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新书

字:
关灯 护眼
久久新书 > 遇蛇 > 第二卷·二十三

第二卷·二十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激起一丝波澜。生活,偶尔都会无论多平静的

不过的午后珏却突然挽了个剑花沈珏在院玖坐在一旁看着,伊墨歪在他的竹椅旁,剑锋威凛的沈,收起长剑中练剑,季打盹。这个再寻站到了一旁。

叩响了。门环叩,一声接着一声,季玖有些意外在木板门被,正在这时,院季玖示意沈珏去开

微愣,很快道进来,季玖却叫子便走了:“夫人。”,站不起来。院门刚打开,门后的女人趴在腿上

将院子里的情景在院门处揽入眼底。奴婢,站季柳氏牵着幼女,身后带着,一眼便

小院实在简陋间是灶房。站在这间院门处,就的剔透。,只三间房,还有一可将这里一切猜

然趴在人却闭着眼夫君竹椅不了,照的起线炽烈季玖腿上,睡的稀里什么心思。里睡不好,只好在白昼的阳光下补眠。阳得看她,仍夫人看向倚在自己光愈灿烂,他就睡得越香人,那,其中原因无外乎光糊涂——他夜旁的那个

他是真睡还习惯了,便随着他季玖也不知是假睡,也已

。”一下,道:“起却是不能随他了。这一回,玖在那乌黑发顶拍了

起来,低着嗓子喊了声:“小宝眼惺忪的站。”才直起身甩了甩头,睡伊墨“嗯”了下,这

乱的长发,连上面沾着沈珏连忙走过替他沾染的黄土,去,替他拍净黑袍上的叶梗都一并摘干理顺了因为打盹而纷

走出去。被伺候好了,伊墨才迈步笔直朝院门

季玖对沈珏吩闹。”由着他胡咐道:“跟着他,别

点头,随着伊沈珏追上去。墨的背影快步

季玖示意奴婢们去院里了,才望着夫人问:才走到夫人面前,弯身“怎么来将小女儿抱在怀了?”外候着,这

一句话问的平静如水。

只是这效果。在是起到了火上浇种平静,油的看在夫人眼里,实

吗?!”“妾身不能来

道:“喝些茶静静心罢。夫人去季玖看她一眼,里受惊的女儿,抱紧了怀

,咧着嘴就要泪花。在她面前发小丫头从,止不住玖抱到一旁哄了很久,还抽抽噎噎怒,一时被骇未见过娘亲哭。被季

幅馋猫样惹得季接着连抽噎都停了,花大眼睛望着的圆桌上也季玖,吃完了一个,玖笑起来,丫头虽不未散的丫头先末,一边吃却也跟着他笑,脸上还里有槐瓣一样的二个,泛着槐椅旁空气季玖又喂第唇上沾满了点心试了试,花飘香,连竹心,喂给抽花香气边瞪着水汽噎中的女儿,小知道为什么,几乎咬上他的指尖。这丫头张着嘴着泪痕。,季玖抓了桌上一些点

走到夫人面前,季玖见她好了,便抱着己做的。”,递过去道:“尝尝,又抓了一把桌上点心

新鲜的做了饭,剩下的都,除了了槐花酱,做点心时添些进去,沈珏摘的那么多槐花便口齿留香。熬煮成

了看间,夫人也,道:“我从不知你会做这些长,说短不短的时。”说长不冷静下来,接过点心看

。”季玖笑了一下,“现在知道也不算晚

做给他吃的,尝了尝,味道出乎看着他问:“你意料的好夫人优雅的掩着唇刚准备夸赞,却?”又猛地顿住,

无事,做给自己吃,玖微这么小家微皱了眉,道:“闲来子气了??什么时候变的分他一些又如何

无端的,你可没做给我吃过说:“嫁给你这些年发苦,一次都没有。”夫人闻言笑了笑,笑容

玖道都不在家。”:“那是因为每年这个时节,我几乎

?”夫人反问,“刚过真每一年门那年都不在“当就忘了吗?,你可是在的,

时节,他忙的一天,还须静下心来已经被岁月淹没的太过她说的事,真真在口中,便不是那个味连新婚娘子都确在家。只是那好。否则吃来,那一年他的么会想到去做点,认认道。见不了几面才做得心。这种事,须有空闲去做玖想了很久,才想起,又怎遥远,

一次不要几天功夫,才做的好幼年时做给母亲吃,哪

竹椅上,抱不好,做起来还不如闹这种事你做“有什么话坐回“你这是要便说。无理取心从她手里拿开,季玖”将碎掉的点做什么呢?市井妇人。”那些着小丫头道:季玖道:

:“夫君纳房妾吧。”强平静了一些,很快道夫人勉

时间太少,所以给她的的一样年,男人都是宠着她聚少离多,该给的,虽只等但必须她这么就更多。她也知她说的很快,似乎早,季玖是不会点头的,恰恰因为聚的想好,,才能说后面的话没少过,季玖点头。这么些

出口了。是已经没有机会说

季玖逗弄着怀里丫头,不咸不淡的回答了她:“好。”

去了夫人怔在那处,脑中所有的念头。仿佛一下子被凿空,失

快越好吧。不定出征前,一房我的眼,身份的双眼了一句:“便择个日子有一户章姓人家,望着女子不城东棉花巷要纳,把事情办了。”略顿,生了一双好女儿。你去替我看看,若真是,仍是平静的道:“既季玖等了等,才抬起还能给怎么够?听人说容月貌,乖女再添一个弟弟或妹妹。”不觉湿润见她没有反应,又说

着女儿脸颊,问她:“乖女,想要妹说着,季玖揉妹吗?”

头的乳名,听得爹爹唤着点头。乖女是小丫乐呵呵的笑人话里的机锋,却也她,虽听不懂大

已经稳。苍白如纸,几乎站不夫人脸上

季玖前,摩挲着她腮上泪白吗?”怀中丫头让她自己想夫人,你并不是又等片刻,放下去一边玩,走到夫的那般大度,明珠,这才低声道:“

个娈童在无所长,纳几房妾得到的。”季玖淡淡道:“就是再养后院,,收几个歌舞姬还是能做绝的份。”“季玖虽夫人你也没有拒

宠着你的缘故。”攥着女子冰凉的手:“季玖不纳妾,不养外室,并非完全是侧,缓缓道,季玖拉着她坐在自己

被惊吓的小动物。中的手颤了夫人在他掌颤,仿佛

玖不纳妾放在已娶妻,心上。再者我的紧些了,才继续道:玖又攥这些年季,长的再好,也不便不的原因。”该让夫人伤心,这才是“那些人季玖看不入眼

,夫人阻拦有用吗?”放开掌中的手,季玖盯若是季玖入了眼问:“你觉得,着她的泪眼

哭声,摇了摇头。女子压抑着

“几年前季玖笑了一下,淡是真:“我若,确实风声宫女,我虽不曾说过,你也当听过些皇上要赏我几名淡道,夫人拦不住塞不了。”的,可是季玖没要。”我若不想要,皇上也强想要

须担心什么。玖。若是季玖没他有心当着天下人的面,怎么会让季玖才说了最后是季又沉吟片刻,委委屈屈。我会军府。夫人,这才山间小院里,他在这这么做,你就无:“我若对一句,将他带入将

音唤着:“娘看,香香间大哭起来。此时恰好乖女自墙“啪嗒——仰起的额头上,乖女怔了怔,膝盖,角撷了几朵野花,高高软糯糯的声,乖女仰起脸来看,兴兴的扑上娘亲”一声,尚有余温的砸在她没听见回应。”

椅上,面色淡然,无这样的哭悲无喜,夫人无声的哭着,丫头嗓子嚎,便是在只有风拂过。扯着声里,季玖坐在一旁竹

压抑与奔放的哭声乖女起身,低头盏茶都歇了下来,府了。”夫人不早,妾身的功夫,抱着道:“妾身懂了。天已该回

,走到门口处,季柳氏小声问了一句:“夫君若无心,为何又不……”季玖起身替她开门

愧疚里。”十分。季玖不愿余你伤他一分,便会愧疚额上细丝,沉季玖声道:“有些人撩开她生都在

:“为什夫人么?

季玖笑了笑,没有回答。

有些人,是你一出生,便欠着的。——因为

了院里远去,季玖望着车马马车行在黄土才回消失,站了许久,道上,渐渐

与那人回临,沈珏才而后就一直等,来。,直到夜幕降直等

季玖说:“哪里疯去了?”

伊墨不答,过去将季玖拍了拍他的背,问道:“喝酒了?他拥住。

,然后去山林里采“就喝了几杯话,沈珏道:果子了。”伊墨没说

季玖饿去做饭?说:“我“嗯”了了,谁

买了些吃食回来。”沈珏放下包裹,道:“我顺便

推开腻在身上的人,扯了他的胳膊,带进房里。“那就吃吧。”季玖

小院又恢复寂静。璨。。光皎洁,星光璀漆黑天幕上,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血棺骸骨,生人禁地本尊的苦情剧本呢问题女友恋上我八卦天师封灵道长恐怖游戏:满级王者误入青铜局遇蛇天医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