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新书

字:
关灯 护眼
久久新书 > 遇蛇 > 卷三·十八

卷三·十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微微亮低热,不重,除了腰身有些软痛,倒是难得的神不曾受凉,,柳延醒过来。昨得头夜折腾出不所以醒来时,柳延未觉医而愈。少汗清气爽。纠缠了数天的捂的严实,绵酸,伊墨将他

病,也想起这柳延探着自己的额头,是有是心病。都是健健康康,就,除了第一世三世常发病,余下两世,体弱,时

声咿也不知要病多女俯在身上的童如前世一场,若不是小呀唤醒神智,久。季玖,初遇伊墨后大病

的指甲,,又或者早已离世。柳延想起前世女儿有那娘喂饭时的娇憨模样脑子里对女儿个娇嫩嫩的小人所有的印象,张着小嘴等奶,而。自然的,他又想起今不知已是谁家妇乐平。儿,嗲着染红

内心里自然软下一软,被刺到时,角,因这份柔父子间反目相遇上时向,不是不惆也就更痛些怅,终归是骨肉血亲,

切都看的明,眼神通透,将他一柳延闭上眼又睁开,白。,正一声不吭的望着他伊墨已经醒

是安慰,又帮不上什么伊墨抚着他的他忧和痛。忙,便有了歉疚。这世如此恨不能以己身,替说不上歉疚什么,或许只是感同身受,却又隐的,似乎带了两分歉疚。也,才会背,像间只有最亲爱的人

,对方心思也都了然下来,摒了那些纷纷扰两人呼吸交扰杂柳延重新闭上眼,脸颊,各乱无序,依偎相守,享织在一处这一时安宁无忧于胸上。在伊墨脸自静,蹭凑过去

直至天色大亮。

了两百,沈珏都扫干院子里有了响动,着热拒绝的干净。或许是得心应手,毕竟自己钻在厨房里研究,做得愈发好了。早先多乐趣,譬如做些小事难不是沈珏起床烧水,又柳延不愿意他辛苦,在身,这,只有这样的亲力亲为水,在门外唤他些本该下人们忙碌的寻。院子净了,沈珏才端欲雇人来做这些杂活琐事,他做起才能安心。打扫院子知道日子不长来倒住他,且从中得了许饭,无事时起床。这年,有些法

沈珏锲而,继续在门口唤。他也”唤了里面会是伊墨的脸皮有多什么光景——虽然自家减分毫。一声没反然推门,谁晓得爱捉弄“爹,起床了没?家人的脾性从未削厚,沈珏还是清楚的。唤唤,不敢冒爹爹面皮薄,不舍应,况且那老妖蛇,只是

放在桌爹,病好了收拾珏将手中木盆白巾等物了探柳延的额头,上,过去探声无息的开了,屋里。”欣喜地道:“两人正木门无自己的衣衫不整,沈

延穿好衣袍,了,道:“我想今日回山。时不再说话,待正蘸着青盐漱口,洗漱完了,才“好说话时险些咬了自己一口,”柳

“不玩了?”沈珏问。

我又不习惯,不如山上安静。”“不了,游玩虽热闹,太闹了

也想回去了沈珏说:“我。”

伊墨取过一想你那小松树精?”了一句:“漱口,闻言顿时插旁青盐,正准备

他们父子身上游离一遍,最后停下手中湿巾,目光“松树精?”柳延一愣,放在沈珏脸上。

本来,山精魅,只因伊墨至今未曾见过一个也只能在山中待着得道成仙莫说妖,连精鬼都没见中的松树精,本寻常精魅都躲的,辛辛苦苦修炼的道,逃也逃不掉精,比如那山,明明怕的要死,却过。可是半仙的妖,山中行毁于一旦,脱离不了本身。所以两百多年,但除所以柳延虽有妖为伴中多身扎根土壤,不曾远远的,怕和沈珏,别的妖物是,也有跑不掉的小妖了伊墨被他抓了

发现了这躲不掉的小树精。沈珏无意中便

山中岁月过的识了,渺,若游魂一般。一说,活生生就被形都化的虚虚与它相偶尔也谈谈天,不曾有确实是精,连人惜这话让伊扭曲的变了味。任何非分之想,可缓慢,沈珏倒是

沈珏是正直的,闻言道解释了一下,,你也见见朋友。”看向柳延,柳延眼神:“那更好,我们回

:“你想将它收了房伊墨漱口毕,道也可,将来也有人陪。”

介意多个小爹您收,我爹同意,我,才回击一句:“要收。”也不沈珏哑了许久

摆着欺负自己儿子,且从中得也是应该。”话说的平柳延闻言轻叹一声:“我这爹做的平静许多乐子。近墨者黑,明静,眼底促狭一闪而逝不好,你嫌弃

:“哪有的事!”沈珏急忙喊

就作是见它对你有心,你不弃你爹作甚?”伊墨罢,平白嫌愿意在一旁快活的添油加醋:“我

有!“我……”我哪

响。被叩响了,铜环砸在门板上,的斗嘴时,院门一家子正在热热闹闹“砰砰”作

珏端了水木盆,来客是,放去开门。院门打开盆出去,将水泼在院中斗嘴声立时停下,沈季乐平。

圈,眼里布满这人丝,神情颓靡沮丧,放他进了庭院。怜,沈珏犹豫了一下几乎瘦了一几天没见,有几分可,似是受了许多煎熬。这样子确实

“你候着。”沈珏说着去找柳延。

出了两分忐忑的年脸上,面容英得知来客是谁,正忖度虑。他状冬日的阳光不柳延虽未出屋,从伊墨处。”探头进来道:璀璨,似乎是无忧无要不要相见,此时房门够温暖却不知道房里的爹爹推开,沈珏挺,笑端倪。却已经“爹啊,是季乐平畔的青,光线却灿烂,照在门似无忧的脸上,瞅,硬生生从

的,还有沈珏—茫然无措心的忐忑,只怕比他们的心情,七分彷徨,半年后这个家只只一眼跟着伊墨寻自己,怕会烟消云散。沈珏内—伊墨余生半年之期。这半年来,将柳延就知道了沈珏一寻就是百年。自己内心藏着捂孩子,否则也不会不安,三分直是个恋家的更甚。柳延知道,他一

道:“你去告诉他,柳延笑了一下,季玖尸骨早已入土,淡淡,让他回去吧,这里转瞬间便有了决断没有他要找的人。

片刻,道:“沈珏闻言惊疑若是他不肯走?”

道:“赶人都不会了吗?”柳延一瞪眼,

一溜跑,赶人去了。沈珏

沈珏一走,柳延坐在椅子上,低头容色恬静,只有羽睫偶尔轻颤一下,遮住了眼摆弄桌上茶盏,

择,从哪里开始,活着便是这样,有,在无数条往哪里去,一路与何人为伴。许许多多为难的地方路面前,总要有人做出

两个人。没有改变过。带来多少伤痛也有错的。而不论不论他做出抉择路陪,想要陪伴的时,给他们也有不三生三世,他做了许多与不好样的抉择,有好好的,有对的,自然抵得上一切。心情也从来伴在身边的,也只有这,对或者错,一这样一份心情,便

客。他的路人百年后,还是同样,他也是这些人生命里的过面熙熙攘攘的人群,两百年前是他的路人,两

,彼三个。命里,相互依此帮携的,只有他们最后陪伴在生

能在一起。相伤害过诋毁过,。依然淋漓的走过来了,互曾经的路很难走,也一路鲜血最终也都各自原谅了

毁。一天,对他。哪怕容不得质疑与诋们来说也弥足珍贵在一起

的头问:“难过了吗?”伊墨走过去,抚着他

“只是一点。因为,季乐平的爹确实死“有一点,”柳延回道了。”

季玖。死了。确实

入轮回的柳延。只是得的是重才有了三生记忆伊墨的付出,土这么多年,再活过来季乐平生命中的过客,如果伊墨没有,或许连路人都算不上这么做,而今的柳延,照样还是尸骨

了英明的帝王,所,遇前一世的季玖以能够实现抱负

。那一世他不欠谁,家太平也同样是因为帝王的多谁也以酬知遇之恩,保季季玖一死嬗变,不欠他。

道,自己会离开。惆怅,却并不是很很早的时候,他就知难过。或许是因为很早对儿女,他有思恋

,扬头望着他的眼,轻,手搭在柳延膝上声问:“死了吗?”季玖真的死了吗?”伊墨蹲下身

去,道:“那棺迎上木你都钻过,延闪开他里面可不是一个死人?的视线,稍后又挪回来,

伊墨说。“是。”

画在哪延抿了抿唇,突然道:里,拿给我看。”藏的那幅

拿出来舞的桃花,纠缠的肢体境似乎又归回脑海,里取出的画,伊墨,那年延眨了眨眼,眼角湿,两人将画润,泛起了红。那月作画的火盆纸微黄,画中景卷展开,依旧鲜鲜润,飞说的是那副隔了近七十年光阴,画

墨来,”柳延说“弄些笔

呈在桌案颜料上。,粗细不一的毫笔,便墨汁

待墨汁研好,才提笔:“我再添些。”柳延走,自己研墨,向桌案,将画卷铺展其上一笑

画。,静静望着那幅伊墨走到他身旁

熟后洒了进去木盘粥熬院里人后重新关好,点了些香油,又准备唤两人吃饭。门,赶去厨房忙碌着一了两盘小菜。沈珏端着家人。抓了一把白米撒进锅,早上的青菜,切成了丝,米吃食声渐消了,沈珏送走宾加了水,小火慢慢熬香又洗了些

动静,平白的没人理他屋里却毫无

,听到他叫唤,又进了还是在画自己推开门走进去。神专注,完全无视了他不知是在写在一旁,勾着头在柳延屋,连头都未回一下。手站两人显然都伊墨负看。正伏在案前,也沈珏纳闷了一会的存在。

去,凑到两我。拿眼睛瞅脚尖走过让你们都不理什么东西,人身后,也直勾勾的——到底是沈珏放下菜肴,踮着

在眼眸上是染一入目便是大片的红,

的红。十那样落英缤纷,人,交叠处,恣情而安宁里桃花,在一。花海里一双怒绽了天层峦叠嶂

自觉地收回了游离的画中两人不再多看,转注柳延是什了一眼,待明白那画上而关沈珏只看视线,对的笔下。么,

显现突棱而起物。他的笔锋勾转,的青石上,逐渐画中那双人的不远处一件折叠的衣,多了一块青石,随着

衣物又换了一支石旁又有一柄长剑认得,通体乌黑的铁片下停了停,略顿后,光华暗转,煞气逼人盔甲一处,成就上的了将军身。乌黑玄甲在青石上,剑锋收鞘,躺,缝制在在地上的花瓣里。。柳延笔伊墨认得,沈珏也

柳延收起笔,,举高了展给他们看了起来,走到两人身前知想到什么,将那画提

出手人。墨迹渐干,伊里纷纷扬扬,扬花瓣一下子鲜活起来,石不远处天上人间。画中的缤纷将军卸下的甲胄放在大的花瓣雨。青石上,青在那盔甲上抚过,起一场盛,是一双恣情似乎微风吹拂,画卷

宁宁,仿安安在玄甲上,。并非新添。待风停下,几瓣桃花落佛盔甲一直在那里,花瓣也一直在那里

直都是——故乡。

任时间辗转,流年不归,抑或傻子,至始的故乡。书生或将军至终都未变过,是

路,最终都要回去的地,便是游子寻寻觅方。故乡绊绊走了许多弯,跌跌

事已经做也是他的故你了。看着那副盔乡。柳完,来找:“季玖该做的轻语道甲,神态安详,低声

——来找你了。

给你你的,都补欠你的,都还你。伤

两世的伤,想要沟坎坎,纵横交错这一世抹平的沟

好好的生,即使度过。短暂,也要,认真的,一起这一

的手错,掌心相贴,扣在掌心里,十指交伊墨牵了他

许多话他们不用说,目光相接便足够,知道是自己所求。对方所思便是自己所思,对方所求便

伴,彼此包容,相爱相亲。他们是一家所谓家人,不仅仅是住人。在一起,而是互相为

,同气相最后,同声相应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血棺骸骨,生人禁地本尊的苦情剧本呢问题女友恋上我八卦天师封灵道长恐怖游戏:满级王者误入青铜局遇蛇天医问道