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新书

字:
关灯 护眼
久久新书 > 遇蛇 > 第二卷·二十四

第二卷·二十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也或者根本就出现了,那火焰带有某油灯旁,季无惧它们钻过门过,这一会儿它们都气转暖的缘故,一些小是在屋内从未离开窗的被烧灼的危险。种神秘绕着油灯飞舞着,仿佛缝隙,昆虫也的感玖伏在案上作画。因天召,甚至让它们

的影子时,浮在脑中的飞的很疯狂。这是季玖抬起眼来看到那些缭想法。乱而细小它们

忍不住,季玖用笔,焰火摇晃了下,有数只飞虫散,季玖收在瞬间殒命回笔杆时,它们又围拢了过去。杆拨动了一下火苗。其余的先散了

飞蛾扑火。玖看了许久。

续作画,这一昼。季玖看了他,不用再一眼,又低下头继伊墨亮堂起的光线下,他稍微挺先昏暗的光线瞬间宛如白来,走了过来,施了个小直了一些腰趴在桌上。回画的是山水,在明亮法术,原

山近水浮与纸问:里?“画的是哪伊墨站炊烟袅袅。等的笔,渐渐在一侧静静望着,看着他的手,他季玖快要收笔,才有远上,还有小小村落,

。”季玖说,补了“我娘的家乡里?最后一笔,才想起来问:“你的家乡在哪

想了又想,很久才摇了摇头:“得了。”伊墨不记

俱是一愣。道:“这种事都并未多想,说完两人能忘得掉,怎么就忘不出,季玖微怔,很快掉沈清轩?”他脱口而

想我忘掉问。?”“你伊墨

“忘了他,你该去做你自己的事说。。”季玖

“做什么?

“成该做的。”仙才是你

伊墨缄默了。

佛并不知道该画什么。玖将它卷起放到一旁,缄默里渐渐干新铺开一张白纸,迹未干的画卷,在了,季他的却迟迟没有落下,仿又重提起笔,

记不太了一支笔来,季玖见桃花开的时节,子,我只记得每年清得家乡的样一旁。伊墨让到它的模样。”说着,他从笔架上取这才说话,道:“我

头,长,挡住了他真作画。有的神情流泻下来低着在纸上认身,,握着笔的脸,也遮掉了所伊墨微倾着

了对面连画去看。看不清笔锋走季玖的视线被他长发挡住,工也是绝顶的。耐不住好奇,走到向,却隐约觉得,这妖

而后又点态不一。他没有画一朵桃花。季玖却分个个圆润且形了红纸上先是出了黑,,小小的红点,遍野的桃花骨朵。明看到了漫山

过来。”伊墨放下笔,说:“你

风拂过,微微颤着挥。那纸上红点仿佛被过去,被他拉到季玖走开。身前,伊墨从身后拥着,而后,徐徐绽他,道:“看。”说着,长袖一

漫山遍野,十里桃花,灿若云霞的绽放了。

美,美到极致,来。太便无话可说。景,低低的“字都说不出季玖从啊”了一声,一个未见此奇

瓣。落英缤纷,美桃花依旧开着,朵朵竞相开放,不胜收。开到极致,便落下了花

伊墨在他耳畔低声“美吗?”问:

盯着画卷,点了点头季玖一眨不眨的

乡。”着他极低的音量上画满桃花。”伊墨说:“然后从这里进入了臀缝里,低季玖腰上的手,伴随,抚轻声道:回到故”伊墨搂紧了他的腰,的臀,隔着长袍与底“我只想在你身裤,他的手指滑进上弧形隆起移,移过塌下的腰线,缓缓的摩挲,并渐渐“可是,低道,放在你的身体,就像

却随着那,就如实的说了。季,却又平缓,并无句话落音,骤然红透。玖的身体生动,他并没样想的伊墨的声音的一瞬间呈现硬,耳根是低沉的有意识到出本能的僵在他抚摸自己在说什么,而是这

生听过的,最淫囗邪,伊墨不知,这是季玖也是最美的情话。这一

——你是我的家乡

的频率在跳亮。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的心脏是以怎样一种急着,像是要跳出嗓一样,压也压不住。季玖回神,很一种异样的明快推开了他,脸上红着,眼底却有

推开木窗可是等他走到窗前,后,那慢平复了。擂鼓般剧烈的心跳就慢

转眼还吗?”略顿,又道到家乡是会分转成扑火的飞虫,朝生暮死。个让你仿佛回季玖道:“那又去哪里找?”了,也不过数十年,情一直找下去:“找到已经不在了。你——他来世若就打算用这样的恋乡之

你自己吧。”季玖说:“放过

会让我放过道:“我以为今天的事,你你。”伊墨愣了愣,才

是我自己。”季玖不住我,困住我的只能望着他转过脸,静,道:“你困

死妖怪的只能是”有异曲同工之妙。却不知,这句句“杀妖之生死时,与伊墨那百多年前,在论到他自己话与一

季玖没有记忆,伊墨却记得。

愧疚?这愧疚困住了伊墨说:“因为对我有你,是吗?”

季玖想了想,却出人意料的摇了摇头。

玖说:疚。”“我不欠你什么。无需愧

嗯?”

了一百多其说是愧一眼,季玖知道白天的转世,也是你的事我是不想与夫人缠在这件事里妖行不通,。你寻选择。这其中,疚,不如说是难过。”沈清轩好是你的事虽然非礼勿听,但话都被他窥听了去,道:“与迷人间,是你自没有季玖。不成仙,以我并不欠也就作罢,只道:““你与,甚至没有季玖。所毋须愧疚。”看他你什么,自然的教唆己的种标准似乎与。”又年,寻他

伊墨,而是夫人。突然出现,让墨的子,只能藏在心底,从疚是不可能的。只是份愧疚也不是对不懂,必会反只是这这些话,季玖谁也不能说,这一辈解决。就是此连正常的男欢女爱他犯了心病话,说给夫人听,她听真有愧疚,那因为伊,不若简单复纠都不能再给她,不愧

伊墨问:“难过什么?”

会生,你找到也是一个陌生人,一样绝了念想修仙对你恶,我也觉得该。但‘好’是季玖却道:却无限,你还是趁早个轮回,季玖死,沈清,‘恶’好,我觉得是该,道不“说不好。我虽知有底线的了你几年,就算再有一去罢,我也陪不欠你什么,却觉得难过的很。对你轩也不。”有底线的待你

户走去床边铺被,伊墨还要说什么,季玖却掩上不想再继续谈下去了。

危险出危险潜定要发生。多年明枪暗箭的察觉伏的本成了一种能点什么的季玖养这个夜晚,是注能。所以说那么多话,不过是想缓和这种活,让

险,体的但也许能侥幸避免不能清楚得知具他并

持续下去,持续着自己身边,给予有底留在线的好。尽量如能避开,这样的日,不去伤他。,让这妖持子或许还能

,这样的日子,结但这晚里醒来,察,就知道,季玖从睡梦束了。觉到身后人的动作时

季玖喊:“伊墨。”

图与他商谈尚能忍耐,识自发记住了。,道:“放开我。”,却已经深有一丝请求,甚至忆又一次苏醒,并破土的记忆尽管他想忘却他做不到与被褪他欢好,被抱住的时候己不要失控,试声音没有太激烈他的,力持而出。季玖死命挣扎更多的是隐忍。被强里,被潜意当里衣被解开,长裤镇定,,同时尽量遏制着自去时,埋葬在黑暗角落深刻在身体里的屈辱与羞耻的记

与此同时低声道:住,伊墨却将他牢牢禁锢“你喜欢,为什么不?”

,忽而不见。有感觉的。那力图保持次被他提醒,即使被同季玖又一的一丝理智,就这么化时,他也是性用强为云

着时间的推么久的退的迹象。伊墨不知道愿,却不打算些,这人就。他的抗拒从来没有随就此罢休。这伊墨知道他不情为什么会这样硬,连身体都会移而有一点消时间,只要他稍微亲昵一会僵变冷

即使能隐隐猜出一点,也认的。意承是不愿意深想,不愿

紧紧压在身下,红着脸,却从不抗拒的沈清轩。中浮现的却是在他身下玖翻过去,而后,更无法逃脱。他抱紧了季玖,伊墨将疯狂挣扎的季让他再也不能动弹

尽量打开身体包容他的沈清轩。哪怕繁忙一天,疲到无法睁开眼,也

感觉到从自己在股间磨蹭的硬物让季底冻僵身上人没次仍是徒劳,他就知道了声,最后挣扎了一轻若云霞的白雾,将算。季玖几乎都能他从内到外彻毛孔里外溢的寒的打有放过他气,散着

力的姿势歪在枕上,眼。以一种无逼我。”便闭上了“别季玖脑袋最后喃喃了一

吻咬着他的般道:“别怕项,仿佛安慰帘,伊墨怔了怔,垂下眼。”

季玖没有回应他。

猥亵。,而是用自己道这样的动作对季的腿间,在臀缝与双腿,却不知三分,没有像最后伊墨放弃了根部磨蹭着他并不比直接玖来说,内侧磨蹭着以前一样强行要了他侵入好多少,反而更添

会死去。像欢好,无论过程在他身上,头埋连缀不绝,深深浅结束后伊墨覆痕迹。热起的嘴唇在那片肌肤上随着很快就会褪去在季玖的颈窝里,用激烈,最后痕印,一个又一个,而止,如水流滑过制造着多么缠绵或浅。但是这样的吻痕身体,不会留下任何精水泻出一切都会戛然的。就的吻痕会失踪,陪伴的温度会消退,留

还能留得住什么。伊墨不知道自己

直默不吭声的季玖,将背上趴着的男人掀翻在一侧终于在他的一个疏忽间就在这时,翻身而起

魄的绝望。季玖的眼睛像一这个夜里只悲愤欲绝的兽,蕴着心动一种

掌抽过来时,所以当他的巴那样伊墨盯着躲。的眼睛,竟忘了

季玖的手是杀过,可百步穿杨。人的。挽起长弓

力道,抽了伊墨一巴掌人的他用杀

伊墨的头偏向一边,等听到季玖说:他再玖灰暗的眸子转过脸来,他看到季

“你让我恶心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血棺骸骨,生人禁地本尊的苦情剧本呢问题女友恋上我八卦天师封灵道长恐怖游戏:满级王者误入青铜局遇蛇天医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