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新书

字:
关灯 护眼
久久新书 > 遇蛇 > 卷三·十七

卷三·十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老了。

描淡写,柳延看着自己这一洁的手背,当真觉句轻了。肤色光得老世,最后只归类到三生三

两百年前认识的地方,有了城镇;落;曾经的人,两百年非好事,两百年前走浪花翻涌后再也无处可寻。年后成了耕地;两百年野,两百年后成了村前的荒有两百多年的记忆并过的山水,两百

将他脑中的记忆以一种不动在时光里变迁,声色的稳定在推移,洗刷涤荡。记忆里的人与事

过了三生可改么事,是不除了头顶星空亘古不变道,这个世上还有什三世,面目,他不知照旧,心思全非。变的。连他自己,都经

只希望余生安稳那些锐气与傲已经走过,气,都不想,守住这一世岁月静好。再坚持下去了。惊涛骇浪

是奢侈。乎连然而,似这一份愿望都

及的愿望里虚耗。眼见前两世,他都在不可世也不会例外。着,这一

么。”,又问一柳延垂下遍:“你究竟瞒了我什

骨子里的执拗。三世为人,涂的等待结局。因,还不曾有丝毫更说到底,他这场病的起是这桩改,更不想糊

子,将他心间越长,阴霾愈发目相向不过是水的时光,不祛,半年游山玩个引并不能去除他心头阴霾,反而随着时发出来,遂低热药物不里的积压诱医。深浓,季乐平的反

错,他心重。连的地步,如今玲珑的心思,也就伊墨都回归了。魂魄俱全,七窍没有说少了一魂一魄是个傻心思深重到剜了心口朱砂子时,尚且

墨死去而坏,也不过是伊延心里也有了揣度,他做了已。对生死,柳延向来最坏的打算,所谓最么会独活。对伊墨闭口不提的事看的轻,伊墨若死,他又怎,柳

不过共死罢了。

他只是要一个回答

已经散了何必再问不了俗套,下堂妻总要苦苦询问为甚,其实大可不必再问比夫妻离散,人有时就是这样,脱离

柳延明明做出尘,只能入世。其人,不伊墨然想从外。实也是怀好了最坏的打算,却依回答我,没有意定是世俗之有一丝微妙不口中得到具体的答案,由此可见,他注可及的希翼——能不能

,什么事都不要发生。可不可以

月。可以,就这样相伴相携,守一生完满岁

往日的亏欠与能好好的残缺,能不,用这一生光阴,悉数弥补。

当真是老了。

们纠葛三世,披荆斩折了。棘,道还能不能经受的再有波折,柳延不知在一起而已,不能再有起。。都为对方身上的刺,他柳延知道自生波澜,也经不起波澜己老了,老到不愿再所伤。如今两百年光阴,让他鲜血的伤,刚刚拥一个不是鲜血淋漓,只余满身们拔出彼此身上的硬刺

柳延怕了。

不能互相舔舐伤口他怕好好相守,没有来得及,又要分离。

他的问题,伊墨知道不该回答。

不该回答,因为答案并至堪称残酷,也许就亲拜过堂,若是得不到答不能开怀。就像这半年案,现的是吃了药身体痊愈,也年时光,都此毁掉一样,看不出任何不美妙,甚又太了解或许余下半只余半年的和会一直病所表乐美好。同时伊墨游玩迹象,每日这个人——他成过着,便欢笑,四处的人

思索片刻他——其实也没什么可说的,伊墨决定还是告诉

年。”伊墨说:“还有半

自己是矫情。愿意的,因为愿意,所来不会说。他不说,柳说,说了也说,这件事,还会有什么?再的三世记忆,我只剩一是他快清明的眼,伊年时光说出来除了让柳延难受”,这样的话,他向墨未有再做详解,他不会说“为了你以也就不需要对上柳延狐疑过后很延也懂。

年了。”,倒像是松了口气,不管如何,答案已经知道了,与自己的揣测并无延点了点头神态从容柳延说,差别,所以:“我剩半

来,除了他痛负疚,都一一收敛起从容到连那些失落,无人知晓遗憾、伤自己

”伊墨应和了一句。“只剩半年。

:“半年也好。”柳延挽了挽唇角,道

是的,也好。

,和渡过的半年这二百多年光阴里,他,加加又减减,总算们相濡以沫了一年。的半年

了堂延劝自己一年三百要知足。成了亲,他们尚有一,拜妇。六十五天,也算不少的夫时光,做一双寻常人家了。不少了。柳

。”:“好得很柳延抬手掩了面,低声一句

好得很。

。他早已知道这件事,所以并不了出去惊讶,也无难身收了碗碟,默默走沈珏起过。

却也拦不住聚人生聚有时,散有时他虽是妖散匆匆的天命

责,不外乎,在尚其它职他是他们的儿子,做好好侍奉。不求天长地可侍奉时,儿子的也无久,但求不留遗憾

了起来,在他耳畔道伊墨走过去,将柳延抱不哭。:“

柳延摇了摇头:“没哭。”

他用手,对这显而易穿。掩着眼见的谎言,不曾拆伊墨“嗯”了一声,让

道:“第一世,你我十拥了一会,柳延低声两人静三年。”

。”

“第二世,连十年都未有。”

“是。”

“这一世,只一年。”

子。”“若是相伴是傻时候,你,也已经十四年了。”伊墨轻声道:“可那

“你若要个傻子,或许还能长久些。”

够。”“傻虽是妖,贪心笑:“也不比凡人,所以,不傻我也要。”伊墨笑一年也足子我要,

说只得一年,一日都足够,没有一日,只要能看一眼,也已甘之如饴。莫所以,也算经足够。是贪心的报应。只是这报应,他

足这三世的遗憾。,不该有只要能

不要求不得—我一直都,喜欢你。,不要爱别离,不要哭—

人身上低头嗅着怀里欢你。清香,伊墨心道:我喜

“我喜欢你。”

却是柳延说的

又紧了紧,道:“我知道。”伊墨轻笑,将他在怀里

。”柳延却说:“我也知道

在,我便追随说得干脆——,所以,你若不而去。我知道我喜欢你个由头,却这话没

生,但求一死!不能同

他的病着。”墨亲了,“早些歇了吧,还

洗。真正是有家有子,延“嗯”了一声,只剩一年,桶热水进屋,让他们梳恰值此时,小宝提了两睦安美,哪怕甘愿了。

往日里应,坐里,任他解了自限度的,设立有沈珏在,两人再亲密己发冠这条限度的柳延。今日却也无甚反,又解了外袍。,也还有在伊墨怀自然是

珏才提着空直脱到中衣,沈桶出去,柳延也不曾避开。

入冬的夜里木不温在被窝里,不火的燃热度,直至天明终散着火盆,让碳寒气迫人,伊墨拨了拨洗漱完了,柳延躺,不会旺盛的转眼成灰,也不会熄灭,始

旺,如今想慢下来,也经燃的太来不及了。间,曾他们之

手捞进怀里着,被子被子躺进伊墨揭开身子比往常还要暖些,伊子,发热的里没一会就暖了起气,伸上来的暖热身来。去,迎面便是缠墨也不客

□。整个动作毫掌心里洋的意味。,在光滑背抚了,将一阵,又摸向他的腿了,在间,在那物事上不疾被子里柳延的手并不无色气,闭着眼睛不徐有些懒洋回拂了几下,先是在他胸口脊紧实的肌理上流连老实墨腿片刻,便滑向伊它握住的抚弄着,仿佛因为生病的原因,颇

。知他情动,柳去亲伊墨的算起来也有好长一段就立了起来,气自柳延生病,两人夜省了,满手都握不住也睁开宇轩里这事就眼,脸上有些泛红,日子,伊墨自然是想的凑过摸了两下,昂的在他手下杵,所以让他着在唇,唇瓣胶着,一处,柳延轻语道:“我想你了。”

罩而来。气陡起,说的甚四面八方笼这四个字是缠绵,色

声道:“我也想你。伊墨声音哑了两分,

格外亲昵,温驯的让人心头发软,悄声道:“,小动物柳延闻言笑着,用脸颊在他脸上蹭了蹭般的动作,你进来吧。”

病,伊墨就有些迟疑,柳延又道:“慢些便是。”因他生着

两只小一般,一一边翻身将着他的唇人覆在身下。,也蹭过去,边蹭着,动物嬉闹伊墨亲脸颊蹭在一处,像

迹印刻的有多深,的吻咬着,嘴唇吸吮,柳他的颈脖,轻咬一下又延发出低微的声音,像,让他印出大量印记。舔舐起,伊墨慢慢数日之后都会消失。他们光裸的身体贴在一了似地撇开头,露出大片颈项或深或浅的红痕松开,换成舌尖谁都知道,无论这样的痕逐渐在他颈侧泛滥开,喜欢,又像是受不

一瞬情.欲,不论有多癫狂间专注于做这件这件事的时候,高.潮,最终都是在谁也无法逃避,在这就像会回落谷底。但事本身。

潮湿的地方比往日还要舒缓的动作,似乎墨原是担心他的身暖热,在他进入时便缠了上来。伊润滑过后温暖又细心开体,却在缓慢推进后发现,这样后一点一点挤进去,让柳延更为敏,伊墨将感。自己抵住入口,而拓足够

下柳延都会颤抖一下妙的佛颤抖似地产己完全静止片刻。一分,身黏的无法逃脱,直到濡湿的幅度,每推进没入,伊墨才松了将自裹住,不停的绞拧着,仿口气,自然的收缩,将他吸生微,身体也内部将他牢牢

受到那处传低声哼着,搂着他的背来的细微脉动,,却也感被禁锢。却又舒适而甜腻的束缚。,两人虽是一动不动的一人在禁锢,一人柳延

潮,仿佛灵魂伊墨特别的慢等待而的发出他腰身酥软,每被填徐推进,又缓,酥酥麻麻。连腿都极长,缓慢的让缓抽出,时光被拉的满一分都仿都被那根东西熨帖过被入侵的部挂不住,软软的,每一次都徐吟。这一回不似以的激烈,佛要高.边。湿漉漉的张着嘴,因分在两焦灼,柳延不自

回事怎么成这样。”?激动伊墨呼吸的耳朵道:“今晚都凌乱了,咬着他

住,连伊墨都了一下,身上我…也柳延闭着眼,:“病着,出了一层汗,被子。”墨拦住了,棉被将两人裹的哆嗦柳延欲揭被子,却被里热的叫人受不别着凉觉得有些热。断断续道:续呻吟着紧紧的,道知道…”说着便又脸上绯红,

眼睛眯成一道缝,内佛就要溢撒娇似地道:“出来,延的里的水汽仿热,你抱紧些。

不住咬着他的唇,哑声。”道:“抱的紧着呢是真没撒过娇,伊墨忍认识这么多这人倒还

言“嗯”了声,道:“昏沉,闻柳延脑中。”那就更紧些

然是不徐不疾,每,传来一他勒进身体让紧缩的内部死死扣住臂都挂不住,三从他项背滑下来。番两次一次缓的深入,里的力气,身下仍墨收紧手臂,像是要波又一的连手波颤动。柳延软都贴着内壁舒

道:““这么舒服?”伊墨问墨自己又答快感自尾椎蔓延全确实舒服部咂吮,又热,裹着他的根。”,再一次顶进去,湿漉漉的地方又软身,让人脑中混沌,伊

哆嗦早已飘远,起来,腰肢颤摆着泄物的缓慢推进里柳延呻吟着,意识说完便在他阳.出了精。着:“舒服……”回应恍恍惚惚的

绵的腿又挂在他腰上折腾,退出来便要停下,柳延却不因他有病在身,伊,声音也软软的透依,软绵着色气,“还要。”墨也没舍得再

“……”伊墨一鼓:“明儿起不了床别怪我。”作气又顶进去,忍不住

很快便软了下来,“我什么时候怪你了?”柳延扭着腰过吧。快.跟他拌嘴,熟悉的,就这么:“剩下半年感又卷土重来,

他身体里,无比舒议,当真不错。适的想,这个提伊墨埋在

的方式联结在一在有无限欢喜的事,限的光阴起。里,做以最亲密

虽明伴。个结局,如有他相知最终结局,但这

也就无所畏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血棺骸骨,生人禁地本尊的苦情剧本呢问题女友恋上我八卦天师封灵道长恐怖游戏:满级王者误入青铜局遇蛇天医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