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新书

字:
关灯 护眼
久久新书 > 遇蛇 > 卷三·十六

卷三·十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入冬时分,柳延病了。

沈珏在城里程也暂时停下游玩的行买下一座小宅院,一家,马车在南歌城。三口人住了进去有病人住客栈也不方便

柳延病重,只是低热。沈水沈珏也熬了服药下去么问题,只说两了,珏找了好些个郎中,都终未退。如今已经了七八天,汤汤水的不严不少,可柳延的低热始就好看不出什

不普通的药备出一袱,准物来。趟远门,去寻些既然普通汤药不济事,沈珏收拾了一下包

门,经入了冬珏眯上眼走出去,沈进了屋寒风就打着旋的吹来脚步声,正是伊墨,反身掩门,,他一拉开身后走

伊墨见他背着包袱,便知道他要做什么去,道:“别去了。

身。”持续这些天:“低热“不去哪行,”沈珏了,再不想法子多伤

药物能医得好的。”一声:“伊墨哪里是他向来心思重,心病摇了摇头,似叹了

意,恨死了也省的今日不肖声道:“当年我就不该一下,随即露出三分恼珏愣了送他那粒药丸,早让他“就因为季乐平?”沈

能叫他失了风度沈珏懊恼之极,言辞也激烈起来,全的人不多,唯亲人而已。然失了往日风度。这世

其实,硬要拉扯上关系,死也算他的亲人。皮赖脸的攀算,季乐平

唤沈珏一声哥哥。说不清。可以说,季乐平该或者不过这亲戚关系,有点

听的都是刀戈之品—的。想,难得过什么乐平,季玖长子无自己主见。也没想让他军,沙场点兵,日夜,其实还是失望呆,声,虽有严令,不准儿傻,季玖常年不在家成个书呆。而且子成了个书。幼年—一张嘴,全时或许读书太多,看起来有些痴武,却呆里的最下回家一趟,望见自己儿是腐酸气,毫是书子习满腹儒酸气,虽没说他自己是戎马一生的将

季玖一生都人,是活的清醒透彻子。,偏偏这人是自己儿他最不屑交往的,无主见的

所以每回见到自己儿子,季玖都感到有丝无奈

又身居高位,言子长期疏远,加上经年累月他不好之人毛骨悚然的冰凉,让他心生畏惧。其自己的目光,有一种让处,止自然流露出一种骇人是小小季乐平能不过是因为父实季玖也没有任何待的气势。哪而季乐平却觉得父亲看够受得住的。军营,

瘦,瑟缩的缩起来,小的时候又他受不住便畏模样看起来真像个溜溜的小耗子。

溜溜的小耗每次季玖看到那只灰子,也不知是好气还是好笑,还是心疼

个木讷的竹竿,眉眼里后,不再像小耗子,高高瘦瘦平长大季乐的呆滞却让他看起来像

入军三封家书里,还着年,洗涤洗涤来季玖写的最后一重提到这个长那一身的酸腐。子,命令夫人将儿子交给沈珏,

无论是第一世孱二世是看不过眼。一个儿子弱的沈清轩还是第,扔进了军营里,从,沈珏回朝后真的带了兵卒开始训练—珏心里,都未必季乐平有故意为珏眼里,他爹都是顶天彪炳史册的季玖,在沈连伊真物极必反。季玖战死沙场,马,或许世上事,果立地的大丈夫。甚至偏偏生了这样墨在沈的意思,只有阿爹伟岸。而那样的—沈珏没革裹尸

对季乐平,沈于是珏就更加尽心竭力。

倒也真的将“弟弟”季乐平身上的酸腐气淡了不少。不到一年,

则没有亲自去带上了。而沈珏自己,把季乐平上书朝廷请求缉拿匪是太急于他头上,他点了一名归到漳州城有盗匪沈珏握着兵权,军,带兵三千去剿匪,这事自然就求成,第二年秋天,作乱,当地太守

好不,何时真正上过战场杀过人,这他大病体。原先就是个书呆子第一次见到了战场,见容易洗掉了一些脑子里的蠹虫,这一断,半月过一次跟着去是校场比武,营往日里季乐平都后醒来失心疯了。回刺激过重,了,作为马前卒,他,呓语不到了死人和残缺的肢地练兵

怜,一直高热不退,了回来,还能让季乐平延年的着实他,病之药也是沈珏闻信赶去看益寿。彻底的非同寻常,不仅把人救失心疯症状。沈珏只好四处寻药,所寻即使偶尔清醒,也是

十了。时,季乐平已经高寿九所以,柳延遇到季乐平

之后,季乐平像书,也离和自己儿女似地,彻开军营,甚至母亲从那次死里逃生底不读家出走了都不管的离变了个人

见,是因为民间传言,这一次在南歌城医,医术高超,像个里的积善堂来了一名神活菩萨。

身布衣的季乐平。是什么活菩萨,听众人夸口,便柳延一家三人沿街闲。结果,却是白发苍苍一去凑了热闹,本想看看

如果说,几十年没见,来了。珏,他是一眼认出身边替他挡开人流的沈他不能一眼肯定话,那么站在柳延柳延是自己爹爹的

事,知道看一眼年轻的柳延,一死一消失的两人同时相相似认出沈珏,再有这么巧的,天底下不会的人而已。出现,只是两个长季乐平便

但季乐平还是唬了一跳幸而痴长几十岁态大喊见鬼,不曾当场失

,柳延看着前了茶楼。不想规避,便去世的儿子,也既然被认出了

是书呆,从母亲的无心之言里略有知父子俩却一二的。甚至。季乐平曾经傻,往年朝堂里流言发生的争吵晓。亲季玖,似乎与一个男在茶楼里,前世的的的事他是知道子有暧昧的事,他蜚语,关于沈珏与皇帝却不,连父

父亲,有龙阳沈珏,便懂得,自己的而今亲,季乐平动动脑子唤柳延爹之癖!,却唤另一个男人父

前尘往事都不知,只仿咬定了一个龙阳断袖之癖,如何祸害龙阳了他一般。之癖,就发了怒,

骂:“无耻,龊!”着柳延季乐平指

耳光过去,什延扇了一个说,甩袖走着他离开,留“我一直都拿你下沈珏,道一句:当人了。”了。伊墨跟么没

也走了。说着便追上父亲脚步,

回来后,柳延就病了聚,不欢而散,一场父子相

妨碍他四处走动,看体温比寻常人高也不是大病,就是低起来这场病对他没有任何影响,只是烧不退,甚至不

是心太重。心里的墨说的没错,他就疾病纾解而已。事积压住,借着身体的太多,负荷不

心疾,沈珏只好打消了去采药的念头也医治不了灵丹妙药

着那柳延在屋晚间,味道就皱管了吧。”延闻里看书眉,无奈的苦笑:“几天也没见好,索性别碗。柳,沈珏端了饭菜进喝了这了药屋,又捧

过去,严肃道:“喝。”的一碗药汁递必须”沈珏把黑压压“不成。

药,皱着眉要你这柳延接过药汁,一个儿。”说完便灌下了汤头吃伊墨递来的水果。久,才低声不知想到什么,看他许喃喃一句:“我只

没有当过爹,这一他声音虽轻,在场两养着这一个吧。”:“我也只要你笑了一声,望着沈珏道人都听见,柳延是疼爱的,里,暗儿子,咱们就不给我生转头向柳延道:“你个儿子。”说着又今却说出这样的话,也不知一句轻飘飘的话却也知道,对季乐平藏了多少心灰意冷。伊墨在旁了,沈珏虽

耳根瞬间红了起来,沈珏的瞥他一眼,当着柳延面没有发作。

气氛一下子松弛下来动的心伤也都消弭无不善言辞的,连安慰人,那些暗暗浮见最后一在凳延也知道,其实伊墨是都不太擅长,他故意子上盛饭,他知道,柳难过。气氛,不想让柳延继续句,安然自得的坐着装作没踪,沈珏呵呵笑说这样的话,只是转移

方式来解决问题,是伊墨温柔的以自己的方式。

同我们无用,叹了口气,来今天的汤药又是试柳延额过些。什说说,说出来也好么事得起来?”是热着,虽不厉害,头,还都压在心里,哪能好却也没退下去。完饭,沈珏试了事,便是有了,你“爹,哪有那么多烦心沈珏道:

碗碟。沈珏只好收拾,不再柳延捧着书,似乎没听说什么。

碗碟收拾好,准备端走了,才听柳延低声道了老了。”一句:“我

会突都没想到“嗯?”不仅沈珏意着他,怎么伊墨都意外的看外,连一句话。然听见这样

柳延坐在椅子不过是皮囊年轻的很,着自己的手,看了片。”上,放下书,打量我……老了刻,道:“

了。柳延说,老

确实是老了。

有了三世的光阴。身体还是年轻记忆着,青春年少,时光。躯壳里却有了一,记得身边流走他不过是个寻常人,,记得所有变迁的人与事正是大好一棵老树的年轮。记心,纹路密布,如录了许许多多跌宕起伏颗苍老而布满皱褶的

,将他磋磨成了老走的时间与崭新的空间太多的记人。忆与往事,流

辱骂自己连亲生的孩父亲的孩子,都成仇子,曾经尊称自己可以反目

对他不再新鲜。这个世界,

时间的作一切都是用。

“我真的老了。”,望着身旁两人,缓侧过脸缓道:

佛一瞬间,眼旁蔓延随着这疲倦与哀伤,仿老态然涌出许多多龙钟落音,他的眼底陡出许许多多皱纹,

脸上什么都没有,没有苍老,皮肤光洁,他身旁同的眨了一下眼,这才看清,他没有皱纹,的父子二人不约而着白润的光。

切不过是幻觉

息的苍老了人三世记意识到,找回这无声无然而他们第一忆,真的让他

却从未说过。这么久,他

哑声道:“你究竟瞒了我什么能不能告诉我。”线停留在伊墨脸上,“所以,”柳延的视

的老了。”“伊墨,我真

“经不起折腾了。”

“你告诉我吧。”

后一声,接近哀求。

用的语气。便这是藏骄傲的。年轻时的他,从不会是求人,他也一贯是暗

一句——连骄傲都支撑不起来了,只今,他老的,

我经不起折腾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血棺骸骨,生人禁地本尊的苦情剧本呢问题女友恋上我八卦天师封灵道长恐怖游戏:满级王者误入青铜局遇蛇天医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