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新书

字:
关灯 护眼
久久新书 > 遇蛇 > 第二卷·十八

第二卷·十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这些将陪伴自己穿过整的沙漠的男儿到如今的年轻人,风华们,有几个能完完整十月到十一月,。未来会怎么大好年华玖望着中。,或许会葬在沙流里,或许会死的年纪这支小队,也不知的只剩下不足样,谁也都是些返回家筛选五十人的普通驼不知道在敌人的刀戈正茂,时光就流转的快起来。五百人的旅队,行走在路上队,有时季

何呢?谁也不会中途退场。其实就算知道又如

一口敌人的命。若能死前饮他们,死亡是他们的使是军人血,也就死而无憾。

是季玖,从身手到秉性,审慎既然选了,便是以付,再五十人命交队伍中十里选一,观察精挑细选出来的无怀疑。五百人的

往后无论顺境还相扶持是逆境,他们都会彼此搭救。并肩战斗,互

的人也尚未出手。不曾遭遇贼目前,旅程还算平静。一场幻觉探子,连朝中,也没有发现敌方平静的像是那些一心要他死直至

下警惕,搏杀里,沉在生死坷横生,却也这一路将颠仆不断,坎溺在伪造的平静里的早明白猎人是必死的。季玖敢放气定神闲。一日都不

遇山爬山,遇则杀伐,这是他的道。水涉水,遇敌

,到了十一生疼,眼睛都睁不开续前行。旋的风里扑面而来,众着驼队继黄沙在打着脸上猛烈时,沙粒砸人屏住呼吸,一一低下衣裳,簌簌的拍下一层来,跺跺脚,牵头躲避风沙。待风沙过去,月,风沙就大了,吹的众人拍了

箱的沈珏走在季玖走在中间,背着最后。

,在漫长无际的道驼队拉成一道长长的线前行,除他们之外,人的会延伸到哪里,亦不知远。道能走多上蜿蜒没有人知道它

一直走下去,直到脚下只能开生与死。的路断裂,划

渐黑了,季玖命队伍停下,倚着一座山丘,起了众人搭天渐帐篷。

是简单的布匹撑起来的图个安心,好歹有一方小天地,挡不了风说是帐篷,其实也不过进去三五个人,也就遮不了雨,顶多歇个遮蔽之所。

,取了些干众人开始分粮出来吃。些干树枝燃起了篝火工,拾了

入真正处都有客行程将变得更加艰难。并非的跋涉。夜里越来越冷了,少,再走一段路,没有火堆,这趟到一栈,愈往西,人烟就愈就该进入沙漠,进

下干粮和水,好好,补一上,季玖啃着面“明日就能到城镇的暖光扑闪在脸饼,低声道火苗歇一夜。”

身上,或枕着石块或着,憩。哄饱肚子后,扯了倚着货箱,头应将士们都点毛毡盖在闭目休

了商队并无他人。,这样的地方,除刚睡下没多久,而来。这个时候驼铃声,声音愈来光寻踪近了,想是见到这边不远处传来

沈珏站起来,季玖刚有动弹冲着黑暗里喊了一嗓子,问:“何人?

是商队。那边有人应着,果然

到了火堆边,寒暄。很快这群人就走与季玖等人在一处

岁,奔波使他看起来老游商,见他们老大,看起来四十岁,面上是常的姓周,旁人都唤他周有东南口音十五人一行队伍,为首,就一起搭问才得年风沙打磨出来的粗粝知,也许多,嗓门粗犷,出头才三十出头的年伴赶路有路上遇见的独里的人,其中。这十来人也非他驼队

这一次上了季玖。这都是他自己所言。就碰估量错了时辰,一行人

玖等里去?”这是从哪来,要到哪人:“兄弟们寒暄过后,周老大问季

季玖道:“南方来,去找财路。”

了一批丝。”绸来,可是卖了个好老大抹了把脸道:“去年我运“南方好啊,”周

又运丝边风沙大,丝绸织物看绸了?”季玖笑起来,道:“你今年着光鲜却不实用,

“哈哈,兄弟好再贩丝绸就不吃香了:“兄弟这么多人,见识。后来年,却从未见过兄弟。不想来运的都是好东西,所以今年我运了些问他跟什么人做买卖?知兄弟是做什么生意,条道上我也跑了十来叶来卖。”周老大药材茶

,实在是,觉得他不识分寸不过旅有些过途偶遇而已,他这样问兵士们都冷了脸刚刚相识,了的。坐在季玖身边的

城府深到已经无讳外式。绕圈子人,要么就是鲁莽,却是直奔目的不这人看着粗咧,说话也季玖却觉得有趣,不懂套路的蠢直路招,要么就是。这样的

角眯起,拨动很明显,年的汉子,不是前这样在路途奔波十木棒,便开始者。季玖笑了起来,眼了一下身前火堆,放下

有一村,外人唤作‘巫大丛林里生养年高温的巨于世?”听闻,南地偏密处又因‘蛊’而闻名村’,盛巫蛊之术,其大的眼,又兽。这是说了个开缓缓道:“周兄可曾好些怪禽异先说边南之处,有丛林茂密,常头,而后望着那周老

很快道:“也…”听闻过,却从不曾亲眼所见。莫非…周老大呆了呆,

女老少,人人养蛊,有养,要插相厮杀演练,最后留一摆手示意他不,很快又以毒说完,”季玖摆。兄弟么“听兄弟成。其开始虫互……就养一只蛊也是有的是自续道:“那巫村男抓了毒物来驯蛊,这才养物,无一不养,他们那处来。”至结束,养一只蛊需得山林中的剧毒若是再苛刻些,几十年三五年时光,百足虫,黑蜘蛛,

漆黑,天空唯月无星上跳跃,明明暗前,明黄火光在他脸这夜这荒寂甚是骇人。诡异黄土山丘暗,无端生出三分扭曲旁,季玖坐在火堆

贩之物,周兄捣弄不到手火堆井水下贩卖的东西,不过季玖又拨弄着而已。兄弟所。周兄贩卖之物,在下不过贩这一趟水,兄台无须担心在徐不疾道:“周兄,在下拦了财路。”不犯河也无意涉足。如此便是队人一生也如此。我这一

”最后一句,说的极轻,也就是因为太轻,才仿佛骤然,还需兄指不定来日周兄蒙赶着,送你回家。振聋发聩。笑了笑,季玖说:“

喊道:“莫非你们有赶?!”叫一声,反应过来,已经有人惊老大还未

句,已经深更半夜的荒色惨白。唬的那十来人,脸郊野外,只这一

撤至另一边,重新燃了篝火搭了帐篷季玖既人。,起身对他们拱手作揖,带着自己人不承认,也不否认,远远的避开了这一群

十来人便围着篝火坐在置好了,都再次卧下,这五季玖道:,好能说道。”骆驼也低笑“将军一张嘴身旁,东西重新归

:“这一路上,也遇到?”曾仔细听他们谈话吗季玖叹了口气道了好些商队,你们都不

谈话?”有人问:“什么

平。则这一路便不太当时也在场,怎么就没季玖道:“前些日子我有记下?”听闻过,这道商路有一周姓人掌控着,你们不向他缴三成,否来往商贾所获之利无

那些商贩怕了以为是莽撞无知吗?他他们不过是的十有八九便是这人。与其与这号人纠又道:“你们看那烦。所言我们,也少些缠,不若趁早叫无忌惮罢了。人说话直来直往,

么一说他们就怕了吗?沈珏道:“你那

等明日连续奔波,大家都乏了再收拾他就是。只是这几天他,进了城,好生歇息了,暂且唬一唬道:“无所谓他怕不怕

领会到这都无话可说。只愿意先耍耍玖一时原来竟是懒的动手,嘴皮子。众人点,瞅着季

日。季玖打了个,这一夜会天下太平洋洋的回帐篷里去。便是要看戏,也得等到明呵欠,直起身了。若不出差错

时分到了城一片焦黄,唯海市蜃楼镇,这已经是最后一座城镇了。再往前,便第二日清晨赶路,日落而已。是沙海,

先饱餐一玖等人进了客栈尘土涤净沈珏道:“那人来了梳洗。满身沙粒顿,又叫小二打了热水

,喧闹的不成样子贸然动手,无事,对我们这日进季玖道:“了沙漠,若。”,就杀了他栈,一时间后院里吵吵嚷嚷人他心里无底,不敢歇息一夜,明那周老大带着人还跟着。合上窗户,马也进了客

露出冷酷之色。语气是淡然的,却透

榻上,就出去解了,放到季玖床,将身后木箱了。沈珏“嗯”了声

关好门,了起来,光闪过,仿佛困了季玖歪在。季玖微怔过好刚要躺下,便看见窗看。也不知多久,揭开软被,将下就被子里那,将书收月的大蛇搂床头,手里捧着棂缝隙中有白便抱在怀中。有人手持兵器后回过神,想了条醉了一个多本书

就这么抱着,将粗长蛇身绕上自己边喝水。的腰,季玖抱着它下了床,走去桌

出绚丽光泽,光泽映射细小鳞一股妖异之气,白里衣上,浑身似笑非笑,那条他雪上,那笑容瞬间透出水抬起眼来,在他脸黑大蛇缠在着窗外甲在烛光下折射遍布的仿佛艳毒的妖物。他披着一头湿发,饮完茶

俱寂。一刹那,窗外人

摸着那些冰凉鳞甲,再无人观放下布赏了,便回床起消失在帐幕之后。,又站了片刻,确定该看的人已经看过帐,与那蛇一季玖抚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血棺骸骨,生人禁地本尊的苦情剧本呢问题女友恋上我八卦天师封灵道长恐怖游戏:满级王者误入青铜局遇蛇天医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