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新书

字:
关灯 护眼
久久新书 > 遇蛇 > 卷三·六

卷三·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与他说起了太复杂的事名,柳延也还是没心很多上辈子和上上辈子没肺即使被改了能理解。事,沈中间的爱恨情仇,求不清轩、季玖、柳延。那脑子构造简单,想不得,柳延,这些年伊的欢喜,他的

所以。至于季玖又吃了,在,坏人伊墨,何止是坏呢,还拿刀刺在柳延脑子里,自己少血泪,柳委屈,咽了多的几乎能把。好多少柳延非常简单的把听完后,天挑起来赦了延干脆就不想。他的划分成了两种人:好人自己上辈子和上上辈子天枰,倾斜人当然是季玖,上辈子简直是十恶不对伊墨好就是好人。人自然是沈清轩,他

语时,柳延就会想,这是坏摸着季玖留下的。自己的朱砂痣,默默无每次看到伊墨

在一个恰当的时机,他对自满终于爆发,己朱砂痣的不于是他把它挖了。

,伊墨说要叫他沈清轩,柳延呵呵留下的东西没了满心现在“坏季玖”那你该喜的说:“喜,一边欢笑着,答应的欢我了吧。”喜着一边还凑过去,不知羞耻

,理没这顿时道:“我为什经反悔了轩才么傻。却沉默,伊墨已么‘该’喜欢你?”沈清没想到他会这样问,其实这一会

道:“所以你该喜欢柳延理我。”你叫我沈直气壮的说:“因为圆的眼,他严肃的清轩啊,”瞪着大而

了一下,一伊墨生生被这句话噎逻辑,竟时有些摸不著他的然无语。

喜欢我”要不然换个名字关系,他可轩也是自己,可他死了有什么用?柳延认为,上上辈子的沈清喜欢,可是伊墨嫌弃他是个傻子。以将这份柳延还在说:“你就延续下去。但死了没

傻。现在好才能让伊墨喜欢自叫沈清轩己,哪怕自己柳延为这个问题苦恼了烦恼解决了,是都不知怎久,很久啊,我可以了,伊墨轻易就把他的

要喜欢我喜欢沈清轩啊。喜欢。因为你,哪怕我傻,你也要我叫了沈清轩,你就

子。着沈清轩名字的傻所以你也要喜欢一个冠

,都改不了他是个傻子傻子,叫什么都改他这辈子就是这样一个实。沈清轩也罢的事名字本来就是柳延也好叫什么,不在意自己反正变不了傻子的本质。个称呼,柳延根本

都是没用的,但对伊墨足够了。对他而言有用。这就那么,叫什么

亲他的脸,惯用的手段。扈的说:“,带着长期被惯养出来的骄纵,傻子乐呵呵的伊墨就是要喜欢我。”说着又扑上去

伊墨被亲的满脸湿漉漉踹开勉强强脱了困。,那,但是狗能舔过一样只好挡着脸,勉感觉就像是被一只狗儿,柳延却不能踹。所以

没辙。他并未意识到,他开始拿傻子

的呼声之扛不住了,只伊墨耳畔去了,在连开,柳延又贴到他伊墨要喜欢我”下,好敷衍一句:“好刚把面前的脸推续不断的嚣张跋扈的“

在那着他的脖里惯性的?真的?”欢我”四个字说完后呆猛的清醒,扑上去抱子问:“真的真里,而后柳延嘴的把“要喜

疼的道伊墨头。”这都折腾到候了。:“嗯。”什么时“快睡吧又说:

钻进被窝里,而后把脸埋在伊墨胸前,仍然的傻笑。止不住柳延呵呵傻笑着,依言

子里朵,把人从被他的耳他脸上咬了磨牙结束。他笑的那么傻气又那么美满,咬完左边又咬右边,一口忍不住了,伸手揪乱叫,伊墨才,伊墨揪出来,低头在咬的柳延一阵

的这等一切都静下傻了,反而接受很快合上眼被周公拉季玖,起,柳延抱着他的腰,曲折。不明白一世的么容易。却激烈而,最后虽认了,过程羊。伊初抗拒这个名字墨躺在床上,想到上为什了去数绵

睡的柳延折腾醒来,揪刚入么那么快就朦胧的眼,伊墨问:“为什忍不住,伊墨又把着他的眼皮,往上扯起,对着那双睡意答应我叫你沈清轩?”

我什么,我都是傻子啊。”被迫调整视线,凝聚也不想的答:“因起精神的柳延呆呆看了好一会,才明白他在问什么,想为不管你叫

一呆。伊墨

释了毕竟困意你叫我什么,你都只让他说话一下:“都口齿不清,又解能喜欢傻子啊。”不管你叫我什么,柳延以为他没听清——我都是傻子,所以不管

根本都没用,是眼前这个人——傻子前,刺进他心里的,只在能杵在他眼看,多么简单。叫什么叫来叫去,现

放开手,在他脸上的事,伊墨件再简单轻拍了一下,道:“睡是一柳延的表情仿佛在说这。”

他胸口蹭了蹭,乖的手绕到句“伊自己身上,咕哝一的腰,又拿脸在重新搂住他柳延抓了他乖地睡着墨抱着睡”

股脑的把所有的好了。后来有了些对方要的是什么了下来。知道这他是愿意回馈的。尽管。因为沈清轩对他以就留么地步,所以,便接受好,一开始明知他说的,他想起对自己好的沈,所善。这话是都给他。予我好,就是能做到什年轻人究竟接受这个“报恩”一直也这样做波折,沈清个病累多年,看墨抱着他躺回去有别的。对沈清轩的清轩,除了好,再没怕麻烦,将他的起来清瘦软弱的心意推诿到“报恩”上去,其实不了狠,一也可以,不过是想,却

,就不再想走。这一留并不知

着是季玖,季那晚就该死在他剑下击,拔剑就是法力,相对,若他没有不好,为了一个女人,可以倒戈一了。玖不好。一见面

身边十三年,发现他留在沈清轩是想断了这刻意激恼他,也自己不想走了他是要成仙的。所以,。却不能不走,因为份念想。

那个好到无所却发现,越来越想念轩。不用其极的沈清

早就知道是出于本能。自己的态路不度。这与理智无关,只并依然讨厌对季玖与沈清轩骨子已。里其实并无差别,只是要走的道同而这一点他

,从头到尾,都上辈懒得和他他,不想和他谈渊薮不想告诉说上辈子的事,所以子的

使骨能在烛下笔墨交子里一模一样,眼前也不是,所以即了。谈的沈清轩路不同

输,愿意当一晚他的沈又是和好。最后季玖认的沈清轩。就此分离。伤害与争执过后,清轩,只会好不会坏

了怀里这脑现在成中空无却明澈的傻子。

不住这样想着,软滑的脊背,温软的手感,还是舍不得一世。那,如果此放手,再不纠缠对的就是个他又要面对上傻子也。再傻,也还有讨没了,下一个呢他走了傻丢掉许就他好的子里抚摸他光溜溜如纯粹。没有第才是上上之策。但是,子怎么办呢?忍伊墨在被谁,怎样的好,或怎喜的地方,比之后,梏的冷漠,剥开这些样的不好?或伊墨“嗤”了一声,是被家族束缚的不好,坏不坏,?下一那个沈清轩好最后都化为虚无,有第二世被家国的,不管他要找的个蠢蠢的想对这个傻子只剩下一现实能面偏激,没傻子。

是弯起唇角在笑。舍不得你。”也啊……我伊墨抱着傻子,叹了口气,“傻子反正他不知道梦里的傻子听见没有,

这个无需求都是同,因为骨子里,需求而对他不好的对他好的是清轩不重要季玖或柳延并无不,现在也是沈清轩沈清轩,无要对他好死心眼的依旧是沈。叫什么名字根那个魂。,叫沈清轩或有需求而

会是个什么样子?想一想都恼二世不好,第三世,怎么些恼,第傻子的啃了一口,有脸。伊墨很气闷,就欺负又傻好,第四世又伊墨在笑着睡着的傻一世好,第能不恼!脸上

什么了?”时问伊墨:“我脸上长脸,在洗漱第二天醒来,柳延摸了摸自己的

伊墨说:“什么?”

说着四处找镜子,却猛没找到,只好凑“有些痛。”了?铜镜不知哪里看看,是不是破柳延茫然的揉然发现屋里的着自己脸颊,道:过去道,“伊墨去了,找了一圈

肿了。伊墨脸上一。”没破,只片淡漠的将都没有他看了看,而后道:“什么

怀疑他,尽管觉得脸着伊墨长袖,说要喝粥上怪怪的,也信了他的柳延从不话,扯

红红肿肿的脸,地的跟着伊墨出门了。了粥,就顶着一张欢天喜喝完

道上,柳延的递给了走在山间小挨个啃一口,啃完挑了一个最甜吃,甜的。”捧着手里的果子啃,伊墨,道:“伊墨一共三个果子,他

默替他开脱。但是子什么都去当神了,伊墨一牙印啃掉了这次,在被他养的白留了牙印,最甜最甜的那个果子递过去时会,聪明人就该,伊墨接过,不过,如果傻白润润的柳延捧着那的什么都不会来,一口把他的诽着,一边又默边默默除了吃就是睡,他别

甜。然后又眼巴巴的问:“好吃吗动嘴唇柳延的大眼睛一下子,回忆起那颗果子的甘吃掉自己递过去的果子,?”忍不住动了变成了月牙,看着他一口一口

口把果子啃的伊墨在眼底,更是几点头说:“好吃。”果核抛开就剩一个核,柳延的表现伊墨看

的果子一定比这个还甜,我留给你吃啊。”柳延明天采道:“

伊墨说:“好。”

看起来有他们互相望着多温柔。起来有多,这个时候柳延不知道傻,伊墨也不知道自己脸上红肿未退的自己看

,已经入秋了,,凉,回去。”山风刮过树梢柳延的手,望了望天道风是打着旋的吹来“要下雨了,伊墨牵过

柳延应了一声,紧紧抓着扣成了分不开的结。的手,手指交缠在一起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血棺骸骨,生人禁地本尊的苦情剧本呢问题女友恋上我八卦天师封灵道长恐怖游戏:满级王者误入青铜局遇蛇天医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