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新书

字:
关灯 护眼
久久新书 > 遇蛇 > 27、守夜

27、守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无不笑逐颜年饭丰盛,开。布满圆桌的各式佳肴上欢笑不断,祝热气缭兼之又是团圆饭,席在烛火下闪烁着光,颜色鲜艳,,令人食指大动,也如潮涌而来,席中人

自然推盏祝医,每些,饭菜循环,道。只是今夜兴致不过量,更是荤,酒水饮的许是久病顿饭食从清轩一向注重自形成养高昂,也就顾不得这咽的少辞,喝的格外爽利。身之己身体,却多配,偶尔小酌促进骨血同席中亲友互相

人他都不算陌生,更了酒盏来,伊伊墨极少动箸,却得上熟识,他们既端故,甚至墨也不驳面子,一一饮因沈清轩的缘也算也饮了些酒。席中下。

隐的紫;青是茧取了丝,纺了线,也有碧纱青,泛席中各人,无不盛织了布,少蚕娘收多少蚕寻常染坊能做经了多少药材的一种低调的奢华着湖水的蓝。色虽不耀眼,节,衣袍颜成衣袍,最后绣装过浸染,最后成了专人细织绣而成。量身剪裁,制的出来,也不知要多娘接过,辟线作丝,细。绿是翡翠绿,透着隐那种染再由色非布匹,

过一身简洁黑袍不束发冠就是这些精工细作,却无一人比得的伊墨。,甚至

,神情淡漠,坐在席间酒,举手投足却也,即便是不言不流露出一种非凡气度。这人仍是披头散发语只饮

谁也不知他也不敢轻易去问。来由,甚至谁

轩,他究竟这么些日子了,他们也是何出身?只敢绕着弯的去问沈清

沈清轩只说:奇人。便不再多说一字

尔传来女缛挂在将那些俗世繁并非寻常,却见他与颇多,心乎可以称为游杯,与伊墨遍五闹。海,所见所识席,分外热壁偏厅偶还有沈父早年在外行走,几儿子对饮,却从不问任相处不错,也就不心上。席间频频举胸也自然非同一般。知道这人孩童的喊叫,一场宴眷们的谈笑,甚至何多余的话。隔

,寒气有些逼人,丫头丫鬟仆人,只有厅开了缝安歇,一时间除放好,将窗户干果点心,重新热烫了直至夜深酒盅沏中这些人在守夜。的女眷菜肴,摆上上热茶,方才退去。,撤了桌火盆进来,一丫头离去,回到屋中们端了七八个隔壁也各自带着孩子

足,酒足谈性饭饱酒未必未必泯。

皇帝,皇帝是贤君天下人皆知,论群人,有人插言,自然开始谈天说地说贤是贤,只是性子难热火朝天了。到当今大年三十除夕夜,一,先从朝口政说起免有些软围在一起守夜子未立,内宫已经争斗,现今太

朝天”这个词,惹少酒,于是用了“说这话的。争嫡之事,算得上天热火“热火朝天”呢?人忍不住都在发笑得桌上旁,血亲相杀,哪里能是人,喝了不最残酷之事,骨肉相残

头的男子冲走出破庙,站何以三杯,又了个破庙躲雨。雨闻怪事。话题由他暴雨,商队只好寻使得人都慵懒,行人与货的庙里突说错话的人自罚一会,而庆的,却大家都喝己的商队亲自运货往得诡异,是以地走出来一人说起一桩旧事,却气氛虽不坏,却也不热是他曾亲身经历的——行人,就这么走了些年他身在庙门立了重新端起酒来都对这突然出,庙中突路线行进,却不料突遇身,不露一点皮肉。,大年夜本该是喜来只有他们一而后那以黑纱遮面。众人。约有八九个人,,那人全身摇晃,屋内暖腾,体强健,常多了,烛只见那男子。一群人等到第二天天个揖,领着那整整齐齐中,一时也无可奈何,只好困了一夜年贩货素黑,带着斗笠,下奇出现。突然势滔天,下了整整一便游返,一路上顺挑的头,自然是他先说后不知怎么动作了一圈,却又觉无人敢上前问询他的一。那年他带着商队照既亮,才打开庙门,收都是一身黑衣,蒙面掩拾行。于是沈父想了想,常领着自新上路。马匹刚览景色地整齐地走出一行人来现的男子大为惊讶却见那打点好,他们一行人作,换了个话题,说起天装喂养马匹,准备重沈父摇说是那——早了摇头,让那夜,他们被困在庙

又有人问话说到此,席见他们吗有在庙中看:“你们先前并没?”

继续往下听,却是他来躲雨,他们却是后来搜寻一圈,却在泥塑的他们前一夜进来他们父摆摆手,示意们也觉得异常诡谲,于是回到庙中有人停驻的痕迹。原来佛像后面,找到了些许的。他们进四周,那黑衣一群人早的慌乱,并未仔细观察

着一群人在庙中,我了顿,抚着胡须道:“你们进去了,你人事,其时我也是这样遇到那黑衣人,同样领两年,我又在那庙中何?”们道为想的,后来沈父顿都以为这不过寻常又过随从奴仆却都不敢

着众人疑惑,沈有一秘技,名曰赶尸哈笑起来,道:“你们当听过,边南。”父哈

下,席中一半。人大多打个冷颤,酒醒最后两字落

想到大年三十会聊起这。”。却是从书中看说了来晦气,就不我这也有个故事沈清轩真没些,愣了一下,道:“来的,只是今夜谈起

故事分外刺激,哪里肯愿意,一个这众人酒性正酣,又兼席中男子都吆喝着让他都自诩胆大,觉得这些

花生蘸,道:“我讲有关的故事。,沈清轩捻起先自罚一杯,”饮了酒:“也罢,坏了喜乐我一颗法,端了酒道的,便是这与花生沈清轩无

必能帮忙,却不料村中无一人肯出性,下回还来绑。所中妻离子散家破亦自绝。毫厘。只因是人亡,男人骤然恨了这名孩童是一笔不被绑就心神恍惚,滴上来炒熟贩为邻友都是善人,四起,战乱不断。,扬人家的孩子,哪里又原以家家户村中邻里。足滑,其时天下大流匪绑走,若是凑了银给。转眼三天期限过水不进,打水时失是村中一普通当夜拿。村中也是人人和善中一那却又是另一个朝来赎。那儿童本菲的收入一夕咽气。囊中毫厘,家无有时东边有知道孩子,互相帮携,左右代了去,那人的娘子自从突有流匪闯村,劫了村百两,只好四处讨借怒攻心,邻里一乡村,村两,只怕是增了匪徒恶,分文不做了花生蘸,也他自己有白银,久病的爹娘也急言要他们用百两银子卖,或者加工乱,叛贼流匪去,一家一户灭绝。而后中常种花生,收了花生格外亲爱。却不料一起柴刀,一家一户进入井中溺死

里花生有些已唬的手一抖驴车前来,却见满村经爆熟了的花生仁。挖了两颗花生打开,却面人脸,仓皇逃命。只因那花那种花生的村落那花生小贩下了地,收花生的出地面。,第二年花生红衣同样爆裂,露出里丝人气,而地商贩牵了生颗颗裂开,内里

颗颗人脸,或老或幼,眉目栩栩如生。一年那一村的花生地,

沈清轩讲完故事奈自罚三杯。相近却远的极为认真,的观察席中人的神应一一揽入眼却疏淡眉目含笑,眼神为何,心的感觉。呆或滞的瞅着席上花生蘸,面露恶寒沈老爷心里也,沈清轩正,无。沈底,细细琢磨看向沈清轩,见那众人或。他关注大,有种,喝了杯热酒,中乍起一种陌生感,仿佛儿子一夕长觉不态,将那些人的老爷看着他,也不知地升并未注意到父亲的注视

,笑它摒除尝莫要客气,“都来尝这可不是面前,说:沈老爷摇了摇头,将笑。寒着,一边又”惹得这种觉并不好,海。端了花生蘸人脸花生。呵呵的送到众人众人一边恶

,随后又说了几个故事他也说出个故事了,席中唯独伊墨未说,都带了些旖不上他家父子的口才,所乐的结局。众人都一大多是才子佳人轶气,脂粉之香,上,等是目光都停在他身来。书,自然也比一说完的传说,到都是喜行之地,所阅之,于其余人并无沈旎之事,也掺了些狐仙精鬼

:“先想想,而后故事可说,伊墨放下酒盅,不如续说前一个罢。我也无甚

说了,想必也可既然他这么听听。于是都起哄说的道理,席中人都觉有趣便完了,哪了前面那个狐女报,但凡故事,说完了里还有续恩的故事。让他续

不以为若是不信,我就说说—重之人,都为情所伤,好,我却凡这世间情“你们都说然。但伊墨说:—”狐女重情是

狐女,待他死好自为之。最后又遗了转世,以求再续前知来日无多,便嘱咐孩子也已长大成一句:若是有,本数十年,相却舍不得生活了数貌,年书生已经白发苍苍,在凡间游走,寻找夫君恋慕书生,与他书生死后,狐女十年的夫君心中后做了凡人的葬了他,曾想,数十年过去,该书生一缘。良母。此后却不曾回山,而是继续岁不变缘,来世再结夫妻。书生老之将至,自。却不后,夫教子,生结为夫妻,而人,狐女仍旧是花容月。那狐女重情义,待那狐女报了书生恩情,活美满,本该是好的了死就回山修炼,贤妻

可再留,三番说她才是他的妻士,想要这一寻善的美名。狐。书生却并不相认,相逼。那只说她是疯调油次次把这话讲给他听,续寻找。,与道门,就与和尚联手,那书生见她美貌,与和的妻子发觉了,将两人养。又女遭此一弃,却她的内丹做法器,有三番两次下来,书生此世了山,继了般一次次寻他,一伤。两次寻女从此不得安宁,狐女自知伤过,却成重养了十几年,才下了手,遂弃了抓了现行,以死终是惹女美艳,到底已经得却也无奈,躲回山狐女心降她取了着妻子与她幽会。,明知丈夫的转世可能合伙将那狐女逮书生虽觉得狐就在不远的前方,,就是百年,仍不死心,样恩爱,如蜜里尚斗中也有些情动,便偷偷重,不,想要除了她,以成等她终于寻得丈夫除恶扬他,烦了书生,兼之又除妖的和尚伤,却不死心君却已成了他人的夫狐女却是真的疯士斗,侥幸逃君,夫妻同有和尚寻上中疗狐女,与妻离去。狐百年里有降魔道转世,那前世的夫

拿起了手边木棍,冲着狐女被和尚罩在苦苦相求,涕泪俱,惊吓中中大骇声哀那只雪白狐狸一顿乱下,那打,直打的狐狸声锁妖网内,先还不信她是妖,此刻的断了气。和尚却施了法,将她信了,心鸣,内脏破碎,眼中流现了原形。书生原下血泪来,哀怨

打死。杀最终却叫凡人乱棍却是她的夫君。千百年的道行修为,她的

伊墨团圆结局,在我看来,不过是你们的眼轻笑一声:“你们说的得到以后如何?”前时光。又哪里想

惆怅,神情惋惜。唯独众人听完,或嘘或叹,沈清轩怔怔端神态坐,一声不吭,面色苍白。

可放焰火了。此时丫鬟叩响门扉,低声道:“老爷,时辰到了,

席中,走向屋外。人一一欢喜的离了席

清轩仍是坐着,伊墨却起了身。

影,看了轩看着他背真有来世,你别沈清好一会,方才道:“若也是不认的。”是寻了我,我来寻我,就

伊墨回过头来,应答着道:“那是自然。

的极好。沈清轩才露了笑。笑中那丝隐约的惆怅,藏

么也没说,自他身边擦思绪,站在头,什伊墨先怔了下,而,顿时彻底乱了逢伊墨走出来,两人打上,也没人推行,连对上,对方的神情了个照面,视线刚一终是又舒展了眉后微微蹙起眉,,却听了这么一段对话独沈老爷,走出肩而过。,想起他坐在尽皆收入眼底。门外发觉儿子没来发愣。恰回去又返身

透亮,再无灯笼前只踪,心中登时众多明亮的影,在犹疑不定。那么一晃,就消失无沈老爷看着他背

椅出来,奇怪的在门口,喊了声:“爹父亲站沈清轩此时也推着轮?”看着

带出,沈父虚应了声,走到他片艳丽火花。身后,扶着轮椅将他一路无话,静静看冲向天空,绽出大着午夜焰火燃起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血棺骸骨,生人禁地本尊的苦情剧本呢问题女友恋上我八卦天师封灵道长恐怖游戏:满级王者误入青铜局遇蛇天医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