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新书

字:
关灯 护眼
久久新书 > 遇蛇 > 第二卷·十

第二卷·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是疯了,否则为何要该是自己去搭救木阴影重重季玖觉得自己那是妖怪的而想到或是妖怪沾亲带故,这是疯了。他便他信沈珏是孤儿,继救沈珏。庭院里的草的。毕竟,沈珏物收养的养子,也不无可辩驳的事实。儿子,即廊穿过的风声鹤唳,让,翘檐深

名的青年,却是无重任,可是,那让他唤乳。他常年在二,不是不愧疚外,也会想家,的眼神,像想家中幼子独女,极了自己的孩子。一不愿意害他,连累他。反留他在身边,觉得,那人看自己的。这份愧疚,也愿为人父,年轻人身上。那沈珏,。所以这么久,明知是好的。季玖想。所以伙的,也没有揭穿能教辜的,他厌恨不起来与崇敬孩子一委以样的依恋却不私下里也是意移情在这道他与那妖是一

于肯直视这一切—却不知为何,终的帝王,喜男无丝毫女气的沈珏,五个娈开类似的信息,现压一样楚,或者说有意避他明有一何偏偏入了帝?就像之姿。季玖了,季玖原男风也不是头一天—他爱美想来想去,也想不出,那般魁梧英俊偏殿,养了风,无丝毫女气,却被那妖清目秀,,各个眉色,后宫怪一而再欺的眼先还不太清皇帝喜

沈珏捏了七寸,让皇帝欺负了去。一颗心就像莽撞,伤沸腾般,起起落被赶出殿来的季玖不会吃亏,却又满心烦躁,虽然觉得油锅里落,不复清明。怕他真的了皇帝。又怕沈珏被

遍地松针。最后也是来了气得枝桠碎裂,撒了,对着那无,抽出剑来辜松树一通乱砍,砍

了这位紧了脸晓得哪里得罪唬的宫中侍卫一个个绷皮,不大人。红极一时的将军

玖身后小声道:“将,弓着身走到季出来一个小太监过了片刻,阴影处钻军。”

季玖问:“听到什么?

“回将军,安静的很。没有声音。”

站了随。这皇城,季玖头走了,身后无人敢一会,掉也不敢拦他只要他不闯进后宫,谁

硬气道:“出来。”珠,硬生出胸前那颗红襟口,犹豫了一会,取玖走到偏僻处,手探

那红珠便出现了闪烁了一下,一道人影

吭的面对面站伊墨一月不见他做不出来。这时知道季玖寻他,便现了给了他,再自己巴巴的说话。也不找他。反正东西他贴上去找,伊墨着,等季玖身,一声不

的书房里。”玖瞥他一眼,很快转开视线道:“沈珏在皇上

伊墨说:“嗯。”

道现在如何了季玖说:“不知。”

伊墨说:“想看?

季玖迟疑了一下,点了头。

自己看。”牵了他的手过墙根,来到一口枯的河伊墨便,也不管那人甩塘前,道:“脱,钳的紧紧的,绕

出人形,传不出声音,季玖也不,原帝。皇帝脸上带着顾不上旁的事,凑过去往那河的一颗心倒是放以为的剑拔弩张是相甚欢,只是这水镜见那什么,不过悬着季玖也们在说,但,随后仿佛镜子般显露并未出现,到底是运知他定的很,下了面对面坐着,倒像气。塘中看水面上漾起一圈波纹正是书房里的沈珏与皇笑,沈珏神色淡

该如何是好。是玩笑,仿佛都住气,仿佛被抚摸的是膝盖屈起,横脸。招招狠历了,皇帝起身脚跟一直爬到便打了起来。,伸手摸上了他的头皮。那端沈珏动,鸡皮疙瘩从季玖定了手了,自己般上的场景却兀地变定神,一口气刚松下半口,那镜面,走到沈珏面前那里,也不知也是学过武的,两人季玖顿时屏扫过去。皇帝俱是不像激怒了。季玖呆在

珏化后来他看见沈成了一匹狼。

,只需一撞,住了皇帝的脖子,脖子皇帝便摔倒狼扑上去,锐利的爪扣在地,黑乌亮的皮毛,庞大身躯上红痕立显。,威武不凡

塘宁静“无事。”了河踪,恢复,淡若清风的道伊墨一挥袖,镜花水月消弭无

这叫无事,什么才过神,季玖回!”“无事?”提高音量道:“叫有事?

“帝王之躯妖邪不侵,,所以无了他。”伊墨平静道:“皇帝沈珏奈何不事。”也奈何不了沈珏

珏能伤他?”那如何沈”季玖皱了一下眉:““妖邪不侵

以进出皇宫并无半的人。”伊墨道书生的他是狼母与人间:“要伤到皇帝却不是妖,却也有一“沈珏虽孩子,所妨碍。想易。”

?你也半人半妖?“那你呢”季玖问

了。”。所以带你来这里,再伊墨摇了摇头要靠近龙庭却不能就是妖:“我

玖沉默片应了一声,算是回应。刻,勉强

伊墨抬头看了看:“不早了,你去歇息吧。”天色,道

他一眼,转身走了季玖看

后,两人争斗,那皇帝到连连说居然笑了是九五之尊,骨定下神后镜花水月看那骇,却也没有太过失态,竟也只是呆了一好。伊墨又重新施法打开他走下,虽是惊子里的高贵,见了

不服谁,却又谁恢复了人形,居高临下的望着他,正是谁也也不敢小看谁。

再次挥袖让想着什么“啧”了一声,,无人得知伊墨那面水镜消失,心里

突地大笑出声上,看着上空帝仍躺在地的忘形,颇有些癫狂,不知为何,,笑

笑,一言不沈珏蹲在一边,看着他发。

何?又不知多久,皇帝着眼前青年,道身,望一手撑着坐起笑够了,:“我偏要得你,又如

懒得。却是不屑,连回答也

皇帝起身整了,淡淡道:长。你说他给不给?”整龙袍要你做我宫中侍卫“明日我就找季玖,

道:“他不会答应。色,盯着他珏终于正

“当”皇帝说。真?

了自己爹爹的护短秉说的极“当真。”沈珏为坚定,一口咬定

不过‘而已’,季玖一避,目了亲。”说着又他的脸,笑着道:“我了:“那靠的极近了,唇碰上了家性命皇帝笑锋利的瞪着他。皇帝亲赢?”皇帝,于你来说走过去,沈珏的脸,沈珏笔直站管辖。你说,谁便等着看着,避也不受我

。”马元帅不摇,二人扶你幼爹照样是天下兵父子异常淡漠的杀你。”子登帝,爹后,我“你若逼他,我便道:“你死之沈珏不动

皇帝变敢!了脸,咬牙道:

轻声道:“你敢逼他如何就不敢逼他?过去,贴着皇帝耳珠,沈珏,我笑了,凑也微微

甚是认真的神情问皇帝,拉开一点距离,又道:“我不龊之人。”略顿:“你可是厌男风,只厌龌龌龊之人?”

皇帝说:“放肆!”

留皇帝一人,气到内伤施施然转身,走到门又回身来,认真说了“不要口,才陡然想起正觊觎我爹,他有人了沈珏轻退。”便事,行了礼道:“末将告。”说完就走了,扶好,收拾完毕,嗤一声,弯身那歪倒的椅案

,两人对视片季玖问:“如出了宫门,沈珏寻到了季何了?”刻,

了下,笑容一如既往憨纯,“没事沈珏笑挂了几分的。”

“真的?”

更狠,压过去人,只需比“爹说过,遇到狠就成了。”沈珏眨眨眼,“皇帝是好人。

这是什了。只是忍不住腹诽,一会,骂一句:尽说混这事就过去账话!玖无言了好么人教导出来的孩子!

己。珏的,就是他自完全没想到,铸就这样沈

提。了。心中顿时明白,别沈珏所说,什么对昨夜皇帝,发现果然如事都没有,也坦然了瘪,看沈珏笑起来顶纯玖第二日再去皇宫觐见也未必是好想与此,季玖也乐,一字不良,的,他的帝王都吃之事一字不提。不过如顺水推舟

十月金秋。季玖月后,正廷探路的日启程。人谈了片刻军,将启程去匈奴王子定下了,一个君臣二

册的将军,军马的地形皇帝起了身,站在辽阔图边,静静道来那日,就是朕十万予你都做了,时,你想朕答应过你,能做的朕:“你回做彪炳史是你季玖的事剩下就。”

季玖跪下,叩。”首道:“是

“季玖。”皇帝看着脚也不算辜负你。畔的人,等了等你若死了,朕,才道:“

则死,不当死,臣不敢死。”,“当皇上。”季玖了一下,神采奕奕

“好!”皇帝说:“去吧,回去与妻儿团聚。”

笑容一,阳光灿烂的耀眼样。季玖应声,退出去时。如他脸上

曾问匆忙,不前世的事,来时过那两个雍城籍的关于自己时间无事可做,一个季玖又想到费一番周折,便想老兵,现在想问也须到了县志。月的空

县衙兴起修志风潮,官的传来了,通文墨的先土风这修志的风潮便衙出钱,请了精上的,事阅读本地县志,在位上,供后人参考。哪朝哪代开始,各地事,一一补详,此照添。请了先生,将自己事,只地出上任初始,都要在任年间所发生的要写在录在县志之。从山川地,到传说传记,还有当无巨细,都一代一代要是发生在名的乡绅贵族,文人轶貌,人待后任来了,依生,为当地县城修自己所管辖的那片土地知从长些,便撰县志时间每一位县官

季玖书信一封,请了雍城县令,索县志一览,半月后送回。

着家中自炒的花茶,开始翻在院中桂花树旁,饮阅。很快,县志便送到府专挑了个好日子,坐季玖

亦不了一一篇的时候,季玖翻到五十多年前的那知过了多久,许是第十二天

至三。长子八岁落冰窟,半身不遂,孤姓大户,阔县志上说,当地有一沈品,后从商,商铺遍地,长子沈字绰乡绅,祖上从官,居山野,遇妖。两子。传至第十三代,有清轩,次子沈桢

,殁。妖重情妖名伊墨子,狼母所生,名,又活十三年相好,如夫,其自居珏。沈清轩体疾悉好余不详,与其义,碑上契刻,未亡人妇。收养一

之子诋毁朝政,入狱,大风,沈宅失火,无一判斩。一夜之。后有乡邻弟沈桢年,其,阖,为妖伊墨所救遇沈家后人合家连坐,人逃生,不了了家老小一百多口俱逃沈清轩殁,又五十生,隐姓埋名,传言,与极南之处家绝。

看了又看,直至天昏暗起来,纸卷上的季玖将那一篇翻来覆去字再也看不清

廊下的灯笼已经亮了中庭院一声“爹爹”的唤开脸。声里撇,季玖垂季玖书册,在沈珏走进来着头,合上手中揉了揉眼,仿佛有风沙入内,酸痛难当。家

一滴水珠,在他转脸的吻的位置。瞬间,“嗒”的浅色蛇一声,砸在腕上,正是

无声又无息。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血棺骸骨,生人禁地本尊的苦情剧本呢问题女友恋上我八卦天师封灵道长恐怖游戏:满级王者误入青铜局遇蛇天医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