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新书

字:
关灯 护眼
久久新书 > 遇蛇 > 第二卷·十七

第二卷·十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嗔薄怒,是带着分红艳,他是话刚旖旎识了风月的人,自之意的。然听得出自里的嗔怒。先嗔后怒,微己这两字落地,季玖的脸倏添三

,一直在震颤,震的他不知如脚踝被夜坐回床上。及床上那团醉酒光着的,耳膜似乎,传到耳朵里何是好,呆站在原地,他自己,以不省人事的大蛇里寒凉的冷气侵蚀幸而周边无人,除了渐散了,面庞也不烧了往上,身上热气渐。季玖心跳的快了些,季玖才重新

提起来,季玖用脚趾勾手滞了一丝丝酥疼,季玖的箱子,脸上咬牙切齿的模样红肿的地方泛起”,而是说:色坐了片刻,两手下,瞪着已经被合上抓着蛇身了一秋大梦吧!季胚!不由得又骂又红三分,同时心里过箱子,将那蛇扔了回去——衣襟,棉柔的箱子里着,做春,却无由来的又拢了拢,这次再不敢骂“坏蛇回你的玖恶狠狠的想小衣摩擦过胸口,那

脚将那箱将自己衣物拢严实了,子蹬到一旁,季这才重新睡下。

成前世与了吗?想到这里又突然然想到沈珏,在想些什子在旁难不呢。两巴一愣,季玖荒诞到欢好都不忌讳孩的突这蛇已经掌,这都眼,刚要入睡,冷不丁惊奇怎么每次都叫他撞见?看那些抬手扇蜷在被窝里合上自己样子,倒不是十分

个不喜形于色的人失控。这么一来,他心里又有,遇到这蛇之气,放在往常,他也是。回回被气到就是忍不住回事,后,也不知怎么

木桌前重重放。把那箱子抱着,下,这一回也未曾例外。季放下床帷,眼不见心不回身,一直抱到桌子上。自己玖心里的烦的躺回去了。徒,他又翻身坐起让那蛇孤零零的在恼只好回报给肇事之

在那木与清晨冷清的光色中便醒不明朗的光线里,墨蓝第二日清晨,天边模样,说不清的寂寥季玖桌上静静放着,着眼撩开帷帐,第一眼便看见了并乌黑的木箱。刚泛起鱼肚白,了。惺忪

帐的着撩开帷季玖维姿势,看着它,看了很久。

:“这一路不珏背着木箱照旧走在最路,沈后,季会太平,熟识的人托你别背着管了吧。”玖唤他到身边来,它了,找个整好行李再次上

他,还是担心我?”沈珏没料到他会找自己来说问:“爹是担心这事,愣了一下才反

缓才说:“我他作甚,只是你是我的锐了侍卫,若是,季玖缓了,我岂不……”他问的过于直担心紧急关接,甚至尖是死的冤枉。”,你救他却不救我

把它埋了,也不道:“若真有事,我就刨个坑色疑惑,很快笑了一下不着我救。”沈珏有人发现。我还是会救说。见季爹爹的“他用玖神

,道:“你也不怕蛇的季玖想了想刨坑埋情景,忍不住暗自发笑闷死它。”

“它坟墓都钻了,还怕土坑吗?”沈珏咧蛇干。嘴道:“顶多变成

出那威武大,才望着沈珏:“浮现里不如你也不知谁教出来的,的情景,顿时哑口无言,好一会蛇变成蛇干一。”季玖脑子不由自主的

理他。沈珏锲而不舍,了群的驼队太前,问再问,甚至因靠却不前就信口开连忙追问,季这项罪名极为不解,了。难不成我还要夸你,惹起敢这样说。在我面季玖只好给他解释,道沈珏对骚动了,:“在他面你定然不驼们的表里如一?”

回换沈珏无言以对。站腿追上去,拽着“可是在季玖袖摆,低低道:都走的老远了,才在原地,待季玖爹面前,我一直都是么做的。

“为什么?”问:季玖

认也认的坦荡,从来不他问为青年的爹爹,是箱子里大蛇什么,却没有的自己,是眼不曾例外,如前世沈计较细枝末节有诸清轩一样,哪个爹。尽管认的前世过责任,这一回也的恋人。季玖多不满与不情愿,还是承这一生都不曾逃避

空白。是,到玖,季玖,饮了孟婆汤的季俱消散,提起来也是前尘往事底他此世是一片

为什么,小,而是我说的时宝答道:“我以前怕季玖问候,要有爹在场才…”极了他。因了就像是冒犯一样…行,若是只对他一人,我为爹在,才不怕的。那样的话,若是他醒着我也不是不敢说

冒犯什么?”季玖又问。

:“我也说不好我就敢说。”,像是冒犯神祗一样。但是爹在场了想,道小宝想

:“为什么敢?”季玖追问

难他,说了声上路一直紧锁着,太想为,浓眉会,没有答案,也不这似乎是个很就要继续往前眉间都要拧出一个疙瘩来。季玖等了一,让小难回答的问题走。宝沉默很久

是无悲无喜修炼者,而年的妖,不像攻克难关后的轻松笑容,道:“因带着笑宝却突然喊住他,脸,像是为有爹在的时候,他不像是修炼千是一个普通人。”

光下斜倚着回原形了都不知道。饭时戳早已不食人间烟火的大蛇。也会笑,也抱着手炉打盹,连变离奇的故事,还会同他廊柱晒干一些坏事,惹的会抱着怀冬天上,钻进贴身的中安,匆匆跑沈清轩坐立不太阳……会做很挑拣拣。会在人身回房里里的人,眯着眼在阳解决身上缠多他一个,却会在晚人时不曾做的事,衣里会说话,也会讲一些变成蛇的时候会盘们谈世间冷暖人心,还着饭菜挑

来说这样的事并无意义,却一直也意义的事,明知道对他没有中止,甚至。越来做很多无漫长生命越不像冷心修行的妖他会还想延续下去

是一个可以唤作父亲只不过,通人。撒娇的,可以对着他偶尔

的话,只需思索。再饶舌刻,他就能听明白。他季玖听懂明白了,却也沉默了。

着他。沈珏紧了紧背上的木箱,认真的看

方开口道:“妖怎么能做人?着他的视线,良久季玖迎

仙才是正道。”就是妖,潜心修炼成他说:“

妖就是妖,免了既然是妖,又爱恨贪嗔痴未伤人,且先自伤些飞蛾,非要生老病死已是万扑过去,尚起的烛火,总何必学那幸,何必再去人间有燃尽的时候。人的生命,不过浮华走一遭一瞬,如黑夜亮

人听。只说给旁人听,风一吹就散了。仿真是喜说给那在的佛说给自己听,又像是欢,怎么会忍心季玖垂下眼,望着脚下喃:“若黄土沙路,低声喃让他受这番苦。”他是声音太轻,些在的,或不

苦还是苦吗?”愣怔后问他:“若是耳聪目明,听得清清甘愿受苦,那沈珏楚楚,

的生命历,孰是孰非,。他自知锋。所以,这样程,经纠缠一世回应的。二十七年必妥当是他活着的意,也不更改—,但那目的现在的处置将来未自己生命也不过是浮华—既然已。他有自己活着的目却要燃到最猛烈之绝对不是,再次转世为人的话,季玖是不会一目了然。纵然知道想与判断一瞬间的光彩夺目,便他一眼,并没有再回应后才肯熄灭,那,又何必再继续执著。。而是转身走了,继足够瞬,季玖抬起眼,扫与沈珏打机他有自己的续朝前

此打住。也不想但这一世,该到知道,那一世的好与坏季玖不清楚,

仙,总比做妖好。

转满心烦恼满身利做妖,总比在红尘辗禄要好。

若是将,又有何意义。时却他活了千年打回原形,或成仙者神魂俱灭,那逢突变,被

,自己有自己活着的意,绝不会是毁了旁人。只蛇。义。但这个意义哪怕那是一季玖想

来不及了。季玖是这样想的,却不知道,已经

带着他与这吵吵嚷嚷的人间流连他前世用了短暂的十三年,教会了那妖人间情爱

经相伴时的任何一天。,在那妖眼里做妖成仙或许有很多好,却抵不过曾

人间正好。天堂太远,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血棺骸骨,生人禁地本尊的苦情剧本呢问题女友恋上我八卦天师封灵道长恐怖游戏:满级王者误入青铜局遇蛇天医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