

“别……”

“一起动。”

“可抹好了?”

它进去。”“扶

“你抱抱我。”

“伊墨你抱抱我。”

“抱抱我。

:抱抱我。绝望,对他伸下,脑中浮起那天瘫血腥,带着心如死灰的,那么自然,又那么坐在椅上的沈清轩出手,鲜血淋漓的说体微不可见的滞涩了一伊墨的身

世上唯一的眷要死去的孩子,对,不这个像个过是他的一个拥抱。

么迫切的需要他。里,第一次有人,那我素惯了,这还年的妖,又我行活了千是漫长无边的生命

,什么都不要仿佛除他以外

可他走过去,将他抱在怀里了,蜷在怀中的人,却一把扯了颈上的珠子,还了

坚硬的齿狠狠的咬啮着牙齿边缘溢出。紧搂进怀里,轩的颈后肌理被深血珠瞬间沿床上迭头,伊墨张口,雪白伊墨俯深的刺穿,将趴在也不知出于何种念下去下身,的人紧声唤着要抱沈清

在他耳畔问:“你到底要什么?清轩,舔了舔那些墨沉声经由自己制造出的血,伊

清轩意识未回,身答道:上仍在颤搐,无意识的

娶你。”“我要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血棺骸骨,生人禁地本尊的苦情剧本呢问题女友恋上我八卦天师封灵道长恐怖游戏:满级王者误入青铜局遇蛇天医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