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新书

字:
关灯 护眼
久久新书 > 遇蛇 > 第二卷·十一

第二卷·十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起来。入,卷起夜凉如水,有风声自窗棂穿的浮尘依附了床帏,飘荡

声。暗夜气流清……他却连逃冷,灯烛皆暗,这简妻儿共月时光,本该陪满屋寂静,风声过帐,似有所觉,却将怀中女子,看成,骤然静至孤寂。他,却在归家的第一日,等了又等,了自己的面貌牙匆匆结束,离开。才装出若的氛围里榻上季玖揭开帏,仿佛眼睁睁望着自己浮生偷闲来的一都不能,咬着其事的模样与床榻之上单书室在这样被人覆在身下后并无人

他的影响,也已磨,再与他无关。便留下,狰狞还会有瘢痕伤,就算愈合,灭不掉,如旧年创是不想承认,那妖物对从此这寻常人家闺阁无状。里的欢欣

看了片刻,玖起身,披了长袍坐在榻上,月色入户,般空明榻前一方天地如积水他走了出去

散发的在院中走着,夜,他只着里衣,披头无形的手,在恋恋不舍的抚摸院中无人丝,扬起又落下,风撩起仿佛空气里有一只

般绝望轩,一缕幽魂凋敝,他却低调到已经耗统统都消泯了。沈清轩度过,简单些的人生,如花朵损一生,再耗不起烈将他心力蚀至枯放的芍药、蔓延院墙的一生只想沉稳安静的佛那一世的激蔷薇、艳红鹅黄,研竭,这院中再无花草,怒。站在三生石畔而后捧了孟婆而疯狂的绽放了静看着短暂一生,汤,坦然喝下媚绮丽的景象,,再简单些,他,并无犹豫十三年瞬的沈清这一世他的朴的程度。仿

无怨也不悔过那一天天压抑想让自己,再他爱过,爱而不得,隐忍的日子。。来世他却不想爱,

轩看着年华正敢问一句,你喜欢,都不敢说个月,白发苍苍的沈清墨,不隐忍到连一句我置气,损我年华?的伊出口。压抑到最后一可后悔当年与

可曾后悔过?

答案,也不再去想了不敢问。这沈清

他已死,伊墨当忘,而后成仙。

踏过奈何桥,沈清轩殁,季玖生

桥流水,也无荷,毫无装饰,这府宅肃。季玖在高墙的阴影下慢吞吞之间的路方方正正,由,没有栈是一堵高墙,墙壁塘月色。却因占地极大此而生一种匠们用尺子画,整齐端正,很快又退回暗处,不知不觉走出院门,又是一种端无声又无息阔朗,也楼阁,全是出来的格局如此做工,仿佛工走着,偶尔走进月色里

也不曾睡。想起这是沈不知的台阶,铺了一层橘珏住的院所。季玖子,略顿了顿,推开院色。此透过窗上薄纱映出,不觉,走到偏时已是深夜,沈珏院,客居之洒落在窗口,却有光亮,烛门走进去。院中也无人声

回来。,却又在听到“皇帝”珏,谈。偶尔有交谈,玖不想做窃听人,转身声音熟悉些什么却听不大清。顿住步伐,折身,是那妖物与沈一词时季玖透过窗户,望见桌边饮酒要走,似乎正在了室内的两道人影

其时沈珏正与子对望一眼,,父默默地转开头看向窗外。那人竟在帝王,英武不凡伊墨谈到皇城里的墙根呢,多么有趣。,有趣的很。而猛地顿住

放了酒杯,仿若面的话伊墨一切念头了。”头,是动了得有道:“觉都不曾洞明,续了前趣,

,忽地一笑道也不以为意,仍:“我真身他见过,的道,沉静片刻或许是。”沈珏利心,这样的。”无双起色人也是天下

接了这句话。那世沈清开。轩知他是妖,也没他推有露他现真身,那人唬了一跳却也不曾将墨挑了挑眉,却未出怯意,后来

而敢黏上来的,便多也许这便是妖的个不畏惧不害怕,反。一旦露了真人形都是好的些原先欢喜的人,都畏着怜惜,也就油然而身,那与珍重茫茫人海里,遇到那一了几分欣赏,连带悲哀,,让人欢喜惧了,退却而逃。生了。

边,仿佛只是伊墨自斟了酒,递到唇:“我活一千多年。”说完真身饮了酒,放下空杯随意说说般道抱着的人类,也才遇到一个敢将我

了胃嗓子暖上的那人已经不在冰凉液体滑入喉,暖了,却暖不了心,会把了。他捂在心尖

亲可去帮他?”片刻道:“爹爹要去新给他斟满寻匈奴王庭,父壶,沉默沈珏重酒,放下酒

伊墨摇了摇头,“不去。”

得住,父亲行浅显也未必护当真不去?”“这一路艰险,孩儿道

形,他也是不“在他心里,这是他匈奴领情。他的事,他要自绘了许插手。此生功业,旁我便是帮他送他到:“否则他这一人不,替他日他死,站己做。”伊前,又会怨我多墨淡淡道在三生石生,就无意义了,来事。”

人便在这个时间去父母前请罪,描淡写的,却想起那年天受了满身伤说着,端起酒来皮,那墨轻,慢劫一过,他回山蜕情景。慢啜饮

的妖,而心存侥推脱。从都是这样的性子。该机取巧。一直幸,投诿,该他受的不因,再苦也不为身边有法力高强他去做的,绝不推

说是奸猾狡黠,却明正大,却清轩。让他子,才有那样又磊落的让使些奸诈得放手。人头疼,说是光段。正是这样矛盾的性又常常舍不疯狂决绝的沈

也没有头,认”这样说着,又资格,去往,娶妻生子本。真要细究起来,爹是自己心里这样的是人间寻常,同了他的话,道:“曾经一年中所得他不怪他长的日子加在一情割舍不下的只儿倾力就是。唤他爹忍不住看向窗外那个一这一世,儿女情爹的,恋恋不舍沈珏点点下那人,却饮了孟婆汤的,也只是自己。而窗的多,忘了前尘过一世,除了他还有并无怨怼,自唤作“爹爹”的人。这另外两个人,也有起,知这份亲爹。沈珏

清轩怀里的快做了将军的季玖,常年一个真正享受过他,幼时天天偎在乐无邪。是不在家的父子亲情呢?世的幼子幼。哪里比得上女,哪这一

走了。,起身伊墨饮了最后一杯酒道:“晚了,我

去哪里?”起身,却问:“沈珏跟

随便。”随便伊墨说:“是一百多年流离。吧,并不在轩入土,他便颠沛,便,不受拘束一个栖身之地清轩需要人类的软榻绵褥,他是浪荡再容易不过。只前,不曾识得沈地;一百年后,沈清着枯枝也可修炼。天旷地阔,是躺在路边也可入意。他是妖,不他要寻眠,便是

流浪至今。

寂而苍凉一片皎洁安宁,却又冷着空中月亮,月华一层柔光,全然,他的绪,也无被镀上季玖在窗下,脸上是那么静静站着,悲苦,更无怨憎听着,而后仰头看的光晕罩在,只他的脸上面孔模糊起来,棱角空泛的,并无情

门“吱”的一声,开了。

相望。过脸门槛处,转如墨,在幽渺的光中亮着,向着对门后伊墨走出来,站在,他的眼睛漆黑面,怔然

季玖整个身体都在动,暗流破土而出,霎生裂变,地表之下时遮天蔽日席卷而来,有暗流涌被的古老岩层发微微颤抖。土震颤着挥洒,视线相撞,仿佛缀满尘埃与泥

伊墨走过去了。

更厉害心上,仿的,却每一步颤的之力,力的倾轧过去,仿佛世界碾碎。季的脚下,由浅了。像带着千钧都仿佛要在地上是无声要踩在季玖至深,缓慢却有步又一步,由远及近留下脚印,那脚印一佛要将他现有

下来。终于在墨望着他的眼,安静面前站定,伊

默然相望,将他守仿佛狂风暴雨的一切凌厉与可能的摧折。只是站着,安安却又在这人面前,收起护在眼前。静静,之势,卷,摧枯拉朽

:“你是谁?季玖闭了闭眼,再睁开,低声问

“妖。”他答。

问。“何名?”他又

“伊墨。”

“我是谁?”

一句:“你想成为谁?伊墨微微垂下眼,反问

了眼,“季玖。”他睁大沉静又坚定:“我是季玖。”

着他,而后颔首,“你是季玖。”伊墨认真看

季玖。伊墨说

行而袭,遮了他的脸刮起,满头站在原地,发凌摇起来,逆季玖有风从身后乱的飘

黑的手臂伸出,漆宽袍大揽进怀里。袖,将衣衫单薄的季玖

风声,绝了只留淡淡草骤停,寒气消散,界。木清香,宽大摇,安宁世外界风飘雨袍袖如布帐如铁墙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血棺骸骨,生人禁地本尊的苦情剧本呢问题女友恋上我八卦天师封灵道长恐怖游戏:满级王者误入青铜局遇蛇天医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