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新书

字:
关灯 护眼
久久新书 > 遇蛇 > 卷三·五

卷三·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己的眼泪时,不可谓墨不认为这会是真的。会掉眼泪,伊了两千年的妖也不震惊。活墨从未想过自己会哭,察觉到自

,也会掉眼泪吗?活了两千年的

。妖涩的。与他所尝过的落下来了。滑过脸但是眼泪,味道,是咸的,涩无区别。咸、涩、苦。痕。伊墨尝了尝它的,印出水就那么的眼泪和人的眼泪并味道没有不同

妖的眼泪与沈清三世的眼泪一一样。

的血迹和泥污被自己柳延还墨不要哭,我“不要哭,伊停的让的眼泪冲刷出两道白痕在撕心裂肺的喊着:错了,你不要,却不对方不要哭。哭。”他脸上

活生生的捅进他的心不挣扎了,一边哭着一手上血污擦到伊墨脸窝里,要把他的心掐死边擦伊墨的脸,自己上也顾不上了,就是不延再想让他哭,因为自己那些泪水仿痛苦万分的喊着哭……一样。柳延会疼。起来,抱在怀里,柳伊墨将他抱,你不要我错了伊墨,你不要哭佛化成了一双手:“

恢复如初的皮肉,白子疗了伤,看着那块伊墨说白净净,却再:“你没那点朱砂。傻瓜。”说着替傻这个

么用?”没用,个标志,在他抽泣哽咽的时候并不能改那个人了吗?,低低道:“你都没有,那不过个印记,怀里的柳延,了一声,安抚着没了这么。一点用是个印记,一可是傻子不懂。当然不会。伊墨嗤笑没有朱砂,就不是变什割了它有什

到它就不高兴。我上辈子对你不好不要它。”傻子抽泣着抬起脸来,说:“你看我们

,我对你好,你不要柳延趴在他肩头,一遍又一遍的说“我好,我对你好。伊墨不要哭。”:“不要它,它不不高兴。”们不要

说不出别又一遍的道的身只有更紧的抱住怀里的话来,辜又无知的柳延,一遍伊墨傻子。抱紧了无

着,颈侧,隔着的柳延,说要成了这样低低说着,万事头肉的柳延。心里像是一个黑暗的漩涡,伊墨埋头在柳延个傻乎乎住了他的肩头。对他好的柳延,挖了心衣物狠狠咬的黑□绪翻滚空,怀里只有一

着他,柳延颤了一下,好。”却没喊痛,常做的一样,哄反倒是拍着他的背,“伊墨不难过,我对你就像伊墨时道:

去,轻轻拍着他的背,不喊不叫。的牙齿慢慢松了是伤害静下,柳延拍着他的背想什么,可能永远也不会懂。,在伊墨的安静里也安,像个累极了的小交付过去,搭身体的重量也关爱延肩上闭着眼只要伊墨给的在柳,或者只是这样靠过,伊墨一动不动来的一个成人的重量,脸埋在他颈侧自己傻,不懂他孩。柳延知道他就照单全收,不管是咬在他肩头

后来两个人就这样抱在一起,睡了。

光华亮么自己明明说好上,伊墨看着柳延突然抽噎了一起的床榻墨不知道为什他。起烛火,引亮了光线。夜半醒来,伊墨睁他欺负了,欺以看到睡梦里的的,有血有泥,还不欺负他,却还是把很伤心的样子。伊声,像是梦里也在哭,怀里的那张脸,脏兮兮负成这样,睡着了都开眼,燃起来也不是那么蠢。伊因为柳延睡着了,所在哭。他不想欺负两道滑稽的白痕,但墨看了他许久,

负。膛上再也伊墨没有那粒赤红的朱砂。就算是傻子,也不想欺开视线,滑到他松开的衣襟里,那片胸

轩胸口没有,季玖没延也没有有,现在,柳沈清

上一世沈清轩的执念太重了,有了柳延,道蛇吻,那是因为四世,身上就什么都,后来季玖没没有了。季玖的手腕上是那墨想了想,也许下辈子,沈清轩的第在柳延也没有了,伊有了心口一点朱砂痣。现

红痣的消失而消失本来,有,这一点不会随着没有都不重要。有没有,是他要找的人他都是沈清轩的转世,

吗?样的清轩,也沈清轩的转世,就够了什么,似乎不该是哭着喊着要那就罢了,傻就傻了心头始终是缺了一片。尽管这样认没什么不好,不仅仅是这样了,却不知为什么,对他好的沈,抱着一个对肯对自己好的

好像还有很道,重要的事到底是什重要的事,伊墨也不可是想了很久,么。

定不再想了。在傻子脸上揉了揉,伊墨

是干干净透的林里逛着,不时会有延第二天醒来,洗了脸一个净的一个少年郎,换了衣裳,果子从树的丛上掉下来,砸在草叶。伊墨牵着他,在落叶飘洒堆里,轻轻地一声

腿,看着远上,柳延坐在他身边阳。在最高最高的那棵树,快活的甩着方正在落下的太

被渲染成红色,仿佛,就痴傻傻都好看,不得挪开眼起来一般,云是好看好看,连眼看了一会转过头。好看的让他舍看。眉毛好看不会任何形容,也不看着伊墨的侧脸,他的看着。,悄悄地光辉让天空都知如何赞美,火红哪里都天空烧朵成了浅嘴唇只知道好,鼻子好看,红色的蒸汽。柳延

看够了吗?”墨转过脸来问他:“被盯了太久还没有停止的意思,伊

乎乎又理直气壮的说够。”延摇了摇头,傻:“不

有趣,又问:觉得“哪伊墨里不够?”

音小了许多又小声说一句:“伊墨好看。”他纵是傻,但不含糊。羞,声子,却也知道害。”等了一会柳延说:“哪里都不

伊墨说:“好看吗?

实似地,说:“好柳延仿佛要表明自己看的很!”一边狠狠点头。

一声大叫,原来是傻子点就听“啊”的很”怔了一下神,“好看的下去了。衡,从树上掉伊墨正为那句熟悉的点的太狠,身体

敲了个板栗胳膊,将人带进了。”点笑的道:“你没治落了地,伊墨忍不住在他脑门上,确实没头也能点的摔倒了。,好气又好了自己怀里,等安全把扯住了柳延的伊墨唬的一愣,跟着也跳了下去,一

:“我柳延以为被嫌弃了气。”生我的手扯他袖子,喃喃道不是故意的,伊墨不要,一手揉着额头,一

望着他,伊墨冷声道:“谁生你的气?”眼底闪过笑意,

道他存心戏弄自己,老老实实的柳延不知答:“伊墨啊。”

伊墨问。,不是也成傻子了吗?“我跟傻子生气

有什么不好,傻不会欺负伊嘴,有些不服,顶撞道天天照顾你。”柳延撇:“傻子墨,伊了一下要是傻子,柳延就

伊墨伸出手又在他脑门照顾人?”上敲了一下,道:你也能“你?吃饭穿还要人伺候,到今天肩不能挑手不能提

被一句话柳延如他脸上通红,神情所料,轻易子,倒是真让人想欺负兮的样掐了一把,道:被欺负的可怜兮“你这,委实一副,又辩解不出了。不住,伸手在他脸上不满的像是要辩解子。伊墨忍堵的

欺负傻子,柳延说:“伊墨要结果等了半天,傻子的人,也是傻就欺负傻子吧,欺负子!”

想到这一句话,以毒毒了。合辙半天,就

声,道:“傻归傻,伶接这句话着他,伊墨把人抓牙俐齿到亦步柳延乖乖的跟回去。”看半看右了。抓起傻呆呆杵在那里的柳延,伊墨道:“过来,捧着脸左不知道该怎么没变。”柳延又亦趋。,最后“啧”了一

公子吃完饭,伊墨放好浴,不软也不硬。墨第一次正视眼前这。擦澡的间隙伊软软的抱在怀桶,又伺候傻公子沐浴还是少年人的单具身身好皮肉。骨骼均伺候着傻乎乎的小薄,却有了形状,躯,养了这些年,养出一,白白匀细长,

,身体也就有了反应。,今儿动了从来没有想过心思

“傻直接一把将桶里人捞起来,也不子,十六岁了管柳延慌慌张张的喊了湿。”上湿软温香的身,直接抛到了床上。覆子,伊墨望着他道:湿

柳延努力想了想,又掰手指算了一下,答:“十六岁了

”伊墨说。“该行礼成人了。

柳延问他什么?”:“冠礼是

,不过,我来,“世俗如何?”伊墨却笑了一下的东西,不用管那个给你行礼,

说好,抱着伊墨还高兴的凑上去柳延自然了几下。

应,一直傻呆伊墨着舌头回应起来伊墨刚他的反有着水果了一颗梨,嘴里还的,被含。柳延刚在沐浴时吃了他一会,低下着他动头,在那张主动招来的嘴唇上印了下去的甘甜,舌头软软想推开观察住也不晓得躲,惹过呆怔住的柳延却抱住了他的脖子,学

嘴巴贴在对自己做什么,就觉得全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也不懂伊墨在很。柳延完一起亲密的

他总是不遗余力的,想要也不会被推开,不会和伊墨贴的近点,再近点,近到再被嫌弃。

那样,乍的腰如挲里软触就弹跳了一下,像是伊墨在他腰上抚着了身子。手掌的温度,在摩,用冰凉的手。柳延一尾被突然惊扰的鱼。又很快适应了他他想象的

红了红,移的柳延脸上顺着他的腰线,一几下,身下头看了看两人伊墨忍不住地搓弄了弹性,什么?”直滑向他的臀,:“伊墨,这是要干晓得问他入手丰的姿势,这个时候在腰上抚慰过后,伊墨开脸抬而有

“行礼。”伊墨道:

乖乖的,自然信他,子也会害羞柳延想起他说的成人礼,脸上彻底墨摆弄。直到身下变红,傻又躺回去,等着被人握住了的叫了一声,柳延才“啊”地短促

:“伊墨,尿尿的,里挣扎嗫着道了好一会,柳延才嚅脏。”

的柳延激起了骨子里的发现新奇玩具认真的问他:“仿佛一个,被如恶趣味,很是现在刚刚不是洗此懵懂反应的小孩了吗?”伊墨

洗了。”柳延说:“

玩捏着,说:“洗干净”伊墨说,手中也动就不脏。起来,抓着微“你不要乱动。微硬起的小东西在手中

伊墨说:“不许动。”动,刚一抬腰,就听老老实实想哭了。的躺着子,在手中耐不住的面难受起来,忍不住什么感觉,下也分不清那是柳延抓着被却动作的更厉害,柳延,被他折腾的又柳延再不敢动绞拧,身,伊墨又想

刺激小声唤他:“伊墨伊墨,难受。越激烈,柳延哼哼着,

“我知道。”伊墨却答得老神在在:

小傻子。不敢动,浑身去,含住了那个被他样,伊墨松开手,俯玩的翘的高看他下身了一层汗的可怜模高的一动也都憋

,看着自己腿间的那个晓得下面又舒的说:“要尿了。”攥紧被子,本来就他抽抽噎噎的喊着,稍微抬起了一点头出来。“伊墨,”脑子顿时一片空白不管用的人,极羞臊又难过,只泪刷地流了柳延猛地敢动,眼服又难受,又不

不住要尿尿中。被这句话哇”地一声大哭,伊墨不仅不放“尿”在伊墨口过他,反而像是的感觉,终是毛了似地,伸手在他腰上狠狠拧了一把,柳延“

吐了口中东西,本想起身来,伊墨抬点什么,却见柳在哭延缩在角落里,抓着被子

顿时愣住。

把人扯过来伊墨,问:“这又是怎么了?”

住…没忍着眼泪,抽…尿尿自己脸,忍了。”柳延横着手臂挡着抽噎噎地道:“没

收回去了,才,打的傻子把眼泪他脑勺上给了一巴掌己气的躺下道:“笨死了!”把自了。伊墨忍无可忍,直接往

柳延抱着头,像是讨好是挂在小孔上白白的东西,虽然己摸又哼哼着,爬他也放心,一遍又一遍。一样亲他的脸不太清楚是到伊墨身上了,没尿进伊墨嘴里。等了一会,才自什么,但不是尿液,而了摸身下,发现

着身上傻子问没一:“舒服吗?”会就被消了气,搂

柳延想了想,老老实实的点了点头。

沈清轩吧。”伊墨看了他一会,忽而道:“傻子,往后我叫你

又凑过去亲他的脸,好。”说:“

“不叫柳延了?”伊墨扬眉道:

都好我是傻子,柳延也要和他一样。反正叫什么“沈清轩对伊墨。”,”柳延说:“

伤疤。他的话,只掩上了,掩上了那些乎是在赞同多来不及掩饰的未知的挂念,和许许“嗯”了一声,似是眼睛却伊墨许久才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血棺骸骨,生人禁地本尊的苦情剧本呢问题女友恋上我八卦天师封灵道长恐怖游戏:满级王者误入青铜局遇蛇天医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