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新书

字:
关灯 护眼
久久新书 > 遇蛇 > 第二卷·二十一

第二卷·二十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水环绕,因是冬季,山下稻田一片荒芜。季家祖坟便间绿皇城百里外有座山,山在这山脚。

望的人。三年,搬山脚一隅简陋小院府,独居在。身旁人看护,替只有沈珏一离了将军他挡下了所有前来探季玖称替父亲守

门不出,没有人知道他他也甚少出行,镇日闭帝在朝堂上也不提他个人从朝中抹去。在做什么。连皇,仿刻意要将这

树一颗已经倾倒,另一颗也呈败朝堂中原本两棵大一家独谁也看不懂皇帝想不见客,皇帝的一时间要做什么,只好家大树已有败落之态。爵,陈家已经没军一走,季玖又守孝起来季伏。态度也是耐人寻味,季家势,人人自危,草木皆落,只剩陈老相国被革大,而今季老将

倒是安然。沈珏每天至有时,会与他谈谈不过只言片语,祭一番也不避开他,甚朝堂之,又沈珏侍候,。仿佛无论怎样厌烦陪在终是不愿意让子,季玖对他益发倚却也看书为伴,左右有日与外,季玖每颇有几分随遇而安之重,处理事务时他身边,看着日感。因他这份性所聊不深,季玖世的事。却也出日落,终日交论起前,回屋后终不出日去父亲坟将自己当成沈清轩的生活,都可以坦然应

当他愿意爹爹。尽管在心里,季玖

午。闲逛片刻回太阳。两饭后,沈珏收拾着玖一边看着,在院中窗边看书。沈柱晒给窗外的屋,倚在的窗户。季珏做完事,人之间只隔着一扇打开过的下听且答,这说话,仿佛说给自己听桌上碗碟,季玖漱了口沈珏听。沈珏且,又像是说是一个再寻常不低声一边书,坐在窗底下,倚着栏

谈话“爹,宫里来人却突头,了一会,道:了。”耳朵冲着院门听然止住,沈珏歪过

季玖“嗯”一道:“打发走。声,眼皮都懒得抬,

珏又问了一遍也打发吗?”沈“宫里

”季自己决定。乎是笑着,玖这才抬起眼来,似“找我的就打发走,是,说:“找你的,你又似乎不

季玖那人找我作甚,本来想问皇宫里,便噤声了。猛地一停,想起自己两沈珏找我的年前似乎与皇帝有,应该不会是。”等片刻,那脚步声快,才对到门口了说:“爹些“故事”

确凿的语气”模棱两可的词,用的却是季玖说:“未必。。翻了一页书解他。,季玖补了一:“我比你了

院门此时被叩信半疑的过去开门。响,沈珏半

季玖老神在在的等着,去吧。”直到沈珏回来,脸上有些怪异的向他请辞,季玖说:“

为之。”沈珏就要走,身后季玖“好自淡的补了一句:

严肃问,你觉得我沈珏停下步伐,折身回:“爹,在季玖面前站定,去还是不去?

季玖说:“你觉得你去,还是不去?”

他。”“我不讨的咽住,说不出沈珏被这反手一击,,才说:话来。半晌

季玖放下书,却问了个与此无关的问题:“为何不去修仙?”

,就不修。“放不下”沈珏却回的很快,“否则会走火入。”

”季玖又问。么?放不下什

活。”沈珏道:“放不下快

我在这功名利禄里转,有何快活。”玖闻言一即问道:““快活吗?”季光阴陪着虚耗你这一天天愣,随

得人生,所以才活时,不如短暂的觉得,成仙太漫长,守这样虚耗光阴,我也觉下,露出两颗虎牙。”也不过是个,如人饮水罢苦短得快活,成仙就是超冷暖自知。不修炼光。爹爹,这种事“爹担心我陷进去吗?我却是觉着日升月落无事可做“就是,放不下。所以”沈珏笑了一

束,去吧这些年无人:“你默片刻,挥手道却从见季玖在身后说:“正的天子敢约。你当知道,帝王寡情惯了。两步,便未出错,是真他那人,多疑而善变,。”。”沈珏又走,走了越发狠辣季玖缄

“孩儿知道。沈珏点点头

的地步,继续说道:“传野兽中唯望着铺洒的阳光,灿烂寻个几生几世,便要等他没了,再,终身不弃。若你也季玖垂下眼,窗下至刺眼狼穷其一生,只唯一伴不要去了。”

沈珏在那处站了转世,再不为孩儿便其苦。”说完不,去饮了刻,道:“若有等季玖反应,迈步离去那一天,孟婆汤重新自毁道行

雕,浑身季玖怔在当上下,因这一弹不得。句话而动场,若石塑若木

惜自毁。那么决绝,那么干脆。这便是妖唯一的选择。

始便不该见,也就不是一场殊途。相恋。否则怎么走,都人与妖,一开

出胸前的挂珠,摩挲片刻,终哪?”是问了一句:“你在良久,季玖才转过,不自觉的伸手取呆望着窗外景物神,呆

现过失离去,没有一句阴,这蛇醒来后便消两年光,若微风拂耳。音量极低,轻声发问踪,仿佛从来不曾,消失的无影无也没有与他相见呼,

那么……在哪?

再不为其苦?是也毁了世投胎,是不道行,饮了孟婆汤,转

离?法自赎,只好决绝别是不是,也伤到无

蠢的事来紧了红玖想,不会。他那么丝惶恐,季玖不安的攥。心里生起一这样坏的性子,哪里能干出珠。

散,负手外槐树下的阴影了一下,紧接着风声乍里微闪处显出一道身影,血色珠子在他指缝而立。开手,望见窗起,季玖松宽袍大袖,黑发

仿佛一直都在。

该说些什么季玖“啊”了一声,短促而慌乱,神情却放松许多,望着他,开口却又不知

懂人语不识人心,与禽。”略顿,笑道:伊墨却说若自毁道行,便是山林所想,道:许为猛禽所食。”窗户,从外朝内看:“我没走。兽无异“也走近了,隔着一扇也不过中一条普通长蛇,不为凡人。我“沈珏是狼系,至多成也是人,他行,就是毁了也无甚干,仿佛早知他心中”说着,便百年道

册,道:“闭嘴。”白了三分,朝他砸了季玖脸上手中书

“怕了?问:伊墨接过他砸来的书册

。”:“你要自开脸,冷哼一声道季玖撇,日夜不得安生再毁,省的叫我背上债毁道行,也等我死了

非。”口是心的评了一句:“伊墨将书册隔窗递到他眼前,不露喜怒

才淡淡道:“是实话。季玖一副全没听见情,等伊墨又凑近了一分,的表

是实话。所以这次,伊墨也没有话回他。

与先前的沈珏一样廊柱,在阳光中眯上了眼。季玖收回来人,看的极其“认真”,伊墨坐在了窗下,装作没有那过去一眼,又很快低头看着书,偶尔瞟,倚着

开口道:“这两年书的间隙,季玖真”翻“认你去了哪里?”

睡觉。”眼,光懒洋洋的道:“在晒着阳伊墨闭着

“三个月要找地方继续睡?”?醒季玖没睡够吗了还信。

甚?”伊墨反问。睡觉“你有自己的事要做,我不

“我以为你回山修炼了。”几页,才接着道:翻着书,翻了十季玖沉闷的

伊墨说,正正经经的。埋骨之地陪白骨了。”“你以为我去他

季玖嗤了一声,“你去为白骨,也是你着他一同化陪谁与我何干?就是陪不着。”愿意。

着头透过”调子是正经望着他,“想不想?抹说不出的暧昧,宛如肃的,却捎着一坐直身体,仰“你想管?”伊墨窗户情人间的顽话。

书册扔到一旁,正眼心,索性将,眼看着实在是无法茬,只道看他,却不理先前的话:“沈珏去见皇上了。季玖又翻了几页书静下

道:伊墨知他不愿“去便去吧。”挑意说这个话题,也起眉来,又补一句就遂了他的心愿,“他不会吃亏。”

五之尊,虽好男风,吃亏”的意思,顷刻就领会过容他人犯上不信。也是不的,皇帝又来,还是有些能容忍他忤逆怎么皇帝到底是九季玖琢磨着“不

“各有其命,想也正想着,伊墨道:然。”

一切不看不上。顶,寻一劫。一百多年的,狼小子虽不言不语,过是命。就是沈珏遭却也有些眼高于常人,他经历罪,也合该他有此

躲不掉。过念头。如今,既然遇到了,便也差不多是时候了。他对谁起所以这一百多年,在红历,伊墨也未见

是皇帝今天不召他进宫,来日沈珏自己也会去找他

冷眼旁观,需要插手时再去帮衬。是无用。不若为这种事费心,实在

。那人是沈,结果。不什么谋什么其实会出大乱子。是什么,一向清醒自持对沈珏,伊墨放心的很清轩一手教出来的,要

尽兴去吧。出了乱子,伊墨也觉就是得,自己还能护得住。就随他

不再多言。话,也就季玖听了这

栏柱,晒着暖,重洋洋的阳光墨重新倚回归宁谧。

了那一丝侥幸。解了到了晚间,起与他首衣带上榻,躺在床上想着剑,与伍长不温不火昨天。玖等了又等,夜深一转眼,却已经三的争执场景,仿佛还是年了。沈珏还不曾归来,季相见,背着包袱,持了,也就掐

去的,活着的,除了沈三年光阴已经损耗的他身边一个人已经面目全非。死都没有。周边人事,珏,

时,连他出征的皇谕。那隐在这山庄,等着自己也该没有了。

目相对,各在黑暗里睁开眼,四眸子。都是晶亮亮的身覆在他身上,季玖伊墨掀起床帏,翻

了一句:“你敢!”,要挟压住,季玖也不恼,只异常凶狠的口气时隔两年又被重新

不想逼迫他,况且脸上亲了亲,翻身的。顿了一下,他答应过小宝,不逼迫季玖低头在他躺倒一侧去了。伊墨倒不是不敢,却也

就要睡。身上重态,只重新闭上眼身侧的人也不表,卷了卷被子季玖松了口气,对躺在量消失,

了他的腰。稳稳的,穿过棉被那手却缝隙,搂住

。”,我没有季玖僵道:“你要的东西眼也不睁,淡淡了一下,又放松了,

了一下窝里,问:“握在他腰际的手没有什么?”,伊墨揭开被子,进了他的被

不是沈世,这笔家业,眼睁睁望着死去血化,将这么多年的心不能为他舍弃只是他当不了沈清轩,季玖还是不动,自说我无话可说。”,更到底是他转的祖宗为他脸上蒙羞清轩自话般道:“我虽做不到与他日夜相好齑粉。帐你要算在我头上,

这一切,他都做不到。他是季玖。季玖,只能是季玖,也只能当

无路可走的季玖。

清轩。做不到的事,别逼我。“只是我当不成

“你要不愿意回应的寻了一百是吝啬的人,你人,你便抱着点东西,我还是意就这般抱着一个能给的。”。我也不多年,这

多的,就不能了。”“再

蛇妖,妨。自己的怜惜,虽然无关么多年的可以放下,虽然不曾对寻了他这季玖说。到底头一回,对他说实话。曾经的情爱。被抹去,但也放下无愤恨他愿意给出

上。那人的原所以,要抱着,便抱子搂的着吧。沈形搂在心口轩便要那人冰凉身紧紧的珏说,逢夏日,沈清。逢冬日,便将

记忆里,季玖在自己的依恋,即使不不吝给他。一点往日的

谁让他是沈清轩的转世。寻来了,就躲不掉

动不动的搂着,再无伊墨却道是不想:“说来说去,与我交欢。,又道:“你抱进自己身前,一”抚摸着手下身你只逾矩之举不做。”要不想,就说着便罢了手,将人

一句:“扎,躺了片倒是醉了的蛇样,还死。,活人能叫季玖也不挣讨喜些。”也不会刻,仿佛梦呓般轻语说八道这样胡他气

墨闻言深深觉得,小宝太多事。

他就是醉了,谁又敢拿不知都干了些什事。,也叫这人瞅着一条醉蛇么样?偏要把他装在箱里运回来,还

往怀里紧了墨凑近他耳畔低声是因为一喜欢我原身将季玖的身问:“条蛇,不能你欢好,是不是?”紧,伊

上手便是狠辣住他的手,两人便纠缠一把推开,险些将他得与季玖直接伸出手,擒住伊墨肩头,推到床底下去在一处,季玖懒颈项,锁住了伊墨他废话,几乎要碎。伊墨及时扯招式,几回了他的喉骨。

去,季玖猝不及防他会突然这般,足。头便吻上亲了个心满意的后颈,低来,便张着口,让他最后伊墨扣住也没有反应过堵住了唇,一时

些,才躺回枕上,季玖有些喘,却也没低头,伸:“别闹了。,道墨又舌来,在他唇角舔湿润的水迹又铺开唇分开时了舔,将继续揍他,伊貌岸然的

谁在闹?!到底是

季玖躺在珠子,用鞋底碾心想回到前世,挖了沈好。一旁,真个稀泥才清轩的眼

的坏东上这样西样的眼睛,才会看到底要长了怎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血棺骸骨,生人禁地本尊的苦情剧本呢问题女友恋上我八卦天师封灵道长恐怖游戏:满级王者误入青铜局遇蛇天医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