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新书

字:
关灯 护眼
久久新书 > 遇蛇 > 24、赌徒

24、赌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等等,后来,交了货记了帐,沈家贫穷的,富贵的,则隔了几座城。的,怎样的人都有可能在对街,离的远的,生禽畜、磨好的上是一挂灯笼,贴帘最为忙,打点礼品的,宴席的早早孤身一人的,穿等白面、等等装饰屋院的,节,沈父都会许就每年这个人都忙碌起来,院小门一天都就派人去乡下收货,发帖子,请族中亲友来为热闹的时候,沈家人,拖家带口的,,准陆续续的,大宅子多,盘根错节,家一叙,着篓筐来领了钱,着的赏钱,高高兴兴年里,沈家最是人来人往,送里逐渐。这离得近的或的……匆匆送,都是离去。还得了红绳多了客柴火的碌的时候,沈家亲友众来的,背无论老少,各有分工子,穿喜钱,送鲜鱼的,挑着来到园中共同度赫的,凋零担子年。陆每年年关将至菌类干果、

与往年不同的是,今年多了的沈着椅子清轩,沈家大公子。与亲友们寒暄的沈老爷身边一人,却是由小厮推

道这家业,沈老爷是打了。算交给长子一看这阵势,就知

能跳的时候,小手中看他,就多了几分怜亲友们都用一的厚重门庭在他还是孩色有些病态的白,的坐在椅上,脸子的时候,还能蹦。不无怀疑,这样单色倒也还好,不少在案前认认真真的写字捏着笔,伏的,起沈家人都是见过薄的身子,能否支撑种探究的心态看这将来的沈家主事人,消瘦,都知道他出了事,眼沈清轩就极少见了外,气后来除此之

将对方堵回去,让人仿花上似的,四对他赞一些憨厚的,反倒是就不再刁难,其中笑的,三言两语福气话来激他。沈清席中难免有些刁钻两拨千斤。亲友们很快不绝口。直夸沈老爷的,就故意拿这样的佛打在棉轩却也不恼,仍是笑

饭,又要和爹爹一起,招呼客人。娘起了,一起吃完早就这么忙转了半和伊墨好日天不亮就起,喝了参茶洗漱一完而后处理些杂事,等爹几乎没来得及说话,晚个月,沈清上倒头就睡,第二先给爹娘请安,好说

的楠木小楼。,遇上伊墨连一路上小厮们遇上许明忙停下回,虽说是沈家礼等人陌生人差不了少在家,时常去附客人,实在径自穿过庭多少。唯独伊墨,是大少爷和主近村十天半个月才见到一着尊敬他。世恭敬多了,那许道士,也不虽然也住在沈家,却极,恭恭敬敬行院,直接走向沈清轩厮们也跟伊墨偶尔过来不沾地的往前奔魔什么的从大门登堂入室,庄抓妖降度比是和走了才继续忙活,态再隐身形,而家都极尊敬的人,

什么,不用得过沈清轩的嘱旺盛,温暖如春。丫管。所以送,随时可舒适,无论何时炭心进来,又连没什么关系,伊墨其实不在其实都咐,伊墨忙退出去了。她们也忙房里,有时不可随时来,想做什么做是觉得他的房能会被火都燃的了茶水点有时在喊去做事。伊墨来时,沈清轩在。在与鬟们

舒服子搭在腿上,受清静。并不觉得喧闹,自己一个人享听着外面软榻上,扯了被无聊。的靠在沈清轩的伊墨就

伊墨就决定睡一觉任何牵下寒冬,沈清轩的床上没一会,在这个时节是要冬眠的,他是妖,实上,修炼本来就是这天下最无聊的蛇的本性懒惰通灵性的蛇事,伊墨个人,独来惯了一虽然不需要和那些未眠,倒了冬天,却也独往。歪在,没有早就习惯了。他也习扯。只是现类一样冬

就睡了。身上一罩,解衣裳,只往下一他也不发着阳光味道的锦被往躺,散

火星,又恢复静谧。出“毕剥”一声静静烧着,偶尔发,绽开一朵子里的炭火

篷回得知伊墨来本分的事,直轩早已从丫头处房。不开身,只得将,却一直脱他冷落着,忙于自己情完席也散了,到晚间了,酒裹着斗沈清才在星空下

的仿佛这是他了小进了自己居室那人躺着,随意这才转过身,只见屏风后的床榻上丫头们退去,家一样,躺的四平八楼,挥手让稳。

沈清轩看着,看着,星戴月的赶回来,见从心底升起种幸福感,一天疲劳,躺在榻上酣睡甜美的,都一扫而空。到自己妻子这一眼一种温馨恬静的感觉,仿若辛勤一天的丈夫倒真有,披

远处偶尔坐在一边,给他掖了掖被空气静谧,传来顽着床沿声,沈清轩过去,扶童点燃的爆竹角。烛火橘黄,

上红着,不说温热,并无情口欲气墨又睁开眼,亲吻而已。干净而纯气亲的对方差点窒息才歇下,问:“伊墨真是懒散,实打实一只冬眠的蛇,倒,闭上眼又睡。那样子看了他一会伸臂将人搂话,黑嗔嗔的眼睛在瞧他,像是沈清下来头在他额上吻了吻吻落在头上,伊”沈清轩脸,一口烛光中看着,只是想要他,蕴满深情了,睁眼瞧了粹的,温热的嘴唇碰上可够了?留了好一会,轩忍冰凉的额头,在那里停直到那片肌肤逐渐被他。沈清也不说话不住笑了一声,低轩打扰他的好梦似的

边,看他眼神能保持神出现又消失在故。只是。这样的眼神他,所以,他轩身样的眼的故事,看着这究竟是什么感觉太多无意义的,却始终不知道,现这样的眼神一,所以他对这样看着这一回,他也是故己的眼神依然选择旁观有了好奇。也是伊墨是知道人久,又会间情爱,自旁观着别人何时消失。体会在他漫长的生命里他的时间,在沈清事里,他自己却从意耗上对他而言并己也会出见过多次,事的主角之因为这份过。更不曾想过有一天好奇,他

,总会消失。这是一个亘古定论。凡是出现的

们抬着早已准门立刻白雾。,水桶里的热水被倾入又掖了掖被数十起袅袅备好的木桶进来,又陆隔着屏风,榻子,轻声在旁道:“我去洗洗,一被推开了次,木桶上方升会来。”说着就摇,房上两人木桶里,来来回回了摇铃铛,铃看着丫头们忙碌的身影沈清轩铛声一响水桶,续提了他耳,丫鬟

安歇。自己重新坐回他肩头热水一下子呼啦上来,,不木桶也是特制的,加扶着桶服侍,挥退椅上,解了衣物束带,了她们,嘱咐早些恰好将淹没到用丫鬟们就坐进了桶里,费周折的轩早已习惯这样的事上沈伊墨在场就不沿一点点挪进去。幸而沈清轩只

水流偶尔溅到地上,伊水花清洗,己也解了衣袍走过去。沈清轩在桶里撩着墨在床上听了一会,自

丁的在身后出现,把的,脸上又红,沈清轩唬却老实的挪,让出个位置来。他赤条条了一跳,待见往边上挪冷不

啧”一声,说:“这伊墨跨着长腿迈进去,是要涝了。”那水桶中的水就涨在地上,沈清轩“了两分,等他囫囵坐声,全部溢壁盛不住的热水哗啦一下,桶

来,倒是有叹道:够擦洗的余地木桶虽大,也装不下腿上,这样一来,抱着坐在自己两个人,实在是,伊墨也不理他的挤的不成样子些空间,可仍不沈清轩抱着他,“可真想山上那温泉。取笑,直接给人捞起

:“去吗?”伊墨搂着他的腰,问

了,你帮我洗吧。”清轩低头道,“改日。”说着抓了澡巾递给“这样我可动不看水中场景,忙摇头伊墨,看了

人。伊墨攥着澡通红,扭着腰试,开水里的腰身被至尾椎凹陷了后背,澡巾顺始搓洗。沈清轩满脸他擦了颈脖,又搓:“够了。”伊墨甩不声不响,继续往下,紧紧的。使唤图挣脱,又哪里逃的掉,,沈清轩猛地一把抓着扼制倒是习惯着脊椎一路向下他的巾,默不吭声,替开他手,澡巾移

?”处,都是不洗的吗沈清轩连忙喊不慢的问道:“你这了不停,说够了够用洗了。却被伊墨制着,不紧

清轩瞪他,臊着骂:“?!我是不要洗!”胡说什么

,将澡巾又递回去,很是伊墨“哦”一声从容的说:“那你洗

:“……”沈清轩

说完,被沈清轩一把捂的说:“洗干净些,里,一本正……”话还没伊墨亲了亲他的脸也要洗。待会了嘴。

洗就完撇开脸去系,哪一次不注偏这蛇,从做,说出来就不像话,手探到后面摸索是了,你闭上嘴。是习惯了的,自打意清洁,只是这事了。偏只能悄默声的去”说死死摁着他的嘴,沈清轩红着脸恨声来就不像话跟他有了关道:“我着洗。其实也

去,抚着对方隐在股间的手指拨弄低着头,一坏”事的感觉的伊墨还水里动静,看了一会不住伸出手时不时碰触到那处入口,存心撩拨。副很认真的样子看着喜欢上做“,自己又忍

就不阻止。只沈清轩横的累。眼,知道是阻止不了的,也的格外艰难,前所未有是这个澡洗他一

伊墨始终是一脸淡风轻,玩也玩的气定神闲。

,让炭火轩使唤道:“最近忙,冷落你他自己坐在床上终于洗完澡,沈燃的更旺些,这条大蛇去拨火盆着头发,闲谈着了。

腰,衣,但也说:“无袍宽松的罩在发走过去,揭开被子边。坐在他身火钳,伊墨起身系身上,事。”放好伊墨才无所谓冷落不也湿着一头长好衣带,却没束冷落

丝,给他擦受的理所应当。挽过他的发对着他坐着,享沈清轩很自然的拭。伊墨背

中发丝的水滴,?”拭着手也别回山去了就是。你这两天沈清轩说:“。”后天“今年留下过年如何

伊墨说:“有好处?”

?”道:“给你糖吃要不要“你要什么好处?”沈清轩揉着他的头发,笑着

不答话。伊墨

初一你好歹要来,你是王,取了木梳出来也不勉强你。只是一边给他梳着,人说千年王八万年龟,你都千岁了,再岁了。沈清轩沉默了一会发压岁钱一边道:“罢了,我,我给你八还是龟?”不压压就该万

“你说什么,一把夺了他手里木梳,我没听清?”,问伊墨转过

,记不得刚刚说了什破,只沈清轩知道道:“我也糊涂了闷笑一阵就被子么。”撒了手,躺下身,盖了他佯装,也不

难得糊涂?”涂。揽进怀里道:“都也躺下了,将人你是高寿到了,还是说人老了忘性大,容易糊伊墨见状

八十了。”意现下就已经七老沈清轩垂下眼,轻声道:“我倒是愿

乎是自言自语。“嗯?”伊墨这的没听清,他的音量太低,回是真

倒是愿意就这么,一眨眼就耄耋终正寝老人从风华正茂。也,才重新说了一遍算寿清轩,欢喜得很。”:“我你躺着,等了片刻

这次换伊墨沉

手钻进被子袍系带。两人沉默片刻,沈清轩的里,悄无声息的解了

着一动不动,似乎等他,躺袍逐渐敞开了自己刚穿上一会继续。衣一件件褪尽,沈在了他身上。的中衣,爬动着,伏己衣清轩解伊墨揭开被子,看着自

磨。诚。而后声不响,头开,胸膛紧贴的毫轩吻他,仍是从额线一直吻到伸手将两人立起的根在一处,紧贴着厮无缝隙安静静。伊墨。低下头,沈清身体便贴在一处亲到嘴唇,细细啃咬,顺着下颚曲,不轻不重,姿态虔两人他颈项,久久停在上面始,嘴

着,偶烛火燃着,炭火烧们静静欢好。摇晃,偶尔“毕剥”一声,绽出火花。

物什却将自己泄了精事毕,沈清轩缩在进去,沈清轩“嗯”了一声,皱了怀里闭上眼要睡,伊墨眉:“可不行了,明日还要早起,又顶了你就让我睡吧。”

伊墨说:“你睡。”

身来,好笑道:“你这清轩我如何对着他,此时也转不过睡?”

它睡。”说着又将自不想拿出去,你就含着低声道:“你这伊墨在被子里分,圈着他的腰,己顶进一人抱在怀里。揉着他的臀,又湿又暖的,

迷迷糊糊的含着体内“那就不出去吧,喜欢你在里面终却也没说什么,只那物事,哝着道:沈清轩本想抗议,最。”反正我也

嘴吧。”伊墨皱来,便掐了他的觉身下又一次沉重起这话说的道:“还想睡就闭上太过轻易,仿佛再自然不过。眉,只

实睡了沈清了嘴,老老实,纵然有心累的够呛轩闭,实在是,却是无力。

一次比贴的部位肆厉害,脑中却逐沈清轩神魂颠倒,秘处响亮的状物,含一次深入,直弄的就那么不由自主的,又,想起前事,一边闷哼至发出渐清明起两人紧涌上潮红,腻的裹着体内柱,总之软着,浑着一边申诉:“你烫的来,随着动作在一直未流水声。沈清轩酥先动的出的精水也被带动着意流睡到半夜,也不知是谁身都吮着一次次吞吐。伊墨在他身后递送着,流出说让我睡觉的。”地方黏又热的淌,甚脸上更是

咬在他的颈上,一边的向后绷去,恰好被顶啃咬一边挺动腰身,从鼻腔里“嗯”,那声音明明是应位置上,就那么泄了。肢死死答,却出奇性感,仿佛伊墨了一声呻吟。沈清轩只觉在要命的中一懵,腰

在他耳垂的软肉上,不无墨也明白了,一手撑挤压着体内不。要将人了一下,伸扎着,不笑意的绷紧的臀疯狂的手湿润,翻过来,沈了身子,咬事了。”“你现安分的东西,仿若要清轩却死死挣把它碾出血来一样,伊在可越来越不济道:肯转过脸。伊手摸向他身前,满也有些意外墨顿

轩反让我试试沈清道:“你,究竟济事不济事!

伊墨在他臀上给了一巴掌,“啪”的你就白日做梦吧。”仍是声音清脆,打完了一声,即使隔着被子,他说:“

这才抬起脸,“沈清里。”说着内那物咬的紧紧的。上又绷紧了,将体想到伊墨那处,也不知该如何服,身现在可是夜

斗嘴,把人翻入更深的地方。腰,让对方顺畅的进伊墨被他过来,继续做之前没念头抛到脑后,尽力抬完的事。沈清轩很快就将那个不可能实现的含的舒服,也不再跟他

墨不体里才罢手。最后仍是准他撤出,非要射在身着伊

却也抵不过他那所剩无多。再损下去,又一次出了精。伊墨算了下次处的绞缠,终是数,心沈清轩阳寿

努力撑着眼皮。己对视。沈清轩犯高口潮结束后,伊,逼他与自困,知他有话说,也墨钳住沈清轩下颚

伊墨道:“你真是想死?”

辜:“我现在满脸无得好好的,死什么?”沈清轩

“沈清轩,”若为此丧命,可真的想会损我死?”功德。我只问你,伊墨冷了脸,“你

来,望着他,道:“我活的好沈清轩也认真起好的,不想死

“为何非要我在你体内伊墨问。出精?”

,未沈清轩仍解决之道,我只是拿命是认真我心软罢,看他半晌,才赌你何时对没有能力。”我知道这事以你缓缓道:“

东西,要的比知我性子,原赌你何时给我想要的东西,划算就坏的很。现在你施与的。我是个贪心的人,我你现下给的要多他说:“伊墨,我。我现有的,都是一无所有的很,有何不妥?得多。我拿这原不属我的

直气且是明知自己不对,还的强词夺理,不对的振振有词。壮。他也能说的理

伊墨瞅着他,一时竟想到这人能用这,只是没样言之凿凿的语气说出来而。是了,他原先无话可说已。就猜到这些

了结论。”,道:“你,伊墨看他半天终于做是个赌徒

上他的唇角:“否则…它作甚?!”要的东西,什么事头,沈沈赌徒展颜一,我就敢赌你一年;你一日;在我身边一年只是,你在我身边一日笑,“你想守留这千辛万苦我都做得出来,,我清轩温柔的吻的人守不住不到、…想得的东西得才活下来的命……我留为了想不论手段想爱的人看不到、要怕了就走,我不留你。,我就,不计代价。”抬起

般缱绻,语气怜爱甜腻,在呼吸的交错不给“伊墨。”根本他,唇舌辗转,万间,他思考时间,轻轻的沈清轩吻

,呼风唤“你有千年道行来其间你,能不能换你走之族人,直到寿终。我一眼看望。”沈家事物,照顾我沈想走就走,我不勉强。一年相识雨,腾云驾雾,所以你,打理我只会一直赌,赌这后,我照样会好好活

沈清轩笑着,冷静莫说至极的道:“所以,!”一次减我三五年寿命,就是腐了烂了,我也畅快的很

想说什么,却终是无声伊墨听着,看着,张口仿佛没有说。无息,什么也

他什么也没说,他能说什么?徒,他还是家主子,不仅是个赌个疯家大少爷,将来顶起门户的沈眼前这个貌似清逸的沈

无疑是一件遇到一个嗜赌如命的疯子,试图和他讲道理最愚蠢的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血棺骸骨,生人禁地本尊的苦情剧本呢问题女友恋上我八卦天师封灵道长恐怖游戏:满级王者误入青铜局遇蛇天医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