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新书

字:
关灯 护眼
久久新书 > 遇蛇 > 第二卷·五

第二卷·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却没有家眷,又上了路。季玖回府后此一番,景色逐渐荒芜,孤山,听着那猿声阵阵,也出一丝惆卫护着,季玖中阴霾始终是散不开。不知从何处溜岭,偶遇美景也唤着策马不停也需小半侍卫牵着。一路行下来命人打点行装属猿声最大,尖锐而高怅来,告别兽倒是不慢,却也快不到哪去多了起来,其中独岭,人声昂。季玖勒住马缰路途虽是不远,过着急飞禽走赶路,一路上翻山越,轻叹一徒步行走,行程虽是马儿一起月,随身两名侍声。

,又觉得自己可笑。原。他这样想着说,只是这些事,现在诞,也得认。缰的人身上那些经年不却越来越觉得手,手腕上是牵扯着前生往事的吧并非寻常胎记。或许,每退的印记,都生在却偏信妖鬼之荒诞不经,但发是不信神魔的人茶色蛇吻印记依旧,这生了,尽管,仿佛天工造物时遗自己身上,再荒勒住马忍不住低头看了看自己实是发漏的一点瑕疵。季玖

认了。认了季玖,季玖不是手段过于龌龊那妖,尽管知道这仇是前世带厚非,只来,他来寻仇无可,却不等同认命。他与物结了仇屑!

他不屑他。

是自己该受的,受就受堂堂正正上门寻仇,就了。可那妖却不是。那是身家性命都赔上去,季玖也,这般羞玖从心里恨上了他。辱,季妖用了这样的手段认了。只当这

响彻寰宇。季赶回军营。扬鞭策马,玖回,招呼着两名侍猿声仍在尖叫着,神,脸上挂上了笑卫,继续

路上,他脸上的笑都未放下来过。

军脾笑,不气好,性情也好,见人三分容,并不以为意,人身边人一看便觉得亲的笑早已习惯他论高低贵贱。笑的人都知道季将温文尔雅,叫人

离家却不知他此时驾那妖物多。甚至……何时才着马,脑中想的却是他嘱咐精明之人在城。那名,若是能寻来,说不定中暗访的道士,不知能将其中蹊跷弄清许必有法力出手降了人鹤发童颜,想来,也不是没有可能能得到消息

鲜血才能恨,只有有些仇洗刷。

,回归军中。一路胡乱想着,又赶了几日

操练,脸上却露,马蹄奔腾,战鼓,自他们出真心的笑来骨铮铮本色的面目不清的人起来都面目不清。每覆满脸颊,又被汗脸上添一份成熟沟壑,每一个人看一双男儿铁将军回来了校场练兵。头上烈,眼睛都弯成了,却有在低声欢迎:,扬起的尘一个水冲刷角处隐约几道细纹,更声声大作,将士们正季玖翻身下营中黄沙漫天日高照骄傲眸子。玖应着,挥手让他月牙,眼面前走过,身后兵士都们继续

进去,喊了声父亲。军穿着甲胄,正在案前写奏章,回到中军大季玖一身轻袍便服走帐,季老将

“小玖,”老将军抬起了?”下笔问:“家中如脸来,须发皆白,放

般紧张,是要出?操练的这一切都好。”季玖?”答着,道:“军中无事

被赶了回“就前两日,有小股匈老将道:“你如何看?奴兵来犯,去。”

虏?”“看样子奴王廷的内部纷争犯人数多少,可抓到俘了。不知来已经解决,匈季玖微微蹙起眉:

取出一份信件来。“这里有一封信一旁,又道:,你也看看去审问吧。。””老将“抓到了两名,你说着从怀里军起身走到

家蠹,却其心叵测里面寥寥几句话,说了一句指名道姓也!,国季玖接过,男儿们血皇帝早朝时龙威震怒人置他于死地,暗指有人污蔑朝廷将领,虽份密件,却是一说的是自他离京,战沙场,朝堂之中却有

季玖放下信笺,取铜盆里,一声不吭。了火捻子,烧在

笺化成一堆灰,叹道:“克扣军饷之老将军看着那火苗将信提。现在惹火烧身,你压下,你却偏事,我那张郎将身后是相国支原意让撑……”

“爹爹怕了?”季玖抬反问。起脸,

边多出“为父老矣尚年轻,平白身心去?”几条豺狼,我怎么能安,不知何时就会离世,你

能苟安。”“无事。”季淡淡的,“皇上现在玖说,语调匈奴未平,季家尚还需要季家将领为他血战沙场,

“若皇帝要?”老将军反问。你为他平乱匈奴呢

与匈得机缘,便是季家留幼子,皇上不放心。待,来日若那日,四海内外皆退,也省的皇帝奴同归于尽,兵权的季家也功成身子孙的命臣子,自然是为君效命玖站起身,拍手上灰屑道:“了拍“身为将军战死沙场,只。”季的。”会好生相待臣服在天子脚下,手握

张年青种宠辱着一上是云淡风轻的,蕴不惊。心里宽慰在原地,似是屏住了又觉酸楚。怔怔站季老将军闻言了一些,的脸呼吸,只望着自己儿子,那

亦无话可说开始,变成了现今男。只是不知纯纯稚子儿。从何时

乎是从进宫,与那时的落势皇伴读开始处,逐时的九五之尊朝夕相将世事看透。子,此

了。气,顾祖训,不顾身家性。若至瞒过父亲耳着热血方势的皇子争权势当年,也是他季玖凭早己被满门抄斩根深,这刚的意卷进了皇位,甚强行将整个家族荣辱命,为落些害的季家灭门之祸之争里的!是他不终事发,样的劫难,不是季家原就树大目,最

做了这事,将不住唏嘘。读的皇子做军想季家上下上起往事,忍是弱冠少年,便狠心季老将个好他只说,这会是皇帝。皇帝。问他缘由,百口扯进去,立志要扶持伴那时他

就这么一句话,险些毁季家三代名将的忠良名声。

让那四皇子点火将前太皇帝。那皇帝他要却手段狠辣,登基一皇帝!亲兄弟活活烧死子、年后

日?”年你执意住,轻声问了一句:“当老将军看着扶持他,可曾想过今子,看了许久,终是忍不

父亲会当然。”这样问,愣了一季玖没料到下,很快回神道:“

“那……为何?”

很久天下,子让治国安邦的将军。”略那案:“我是将军之子,自他能成全定要上铺开的军事没有那份野心勃勃。上阵杀敌。别的皇子我。”而其余皇可以成为名扬天下,玖不顿,补了一句:“皇或许都我觉得……子,则只想坐拥眼前这会是好皇帝……但,只看着有四皇,才垂下眼,低声道图,看了小精读兵书,注子中,只有

惺惺相惜。季老将军听懂了。是的下?他们不过是,不想千古扬名?,哪个将军,扫天哪一个帝王,不想横

想。这是他们共为他舍命。所以现今的及弱冠的季玖,所以当年未帝王,愿意成全他的同的理想。愿意

一旦理想们的,将些下场。也义无反顾化为现实,等待他纵使知道是史上司空见惯的那

椅上,重新看着那在沙场上与匈奴老将军坐回说了一份地句:“宁。”只盼你心愿达成,将来归于尽,尚能保家族安图,终是

死。”“父匈奴扫定,孩儿”季玖微微笑了笑:“亲放心

字千斤。句,字一字一

俨然已将这天下机一到,风生水领土谋划与胸,只等时起!

碗果腹。季玖从地牢里走出来里,牲畜的腥臊气味,士们盘膝围着上燃了些篝火,军香,混合着这些混乱的气空。篝火坐了空气里色暗下来,军营空地马厩泥土与士兵饭菜飘还有不远处的息搅拌在一起一圈,正捧着粗们身上的汗味,瓷大,笼罩了军营上方的天,地牢之上

却有园的感觉一种如归家

季玖也了些汤汤水水,又拿了个死面饼子,坐了一方粗瓷大碗,盛在了兵卒身边。

了自觉地让开点位置,营休憩,轮值的则提上,换下先等季玖坐下,一圈人照着长枪站回岗兄弟去士兵也惯了,见他来兵门各自回头吃喝不休。休息。吃喝完旧低了,劳累了一天的士前的

生活向来如此,没趣,没有什么悠契的进行着。军有什么乐中那根警惕一切都在井然有序里默的弦,随时提都绷紧脑起兵器迎敌。闲,时时刻刻

,道这支队更没有一桩。有人暗地,群聚赌博之事,帅却治军严苛,队虽是三年无战事,统家军。伍从未有一名曰:季里传言伍另有一名,丝散乱过。那些聚众吃

帅乃季老将军家扶持上位,只怕季家会越做越大,将来成朝谵妄。军中统如履薄冰,业,操持军务测,皇帝是季深,无,更有大数乃季家门客代名将,树大敢懈怠。中有人揣除季玖外也非季玖曾笑言,只怕越是没有断过一天。样的风言风语,从季家快些。中大患。这这冰就裂的越,其余将领人敢多言。。只是季家人只好更兢兢业

裂。他们也都想过,话虽是笑着说的道,脚下这冰。季家现在这一天就是匈迟早会碎却决计不是玩两位将军都知平定之日。

喜乐无双年华,换季家曾料到,季玖往后数十年的平安已有了决断——用这心中早只是谁也不

所以,季玖长子,自幼只读诗书,不教武

不过是个普通人那是太遥远的事,他也只可铺几。那时也已经十年的没他了——我死管洪水滔天路,往后再怎么季玖有时想到自己儿子走,他管不上,也之后,哪,觉得,为自己子孙不想管了铺路

在床上却又上烛火晃睡不着,只好披看书,刚阅完一页,案动了一下休息,躺了袍子,挑亮油灯起身吃完饭,季玖回帐,而后灭了。

,一动那烛火灭冰窟。冷起来,如坠将他记的刻骨铭心季玖心中一不动。,再未亮起。桌案对面那人影如此熟悉,仅凛,维持着之前的姿势,却影影绰玖却一夜而已,季当下浑身冰一道人影。绰,有了

想说话,张口不再受自己管辖能动,一动而不,却出不了声。季玖试图站起来,却发季玖现手脚

季玖却看到一双眸即使光一样被牢住的感觉。伏在丛林深处的野兽子,如潜,有着不容忽视的光。仿佛猎线如此黑暗

里凑到他的身梭巡,宛若视察自己领土般的肆那人看了很久,句:“你怕而后靠近在他,冰冷却又隐着灼无忌前,靠近过来,与暗夜惮。那人我。”微微倾下热的视线在他面上的耳畔,低声念了

奈的哀的,音调有一种人说:你怕我。冰冷的金声线是沙哑属质感,匿着一股无伤。季玖却听不出来。

:你怕我物所拘,动弹不。说的干脆,仿的机会都没有他来说无分别。他现在被这妖唤人。坐以待毙,大甚至连季玖只听那人说约就是形容现在了。怕,承认不承认,于佛挑在心里冷嗤一话,索性不应。怕不得,衅。季玖声,知道自己说不出开口

僵持着。人也就维持姿态,双方不动声色的季玖不答,那着这样倾近的

,分得清利弊以,如果不能辱忍视着那人的眼眸,展露休想让他妥协翻局,那就咬牙忍了。他逝,季玖脑中逐渐安静力改分别,季玖很明白这一点。他无下来时不能,直码此受,只是绝不妥协!变现状,起。他是清醒的季玖。那样的事,逃脱,无非是耻辱自己陷入混乱里,所最坏的遭遇他已经历过两次并无出一种刚硬的不妥协。疼痛,一次和不掉,只好屈时光在缓缓流,从不让

愤恨的火苗在他恨意,另一人的眼。眼中升起,灼伤了季玖的眼睛是愤怒的,带着不加掩饰的

,手指冰凉的在那那人伸出脸上摩挲而过时,有手,抚向他的脸为人知的颤抖。着一丝丝不

不屑给他。不去看他。他的前世眼神都,只会痴痴望他,他的今玖不堪其辱,咬,却连一个牙闭上了眼。再

究其原因,不外是前生愿意舍弃一切的沈清轩,成了今世雄心壮志的季

前生。今世合该是舍缠他,是不前程己身边了?伊墨不知道的沈清轩没是今若前世忍不住想,,只蜗居在小小雍城里理家业,陪伴在侧根骨富贵的红尘中人,季将军。又为自己舍有痴只谋野心的弃情缘,切,不谋功名以洗伊墨想,他,就可尽铅华的陪在自

那些命数过于奥妙,他又看得透。修行千年,不过哪里

伊墨停下了抚摸的手

刻过后,重新张开了眼季玖在等待片

烛火又亮了起来。

回身,只立在那人已经收动,静观其变。自己身前。季玖还是不

杀业太重,命贵而寿短了一句:“。”伊墨垂眸看了他很久,才说

一到,却又能看多久?刻,道:“我想抱你即冷笑。他自然,这一世知道自己真正毁得到他?他沉默了片所想,不由想到,就算远,哪里能找他心又去哪里寻他。”一百五十多年的寻季玖不料孙,他自当还会不会轮回命短。伊墨他突然说出这样的话也未必。到看出他的不屑,也知命短,若是命长,才是,他成人,许是畜生人杀业这般重,谁知,愣了一下,随了季家。为保不过十几年而已。时限看着,

季玖更是不屑他多说一法已解,只是不愿意同,仍是不做声句话。他不知术

向床榻。随后被人抱起来,走

同木偶。脸上已经白了,身体僵硬,如他的

了一生至怀里,紧紧沈清轩……生怕他来世怕他真的喜欢了着,仿佛怀肢体抱在喜爱他却人妖殊途伊墨将那僵的沈清轩;苦。明知强留,却又不舍得寻他,,在寻觅中受出口的沈清轩;明知放开的沈清轩;连一不敢说句喜欢,都藏里还是那死才敢说出口的,也要强留

有些事情,只有楚。逐渐如何胆战心惊又情不月里,是百年过去了,他才能看的清自禁的过着每一天。明白,沈清轩在那个年

硬。声是忍耐的沉重,肢死搂在怀里,怀中体是僵死的干伊墨将季玖死人的呼吸

夜深了。

季玖不着一缕肢体是被的光口裸。薄被湿润了额角。泌出大滴汗水棉丝的躺在榻迫交缠的,的额上上,身侧那人将他搂着,同样季玖里的

膀将他在怀里由始至终,伊墨都用臂上舔见的虔诚。佛怀抱着稀到的汗水有一股咸味,锁紧了,仿湿额用力的紧缚,像是轻吻着,世珍宝,小心却又有散乱的发丝撩过他姿态是他与季玖都看不害怕被人抢走的唇边,尝。动作里咸到让他舌根发,伊墨在上面轻偶尔低下头来,在那潮

季玖的眼他,也看不见他眼里的睛始终是这份心思。闭的,看不见分辨轻重,也没有两次,无从分辨好坏自己。这样的,无从事连同今夜他也才经历

薇。心而轻柔的动作着,一如猛虎细嗅蔷却不知道身上那人由始至终,都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血棺骸骨,生人禁地本尊的苦情剧本呢问题女友恋上我八卦天师封灵道长恐怖游戏:满级王者误入青铜局遇蛇天医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