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新书

字:
关灯 护眼
久久新书 > 遇蛇 > 第二卷·六

第二卷·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那人将他一片尘土。,待野兽看清那声划破黑夜,抓了衣物胡乱套上,连鞋都不及穿,赤着脚在穷追不一会愣远处的鸡鸣醒来也人面目时,顷刻翻身而起,着。抱在怀里,正闭眼睡黎明到来时季玖睁他睡得极沉,连季玖生一幕发了好开眼,枕畔多了一人,知,季玖奔了出去,不得像是有猛鬼舍,奔跑时带起对眼前陌

专用里洗刷牲口们的浊黄。,因地势之井用水,这河水就成了军营军营外是有一条河股沙土河岸一里地外有村落,水不洁,家家掘不清冽,泛着的水源。故,河水并因河

跳进了河里有的点犹豫都没季玖一口气奔到河边,而后一

家将军这是做什么?天蒙蒙亮么办才好。好不必定从军帐里冲唤人救命,才想起自不会是寻死的。那他非被人摁着脑袋出来游泳吗?太不可以,将军知道该怎性好得很,除思议了。随他一路奔来的侍卫醒过神,正准入水底的将军,不呢?所绑了手脚,否则哪登时呆了,看着沉备开里会淹死容易

漪的河面唤道:“将军,将军,将军?”站了片刻,终是忍不那侍卫在岸边住,蹲身冲着泛起涟

,水流黑影,郁结在胸口,四面挤压着,直到胸猛地跃出“心烦,来洗个澡。水面,甩季玖一口气了脸上水迹,看着了好一会才道:腔像是要炸裂开般,才岸上那团将自己沉进了水底

“将军,这河是拿它洗刷马这洗澡?道:匹、夜壶……您到底都那侍卫又呆了呆,”也不嫌脏。虽是活水,军中何必在

名的说了一句:“。”这水比我干净在暗处也看不清,却莫季玖笑了一下,脸色

以忍受。瞬间了酸涩的连带着口中都泛起进水里。一口气也不知憋什么,重新沉侍卫眼眶,他的眼睛,浊黄的河水涌入开了眼不懂,季玖懂,季玖不再说了多久,脑中都嗡酸涩起来,味道,了,才恍惚着睁

心高气傲,连名满江都不放在眼里,现花楼第一美人怕是寻,成死的心都有了。这人,二十多年得了。若不一贯坚毅,只如何受淮的是性子在却屈居人下了妖怪的禁脔,

辰,天色大亮了,才取湿漉认真穿戴好了,披着玖在河中泡了一个时侍卫送来的换洗衣物,漉的发回了营中

上扫过,仿佛那只是神波澜不惊的从他面来,斑袍裹身,披散着乌黑长出现,一袭黑离开。丝惊艳感,他的岸边柳树下的那人。这间。却惊不起季玖一中漏下发,阳从河里起身时,季玖看空气,淡定到了站在宛若神祗降临人心情却已经是伊墨第一次在阳光下斑点点的洒在他的自他面前平复了,眼身上,道不出的尊贵光自柳树枝条

玖知道自己现传来,季玖过去,留在京中打听事也怎么这次就失手有办法,但他从来就不。他坚信。只是的心腹却又了?下暗探却始终无消息是找不到了。知道必三月小小道人,就是宫闱之怀疑,自己手能探听得到,那道人或许是着意躲着也未必是遇事退却的拿他没人,办法一定会有的,莫说是一个

信一封,绑在鸽,季玖心里就这个念头一旦浮出有了计较。立刻撰书腿上,飞出军营。

又是两个光,季玖收了回音,道人找到了月时

命,而后暗探们埋伏下去降妖的道士。天罗等到了来城外村落里有鬼得意的,他不过是使怪害人,已死了几条人捻着字条,季玖不是不地网,逮个正着。了诈,着人传谣言道,果然

,请他,只满脸恼怒的城中一叙。后又有边塞信来,说信去要见他,自然但那道士什么都不说本人。季玖原就是愿意。立刻回了是人已经到了。要见季玖

兵场,就见军营门提了一把剑,侧乎为何事争执不休。色包袱,手中是军中伍长,另一换了轻袍便服,,季玖两人站着,似侍卫牵了马来一人季玖认识,人却一身黑色武装,驾着马刚奔出练背着蓝口处有却陌生的很。

心中好季玖奇,问他们何事

来参军,我让他晚些时节来,他那伍长满脸羞恼的指着还赖在这里不走他却非要跑理!军中现在又不募兵那人道:“这小子蛮不了!”

人猿背蜂腰走到,忍不住。季玖问:“何处那人面前,只看季玖也有些意外,跃下马人?”剑眉星目,俊朗非凡了一眼心中赞叹好儿郎!

那人道:“雍城。”

留下了。命细看了那伍长莽之色,反倒是眉眼间日起粘人,身看他,虽是年青又道:“即带去录让他兵士们一起操练。吩咐完了,也是不温不火,得出众。季玖名,与更显形高大却无蛮横贴告示,军中募兵。”有一股从容,或者说才之心,是内敛,刚刚与伍长争季玖又仔起了爱

有战事啊。”伍长愣了一下,道:“最近没

快就有了。”说着重新上马,策鞭而去。季玖笑了笑,“很

的背影。线。那年青绸,隔开了视动不该随伍长土,仿佛一缕黄地,一人本录名入军籍,却站在原动的望着马上驶马蹄扬起一缕尘

,练兵。好看是吧?别看他我们季将军不好,偏时候有你受伍长走开的手臂道:“看什么看,那是将军,这是小将军嘀咕,还琢磨着刚刚有了”是什么,军里两位季笑眯那句“很快就意思。的!真是年轻人,在家走回来,拽了他两步,又要来参军……”一路有什么眯的说着,一路

他严不严厉,我比你晓得,你又的嘀咕,心里忍年人被他拉着,也不计没被他掌心。偶尔回首,那边的马与人俱已消失在路的尽头,脸上仍是平静的,不住想打过了。这才听见伍

季玖入了声:恭敬的唤就被推开了,两人一室,刚点了童颜的道士进来壶花茶,室门见了城,进了茶楼左一右,如“大人。”季玖连忙行礼,墙壁般裹着一个鹤发

势请道人坐下,亲自斟茶,笑着玖让他们退下,又做手说:“仙家难请的很

住心里那口恶气,补了一句:是讹我,你这劣根什么时人恨恨,“难请不也被候能改改?”你‘请’来了,”略顿了诳我,就,终是忍不“你除

季玖一挑眉:“我你?”,哪里还有诳只记得这一

道人噤声。

若敞白人,?”:“仙家是明些什么开天窗说亮话,你知道这等凡出尘之人不与我状默了片刻,季玖见夫俗子计较。不

的沈清轩,已经成诉你。其实也是们却成了外人。所有的恶,都的好,都是对着他会合适呢?他们记忆里没变,从使得不不知道该怎么说,又不全是沈清轩了沈清轩,所有许明世心想我才不告诈绑他这事就能看不改,性情也们的展露给外人。而今世他什么都觉合适。怎了现今的季玖,容貌的出来。可季玖却。那世的

万物,爱万物曾经对生灵。成了外人,自这份感情渐渐就被人,都起了悲悯之心着情思之苦却不自知,但到底是修道之人日复一——许明世忍不住寻觅,受深叹,他那世的沈清轩生过爱慕,倒是对那蛇,时光磨砺成一份。是然大悟,他不曾。这么些年,见那蛇妖制与外力因素,知不该涉及爱恨,自我被蛇妖捷足先登,也情愫,就彻底淡然日的那狼,还有眼前这,也就恍他爱世人,爱自然我们是知之心,却到,未自己的,悲悯,也是爱。必是祸。那些

,骨子里的性子泯在人间辗转逗留修仙之人。是性格真正成了道家危济困。灭不掉,所以才活泼,扶

,大,所以又清轩的道。许明世现下真觉得正羽化成仙,皮肉身着了这一世沈是人蛇不冤,栽在这样的到底没有真人手里,真是不冤

季玖见他脸上表情变幻?”,最后又发呆,忍不住出声道:“怎了

点了点头说:“我。”许明世回过神来,看他许久,倒是能告诉你一些

“请讲。”

望着他腕间,道:“你带到你的今生你一口。本该是恩随着你一起出手腕上那印子是你自己执茶,他掉头咬生了。”念太重,非要强留咬的。”许明世“你怨相抵,这痕印不该那蛇,所以这痕印就,是前世被。却泼了那蛇一盏

季玖看着手上痕印,想了愣了愣,刻,道:“没了?”

陪在他身边。”,舍了前程功名……为子,按你的命格,本富人家的公该是大那人“前世你叫沈清富大贵,你却为,只为轩,是大

季玖皱了皱眉,“?是何人?”‘那人

你成为将军,虽富之子,,命就短了。所以…太多中贵气不曾展露,今生开心怀,将这剩下只是你这一世续道:“因为前世你命十几年好生过完富贵命格。贵显的说,继只捡自己能说赫,却杀孽…小将军,还是放许明世却没搭理他吧。”补了那

不说了,闭上眼打坐。他继续说不说话,似在等,许明

季玖说:“没了?”

许明世摇了摇头

“就这些?”

“天机不可泄露。”

回事妖却是怎么冷了脸道:“那季玖站起身来,?”

许明世无言,不答。

降伏了他?”“你可能奔目标。季玖也失了耐性,直

开眼,“你要除他?许明世睁

“当然。”

,除世道:那是修行两千年的妖自绝生路,否则不非他头吧。”“你就绝了这个念灭……”许明会轻易被

季玖“无人能除他仍不可信

他虽是妖,却也不曾了。”的。有几百害过谁,若真要说有,那人也是自取可位列仙班,功德深厚,不过再”许明世摇头道:“反倒是处处行善年,定

掌心的指缝里流下脸上无了季玖僵直站在血迹,自原地,人气,袖中的手不知不觉攥成了拳。有

看到,心你又何必。若是都可解脱了。”不住道:“这一世完结,许明世放开心怀,里也颇为难受,忍

也是如此吗?”怔回神,“他前世,“这一世?”季玖怔了

会今,可是你死活缠着他呢,要知前世么问,却感世被他所困。迷不悟,又怎许明世听他这。若非你执到一分滑稽

一报还一报,莫过如此了。

他吧。”因后果,还是亲自去问世道:“想要知道前许明

在地上,磕头磕了满脸过他的说,他是求过他的,跪也不屑问人无话可说。不论怎么,他与那季玖才不会问,鲜血,自尊尽毁的

是不放过他不求他。有办法,他,那就罢了。他再然连这些道可他还人和尚都没好自救。

或者态,无论伊墨是白眼,连榻上,,季与许明世分手回到军玖再没有任何失,不论完事后的伊墨走睹,不再多看他一天出现是夜里,他只视若无或留,都无视了他的存营,往后两个月也双目紧闭着在。

不说,一句都仍然是,一句不问

锐利匕首,吹毛断发。。无人知道他只需要时机的转侧间,季玖会瞟到只是偶尔,在某个眼角的厚厚的床榻,那厚重一柄的被褥之下,放了那铺叠

他无人可求,只好自寻果。。计后出路。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血棺骸骨,生人禁地本尊的苦情剧本呢问题女友恋上我八卦天师封灵道长恐怖游戏:满级王者误入青铜局遇蛇天医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