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新书

字:
关灯 护眼
久久新书 > 遇蛇 > 卷三·十四

卷三·十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盖后身体无意中碰到,的脑子才凉,粘腻腻的。逐渐恢简直死过去——除了生理还柳延真觉得,这场欢好高.潮过去许久了,柳延空茫便是冰凉斑驳狼藉,印湿铺要把人弄复。如不是切实醒着,有心理都饱受蹂躏。床上也被蹂躏的

展现的是餍足后的还粘糊着喜。不肯出来了,他还像抱着个娃,不出来也就罢抱在边轻摇轻一起休息了许的死紧,一得意和懒洋洋的欢久,伊墨娃似的,一边把柳延抱晃,全然

无精打采的直到身体里的那来,失禁般的感觉,才指尖挠了他一下,喃喃:“下去打水不吭声地随他摇晃,忍不住用柳延闷堆液体被摇晃着流了出

一句:“你好湿。地,云淡风轻的潇洒。伊墨也感与他无关似佛那些东西觉到了,淡定的评价”仿

欠抽的地步。潇洒到

柳延连抽人的力气那地方不断的往外都没有,十几年娇生流淌某些东西。可惜里,默默感受着惯养,经不起大折腾,只好躺在元凶怀

,一摆动着腰在里面两下,那玩意又变边摇他身体大了。墨是偏偏不蹭来蹭去,没蹭想动,就,压在人身上晃着一边悄悄

他一下,道:尖狠狠挠了“不行。柳延这回用指

个姿势,侧躺着从伊墨知道不行,这身再动,只是在柳延身里。把自狠狠往里塞了塞,随是锲而不舍留后将两人摆弄着换了所以也没子是第一回折腾的狠了,该让他休息。背后搂着他,那玩意还,刚又被

爱怎样怎样吧勾的有了感柳延嘶地抽了口气,里面又干脆连话都觉,得动了,柳却又带着痛。实在是懒懒得说一句,

伊墨却没有再动,,轻的东西流出来,而后闭上眼蹭着柳延后颈堵住自己把自己放里面,么睡。”就那么声道:“就这

“……”

着说:“的东西,不想让它流墨说,又咕哝出来。””伊我喜欢搁里面,

说完自……”话:“快没了才晓得堵“……”柳延闭着,良久才应了一句眼,脸上己窘了,说不下去红透了

“没些留事,”伊着……。”墨亲着他的耳朵留着让你给我生小道:“剩下这

些什么东西来让自己生输,又怕闭的严严实实。他真心血来潮,弄了论厚颜无耻,谁也不是,柳延甘心这老妖怪的对小蛇,赶紧闭上嘴,

儿,柳延就睡着了。实在太累,没一会

日月更迭,有生之睡,也可以几百年是妖,想睡后,有很长一段时间年,不离不弃。有人陪在身边,守着样一样想,其实做人其实也。究其原因己,上揭被起他像人类一样,夜不睡。遇上沈清轩睡意。他前也会亲着自己。个人,睡觉时拉着熄灯上榻也不外是身边有这无甚不好,,早起床可睡几百年,不想,没有一丝只余伊墨默默抱着他

,伊墨不由得玖放不下国。这样想着,其实也未必自由。,诸多束缚,第一而做人又有太多不好世沈清轩放不下家,第二世季想到自己

万物,皆不自由。人有人道,妖也有妖的规矩。世间

认自己是不喜欢思考的,太代表没有结果。想的也乱了,伊墨承了,通常累,而且有些问题,一旦你思太多,最后脑中

又挺身在那墨什么蹭,收紧手臂都不再湿暖的地方蹭了拥住怀里人合眼与他一起睡了,伊想,

,不去管。这一隅安宁世界多时候很多事,如何想都是一个大浪急,不如只守死结,任由外面风

户,匆匆走出,忽而闻见空气里的鸡汤飘香,柳延猛地关上窗来,柳延下床,刚推一瞬二天醒开窗的愣了一下,撞了个满怀。去。刚好与进屋的伊

鸡汤了?”“当真让小宝炖你……”柳延一把抓住他的衣襟,

己炖的。”“是他自伊墨摸了摸鼻尖,道:

音量又问一遍:近,“真的?”,顿生“真的?”柳延眯起眼,寸寸逼也无脸上一丝笑容威慑力。他压低

是栽赃小宝。没什么不好。也就等于承认,先半晌,才道,“补补身体又伊墨看他

,可是拨的说的俏道:“我若生诿到儿子身上,我给我补身,也该是你亲,你就端了汤来戏弄我,你皮又凶悍。最后一句,声,气了,你就推若不生气这一肚子算盘珠子手,却让儿子忙活自动柳延“嗤”了一顿,又响的很嗳。……”略挑起眼皮道:“便是

了好的伊墨哑口无言,傻站一会。一番话,说

最了的将军,眉眼里却有温,偏偏又觉得欢弄成他眼前活得自己没戏柔的影子,伊墨晓生生是上一世喜的很。这天底下解他的,过眼前人而已。

人默然?”道:“洗漱了吗小宝端了鸡汤来,见相望,呆了一下,

再不堪的场面都碰到烧水了吗?”柳过,这一世,倒也不延问,坦白说,上一世被小宝撞破好几觉得尴尬了。回尴尬,

什么。过,再珏毕不是曾经无邪的孩童,竟长大,什么事都经也无所谓遮掩所以柳延对着他,

,退出去,又去放在一旁,低眉鸡汤顺眼的不露出任何神色顺儿子舀水,彻底一个孝沈珏说烧了水,说着将

汤,从容不迫了当归红枣熬炖的鸡过后,才在伊墨的注视下,端起那碗柳延洗漱的吃个干净。

我陪你。的语气温柔“你还想怎么玩?缠绵玩。,且又悱恻地道:“日子多的是,慢慢放下空碗,柳延问他:”他说

,也改又呆的蛇,慢慢玩,慢变不了他来不及。往昔,所有的可挥霍,以陪着这又坏一个年少,即使多耗,耗一生光阴。补是的,这一世他还青春出了许多许多记忆青春的皮囊,所以,尚有大把时日

自己一半的。瞥了眼那空掉一会,伊墨站了曾经任何的碗,道:“你都不给我留。”东西,都要分

倒是有些不适应了。这待遇陡然消失,他

。”“你又没见红闪的极快,继续延答的正直无比,眼底戏谑道:“可不留给你。

当,剩下半截也……明白自己上立刻囫囵咽说:“明伊墨“哦”了一没有下去,一个字都他就一脱口,昨晚我”也被吃了。话声,又

柳延起身,什么?”过去问:“也

。”伊墨说:“没什么

声相公,我就给你:“吐息纠缠,轻声道“也什么?”柳延留。”唤我一再问,贴在他唇上,两

后单薄伊墨扬起眉,定磕碰,干干脆脆给了一嘴唇上定看他半晌,而

“相公。”

着了。比脸皮果不其然,他赢。厚这还没害臊,把柳延臊种事,哪一次不是他

这一声“他心脏都一把掐相公的一声呼唤,气。,哪怕是淡漠非常这样的人”唤的,几乎连都能让人喘不过柳延耳根倏地通红,住。这世上当真

过一瞬,柳延呆站了好局势翻盘不珏再端碗鸡汤。会,才让沈

来,可见也是天上一对地能折小事,两人都出一番滋这么点上一双,活该凑一块。

,吹凉了自“味道不错。”而后捏勺搅匀了汤水己咽下去,说:一次赢过他,里,放在自己腿上坐着伊墨好脾气的把人抱怀

根的刚刚那声“相公”,出多少情深绻来,自己耳输家也不知咂摸红总也退不下去。上,脑子里还在回味自然老实坐在他腿

对嘴的喂过去。直到伊墨含了一柳延猝不及防,狼狈鸡汤,又被人狠狠亲平静的说了一口鸡汤顿,才回神,伊墨,扭过他的头,嘴

“这样喝才养人。”

“……”

真说,放下碗,一“养好些,晚,不轻不重掐了公。”伊墨认认真把。只手挪腾到他腿间我才好伺候相

什么,结鸡蛋。么都说不出来,脸延身子一缩,本欲说些果张嘴却什上热的能生

冰凉的手还不罢休,手桌子下那下硬指一挑就解了衣襟束带,刁钻的潜进指尖把玩着,搓捏拉扯后捏住了那点嫩肉,在逗的小小一指尖亲吻似地触了触去,块嫩肉,在他手方的胸口,而硬的立起来。

天化日……“这光了,柳延在他怀里低的,两只乳首都被搓的轻缓他是被那声“相公墨揉脸,小摆脱,束手束脚小声说一句:”制住。既不抗拒,也不不动,老老实实玩的红肿了,才垂着眉顺眼,伊墨掐的重些,他就缩一下,伊

要沈珏有心,便能一着实是乱来眼看到屋内景象。门窗都未闭,只

缠绵绵的亲着。却不烫手。伊墨含了一大口,不时碰到一处,碰到却抬手,重新端起碗,鸡汤低头凑过去,柳延面他既然发了话红耳赤,唇微微张着,接起下巴,嘴,伊墨也就收了,两人舌一半又渡回在一起,缠面浮着一层油光,原是热腾腾的,现在上了就卷来后咽了一半,剩下

的很,即肉麻伊墨却从中得到许多快活,了些,却还是享受的这样的喝法未必养人,柳延也坦诚

既然双方都受得住。都是享受,再肉麻,也

辰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好摇头。默地数着光阴独沈珏坐,默个时,一碗鸡汤候去收碗才算合适,只送进去已经一在灶房里

敛。一天厮混墨总算知道收,到了晚膳伊

人捏成一个道:“一起吃。沈珏端了饭食伊墨唤住了,分也分送进屋,知道他们,摆好不开碗筷,识趣的就要走,刚成亲,现在就是两个

上。,沈珏自当从命,又去取了一父亲发话副碗筷,坐在凳子

己便低头气,柳延先三人也无甚客动了吃开了。筷子,夹起菜肴放在沈珏碗,又给伊墨夹了些,自

:“爹,要不吃了一会,沈珏忍不住道我下山住几天?

得住你。”小,却也该留,耳根又红,却道:“院子虽柳延顿了一下

伊墨说?”:“你能去哪里

责罚,也知道是沈珏确烦忧的么错须也无甚想去的地方家是他唯一可放松无挨了惩戒。好,这样一想,疼也弱小如是。即使实无处通情理,极少犯什打,被了三分。况且,为自地方,自,却也被教化的极可去,他小时性情虽

亲热,也不是没见过。恋的极深。既然走了,反正他们再所以他恋家都这么说,沈珏就不

:“不过山上是伊墨道等了一会,却出去走走吧。”住的太久了,我们

外。都觉得意突然这么说,连沈珏,不知道他怎么会“嗯?”柳延一愣

这才成亲一天而山,去哪里?已,就要离

也无顿,道:“事,不如四处走走。一起出门游玩过。””略有真正我们也没伊墨说:“反正在山上

说的。柳伊墨若不是他眼神认真,这延怔了怔,皱起了眉头话倒真不像

沈珏倒是已的想问:“去哪里?法,所以经猜到他

。”伊墨说:“游遍天下又何妨。”“随处走走便,四

我去。”了起来,“带“好啊。”沈珏笑

“自然带你。”

两人消向伊墨,正色问:“你轻轻磕了一下,在木桌上了音,才望下碗,碗底柳延放瞒了我什么?”

伊墨不答。

,问:“柳延又看向沈珏你知道什么?”

适。”了许久道:“爹,这不合沈珏垂下眼,想事我说

他这样一说,柳就知道从不回。楚,倔起来也是九头,自己清问不出什么了,自牛都拉他这里己儿子

备说了吗?”柳延直接逼向伊墨:“你准

,他不曾是一桌珍馐美味着桌上菜肴,见过般,看的格外认真。伊墨垂下眼,望好似那

延没等到求不到人,只能遍后,求自己。静静坐在那里,将醒来的事梳理一他很快有了突破口。回答,也不意外。既然

“伊墨,你瞒记忆有关?”的事,是不是与我三世

沈珏低头默默扒饭。之毒辣,叫人叹为观止。洞察之快,眼光

问:“怎么这么伊墨扬起眉,好奇的想?

世的记忆能简单回来没有让我想起来?”“若前怎么会始终缓道:“上一世,…”柳延歪了歪头,缓

就能跟我走“恢复了记忆,?”伊墨岔开话题。

柳延犹豫了一下,“不会。”

“为什么?”伊墨问

“因为你来晚:“对你是过眼,即使不恢复了。”柳延静静道。”记忆,我也会跟你走是早些,我不能背信弃义。若云烟的东西,对我却很重要

“你是季家独子。“为什么早些你就会跟我走?”伊墨说:

“你若早些来,当时而改变……我改了它。”“我可以给他们留个孙子。”柳延说,天下局势就不会因为我

仪天下火焚身。本该当皇帝的人被烈当了皇帝,让本该母的皇太后和“我让不该做皇帝的人

些来,不会做出这些事……也承担责任。不需要为“如果你早我就

子,季家的不肖子后成弟。”“我留下血脉,为世人嘴里的纨绔公会给季

了我什么?”陡然醒悟他在转移话,连忙又将话题扯了柳延说着,回来,问:“你究竟瞒

句:“我不告诉墨蹙起飘吐出“我……”伊你。”眉,许久以后,轻飘

去,于是碗边缘,就能看到他抽筋囵埋进然埋不进颊。去,过巴掌大的碗,他沈珏默默的低下头却试图把脸都囫,可怜不的部分脸

道:“既然你不说,我也不问了柳延瞟了眼小宝,许久,只是……”

么?”伊墨扬起眉。“只是什

心理准备。”前告诉我,我也好有个“出事

“行。”伊墨答应。

柳延道:“那就吃饭。明天早起,出门游玩。

说着脸上始终带着笑,,嗅到不详的阴霾。乎并没有从他的回答里

游玩的事就定了。这么

着自己两位爹爹开始了高兴兴的当出动,下山游山玩水之旅。雇了辆马车,沈珏了车夫,挥着长鞭,载第二日,全家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血棺骸骨,生人禁地本尊的苦情剧本呢问题女友恋上我八卦天师封灵道长恐怖游戏:满级王者误入青铜局遇蛇天医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