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新书

字:
关灯 护眼
久久新书 > 遇蛇 > 卷三·十五

卷三·十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离了往南行城。又是一座罗浮山,进了几百里,

旁,刚几片落叶。,摇下道路两旁柳树成忽而想说风光秀美,一阵风过,头顶柳枝摇晃着荫,柳延坐在沈珏

一叶而知秋

已经是秋天了

是雍城。”一路游觉离山已经两月,柳延慢,不知不了,沈珏说:“前面好像山玩水,行程缓沈珏到哪里玩着手中柳叶,问

地重游了。雍城。竟然故

天意。地,走在道上哪里哪里景色秀美——相岖不平,却将他们。或许冥冥之中真有一路走来相识之地,也不曾有目带到这里车内打往哪里去。道路崎,到了分岔口,也是看好玩就往哪里走延回身,冲着,道:“伊墨盹的那人笑起来,前面是雍城了。”

咕哝一句,怎么到这又懒洋洋的吩咐沈珏:“进城。”里来了,伊墨

棚,城楼入了城门,大着衙座城看上去有些旧了。的伙夫……两百多年贩们的吆喝,瓜摊还是背着包袱的旅人的小或是担着货物光阴过去,或是挑着柴火入城道上零零散并没有任何改变县衙门前立了,散的行还是往昔模样,,茶棚还是那个茶人,或是役,街头飘荡着小那个瓜摊只是

里再也百多年光阴,一切都未没有认识他,他也正物是改变,只人非。认识的人。是这座城

变成了柜台里一家客栈前停忆里红光满面的匾不曾改过一个字,下,客栈也还是那家客是记树下站了片刻,顺栈,牌孙孙传承,只着记忆走到正茂的青年人。柳延在老掌柜,风华切,手艺技艺祖祖同这城里的一

三人的伙计:“你家的杏点了几样小菜,柳延问亮的有吗?”伙计响一旁站着应了一声:“有。”酒还

人面前一人一盏个味道,酸涩中酒送上来,三,连味道都还是那却是醇厚的甘甜。带着辛辣,后

儿子,一代交付一代,一代继承一代,老的死去,新的出生。些东西,老子传给儿子,儿子再传给

月的更迭,亘古不变如果没将会千有大的如日与年万年的传承下去,动荡,这些东西,

,辛勤的可以忽略不计。劳作,欢笑丰收。他们都在先辈们曾生活变化微小的地方生活

里,又会是怎样一副光景想去沈宅看看,看柳延看那

在前面,穿过桥还是他捐银乌衣巷,绕过两栖弯,了曾经住过的院门前修建的,又在阴过清风桥——这座出了客栈,柳延走巷道里走了一段路,凉的

大门上的环扣还是狮头扣,柳的近乡情怯。回头看了眼朱红墨与沈珏,眼底有着淡

“叩门。”伊墨说。

扉。豫,叩响了柳延握住门环,没有再

,透过缝隙扫了他们一眼,不知为何,脸上竟露出一种欣喜若狂迎出来的却是宅院主人

,或“公子是旅人?”中闲。过一瞬,很快恢复了之若素的平缓年人的欣喜不者说,气定神有一种清丽,眉眼是安镇定,他的五官

年岁,眼神也是清明而非寻常人家的定了他们的浑浊,见了三人的打扮,便敲即使上了身份。

以连伊墨都束了发,玩,自游玩想惹人耳目,,也是不出门在外,又是游平白扫了的兴致。然不能隐去身形,所做了寻常打扮

了礼,道:“走得累了,想讨碗水喝。多有“是,”柳延行叨扰。”

将他们迎进来,又准备酒水陪席。这般热情款待,倒是有些莫名其,亲自中年人却席,入了正厅,正式备了饭

“实不相瞒,家,依本他们的疑惑,主人道:看出中内眷地风俗……”

客。详解,这风俗他还是懂一家上门,恰好是初。未必详准,却是本地的——孩子要生的子,就是生男,是女他未说完,柳延便懂了近,抑或行子便生女那月初一,头一个上依雍城风俗,门的客,无论亲疏远人商贾,是男一,又是这家的头一个,连忙摆手示意不必的风俗。是以他们

当真是凑巧。

无有?也是奇见主人气度不凡,想只是怪。柳延落时分了,都一个客都这深宅大户,怎么会也不会太拘礼,便问了连日

位客人来过。”事都个时辰了,实在有缘。”说着自己未出生的孩子与三说来也怪,往日里无家这果然主人道:“宾客迎门,偏偏今日,道:“看来我还未有一人

闲话。说着说着,柳酒,说一说,俱是放开,有了这么一出,四人“老先生贵姓?”延才想起来问:了,饮着柳延也觉得有缘坐在席上

“啊,”主人也:“老夫姓沈。”刚想起,自己忘了些不好意思,连忙道介绍一番,顿时有

莫非是那户被下令看沈珏,面上古本能的看了看身旁伊墨起来,“抄斩的……”,又看了“……沈?”柳延

“正是,”沈老爷笑人年纪虽轻,知道道:“的事却不少

稀从那张脸的影子。没料些反应不——沈海知是不是心理有了依托过来“我儿子也姓沈。”,依到会遇到沈家后人,柳延一时有,怔在那里。这时伊墨道:,也不柳延望着他的脸上,见到了申海

,虽是不解,却也。”道:“在下沈珏沈珏莫名其妙就被推出了见招拆招,连忙行礼

的爹之谊。”着实耳,见他气势不凡不急着赶路,不如沈老在这里留两日,我也好愣了一下:“尽地主,实在看又看向伊墨过,一时,又觉得这来。忍不住便不好问出口,只名字熟,仿佛在哪里听却又想不起不出是这么大孩子沈珏?”这好笑道是隐私,:“果真有缘。不三位要去哪里,若是

行。都挽留,也上两日,在这城中走走,四处逛逛,再继续前看看,既然主人柳延本就想在这宅中就应承下来。住

了片刻,沈坐在席上,客房唤下人,带他们三人老爷才又闲谈

三人一个陌生的宅子,亭一边四处打量,全然是,逐次展开。林小轩美人廊,层层铺台楼阁,水榭莲塘,桃跟着一个少年仆人身后慢慢走着,

重修园子。沈宅又成了是沈家重新挣回自己的知花了多少心血名字不容易,也不买回这处老宅,也许沈宅。

主子,却也不可这宅知换了多少代。

忽而闻到味,柳延停一股暗香,在空气里忽么花的香的浮动着,也不知是什步,问那仆人这是什么香沿途远忽近

,三问两那暗香由来。脆自己带着他们三人去的,仆人嗅了嗅明白,那,因知道他们是贵客小人也不知家那处去了。管家连忙奇,非要弄个便小跑着去找人问,道:“原先是没有,也不轻慢,仆人也有些好奇人,干问,问到管跑过来,挥退了仆。”柳延心中更是好

便小径,是一道小径过后却是一间庵堂。沿着莲池走一段

一眼柳延在庵堂前认得,这是两百多年模样,他却重新修缮过,不再是往方。了脚,那庵堂虽已轩时,他还是沈,母亲修行的地

暗香萌动时节,这些兰草却吐了花苞,虽未些兰花,这个庵堂的台绽开,已然阶下,葱葱郁郁植着

缘。”说着连忙带他一直未开花,都只当是选不料今管家得意外们去休息,自己了。”又道:“年从南边运来的种了一年多匆匆回禀老爷。日却开错了花系,兰花,也觉,连忙道:“这还是三位果然与我家有

推管家,闭门重新喻着什么,又岂是老爷道,“今拾起书来吐苞,这三人气度不主仆二人你我看。凡,便是有什么,想了许久,最后沈日一天无着洒脱一笑也该是吉兆,或许暗客上门,又因他们到来,能猜得透的。”说,挥

看了两行,脑中闪念,沈珏,文帝身旁那位大突然一可不是陈将军吗

者说,非人,这将军是沈家人。或爷爷在世时,同他说过

这种机密,自孙。沈家第十九代长然也传与长子,他便是

虽然觉得狐疑,却打开门,步伐匆匆没有犹豫,沈老爷走向沈家祠堂。

一摆放好了收在盒修边整理誊抄的族谱也,重新重新修建的祠堂里面祖先牌位也都一子里。

祠堂里呆了一个的房门沈老爷打开木盒,取出族谱来,细细翻时辰,出来后又阅,在柳延匆匆赶往别院,叩开了

沈家的事,果然现今死了,其海第二年也跟着仕五冤屈完成了父亲一辈子未完成的心愿,让沈家百年申海长子入不过十年时间,他便宫当差年,一直在申海的孙子,陈文帝一柳延一家三口正在谈论的沈老爷,是死,申太子,陈文帝一死,太子得以昭雪。

训里只是从此家多了一样,子子孙孙,再入仕途

到这里,房门便被叩响了。刚说

说着手一伊墨似是有些无奈揉了揉额角,房门人,都是难缠的。”自己开了。道:“沈家

柳延从他话里听出里计较一番,便坐着不两分意思,望着门外沈老爷,心动了。

爷走进去,认真打量道:“可是那位突,而后消失于世着沈珏,许久才然交出虎符的沈将军?”

顿了一下,道:“两位父亲身上琢磨出了意思,沈珏已经从是。”

下了。沈老爷便跪

就作罢,偏偏他若跪的是另外两人也头顶上还压着一双:“父亲。起来,连忙看向伊墨道跪的是沈珏,,哪里能叫他长辈

伊墨理也不理。

沈珏又道:“爹。”

何干柳延摆摆:“与我,你自便。”

位……可也就是这两声呼唤,让跪在看向伊墨问地上的沈老爷:“这是姓伊?”豁然开朗,抬头

起来。”伊墨“嗯”了一声,说:“你

爷站起身,这屋中各自明白,也无须多言。四人,心头

道:“我们该柳延起身走了。

,“公?”沈老爷看向他子姓柳

也可姓沈。”延道:“

被柳延一手托也早已作来之这一跪,怕是折我的寿。”于我来说罢,论起年纪大小,你,淡淡道:“我这不易,虽有前尘往事,老爷又要跪,

不跪也不是,先岂不是不肖子孙?简单几句话,沈老爷跪在前却不跪,也不是,

也不是什么礼俗约束的人,柳延“呵”地笑了一声,“你该在这点何必小事上纠葛不放知道,我

夫妇,且抚养一长孙,与妖相亲,如同传的故事,沈家第十三代族流子。老爷自然想起来

沈老爷应了一声,站在去哪里?”一旁,才问:“你们要

了,也不敢约两日再走,如何就不,听的人却以为他刻。”只道:“说好肯留了柳延说。他是实话实说哪里比得过天高海意隐瞒,却也无可奈何阔的快都是?”,即便他有心侍奉,束,“不知道活,在他心中,这三人

眉望着“自他的诚惶诚恐,道:“告辞。”在惯了。”伊墨说,扬起

伊公子留步,有一事……”,三人鱼贯而出,刚迈出步伐,却听身道:“沈珏过去开了门后沈老爷

“何事?”伊墨问。

残损了一部分族谱,逃难中,重新修订时……“当年沈家遭难

“嗯?“嗯?”

妥?”先祖沈清轩旁…不知可边。…放在了“我爹将您的名字,

见院中三人脸色俱是微消退,所以家父恐起来,连忙道:“只那山中石碑妙,沈老爷真正惶便做主……”,‘未亡人’三字雨打风吹尚未

伊墨打断了他的话:“妥。”

什么?”

真地又重复了一遍那处,认:“妥伊墨静站在很!”

笑。接,眼底各自正直直的望着说着看向柳延,柳延也他,眼神相

一声——是万水真正看过,最后闭目轻叹原来你在这里!。千山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血棺骸骨,生人禁地本尊的苦情剧本呢问题女友恋上我八卦天师封灵道长恐怖游戏:满级王者误入青铜局遇蛇天医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