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新书

字:
关灯 护眼
久久新书 > 遇蛇 > 26、开席

26、开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就那么喜欢冲他笑,笑的眉眼弯弯,清轩的诸多烦白,为什么沈清轩是好人。可事实却并非如此,伊墨知道心事从未消伊墨有时想不明俱是喜事,人人皆像是身边事的笑容,伊墨都会产生失过。所以每次见到他疑惑,究竟在笑什么呢

空气里的奶香味,便道虽然疑墨嗅到间愈长这样也不问。认识时样纯粹番走过去,伊的笑意带动着,每伊墨也习惯了,反被那时,心情都什么?抱了什么东:“这又是在做惑着会愉见到他西笑得这么高兴?悦不少。此的笑容见的愈多,,伊墨倒是

球。放低音量,而后揭开衣的摆了摆手,示意他沈清轩神秘襟,露出了那团黑毛

前打量一番睡的?”的这畜生,道:“哪里来块抹布。也不管正香的小东西拎了起来,嫌弃的一撇嘴受惊的挣扎,提,就伸手把那狼崽到眼伊墨只看一,像是拎了一

,我同你细说。,叫你吓死了。坐下沈清轩闻言发笑,心想你们都是畜生,说:“你快放了它吧

伊墨皱起了眉,“看我勾的着,狼原是谁都不怕的,伊墨一挥手,那团黑安抚着,心里知道锐,感到伊墨危险可到底野兽本能色毛球就,所以才露了怯。忍不住盯着伊墨直勾口扒拉。沈清轩做什么?”看,看的吓得不轻的小狼崽呜呜缩成一团,直往他胸滚回了沈清轩怀里,

上不移开。实在是看不出他哪里可在他怀中那狼崽身边。将事坐在自己脸上也不露喜怒拉了他的手,情如何,只冷笑一声,目光停道“你道来。伊墨听完沈清轩发生,又如何怕,反倒好看”,说完又收留了这小狼,娓娓是喜爱的不行,嘴里说

无重量的小狼陡然化正横躺在他胸前蹬着一沉,那原墨手一挥沈清轩正欲问他作何火盆里烧死,连忙惊叫想法,却见伊,本能的拥紧臂,沈清轩一抖,膀,将那婴孩搂先几乎毫一声险些把怀里的死紧。,怀中同时肥胳膊胖嫩嫩的婴儿掉进脚边突逢变故,唬的手作了一个婴儿,腿咿呀做语

脸色都白了。

忍不住,单手紧混账!”孩,一手抄起火盆边的的刷过去,一铁钳,朝着伊墨身上劈头盖脸边喊等回过神来,沈清轩知不知道你这着:“死我了紧抱着婴

苍白如纸,眼眶都是吓的狠了,伊起来又蠢又拙。好如何应对,只能躲避中,却抽的突然发难,闪身躲往他身简直都上抽,虽未击。沈清轩却并未墨一时也没想,两人在这一瞬间泛了红,可见的甚是狼狈空气都微微作响。脸伊墨没想到他停下,仍挥着火钳直退化成了小孩,看

沈清轩怀里找奶喝下火钳……还是宝儿乖,叔给你那婴儿一声啼哭,终止。沈清轩摔,也顾不上再收拾伊墨,脱了斗篷给孩子裹上,低声轻:“莫哭莫哭,了这场闹剧

气里一股淡淡的臊味说什么。空脸色一变,甚是呆措的望着他,像是不知一时言语不能见沈清脸无手拉着伊墨,抬着脸满眼无辜满么办才好,伸。沈清轩轩刚烘干的衣物又畜生拎起来的时候,只骤然有一种待遇道怎等伊墨走过去把那小怀中婴孩,沈清轩边,滞的望着一次潮湿。小东西尿了不公之感。而后伊墨站在一的宽袖,却不知道该

伊墨皱了眉,连鼻子来,说:“难一同皱了起闻。”

年的道理?上过连忙解了衣物去换有带着这味道在身沈清轩这才反应过来,,哪

扔到一换着衣物一边道:“你伊墨把裹着把肉团往椅子。沈清轩正子,见他来了也不避,一边东西赤条条的暴露在空气里,他往下褪裤边,就让小让动物变了人。我湿透了的斗篷怎么办?小狼的斗篷解了上一放,拎着去了屏风后面真能耐,一挥手就

伊墨想起之顿时也有些不好打个招呼不是?。”沈清一笑,道:“抽的场景间被他拿着火钳要真把它墨的手,讨好般放在唇轩闻言想起刚刚的事,了。”说着拉了伊你好歹意思,甚是腼腆的冲他么把它变成孩子?”生气了掉进火盆里,活人的,我边亲了亲,“别“你才是越来越能我被你吓着了。年夜饭可是烧烤婴儿,哼声道:。你说说为什哪有这么冷不丁大变

持人形……也正是因然,说道:,所以我只需了凡人特征……正如了自母亲处在做。只是根墨顺手在他脸上掐了一我所预料的那内丹转给了它般,它母亲将一部杀了母狼。”继承了顿时红了一片,又本能,伊墨依旧淡合生的孩子一些妖力,它就可维为这给它补充把,许明世才轻易“人与狼精结的摸上去,像是安慰,除什么,收回手本没意识到自己狼的特征同时还继承

伊墨的性子,炼,就可白,顿时道:不用修以维会,才想明持人形了么最烦想了一听不大懂,但也知道“啊,那你的意思自己,他沈清轩一时根本?那许明世……”解释,

“许明世杀罪。”人形,人了他母亲,他父夫教导,许肯费工不报。只是小明世将来也少受些这仇不可能而死。以狼亲因此狼一旦化为的特征就明显些,你若的性情,

那你说的特征是指什它的乳牙?”索着?”沈清轩思道:“莫非是

成长,三月就可翻爬,刚出生差别佼领先。”始长牙,是狼的特征。可行走,除了身大,这是身体里人类血液墨道:“但它化成若以人形狼形时却身形幼小,与就开无差距,其余都的结果。他“不过月形与普通孩童并五月就”伊

“那怎么办?”沈清轩愣住,说:

说:“你要养就养着便是。”伊墨

了他,你养。”头:“我养不,养个孩子叫什么事”沈清轩直摇……我一个男人

伊墨说:“痴人说梦。”

沈清轩还待说什么,屏风外来,嗓门嘹亮,音落在椅子上的孩突地又大声啼哭起被冷量大的惊人。

在一旁,连赤条条的被摆在冰冷椅前不该给他,叹道这样孤单单的被丢衣物,一垮了整件保暖的衣物都没有。心疼,这世上也只有。等看到那小肉团还是出去了道先”说是说,整失了父母的孩子,才会“早知沈清轩双子上时,沈清喂得那么饱。轩又觉得

也要跑到天边身,,想起曾经床笫不帮忙心里不由得好笑来,做了个襁褓将里哄着。伊墨远远地一边站着,也起,沈清轩将它闹。它裹住,重新抱在怀头看着怀中婴儿,沈清“你的。腹诽归腹诽,低放到床上,将孩子重新抱即便给你生了,你怕是起不喜欢这孩子本伙没完没了的哭又找了几条自己他更讨厌的是小家住默默腹诽,我,显,沈清轩到觉得,比冬天护膝的小被子出之事中那句要给我生小蛇”,忍轩真的犯难。然是不喜欢孩子

女,年这个岁数并非他不想养,他今惟他膝下寂寞。一儿半,同龄人早就做了父亲,哪个不是有了

都尽力忘怀了去,否过孩子,结果刚刚成形,则还又被老天收回去了。心疼也好心痛曾经倒是有能怎么样呢?也罢,

忧吧幸之外,更多的是担他怀里。庆早就对孩子的事死了心却又送了个孩子到,现

常人之处必定多少罪。还能活多久,是他同往日,也不知再说沈家护着这孩子,又不他早已今时不个捡来的孩子,将来异深宅大户,如手人寰,这小东西岂不是更可怜?若是养它几岁,撒亲子,他死后自然死,再无人悉心照料,不会被发觉,到那时他一知道平白要添必担忧。这却是

野性,淳淳教诲?。他死后,谁又愿意平白无故不计较他的况且到底是里的狼性是抹不掉的,他活一日,尚狼母所生,骨子可教导一日

幼仍需呵护的年样一个成人有时尚且不寒而栗,怎么能把这孩子抚养着,月里,最终遗弃?这世间冷暖,他这爱护着,又在他年

中仍是无法做出决定。沈清轩想了又想,心

倒是活这前望而却步。多年,头一回在责任面

,不一条怎样的路道能照顾他多久付在他一瞬间的决定上……而往往有时,这他能一肩挑起,有些责任的生命时。沈清轩不知这样一个稚的所有未来,都押知道不知道能为他铺出能给他怎样的生活,个无辜的生有些则不能,尤其是对

清轩抱着婴儿,长久沉默。孩子又被他哄睡了,

,却并未等到。伊墨一直在等他决只能开口询问什么?,到底在犹豫

呼吸比成人短而快,头看着怀里睡带着浓浓奶香。得香甜的婴儿,睫毛沈清轩仍是沉默,低又长又翘,泪痕未干

又不还可活多久?”知过了多久,沈清轩才打破沉静,低声道:“伊墨,我

“……问这做什么?”

情,那就更好不过了苦,我舍不何排解……如果…。”何与这世界相处,受了除杂念,平和性几年“我想养他,又怕中途隐瞒,将反击,心情不好时如,到那…如果我死了时他要吃更多的得。”沈清轩也不死掉年,教他排欺负如自己心思和盘托,你能再照顾他几,我就养了他,教他如出:“若是还能活个十

周全。”你想的倒是伊墨看着他的侧脸,低沉着嗓子道:“

清轩垂头不语。

两人安静着,各有所思。

孩的男,神情冷漠的命令:“抱着婴张口。”最终伊墨走过去,站在人面前

轩下意识的闭上嘴嘴。伊墨指尖一弹,,问:“什么?”沈清轩不知他一粒闪着金光的么,却要做丸粒飞入他口入食道,沈清中,顺着咽喉也听话的张了

了,。”这药虽伊墨望着他,里睡着的婴不能让你恢复如初,多做善却也,你还能延长几年寿命不会再减过年贺礼儿,看了一会,重新移事,累积功德开视线看了看那襁褓你寿命声道:“权当回视线停留在沈清轩脸上,。往后

不了怎么办?这一点道他给自如他时心软,解在,才让他心生爱慕,朝夕相对,长相厮守。说的那样,他就折损。沈清轩这才知这欢好一点没想,在他心里,拿这命赌伊墨出精的,万一伊墨真的解决心甘情愿的所不能,不可动摇的存这蛇无所不,沈清轩,就干脆无太多讶异不曾想过也要将这妖留在身边什么,心中其实并匍匐下去,不顾一切。也只有这样无倒是从来己吃的是

再怎么尽兴问他:“往后,可是沈清轩笑了,微红着脸都无妨了?”

灵巧的挑开衣带,绕向腰肢又想要,一手,“你顺着他衣襟了?滑进去,”弯下身的部位。伊墨

单手抱着襁褓,沈沈清,身体开始发热。清轩情不自禁的揽下着,亲轩哼口吟起来,腰也只需稍加碰触,就立时进入状况。。这副身子,他的颈导权,舌叶在他口中搅过主仰脸吻上去,腰上摩挲两下,他就软了身子轩颤了一下,腰是他敏的沈清本能的在他掌下摆项,经为感的动,仿佛索取更多部位,只需伊墨凉手在他伊墨很快接他淫口荡的不成样子,

可好?”只是怀里抱着即便再想纵情,也不日,屋保有一丝清明,想起坐一起吃顿年饭儿,沈清轩脑中还是喘着气,摇头道:“今是时候。勉强坐直了身天三十,一会你同我上又是青天繁杂,加曾断过,外人声不体,沈清轩天是年三十,事情本就

弄,根本不理会忍不住出声呻吟正在他的指尖戳刺中入口奔去,,自己都感觉到道:“不展开皱……伊墨合的只手布料想将那…”伊墨掐着,玩了一……嗯…连忙低声会,热,浅刺着。沈清轩方向,直收缩着,隔着吞进来,分分合他胸前肿起的红点玩隔着布料,浅手指调转那处的过他的腰往身后

就刺进了想进的部位腰带,顺着松开的裤腰,沈清轩一把抓住吸紧的手指轻易墨直接扯开他的阻挡,他濡湿时候做这事。仍在坚持,不要这个肠液开始分泌,越来越了那根手指,他的肩头,身下摸进去,这次没有布料,只是

得住?”你还忍乱了,那处厌倦,他沉着至今尚未嗓子问:“伊墨的呼吸也有些的好他体味过无数次,

头,一出口都是呻吟先拿出,“……嗯……你先,……唔……”沈清轩点了点

伊墨垂下眼,默不去了自起来,甚至到成,现今却只在那人身作声,却收了己的冲动。墨觉有些烦闷,从前做上摸两下,腹下就沉重来越不像他了。催动情口欲才可做了疼痛的地步。越手,掩这事,他需要自己

中搓弄着,嘴上咬了握住。”对方唇瓣,一边啃沈清轩不知他咬一边道:“今易平复了体内躁动,又伸手隔了伊墨那根,着衣袍,晚守完夜,你想怎么弄心中所想,好不容

伊墨咬回他,“当真?”

何时对你说话不作数?”

看着他。回到那濡声,只将湿之处,在外面摁压着尔刺,偶伊墨不作呼吸又乱,眼神恍惚的手指入一点指尖。沈清

我要墨低沉着嗓“往常我都念着你的身体,入口,道:“今夜,下愈发柔软的,可好?””伊精口液缓玩弄着手在这里射满我的,缓

这话煽惑的没了神沈清轩被呆呆看着“好……”他,呻吟着道:智,只

满意的亲了亲他的脸:伊墨得了答复,

“今晚出来。”我要把你干口到哭

后来怎么回到席,险是那两间的沈清轩都句话,在脑中闪来闪去不大记得清了,些让他出了岔子。满脑子都

排丫头抱着呼亲脸,大冷天的,往父亲招脸上泼了两把,想起自己友。该做的冰水。这才恢最终清醒回轩通红着神,沈清儿去找沈家主母,一边复如常事。一边安

不知不觉,暮爆竹,沈清轩了引线,沈父拿着火捻子,燃开来。在半空中,轰地炸裂声,沈父拿了个爆竹色深了,四处响猛地甩手,甩

爆竹,甩的火烈热笑语,着欢声友仆人们一一燃了手中兴,才回去吃年家中亲饭。的炸响声,伴尽了

厅仅一墙之隔,团圆,只有那些特别在正厅欢声笑语几乎们都,男人回去,合家府,女眷们在偏较疏远的客一大桌亲近的,才留了下厅围了,两人昨日就赶了来,一家子都居在听的清。

来时,小厮推沈清轩却不在,等,他身边走着伊墨。着椅子

开始清轩紧挨着沈席时父,三人都是主座了。身边,沈,伊墨坐在沈清轩,年饭“开席”的吆喝。随着屋外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血棺骸骨,生人禁地本尊的苦情剧本呢问题女友恋上我八卦天师封灵道长恐怖游戏:满级王者误入青铜局遇蛇天医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