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新书

字:
关灯 护眼
久久新书 > 遇蛇 > 23、往事

23、往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他又放下一手了个困顿的呵欠像是要打个盹。看边思索回信,一边张薄薄的信纸,,把脸埋,十午后阳光正坐在桌前,手中,眼泪都出来了样。呵欠打完性往桌上一趴信揉眼睛,揉了片刻,进手肘里,看样子好,沈清轩捻着一还打托着腮,边足的懒洋洋

认真叫前面的贵妃榻上斜斜看的漫不经心,却也法子聚精会神。放打没了,彻底没还算认真,只是这份伊墨在他身后的了本书人几个呵欠下手中书,伊墨道:“信,叫你看成这副模什么人的样?的倚着,手里拿

娃儿,唠唠叨叨黏黏糊墨也算精通,怎么写:“我兄弟的家书。清轩闻声头也不抬着嘀咕:“这孩子笔糊,一句话翻来覆去,声音含糊的答道上他嘀嘀咕咕流下”略顿起家书来就倒退成了三我都嗅到这纸的涎水了。”能说个八九十遍,也,又发牢骚不嫌繁琐。

了。伊墨说:“我看看。”伸手,那纸张就一一飞桌上缀满小字的起来,飘到他手里去

来覆去黏裹起来。伊墨看的都果然那五六张纸上,翻泡的茶都是咸苦的味儿字里行间,将人都是那些无外乎想家,过年了这里的饭菜难吃的很,水也难喝,。言辞间满满的就是“这都是什撒娇味道,几乎要溢出忍不住皱起眉头,说:想娘想哥哥等等。再没有家里的好吃,话,么。”更想家,想爹爹

收到好几封,再叫人送。否人送来,隔两天又写一都要惺忪,道:“这写完一封叫封,上坐在灯下还是满眼通信一错了。”次就算不可见是他晚清轩哼哼笑一样的家书我每月路途遥远,一月能,终于则这抬起脸

了?”伊墨问:“你都回

沈清轩是了下个月,最近一人在那里冷落着吧,我再回。”毛病,惯些,这也不算什么大摇摇头:“觉得懒惰了就让他他娇。我原现在看来也不算回的勤快先前几次是个小毛病。

脸冲伊墨道:说着话,丫再慢也不像寻思着,脸上表情有些不了一声,说她性子。”来了外通报,说了声快请“可是来了,我,沈清轩转过是老夫人鬟在。沈清轩登时闭了嘴两人正

嗦。门,自发的隐了身形,省的啰伊墨不说话,望着去开沈清轩自己推着椅子前

母就带着丫鬟走了进来。手中捧着一本书,神色端庄的很沈清轩打开门没一会,

落大方,却又少了些有没有抱过自己切熟悉的脸,沈事出人意料,也不热的。世小门小户人家的亲热,庄温,反倒是奶官家小姐肉相连,却他们母子,虽是骨宠溺。到头来最先置他善,于死地的,却是待他最亲始终彬彬有礼清轩心中也不都是这样的,端为人处事落亲那张亲滋味,心想或许娘和。沈清轩甚至都不记得是个什么幼时常将他抱在怀里过如此。自己娘亲看着自家娘二娘在他

娘,母子二人坐在沈清轩喊了声桌前,沈母打量了一下四周:“怎么没见你那,道位客人?”

说:“出门去了。”心道能见着才奇怪了,沈清轩

头,沈可有什么吩咐?”母点清轩换了话题,问:“娘亲

来似的,将手中书放在实现了经他提醒,沈母才想起抄写佛经,以谢菩萨显灵才是许了心愿,现今。娘将佛经拿来了,桌上,道:“我向佛祖你若闲暇。你我母子当一同下来,替娘多抄几份。”

。”:“孩儿抄写就是,沈清轩立时明白经放在一边,道是什么,虽然知道自,应了下来,接了佛只是年后事物繁杂祖无关,也不好推辞说的心愿,怕是抄不出那么多和佛己嗓子恢复

,尽心即可。”沈母道:“无事

沈清轩说好,“娘亲还有何事?”倒了茶递过去,又问:

了一下,火无继,不曾娶妻,二十有八的她作为沈家的预料,又是亲事。传承容易答应娶妻年纪,才好不又要形单影只,沈家香才说明今儿子早已成人,因身女主人,岂能纳妾,妾室却不争又掉了。定了的亲事真正来意不心体之故气,怀了个男胎却沈母犹豫,并不出沈清轩的,也推的干净,眼看急?火的责任,现,也算是完成了为沈家下一子她是沈家女主,诞

也好得几月自在再拖几月见自己母亲忧郁的神情,婚姻大事提到门槛上来了,心里生出几分就知道有这么一悔不该早早就退了亲,出,几天沈清轩懊悔来,刚退还没。现在倒好,亲事

几个嘴巴,自知还是年就犯浑经不住事沉不住气了以身相许,欢,热血一激意变成的贵懊恼又添几分。都是清轩在心里扇了自己一人做了娶妻生轻气盛,,让断绝关系的念头,跑下子的打算。想到此沈清轩暗自叹了口气,目光瞟了一眼,心妃榻上朝那貌似空无给自己找麻烦。了心,生了这蛇,把他满腔心好也做成施舍的姿态

济于事,只得给自己想可事已至此,懊恼也无条出路才是。

万一我撒手归西,佛性才好。”虽是能出声了,身体却精神。为儿子,坏了娘亲慈悲一辈就是有好姑娘愿己善,再大也是小善通多年,骨子里的了人家做寡,害的可是。与自脚虽然要因人家一辈是陈年旧疾,脉并未好转,仍旧是造孽。娘是慈悲人,疼天天吃着补汤参丸才有子,可不又是,与他我,我也娶不起,,才道:“娘,我子,可不有伊兄许诺给儿子是善,怜惜人家病是作下了,养不好的人善,再小也是大善。姑娘也是善我医好,却沈清轩缄默半络不

抱在怀里好几回。甚至不懂掩藏对弟弟和二娘的厌,从不猜一生为善前和她们那么亲?任何疑心,哭他落进冰窟,明明疑他人用心。所以当年孩子,却将沈祯么厌恶这对母问一句,为什么那当成厄运过后的心理孤照常待那害她儿子的女了解自己母亲,子,明明以。人说母子连心,他太面对二娘展露了人如亲妹些重了,却也并不愧疚恶,僻。从不的,也没有起了几夜后沈清轩自知这话说得有将他后来数次当着她的自己的厌恶,这当娘亲妹。甚至她极少溺爱

度。迁怒别没有。反而责怪他她从来没有人,失了风她一句。一句也问过因为自身的厄运,而

与人为善,办事周圆,这就是官家小姐的风不肯让自己落任何话柄,连自己儿子也不能。范。待人大度,

的。沈清轩其实是有怨气

,反而对害他的的孩子,如果个他称为怎么会己还是人信赖有个孩子生做废!自己娘亲都没有任何危机意识存在,怎么会有他被扔,出了事却弟弟的孩进冰窟的事发生。一加,那个被她抱在怀里没有呢?自不是那

的年龄里需保护满腹怨甚至自己的亲娘,,最亲的亲人却没有一恨是谈不上,只是也没有对他在还拉他一把。个能在他身边伸出手来怼无处排解,在他说一句别怕,娘在。

己的仇人,抵头谈笑上默默体味残么都不能说,什么好认命。控诉都不能。眼睁人蜷在床,互相谦让,对坐绣花。他什睁看着自己娘亲和自都不能做,甚亲拉开都办不至下去把自己娘只留他自己,一个废的感受,连到。最后只

的拜倒在她脚下,尊大家闺秀,不好,让人人心悦诚服不允许任何人。人说她一句是他母亲。官骄傲了,这就宦人家知书达理的敬无比的喊一声夫的一辈子

连女人最起码的争风吃醋,她都不屑去做的。她的丈夫,一辈子敬她。

子,也只能敬她。她的儿

一年了,我还。认识快立的端庄着道:没和你好好说说话呢背影,直到那目送娘亲走远,沈清轩望着她的笔直挺背影消失在视野里。”“伊兄,我们来谈谈天,才缓缓转过头,对着上那一角,微笑

,一挥伊墨显了身形手,“说。”,望着他的神色

书,看了身体,重新拿起那张沈清轩坐直沈祯的家开始谈起吧。”刻,放下,仍是噙着笑:“不如从我弟

沈祯。

的小屁股往泥土里嗓门特别嘹亮,一嚎起娘不打滚。滚的一出两道小沟沟,气跑。二都喘不上来。准他来,他就哭,一坐,蹬着腿儿泪在脸上刷乎的小鸭子一样,不顾,像个胖乎是往他这里了声。那才叫嚎就罢了,光嫩嫩来连院中鸟虫都名字,思绪回溯,那啕大哭。哭也娘亲的阻止,清轩念叨着这学会走路,长了几颗小乳牙,每天流着口水身土,满脸灰,眼时沈祯刚

土蛋蛋。的把他抱来时,沈每回二娘无可奈何祯都是

道沈这脏蛋蛋,都抱常黏在一块,睡觉情大时也不在一改。理沈祯,清轩厄运的。,终是理了。两人分也分的软磨硬泡人人开,连谁也不理。先后性后来经不住

的孩子,一个半大不小的香甜。真正是童,盖着一兄友弟恭。床被子,睡抱着一个软绵绵的幼

说,因为说了,差五看沈清轩抓了院中蚯猛药,那孩子肚子里天都吃哥哥了。却从来不敢对别人。沈祯落下几条虫子来。仅仅会揍他。着他吃沈祯每大夫,后来大夫下了却没有人知道,腮帮子,立刻就没水裹在外面,威吓不理他,每天都是这样的小折腾,原。吃完蚓松过的泥土,搓哥哥就不理他,还“糖丸”是送给他的“糖丸”,那吃了,苦着脸,怕哥哥了就肚子痛,隔三成的泥球,泡了糖圆鼓鼓的小

了几次,也聪明了,每面的鸟窝。长出院墙的大,专挑的哥哥哪里有一天,挑去,摔也摔的不太疼记事了,就不干这样的后来大些了,沈容得他在自己面前了个眼色,怂恿他上树掏鸟他去,。他使心眼,于是事了。使着次都清轩知道他能枝干细小的树让的不高就故意摔下树,让他去掏上沈祯上去了,都摔下来,摔那些

。不下来。沈祯上去了,上到最高

明白他的意思。了手沈清轩张不见他的口型,口型说你跳,我接着。,用得远,沈祯看虽然隔

的望他一会,就真跳了沈祯那时六岁,虎头虎脑

看着他跳下来。么可能会接他。只动也不动,冷眼沈清轩怎

,却也肩膀脱了臼树上也不知哭沈祯半途被树枝挂住,挂在,没摔断胳膊腿见了。被佣人抱了多久,才有人找大夫,在佣人怀里,发现之前坐在树下的哥哥已经不赶来救他。他着去

那个时候,沈祯仍是他的,想要害他的白,哥哥是不喜欢他的,讨厌懵懂,却也隐约明

的腿上只是他仍喜欢哥哥看着从来,仍要跟在他身哥哥和颜悦色对他笑后,扶在他没站起来的

眼神每次在他伤的更重的时候,哥哥就笑也明亮起来,不再那的更灿烂些。么阴沉。

调皮淘气的名头,让自己一次次受伤。于是沈祯继续顶着

等他放了火准备出去时笑的,笑意盈盈的烤红薯吃。,才发现柴房的门被锁大,在火舌舔舐到脸是含着的窗棂看到了哥哥房里点火,说生,八岁的沈祯透过燃火捻子,让他在柴庞时不开火越来越的脸。仍也出不去,了。他拉到有一次,,再火自己清轩给了他望着他。

说:“哥哥!”沈祯

!”“哥哥

“哥哥哥哥哥!!”哥哥哥

,他只喊哥哥。他什么话都不说

一如当年坠入冰窟的推他下去的背影喊奶娘。沈清轩,冲着

,也没有是他的哥哥,当年喊破了喉咙却有。人来救。而他

在一起,看着那柴他的哥哥终是打开了柴房的,爬两人便抱着他爬到一边,兄弟孩子拖出来,扑灭着将吓傻了的房化为灰烬。身上的火,一手

则一提到火就打岁的沈清轩怎么把沈沈清轩说燃起,也没有人知道才十五祯从火场里拖了出来,场火是为什么了话,沈祯事后没有人知道这哆嗦,死活不说。

小小的身直到一天暗中的床光着脚丫踩在地上,夜里,沈边站了一个怯生生的望着床榻上的兄长。影。那身影在寒气中瑟瑟发抖,清轩迷蒙中醒来,黑

讨厌我了吗?沈祯说:“哥哥,你不

沈清轩燃了烛火,多久,才点了头。他,也不知看着

俱消散。往事至此

沉默沈清轩喝盏,从来没有一点愧疚感。也是该的。杀他是应该的,你说奇怪不奇却没有一怪?”来又对他么多坏事,后他做了那看向伊墨,笑:“很奇怪。我我只觉得,我当初要着,仰头喝下,才后来不杀他,对他好,好,心里点愧疚。了一盏茶,又倒了一

伊墨摇了摇。”头:“不奇怪

“他是同情着他。伊墨沉默了一你的。”会,道:沈清轩看

罢,我定是胜果我身体健沈清轩闻言想了,他是讨厌我的。”,他是不如我“如,或许到了今天同,又道:想,“嗯”了一声赞也好前程也他许多的,学业

上了哥哥,整个童年的。平庸的做了个行都说弟弟蠢笨,哥仕,如鱼得水,都阴郁着,没有所生。哥都强他一筹,家中长了怨,,两人再不来往后伊墨又讲了一个辈时常拿兄弟二人一哥哥捡剩不虚。”随你倒是想得,弟弟心里就结都是哥哥的起评脚商人哥早日。弟弟登时和哥哥分了家贵,弟弟则虽不是大富大贵是妾室,却也不差小故事,也是一对兄,他的都是论,来父亲死了家中伊墨说:“哥哥两岁,也一点快乐,因为好东西弟,哥优秀。这话说得多了。之后哥哥入透彻。”又说:“不过大富,饮风食露,辛苦度,弟弟小所言慧,天资聪颖,事事

被剥了官职,打回原籍。弟弟也直到二十年后,哥自己弟。。哥哥无处可去号,颇有资产哥仕途上走错在多年辛苦后有了,就来投靠弟的商一步,

兄弟数十年肌瘦,且染了重病。红光,哥哥衣衫褴褛再见,弟弟衣着光鲜,满面,面

伊墨讲到这里停下如何?”,问沈你说他们兄弟会清轩:“

沈清轩想了想好吃好穿,医了他的手足之情。”自然是接纳了哥哥,给他病,真正开始,笑道:“弟弟

伊墨点头:“没错。

脚下,接受自己的人匍匐在说:“还“我若是有什么,比看到曾经我也会这么做。自己施舍而来”沈清轩弟弟,的大快人心呢?高不可攀

伊墨闻言看了看他,:“并非如此思索着,而后道。”

是什么?”“那

过,被歧视过,他道:“哥,善待他,舍的关系。而是他们之间,终报复。而是因为撇开到底是弟二人相见,那伊墨缓缓一刻,并非施与等了,可以情。魄的样子,首先想到的你终究是差了一点。”的血脉一切外并非完知道其间辛苦们虽有间隙,却相连。所以弟弟接纳哥重拾手足之亲兄弟,骨子里,当弟弟看到哥哥落干扰,于平。当时隔多年,兄他自己。他也曾卑全因为

你知道自己是受害说:“沈愧疚。后来你救他,疼理所应当,不需要你受的是因了,更不需要愧疚。”他,人。你不放过事件的得益伊墨惜他,也是苦楚。你们终是扯平清轩,你害沈祯,因为你终究者,而沈祯是整场让他九死一生,体味到

伊墨说:“我说的可对?”

沈清轩无言

他隐又不知过了多久,才来不问我以前为点了点头,笑叹:只是不敢说什么对的。”略顿,又道:“其实沈祯从,或许约猜到了什么,讨厌他而已……这一点跟我一样。”

知道这件事一旦捅破,后果可能是不可预料的。。,到底是兄弟来,也。即使不清楚的点出沈清轩想

沈家是他们生长的地好。方,即使有再多不好。那些不好,也能问。因为他们不能说,过那些让他们眷恋的

没有掉。将这人忍心,真正个家毁

,让伤处重新掉的刺被□,化成尘埃着掩着,死死压着。任有什么最后腐化成肉里机缘,让这根烂所以那些不好,也只能的一根烂刺。也许会长出肉芽,愈合它时光蹉跎,光阴磨砺,

什么牵了伊墨的手只静静牵着。不说,去,沈清轩推了自己椅子过话都

十指相扣,静寂无声。

仿佛这样牵着,要走到时光的尽头去。

屋外阳光遍地,照在耀目未融化的雪上,一片

沈清轩说:“何其有幸。”

后不再出声。

不说完,伊墨也知。

幸,让我遇上你。那句话是——何其有

外景色,不曾就让他好的抽离缘故,伊墨许是阳光太牵着手,并肩看着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血棺骸骨,生人禁地本尊的苦情剧本呢问题女友恋上我八卦天师封灵道长恐怖游戏:满级王者误入青铜局遇蛇天医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